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33章 挂一处

作者:看人间
2021-04-06 09:00

第133章 挂一处



明杰院如今的名声不小,因为郭一品的学名在外,许多但凡富贵一点的人家,都挤破了头,想要将孩子往明杰院里送。

但是因为郭一品选拔有道,他又寻了民间好几位,如今的明杰院,里头的学生,都是经过各种考核,在某一方面有超乎寻常的天赋,一般能进去的都不是普通人。

当然,除了自身的天赋,先天父母的条件,也是一大优势。

在明杰院里头,有最蠢笨的孩子,但是却因为有舍得花钱的爹娘而被送进来的。

就像是徐极环,当年一个徐家可就能养活整个明杰院,虽说如今是没有徐家了,可这并不妨碍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徐家持续涌来。

站在富贵上头的人,哪一个能说自己的金钱和权力都来的干干净净呢?

哪一个又能保证,自己一直顺风顺水,没有波折?

至少在徐极环这件事上,徐家参与三皇子谋反一事,他都能幸免于难,这明杰堂的势力,就可见一斑。

正是因此,许多人,都挤破了头的,想将孩子往这里头送。

年汀兰如今再入明杰院,早已经改了直接到前门的习惯,大多从后门入,直达郭一品的书室内。

因为进来了许多的富家子弟,明杰院如今是彻底不要年汀兰过多的支付银钱了,甚至经常还会有许多的结余送到年汀兰手上。

因为人数的增加,年汀兰早早的就将挨着的两个院子给盘下来,故此明杰院扩了院子,显得是更大了许多。

因为郭一品好读书,年汀兰为了他方便,便特意给他单独劈了间院子,做了大大小小数十排书架,这倒是颇为合乎郭一品的心意,他本就是一心想要做学问的,想着要将当年师父所授,能够发扬光大,如今也算是步入了正轨。

“管家说你来了我还不信,怎么今日来的这般突然?”年汀兰在随意的翻阅郭一品的书籍,不曾想,郭一品到是来的极快。

“本想回年府去看看的,想到有事要请你帮忙,就突然来了,今日忙么?”

郭一品如今的学生多了,老师也不少,大多都是他需要处理的事情,都不少。

黑石平台,放置了一块茶盘,郭一品请年汀兰入座,亲自洗杯烹茶,一系列动作,到是行云流水。

“忙是谈不上的,只是难得空闲”郭一品如今全然不见初时的颓然之气,脸上多了许多文人该有的温润。“到是你,听说你大婚之时便旧疾复发,到此,可是好多了?”

郭一品煮的茶有些奇怪,香是香了,但闻着却不像是普通的茶叶味道。

“自是缓和了许多,才敢出门的,郭先生派人送来的礼,我都已收下,多谢了。”年汀兰犯了疾,玄渊性子算不得好,许多人许多礼,都被挡在了门外。

郭一品将茶水煮好,递给年汀兰,“这是杏林斋的祝神医给我开的养生茶,说是清利肝火,你尝尝。”

年汀兰点点头,这才恍然发现,这茶是不一样的,除了绿茶清香,还有一股子菊花等物的杂味,混合起来,到是让人一口饮下,顿觉神清气爽。

“郭先生,今日我来,是有事相求。”年汀兰并不打算在明杰院耽搁太多时辰,她还要赶去年府,以便在日落月出之前,可以赶回渊王府。

郭一品坐在年汀兰对面,“年小姐客气了,若不是小姐当年不辞辛劳,郭某哪里会有如今的一切?小姐但凡有需要用得着郭某的,尽管开口便是。”

年汀兰点点头,她不过是给了架子,这明杰院,还全都仰赖了郭一品,她可不敢居功。

“郭先生言重了”年汀兰与郭一品客气,“郭先生可知最近流传的,说是太子蓄意谋害皇上之事?”

郭一品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年汀兰,她的发髻已然挽起,哪里还是什么年小姐?“是有所耳闻,听闻如今玄渊太子与四殿下闹得不可开交,各自夺权,怕是这皇家 ,又得上演一场兄弟相残的大戏了。”

年汀兰点点头,郭一品说的不错,如今玄渊与玄胤二人争执的厉害,只怕不久,便是兵戎相见了。

“正是因此,所以要劳烦郭先生,给想些法子,让那些不明就理,难辨是非的,能够明白,这玄渊,才是正宫太子,大势所趋。”

年汀兰没有拐弯抹角。直说来意,郭一品约摸是没有想到的,年汀兰初建明杰院,其实是为了给许多想学,但是又没有机会学习的穷苦孩子一个机会。

这么好几年,她都未曾动过明杰院的念头,如今看来,是要打算好好利用一番了。

“年小姐”郭一品顿了顿,改了口,“太子妃,这是打算彻底将明杰院与太子殿下挂一处了?”明杰院,一旦牵涉朝廷党争,这可不见得是件好事,若是成了,说不定如今曾志帆手下的国学堂,都得掉了地位,可若是不成,如今的明杰院,可有近千人,不讲前程,就是性命都值得一忧。

年汀兰脸色苍白,又未施朱粉,模样清淡,气质清冷,微微叹口气,隐隐有几分病中西施的模样。“郭先生方才,莫不是已经在唤我一声太子妃了?如今,咱们与太子殿下,还能撇清关系?既然如此,咱们还不如同舟共济,一起谋求一个更好的未来。”

这京都之中,真正富贵的人家,又有谁不知道这明杰院是年汀兰的手笔?

郭一品微微苦笑,面上带着些无奈,“那好,明日,你便会听见你想听见的。”

身处京都,有想要在这里有立足之地,哪里能当真不参与那些事儿?再想明哲保身,那也是枉然。

“多谢了!”

“文松,已经长大了,今年的科考,我打算让他与几位年龄相仿的学生一同参加。”

文松,是郭一品回来的,缘由之一。

年汀兰点点头,“好,只要他能入殿试,到时候,我便给他谋一好差事。”

郭一品摇摇头,“不需要,依着他的能力来,要的好,将他送往偏远处,从最下头做起来,那才好。”

最下头?郭一品是文相的得意门生,对于文松,郭一品倾注了许多心血,会舍得将他往最下头放?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郭先生是个有远见的。”

“年小姐言重了,郭某只是想要他一步一个脚印自己走,靠天靠地靠父母,都不如靠自己,更何况,文松还没有靠山。”

这世间,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是再自然不过的法则,当年的文家是多么的兴荣,如今便是多么的凋零。

郭一品的意思,年汀兰还能不明白?这帝位之争,只怕不会是一时半会的,不过三月便是大考了,只怕到时候,这朝廷里头,更是是非一团乱,文松不在这京都,说不准还能保了自己远离这趟浑水。

明杰院的学生到了休息时分,有三俩学生往郭一品的院子走来,那是来郭一品这里借过书的学生,这会子来还书了。

“明杰院书院里的书可是不够了?如何还借到郭先生这里来了?”郭一品这里的东西,大多是孤本,年汀兰好容易才搜集来的,有些甚至是她亲自打杏林斋那边摘抄下来,大多比较另类,并不适合现在需要学习基础的他们。

那三位学生都未曾见过年汀兰,但因为是院首的朋友,倒也颇为有规矩的行了礼。

郭一品看着那三人,面上是一阵得意,“这是我明杰院的‘明三杰’,董舒,朱喜,孔安格,都是天资聪颖的孩子,那书院的书,已经不够他们看了,所以我才将我这院子里的东西交于他们。”

年汀兰打量着这三人,都是一张张稚嫩的面孔,由着同样求知的双眼。

明三杰?

年汀兰是略有听闻的,在这京都已经小有名气了。

董舒略瘦,朱喜强壮,到是那个孔安格,娇小瘦弱的,看起来颇为虚弱。

“这便是年府千金,也就是如今的太子妃。”郭一品向几人介绍,吓得三人连忙下跪行礼。

年汀兰笑说,“看来郭先生的确是很看中你们,好生读书,往后为自己也为明杰院,博一片好名声。”

“是!”

三人齐齐应下,年汀兰只觉得有一道视线在不住的往自己身上瞟,不由自主的看过去,竟是那孔安格眼神躲闪,“你,可是有话想说?”

孔安格见年汀兰向自己发了问,看了看董舒与朱喜,又忍不住瞧了瞧自家先生。“先生,我能问吗?”

郭一品脸色一僵,显然是有些不高兴。

年汀兰挑了挑眉毛,这是什么个情况?“怎么?郭先生还不许学生发表言论了?”

郭一品闷声一哼,“你问吧!”

得了特许,孔安格面色一喜,忙向年汀兰下跪,“太子妃娘娘,草民斗胆,想请问娘娘,为何娘娘身为女子,亲自办了这个明杰院,却又从不招女子?莫不是娘娘对女子有偏见?”

孔安格这话,到是将年汀兰给问到了,“我,明杰院并没有规定,不能招女子啊,明杰院的规矩,天赋,勤奋,财富,三者有其一,咱们都招,不分男女,”

孔安格面色一喜,“果真?”

“自然!”年汀兰转而看向郭一品,“怎么?郭先生,不愿意带女学生?”

郭一品面色难看,“倒也不是说不愿意,只是这学院已然比较小了,再招女学生,唯恐地方不够,男女同堂同室,唯恐失了分寸。”

年汀兰略微一想,“这样吧,先生先将却有其能的女学生给收了,至于地方,我来想法子。”

听见年汀兰下了这话,孔安格难掩面上的高兴,年汀兰瞧着她直笑,郭一品不是笨蛋,这孔安格,性别特殊,他都能招进来,想来是有过人之处的,若不趁此机会给一个台阶下,只怕后头还不好收场。

今日这三个学生会在这个时候来,孔安格会当着自己问这话,只怕也是这位郭先生,特意为之吧?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