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135章 二女争

作者:看人间
2021-04-08 09:00

第135章 二女争


青鱼是慌乱的,年汀兰吐了好大一口鲜血,脸色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马车疾驰,往渊王府的路,还有那么远,“小姐,咱们先去杏林斋吧,您这伤势不轻……”

“不可,回渊王府,如今多事之秋,我不可再招惹流言蜚语,别的害了玄渊,也拖累了年家。”年汀兰有气无力,她本就元气大伤,方才听见母亲于自己置气,更是一时急火攻心,心里憋不住一口咸腥,吓坏了青鱼。“莫担心,我无事,撑得回。”

“吁……”马车突然停下,青鱼险些重心不稳,护不住年汀兰、

不由得大喝,“干什么吃的?谁准你停下的?”青鱼性子一向利落,但因为与年汀兰在一起的原因,向来不会这般厉声呵斥,她这也是急到了。

“青鱼,将汀兰交给我。”墨卿桑的声音忽然响起,青鱼面色一喜,像是遇见了救星一般。

年汀兰一把拉住青鱼,摇了摇头,主仆二人对视,各怀心思。

“墨先生,让我们走吧,我无事。”年汀兰提着一口气,着实是不想再欠下墨卿桑人情,如今她已然不是过去的身份,行差踏错,怕是都容易引得众人猜忌。

再说了,如今父亲重伤,她已经没了靠山,再多的任性,也只能收敛。

“与我去杏林斋,病好了,我便送你回去。”祝明朝是再不会入渊王府了,一个医者,自有他医者的骄傲。

年汀兰说了一句话,休息了许久,“多谢了,墨先生,我如今身份不同,未免口舌,先生还是放我们回去吧。”

墨卿桑一阵心疼,身份不同,就因为已经嫁给了玄渊,所以连他也不能结交了吗?


“先生,您多挡一会儿,汀兰便多难受一会儿,还请先生让了路吧。”

年汀兰早就觉得昏沉,她的指甲深深地陷进自己的手掌心,以此让自己能得一两分清醒。

墨卿桑犹豫许久,终究还是站到了一边,直到马车开走,年汀兰才松了手,彻底昏睡在了青鱼的怀里。

墨卿桑耳力灵敏,听见了车里青鱼的大喊,极想飞奔而上,将那人带回杏林斋,可是想到她的顾及,却也只能生生控制自己的脚步,手上的折扇,生生被他给折断,断面插入掌心,鲜血直流。

“主子……”墨邪看着他掌心在流血,不免一阵心疼,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他。

年汀兰实在是太过倔强,玄渊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也该看得真切,他又是如何的心思,大家也都看得明白。

祝明朝在屋内给墨卿桑包扎伤口,墨邪与秦阳守在屋外,新荷如今是重新回来了,但是却也更加的谨小慎微。

就像是秦阳告诉她的,不要觉得在墨卿桑的心里,她有多么重要的地位,男女之间,只要你没有入他的眼,就是他的亲娘,说不准也要让他心上人三分。

此话听来很残忍,但却是事实。

她新荷从小跟着墨卿桑,若是没有年汀兰的存在,新荷一度以为自己是特别的,至少在年汀兰那件事上,她以为自己至少会受到墨卿桑一点点的偏袒,但是并没有,这就足以让她产生畏惧,身后无靠山,便只能自己谨慎行事。

“主子也不知是怎么想得,那年小姐说不来,他便情愿用尽全力的隐忍,也不勉强。那年小姐也是,就算那个太子将整个太医院都搬过去又如何?她那伤势,只怕只有祝阁主才有法子的,偏偏为了那个玄渊太子,连主子的情意都不顾及了。”墨邪难得这般抱怨,他与新荷不同,他只觉得自己的主子可怜,他孤苦了这么多年,难得有一个可以放在心上的人,哪怕是别人的娘子呢?那至少,这样的主子还有一些情绪波动。

秦阳看着紧闭大房门,墨卿桑心情不好,除了包扎伤口的祝明朝,他们都被关在了门外。

“所以人啊,就是这般自甘堕落,那玄渊太子心系皇位,那年小姐偏偏又要为他谋划,至于咱们这个斋主啊,满心装着别人,又要苦苦隐忍,伤了自己。说好听了这是痴情,说不好听了,这是活该!”

秦阳是在欢场里混的,看不惯墨卿桑一股委屈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没有什么好话说出来。

墨邪面色一变,“秦阁主,主子,可能是有自己的苦衷。”

秦阳冷笑,“苦衷?墨邪,你倒是说一说,一个连自己命都可以不顾及的人,还有什么好顾及的?看着心上人生活在水深火热里,真的就没有比一把抢过来,来的痛快吗?”

莫邪支支吾吾,半天未再说话,主子的事儿,他一个下属,怎么也不好插手。

再说年汀兰,还没有到渊王府,就已经醒来了,由青鱼扶着,刚刚下马车,便遇到了提前回来的玄渊。

一身盔甲,带着几分怒气,看见年汀兰的时候,连忙收敛了脾气。

“怎么脸色这样苍白?听说你回年府了?可是遇着什么不如意的?”玄渊连发三问,打青鱼手里接过年汀兰,一把抱起,往王府里去。

“太子殿下!”一声娇呼,让玄渊停下了脚步,年汀兰自玄渊身后望去,不是曾素之,又是谁?


玄渊的手,明显紧了又紧,他并不想面对曾素之,年汀兰看出来了,但是他又不得不面对,努力的挤出一抹笑。

“曾小姐!”

曾素之看着玄渊,又看了看被他抱着的年汀兰,说来她还是将门之女,那身子骨,可不见得比自己来的好。

“哟,太子妃这是怎么了?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好。”

年汀兰略有挣扎,想要下来,奈何实在没有力气。“殿下,放我下来!”

“你身子不舒服。”玄渊并没有多说,但只是这一句话,便足够曾素之眼里迸发出一束寒光。

“两位还真是情深意浓啊!”曾素之嘴角带着笑,但眼里藏着冰,“只是成亲前,听说年小姐可是险些与人私奔呐,也不知道二位这恩爱神情,是真心呢?还是假意呀?”

曾素之说话并不客气,如今他们本就处在对立面,玄渊如今还落了下风,她曾素之当初,输就输在没有一个可以助她的父亲,如今,她年汀兰的父亲,可是在病床上躺着,她倒要看看,这玄渊又要如何选?

玄渊紧抿着唇,年汀兰婚前,弃了他,与人私奔,一直是玄渊心里的一道梗。

他生气,他愤怒,但是他都隐忍下来了,只要她还在自己身边,又有什么是不能过去的呢?

“曾小姐跟着来,可是有事?”玄渊并不打算理会曾素之的话,毕竟要伤他心的事,他都已经学会了忽略。

曾素之并未想到,玄渊竟直接不理会她的话,“没有,只是想来看看,当初嫌弃我的你,娶了这个女人,可有称心如意?”如今朝中是什么局势,这个整日与曾志帆出入的曾家长孙女,能不知道?

玄渊脸色难看,嘴唇是抿得更紧了些。

年汀兰微微一笑,拍了拍玄渊,“素之姐姐,你这模样,看起来尤为刻薄了些。”有人说话不好听,那么她年汀兰只会比她说的更加不好听,她以前任性自我,不仅仅是因为身后有父兄撑腰,更为要紧的,是这便是真实的她罢了。

“年小姐,谁给你的胆子,现在还敢这般口无遮掩?”曾素之此来,本是想要问问玄渊,如今处境这般艰难,可有后悔当初的选择?他当初不是看中武将吗?不是觉得文官无用吗?如今他可知道,曾家的实力了?哪怕他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那又如何?曾家有点是法子,让他这个太子之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

可是,看见他对年汀兰依然是悉心呵护,曾素之便忘了,她本来是想来关心一下玄渊的,心里头酸楚难受,只觉得有一团无名火烧的厉害。

说出来的话,自然也就带了几分刻薄。

只是她是没有想到的,年汀兰会那样轻飘又直白的说了出来。

“素之姐姐,我看着往日情分,仍旧这般唤你,但是你莫要忘了,我早已不是年家小姐,半月前,我已经嫁入皇家,成了二殿下的新娘,同一日,圣旨亲宣,百官在场,二殿下被册了太子,至于我,同一日,也成了太子妃!”年汀兰中气不足,略有停顿。

“曾家再是厉害,那也差了皇家一截,素之姐姐交了我,也得行礼,唤一声太子妃!”言下之意,她年汀兰如今的靠山是太子玄渊,至于她的胆子,自然也是玄渊给的。

曾素之以往没有与年汀兰作对,没有受过她的怼,今日算是见识了,这年汀兰,竟是此中高手!

“年汀兰,你倒是厉害了不少”

“承蒙姐姐忍让!”

有人夸赞,年汀兰自然是欣然接受,眼看着曾素之得意忘形的来,却又气急败坏的回,年汀兰不自觉嘴角翘起一抹笑。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