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她拉着老公开房造小人,老公却要带上他妈

作者:李佳佳
2021-04-09 17:50


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

可我从没想过,我的婚姻才三个月就过期了。

新婚燕尔,明明应该是你侬我侬的二人世界,却被婆婆硬生生作成了三人行。

老公选择毫无原则地站在婆婆那边。

所以,姐不伺候了。

结婚那天,把宾客们送走,我和赵炎已经累成狗。

赵炎见穿了一天高跟鞋的我疲惫不堪,将我公主抱着走到楼上。

我慵懒地窝在赵炎的臂弯里,冷不丁在他脸上啄了一口,“亲爱的,辛苦了!”

赵炎抱着我笑得荡漾,一脚踹开卧室的门。

门打开,婆婆正侧躺在我们的婚床上,冷眼望着我们。

我吓得“啊”一声尖叫起来,赵炎手一滑,不小心将我扔到了地上。

婆婆穿着薄薄的丝质睡裙,起身看着我和赵炎,阴阳怪气地说,“我养了快三十年的儿子,今晚就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唉!”

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

那一瞬间,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幽怨了起来。

我知道,公公英年早逝,婆婆一个人把老公拉扯这么大,很是不容易。现在儿子结婚了,难免伤感,就安慰她说,“妈,你放心吧,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赵炎的。”

婆婆没再说什么,出门下楼了。

我和赵炎这才放松下来,相视一笑,滚到了床上。

卧室的灯渐渐暗了下来,暧昧的气氛刚刚好。

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妈呀,魂儿都要吓出来了。

只见我们的婚纱照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婆婆和老公的亲子照。

照片是近期的,婆婆穿着礼服,依偎在老公肩膀上,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可这么大个照片挂在床头,感觉怪怪的,就像婆婆在偷窥我们一样。

“赵炎,你快看!”

我这么一咋呼,赵炎一下子就软了。

“老婆,怎么了?”赵炎气喘吁吁地问。

“你自己不会看吗?”我指着床头,没好气地回答。

赵炎看了一眼,居然若无其事说,“我还以为什么大惊小怪呢,不就是一张照片吗。好了好了,乖乖睡觉,你要不喜欢,明天老公给撤下来不就是了。”

我不依不饶,“不,我要你现在就把它撤下来。”

赵炎叹着气摇摇头,“照片钉得太牢了,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要是叮叮当当的,会吵到妈妈休息的。你也知道的,妈睡眠浅。”

我只好妥协,“那好吧,老公,明天一定要撤下来。”

赵炎连连答应,“听你的,都听你的,老婆,我们快点休息吧!”

赵炎说完,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那一夜我都没怎么合眼,总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我一样。

并且每隔一个小时,外面就会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在我们卧室门口停顿几分钟,然后便是卫生间哗哗冲水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赵炎刚醒来,我就逼着他把那张照片取下来。

婆婆看见了,立马冲上去抢过赵炎手中的工具。

“儿子,你要干什么?”

“妈,琪琪说照片挂在这里不合适,我想把它撤下来。”

这个赵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三两句就把我卖了。

婆婆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她说不合适就不合适了,这是我们祖传的规矩,把长辈的照片挂在床头,不光热闹,还可以镇宅,保佑你们平平安安,早生贵子。”

这是什么破规矩,我快要被雷死了。

热闹倒是真的,婆婆本来就保养得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我老公的大老婆呢。

要是镇宅的话,我们请个门神不就好了,何必这样大费周折。

至于早生贵子,恐怕小蝌蚪刚游出来就被吓死了吧!

我耐着性子向婆婆解释,“妈,您说的那些都是封建迷信,没有科学依据的。”

赵炎也嬉皮笑脸着说,“是啊妈,你看琪琪刚嫁到我们家,还不适应……”

话音还未落,婆婆居然跳到我们床上,用身体挡住照片,“你们今天敢把照片取下来,我就死给你们看。”

“老赵啊,你看他们合伙欺负我,连儿子都不听我话了……”

赵炎无可奈何地朝我一摊手。

摘照片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待了两天我也习惯了它的存在,不就是挂在墙上么,没什么可怕的。

可有一天,我半夜醒来,发现我们床边有个人影,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们。

“谁?”我第一反应是家里进贼了,吓得差点跳起来。

听到我的喊叫,赵炎猛然从睡梦中醒来,把床头灯打开。

与此同时,那个人影也吓得后退了两步。

“妈,怎么是你!”我惊魂甫定。

“喊什么喊,我只不过怕你们着凉,给你们盖盖被子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看你都把我儿子吵醒了!”

婆婆用心疼的眼神看着赵炎。

我的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乱跳。

婆婆走后,我问赵炎,“你妈是不是经常过来给你盖被子?”

“是啊,我从小睡觉就不老实。要不是我妈,我都不知道感冒多少回了。”

赵炎的话,让我几乎要崩溃了,他居然很享受这种感觉。

“你现在已经结婚了啊!这种事儿以后不用你妈来做了。”

“妈都已经习惯了,她想盖就让她盖吧!”

可是我明明记得,睡觉之前我是把门反锁了的,婆婆是怎么进来的。

赵炎说,别忘了,这是我家,我妈有钥匙的。

我只好安慰自己,可能是婆婆一直跟赵炎相依为命,她照顾赵炎习惯了,让她把儿子交给另一个女人、彻底放手可能需要一点儿时间。

正好我们要去蜜月旅行,我和赵炎出去几天,让婆婆适应下儿子已经结婚了的事实。


蜜月旅行我们去的云南,机票、酒店和行程都是赵炎提前订好的。

我一直觉得,遇见赵炎就是捡到宝了,不管去哪儿都不用我操心,甚至连我的行李都是他亲手收拾的,我只负责吃喝玩乐就好。

当然,这一切要感谢婆婆,是她培养了赵炎这么个大暖男。

临出发的时候,婆婆问,“儿子,我的身份证带了吗?”

赵炎把皮夹子一亮,“喏,在这儿呢。”

婆婆眉开眼笑,挽起赵炎的胳膊,“还是我儿子靠谱。”

我愣了一下,悄悄把赵炎拉到一边,“老公,怎么回事?你干嘛带着妈的身份证?”

赵炎这才跟我老实交代,“你看妈年纪大了,去年又刚做过心脏手术,她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哪,所以就一起带上去散散心呗。”

“老公,你有没有搞错?这可是我们的蜜月旅行啊!再说了,妈身体不好不更应该在家静养吗?”

这是什么奇葩理由,真当我是小孩子好哄好骗?

“我知道的,老婆。可是妈一个人在家不是容易胡思乱想吗?并且妈保证过,不会打扰到我们二人世界的。老婆最好了,体谅一下老公好不好?”

马上要出发了,看着赵炎为难的样子,我只好忍了下来。

第一站到的香格里拉,我和赵炎订的大床房,给婆婆定的单间。

果然像赵炎说的那样,婆婆白天就在酒店里休息,并没有要求跟我们一起出去。

游览着香格里拉的美景,我和赵炎的心情也彻底放松了下来,好像回到了以前恋爱的时候。

前些天闹的那些不愉快,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用想着床头婆婆和赵炎梦魇一般的亲子照,自然睡得踏实多了,就连面色也红润起来了。

只是婆婆的脸色一直不大好看,我以为她累了,还和赵炎一起给她捶背捏肩。

接着第二站我们去了洱海,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那样的安排。

我拿着房卡走在前面,赵炎提着行李和婆婆慢悠悠走在后面。

他俩不知道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

当我走进房间的时候,一下子傻眼了,我以为自己走错了。

退出去看看门牌号,没错呀,就是505。

可这……明明是个三人间啊!

“老公,我们是不是拿错房卡了?”我疑惑地问赵炎。

“没错啊,我订的就是三人间。”

“什么?你是说我们和妈……”我又一次被雷到了。

赵炎还没有做出反应,婆婆抢先答道,“没错,是我让赵炎订的,我们三个人订两个房间,实在太浪费了。我儿子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一家人,干脆住一起凑合凑合得了。”

这时候赵炎也开口说,“琪琪,是这样的,前两天晚上妈有点胸闷,一直没睡好,我怕她半夜犯病,这才订了三人间。”

那一晚,赵炎睡中间的床,我和婆婆一人一床睡在两边。

婆婆夜里要起来好几次,我根本休息不好。赵炎却睡得像只猪一样。

我憋屈极了,觉得我的心脏也要出毛病了。

接下来的几天,毫无例外都是三人间。

婆婆又是胸闷气短,又是腿疼腰酸,赵炎成了婆婆的专职佣人,要伺候到大半夜。

我俩根本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别人的蜜月之行都是意犹未尽,可我却巴不得早点结束。

好不容易蜜月结束,我和赵炎的工作步入正轨,婆婆在家安安静静休养。

我在一家高档商场做高端化妆品销售,业绩一直都不错。

公司也很看重我,有个很重要的行业培训公司安排了我去学习。

培训地点在外地,我除了认真学习,一有时间就跟老公视频聊天。

“老公,我这边培训结束了,你能过来陪我玩几天吗?正好放松放松,顺便造个小人儿。”我在电话里对赵炎撒娇说。

“好啊老婆,我赶紧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一下,明天就带老妈过去找你,等着我哦。”

我一下子就恼火了,“你什么意思?又要我开三人间是不是?”

赵炎赶忙语无伦次的解释,“不是,琪琪,你看我妈年纪大了,她离不开我……”

“不要再说了,回去我们就离婚。”

说离婚是气话。

不过这种三人行的日子,我实在受够了。

最终,到培训结束,赵炎也没能来陪我。

培训回来后,我成了公司首席美容顾问,每天保持精致的妆容,给顾客提供美容建议。

有天回到家,婆婆跟我说,化妆品里铅汞含量太高,对怀孕不好,以后不要再用了。

我告诉婆婆,这些化妆品铅汞含量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伤害,再说这不是还没有怀孕吗?

婆婆居然板着脸说,“要是怀孕就晚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孙子以后智力不正常,或者缺胳膊少腿的,要是三瓣嘴就更麻烦了。”

有这么诅咒自己后代的吗?我气得几乎要跟婆婆大吵起来。

赵炎赶忙站出来当和事佬,“琪琪,妈说的对,小心行得万年船嘛,我们应该听妈的话。”

一边说还一边冲我挤眉弄眼。

我知道,婆婆的心脏病就是她的杀手锏。

就这一招,把赵炎拿捏得死死的。

更可气的是,第二天早上,我去化妆的时候,发现我所有的彩妆都不见了。

我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赵炎,我的化妆品呢?”我气急败坏地问。

赵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老婆,我都送给妈了,妈说扔了也怪可惜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每天必须要化妆。”

这时候婆婆听见吵闹声,从房间里出来指责我,“吵什么吵,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工作,还不如辞职回来备孕呢。”

原来在婆婆眼里,我的工作居然是不正经的。

赵炎一声不吭。

我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妈妈却劝我,“琪琪,你婆婆说的也对,准备要宝宝了,就不该天天化妆了,你别总惹老人生气,要是把你婆婆气出个好歹,受累的不还是你们。”

“妈,连你也这么认为吗?你不知道我婆婆有多过分。还有赵炎,他居然让我回去当家庭主妇。”

我把婆婆给我们床头挂她和赵炎照片,还有蜜月游三人行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我妈听了惊讶万分,大概也没想到我婆婆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以为妈妈会给我撑腰,谁知她竟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妈年纪大了,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啊!”

我知道妈妈指的是什么,我结婚的时候,婆婆给了50万彩礼,而我却没有一分钱陪嫁。

所以婆婆就有了对我颐指气使的底气了。

爸爸身体不好,弟弟还在读书,妈妈肩上的压力也很大。

就算赵炎对我好又怎样,我的家庭出身已经决定了我在婆婆家的地位。

看到我回去,赵炎热情地迎上来,“老婆,你总算回来了,我正打算去你家接你呢。”

婆婆冷嘲热讽,“看,还不是得乖乖回来,我的50万彩礼可不是白花的。”

赵炎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替我说一句话。

我不知道他是怕他妈生气不敢替我说话,还是也跟他妈说的那样想的。

可他的态度让我失望了。


还好,我还有一份收入还算可以的工作。

就算生活再不好,工作也不会背叛我的。

可是我去上班的时候才发现,我的职位已经没有了。

主管告诉我,我不在的那几天,婆婆来我们柜台大闹了一通,说我要辞职回去备孕,还把我的个人物品都拿走了。

我找到婆婆,大声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非要把我逼上绝路她才死心。

婆婆嘴角一撇,“我不需要你出去抛头露面,你只需要在家给我生个孙子,繁衍后代就可以了。”

赵炎也说,“老婆,咱们家又不缺你赚的这仨核桃俩枣的,你回来吧,我养你!”

我冷笑着问赵炎,“那要是我们离婚了呢?”

赵炎脸上的微笑凝固了,“怎么可能,老婆,你怎么舍得离开我?我对你这么好。”

“我们离婚吧!赵炎,以后你就和你妈过吧!”我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

赵炎说的是养我,可何尝不是看不起我的工作,看不起我。而婆婆更是鸡蛋里边挑骨头,想方设法插足我们的婚姻。

这次他们能毁掉我的工作,下次就会毁掉我的自尊。

婚姻是只适合两个人去做的事,如果非要三人行,对不起,恕不奉陪。

斗不过婆婆,无非是我没有选好老公罢了。

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让他们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离婚后,我从赵炎家搬了出来,自己租了一套小公寓。

在抖音刚开始火起来的时候,我购置了一套直播设备,做起了仿妆主播。

凭着自身还算青春靓丽的先天条件,和多年做柜姐得出来的经验,我的抖音号经营的还算不错,短短几个月,已经有800万粉丝了。

后来我又开始尝试直播带货,比起原来的收入已经翻了好几番了。

粉丝有时候会跟我开玩笑,“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前婆婆,要不是她当初那么作妖,你能有现在的成功吗?”

我打断她,“你错了,这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奋斗的,凭什么要感谢伤害过我的人。”

现在我刚下播,约了置业顾问,刚买的房子,今天要签合同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