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杂感

清明渊源和习俗

作者:时永森
2021-04-14 11:16

    又是一年中的大节一一清明。

    清明上坟(扫墓)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捋清我从哪里来,追思先逝者。血亲和姻亲相聚,也兼有踏青迎春之意。

    清明节源自上古时代的祖先信仰与春祭礼俗。据现代人类学、考古学的研究成果,人类最原始的两种信仰是祖先信仰和天地信仰。

     所以清明节一是礼敬祖先,慎终追远;二是踏青郊游、亲近自然。

      春秋时晋文公重耳流亡,途中又累又饿,随臣介子推从大腿上割下一块肉,为重耳煮汤。晋文公即位后封赏群臣时忘了介子推,介子推则不慕名利隐居绵山(在山西)。事后却发现介子推背着老母死在一棵枯柳下,并留下遗言:“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为纪念介子推,晋文公将当天定为寒食节,并以寒食后一天为清明。寒食节是禁烟火的,应吃冷食。这是山西人的节,啃几个冷馒头也是很方便的,再后,推至九州,成中华民族的节。

     唐代大诗人杜牧写的清明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首诗,说明至少在唐代,清明上坟已成众俗,“欲断魂”便是例证。但又写问“酒家何处”?其实便是踏青咕酒的噱头,是轻松愉快的春趣,我们当成清明礼数苛严的祭祀恐惧,便理解偏了,过一个节,搞得压力很大,夜难寐而恐惧生,是不合适的。

    宋 · 王禹偁清明诗中有两句:
    无花无酒过清明,
    兴味萧然似野僧。

     非常直白地表明无花看,无酒喝的清明节是不舒服的,抑闷的。实际从唐宋以来的清明便含有踏青的春趣,并无冥府的畏惧感。

     南宋·高翥的清明诗最为豁达,虽高翥不太有名,但诗却有味。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活脱脱的上坟白描,現实生活写照。

    上坟和扫墓又略有不同,上坟和扫墓的区别主要是体现在对象上。上坟通常都是给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进行的,它主要的目的是用来寄托自己的思念之情。而扫墓在一般情况下都是对一些英雄,或者是烈士的墓地进行的,它的主要目的是表达自己的崇敬,以及追思。

     当我们在上坟的时候,因为对象是跟自己比较亲近的人,所以在上坟的过程中,相当于是在跟这些与自己比较亲近的人交流。而扫墓则不同,因为扫墓的对象通常都是对社会或者是国家有贡献的人,所以在扫墓的过程中,要更加的庄重,更注意礼仪。

     往年身体好时,也每年便提前邀约上坟,今年,身体有小恙,行动不便,便尊循,网上交款,请人代焚,心到亦可。

    渐渐的演变,清明文化加入了宗教信仰和对阴曹地府恐惧的抵抗,以烧冥器钱纸,燃放烟花的方式,祈求先人们的护佑,驱邪避秽,敬神明,远鬼怪,求平安。但在演变过程中,更多的是成了焚送硬通货(冥币),请先人享用,求大小鬼怪勿来侵扰。心中总是悚然,不是很舒服,惧怕不敬产生噩运。似乎和清明的原意稍稍变了点味。

     在清明节的发展演绎过程中,好事者往往添油加醋,凭增许多戒律,什么“前三后三,否则不灵”,意思是上坟须在清明节前三天,后三天,于是扫墓成了湊热闹,人山人海,摩肩接踵,车都无处停。关于祭奠,祭拜,礼佛,敬神这一类的祖先崇拜程式,我到北京时专程到雍和宫去拜访资深专家叶联成大师,听大师从雍和宫文物,历史讲起,讲喇嘛教,佛教,宗教,礼佛,祭拜等严肃的宗教规范,其核心,就是一句话“心到即可,不必拘泥”。

    联成大师讲到,你到雍和宫烧香拜佛,烧头一炷香和最后一炷香是一样的,你捐功德,捐一元和捐一百万元是一样的,敬香三炷即可,香烟飘渺,相当于发一信号,向诸神示敬。若你有心来烧香礼佛,但人多拥挤,身体又不好,在围墙外走过亦是心到,不必进去每殿必拜,见佛磕头,身体不好,并不必五体投地,心到佛知。这一番话,联成大师的破释,一刹那间,对我们凡夫俗子啟了蒙,开了窍,原来由宗教信仰(姑且说信仰)而产生的慬慎怕错的,非常严肃的,甚至战競競的宗教祭拜活动,化成了一项愉悦身心的,无任何压力的习俗,这才是祭拜的精髓和真谛。而好事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宣讲的种种“规矩”,并不是宗教信仰的原旨,也不是上坟扫墓的铁律,而是捆绑人们精神的绳索。各人自悟自处,不求一统,以轻松愉悦为好。

     我们祭拜和追思时,几乎都在忏悔被祭拜者生前我们待奉尽孝的缺陷和遗憾,但又是无法弥补的终生的心病。于是便用认真准备焚化冥器的办法弥补,在祭奠时掺了赎过的补救措施,其实,心到神知,意到灵知,对活着的人们,对社会多尽责行善,便是天官赐福。

    人做事,天在看,月亮也是天,拍了一组,天清月明,即清明也。

     南逸山人于辛丑清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