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天堂里有没有母亲节

作者:冰岛枫石
2021-04-16 14:05

今天是母亲节,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
        
白天我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置身在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面对一张张或欢喜或忧愁无疑都充满戒备的面孔,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孤独的,寂寞的,飘荡的。

无意间,我听到了一首绸缪的歌谣,不知道是从哪个橱窗里飘过来的,缱绻的歌词一下子粘住了我的双脚,任优美的旋律徐徐滑落耳鼓轻拂我的心弦。
        
“睡吧,小宝贝,安睡吧,我的小宝贝,你的黑妈妈就在你身边。等你睡着了,我要送你一顶花冠,还有一串花环,你戴上了它,多么的漂亮,上面有星星和太阳,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查过百度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首吟唱母亲的歌谣《睡吧,小宝贝》,墨西哥电影《生的权利》中的主题曲。歌手低沉磁哑的嗓音里浸满了流年风烟,舒缓缠绵的音符上饱含着无限真情,一直在我心中久久回荡始终不肯离去。
       
类似的歌谣我听过很多,唯此摄人心魄,竟是因为那句“黑妈妈”让我倍感亲切安暖流年。一千个人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不想去探究词曲的本意。电光火石间突然被击中,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机缘点化,引导我借助神明的力量,去面对孤独拥抱黑暗感知母亲的存在。
       
母亲在的时候,我都四十好几了,依然留恋她的怀抱,常常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仰面跟她聊天,结果总是免不了有好事者跑过来进行一番调侃逗趣,然我们母子俩却不理不睬继续融融乐在其中,任周围妒羡的目光倾泻一地。
       
如今母亲早已遁入了黑暗里,漂浮在我的脑海中。再有几天就是她三周年的祭日,偏偏这个时候,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她把我引到这首古老的歌谣面前,聆听黑妈妈的吟唱,沐浴母爱的光辉,温暖我孤寂的心灵,一定是冥冥之中她在鼓励我,即使两鬓斑白低到了尘埃里,也要努力活成一棵树,笔挺的,盎然的,顶天立地的树。
        
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母亲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