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岗亭六叔

作者:乌云飞
2021-04-16 14:26


我们全家搬进小区后,以前的那个蛋厂就要关闭了,只是说这几天就要开始拆迁了,我才督促儿子开车带我回去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

说起这座小工厂,年轻时的我有大部分时间是在这家工厂里度过的,就连我的丈夫,也是在这家工厂里结识的,以及我现在的几个老姐妹,当年也都是从这里面结识的。

如今突然听说要拆迁了,上了年纪的我,不免有些泛滥的情感和黄金的日子夹杂在这里面,就像对待以前的故友一样,临终时,也难免忍不住见上一面。

这家老蛋厂离我们家很近,儿子驱车二十分钟便来到了厂门口,一路上,我回忆着以前发生的点点滴滴,睹物思人,但如今连门岗这里都没人了。

“这里好阴森啊,妈,会不会有鬼啊?”

儿子素来胆小,我是知道的。

“别瞎说,青天白日,哪个鬼敢这么大胆!”我义正言辞的安抚的他。

不过说起鬼这事儿,我时常听见老姐妹们说,这边的人经常碰见,以前在这家厂里值门岗的六叔。

六叔也确实是死在这里的,那天,他在食堂吃完饭,刚回到门岗室就睡着了,直到下班才发现已经断了气。

六叔无儿无女,老伴死的早,平生也没个牵挂。

平常我们上下班,六叔总是很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那时候厂里的女孩子多,经常有些地痞流氓在厂门口神出鬼没,但这些事基本都被六叔摆平了。

只是听我一个姐妹说,那天早上她起早送孙子上学,途径蛋厂的时候,赶巧不巧遇见一个老头朝她迎面走来。

“上班去啊?”那老头笑吟吟的对她说。

当时天黑车快,她也没看清是谁,礼貌的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事后她到家觉得那老头越想越像死去的六叔,从此,她再也没敢走过那条路。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再多想,儿子去停车时,我只一个人站在这里,看着那么多车间的窗户,总觉着有人从某一个窗户看着自己,想想不禁背脊发寒。

好在今日春光灿烂,多年的废厂因为今日的阳光也仿佛重新活过来一般,到时候拿着我拍的这些照片,和老姐妹们一起回忆青春,岂不是别有一番味道,想着我就慌忙拿起相机拍了起来。

拍了一会,还是不见儿子停车回来,我轻轻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于是我便开始边拍边找。

“鑫鑫!鑫鑫!”

“你是找一个停车的小伙子吗?”一位一边拿着铁锹铲草的老头背向着我问到。

“是的,大爷,你看到他了吗?”我慌忙问到

“我让他停那边去了,这里一会就要拆了,太危险了,你也赶紧回去吧。”说完,他侧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拍照心切,不免和他胡说了几句,就进入了楼区,这里以前是货架,那里以前是车库……

记忆仿佛一下活了起来,照片也开始被我拍的越来越漂亮,我不禁欣喜,看着这春日的阳光,想着灿烂的日子,心中不免泛起一丝丝的快感,仿佛忘记了儿子的存在。

“扑扇,扑扇”。

一只漂亮的蓝蝴蝶闯进了我的视线,它是那样的美艳,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这么大的蓝蝴蝶,我一定要把它拍到。

这只蓝蝴蝶也真是有意思,一会儿停在红花上,一会飞上台阶前,我寸步不移的跟着它拍来拍去,完全忘记了外界的存在。

突然,这蝴蝶一下飞进了岗亭里,我慌忙移步去追,刚进岗亭,我就听见背后传出一声巨响。

“轰隆……”

一声爆破后,大楼应声而倒,就倒在了我的面前。

“儿子,儿子……”我想起来还没出来的儿子,歇斯底里的呼唤着。

“妈,怎么了,楼怎么倒了?”

我一把抱住躲过一劫的儿子,激动的泪水一滴滴的砸在地上。

“刚才这岗亭里的一大爷说楼快拆了,让我停外面,我这不刚回来,这楼就没了。”

话毕,那只蓝色的大蝴蝶又从岗亭里翩翩起舞的飞了出来,越过我俩,向着那废墟深处飞去了。

“好漂亮的蝴蝶啊!”儿子赞叹道。

“没错,你六爷爷一直都是个好人,只是他太念旧了。”我看着那蝴蝶,再次热泪盈眶。

终于,照片被我洗出来的那天,我召集了全部的老姐妹们一起来回忆和欣赏,只是,和我意料的一样,那只被我拍到的蓝蝴蝶却没有在照片中出现。

“妈,那天那只好看的蝴蝶,你没有拍到吗? 给阿姨们看看!”

“在这。”

我指着那窗户里的一位向人招手人形轮廓道。

“这还真有一个人,还向我们招手哩,好像很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了。”

老王指着那个轮廓疑惑的说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