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木头先生和老司机小姐

作者:永恒
2021-04-16 14:28


木头先生和老司机小姐是在一个游戏里面认识的。

因为加入了相同的帮会,一起打副本一起做任务,一来二往,就认识了。

木头先生就是一块纯天然木头,不主动不体贴不解风情,他第n次被甩之后,痛定思痛,决定向本帮第一公认老司机小姐讨教泡妞绝学。

刚好老司机小姐在线上,木头先生在一起打怪练级的间隙,向她发问。

“泡妞,多大点事,要会开车,懂不?”这种段位的问题,老司机小姐发自内心地不屑回答。

“我会开车,驾照拿了好几年。”

“tui!”老司机小姐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

对牛调情。

老司机小姐痛定思痛,决定自己上手,手把手教,铁牛也会了。

“木头,妹子要是问你,在干嘛,你怎么说?”

“打大盗。”

“tui,然后呢?”

“打守财……你杀我干嘛?”

“要气死老娘,你得回答,想你,不管干什么,得回答在想你。”

“我妈说了,骗人是不对的……”

“你妈管教你泡妞不?”

那一天,老司机小姐开红把木头先生干翻好几次,真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第二天,老司机小姐冷不丁抽查学习成果,问木头先生。

“在干嘛?”

“……想你”

老司机小姐表示满意,不打不成才,干是硬道理。

木头先生真的在想老司机小姐,他居然有点享受被连翘抽干之后躺在地上扁扁一片的感觉,好像某一刻自我放松之后的愉悦。

于是他贼兮兮地要求被上……第二课。

“会写诗不?”

“不会。”

“抄总会吧,背一首情诗出来。”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情诗!要情诗!你特喵的给老娘背他喵的什么咏鹅!!”

“是要开红了吗,等一下。”

木头先生立刻脱掉衣服,穿着一条四角小内内,无比享受地被抽干在地。

他想多死几次,死快点,死也要死在老司机的车轮之下。

那天的家庭作业是写一首情诗。

木头先生冥思苦想一整夜,早起他的床下掉了一地纸巾团,终于得了一首。

当然那些纸团是他熬夜想诗感冒擦鼻涕擦的。

木头先生无比兴奋地念给老司机小姐听:

“我没钱
又那么爱你
爱你爱到
我的几个亿
都是你的!”

老司机小姐瞬间想歪了,突然有种“哎哟哟好污啊枯木逢春铁树开花铁牛终于开窍了”的激动,她冲过去刷刷两下把木头先生杀出高潮。

木头先生躺在地上,愉悦地想,这么简单就过关了?我明明还有最后两句没有念:

“易市解封之后
攒的那几个亿银两都是你的”

老司机小姐泡妞的第三课拖得有点长,因为她失恋了。

家谱上那个矮子绿皮方士被一个绿茶勾走,老司机小姐愤愤不可终日。

“明明穿绿皮的是他,为毛被绿的是老娘!”

木头先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太木了,真讨厌。

他只想到一招来转移老司机小姐的注意力,就是求上课。

老司机小姐恨疯了,老娘这头刚失恋,你就要学泡妞,火上浇油吗?

她决定教木头先生一招狠的,保证用出来,正常妞都会打车跑路那种。

“木头,你知道对妞表白要说啥不?”

“我爱你?”

“给点新意好不好?”老司机小姐的白眼简直要翻出天际。

“那你教我。”

“你得说,我咬你,懂吗?”

“不懂。”

“笨,去地铁口交一个新朋友就懂了。”

老司机小姐捉弄完木头先生,心满意足下线。

木头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他非常严肃认真庄严地按照老司机小姐说的,站在地铁口问了一百个人,能不能加他微信跟他交朋友。

最后,一个胡子拉碴五大三粗的大叔,加了他的微信。在得知他要交朋友的初衷后,笑得花枝乱颤,横肉抖飞。

大叔指点木头先生,“咬”字要拆开来看。

当时木头先生正咬着一盒特仑苏,听到这句话,他在地铁口,吐奶了。

木头先生立刻掏出手机上线。

心情欠佳的老司机小姐无聊在世界刷喇叭玩,刷的那些虎狼之词引得几个登徒浪子跳出来调戏她,什么春风十里不如上你,木头先生看疯了,恨不得隔着屏幕把这小妖精抓过来推到墙上,掰开了揉碎了一顿狠么宣告主权。

他突然就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刷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喇叭:

“我只有一双眼一双手
你却有千般娇媚万种风情
还好我有个地方
百折不挠宁死不屈
一直坚挺一直爱你
那就是我的心”

这个喇叭艾特了老司机小姐之后,全世界安静了,很快三生石上,又多了一对名字。

他俩的结婚证书是这么写的:

新郎:咬你
新娘:哦!

全服献上膝盖,再也无法直视带口字旁的任何字眼。

我中华文字,果然博大精深。

后记

木头先生站在地铁口东看西看,就是没看到他想象中36D性感火辣的大长腿。直到他感觉后背被人用一条柱状物捅了一下。

回过头,一个俏生生白嫩嫩的小萝莉,咬着一根黄瓜问:

“木头?”

“老……”木头先生感觉面对这么萝莉的一个姑娘,老司机这三个字实在是喊不出口,初次见面按游戏里喊老婆也不太合适,于是脱口而出,“老师好!”

老司机小姐笑岔气了,她狠狠地咬了一口……黄瓜。

这个动作看在木头先生眼里,却像是咬了一口春天。

空气里满满甜腻暧昧的气息,木头先生顿时感觉到心头一荡,喉头一干,某处一紧。

“木头,你结婚了吗?有女朋友了吗?”

木头先生又紧张起来,他想说“我还没交到女朋友”又想文绉绉一点说“我尚未婚配”,话到嘴边就变成:

“我还没交配……”

甜腻的空气突然凝滞,木头先生就像被一万个异人石化,一万个方士定身,一万个偃师束缚,一万个魅者混乱过那么虚弱。

老司机小姐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歪头看着木头先生很久,终于开口问:

“听说你有个地方百折不挠宁死不屈?要不切磋切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