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十年沉迟念,浮生寻澜声

作者:哀俍
2021-04-18 23:05


“真到矫情的时候反而会怪这怪那,怪窗帘选的太暗,怪音乐不够舒缓,怪时钟转的太慢,怪林澜生忽然转学座位缺了一边的桌角。”
 
手机在主人手里明明灭灭,无问候也无答复。

他太忙了。池念这么安慰自己。
 
池念还没有从高三终于和林澜生同班的喜悦中缓过神来,林澜生就转校了。

池念除了英语不错,在冲刺班也没有什么存在感,以至于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林澜生的座位还空着。
 
老师照常上课,自习照常测试,和以往的每一天没有什么不同。

也就是前桌转过身来对英语答案的时候,池念错选了几道简单的选择题,前桌迷惑地看她:“你这怎么考的英语高分?”
 
回家是饭桌上妈妈的唠叨:“小念,今天老师打电话说你状态不太好啊,有什么困难和妈妈说一说,想买什么用什么和妈妈说,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
 
“没什么,你忙吧妈妈,我不吃了。”一点多余的声音,都让池念感到头疼。

“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池念感觉自己站在一片雪白无际的荒原,银灰的雪花飘落下来,她顺着雪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那是23岁的她,穿着一身纯白的婚纱,落下两行清泪。

凌晨三点四十,池念从梦中醒来,眼泪无预兆的掉了下来。

这是她一年来第13次进入林澜生的深度意识了。

她还是找不到他,深度意识是对人影响最深刻的某件事,池念每次进来都是17岁他们分别的这一天,原来他在这一天这么难过,可她只有第二天才能接受17岁的池念的意识。

经过13次的探索,池念有预感,最关键的地方,或许就在他们分别的那天,但是她始终回不到那天。

“——患者潜意识磁场失衡,意识混乱,请尽快退出意识!”机器发出刺耳的警告声。

旁边的人一头黑发垂在眼前,手里地握着一块控制面板,全身都有些颤抖,仿佛在尽力控制着自己,这是第一次患者意识出现反应……不能停……绝对不能停!

池念知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好似灵魂都要被吸走,周围的一切破碎,闪过一块一块的碎片,她被吸到了其中一块碎片里。

“咳…咳…!”14岁的池念费力地咳着,咳的脸都红了,直到嗓子哑到咳不出声音来。

旁边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林澜生,“池念,你怎么了?变声期也不该这样吧?”

池念憋的小脸通红,明明很难受却还想露个笑脸出来,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来了,这下真的吓坏了池念,池念哭的时候也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听见粗重的呼吸声。

林澜生当时也吓坏了,作为比池念大4个月的邻居哥哥,只能硬着头皮说:“池念不怕,不哭,你应该只是声带受损了,哥有办法,哥在呢。”

然后池念就一脸鼻涕眼泪地抱住了林澜生。

少女初发育的身姿,带点微妙的感觉,林澜生抱住她,一动也不敢动。

林澜生后来告诉她:你当时太瘦了,像一只瘦弱的红了眼的兔子。

——“为什么是兔子呢?”

——“因为兔子不咬人。”

那会儿,池念的父母忙于工作,一提到孩子的事儿,就是各种吵架和推卸责任,池念只是默默地听着,以至于换声期出了问题父母都没能察觉到。

好在家里经济宽裕,早早的给池念买了手机,结果第二天放学路上,林澜生拿着池念的手机,在上面下载了一个广播的软件,林澜生指了指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池念意会般的对着手机叫了一声:“林澜生。”

池念还是发不出太大的声音,但这点气息扩大后落在林澜生的蓝牙耳机里也格外的清晰,他说:“池念,我听见了。”

池念的变声器直到嗓音完全恢复用了3个月,林澜生的蓝牙耳机在3个月的时候结束了他的使命。

14岁那年,池念喜欢上了林澜生。

15岁,池念和林澜生考上同一所高中。

17岁,林澜生转学。

如今,我对着漫天的记忆喊你的名字,你却不会回应我了。

说来真是讽刺,林澜生转学后,父母忽然意识到池念17岁了,是该考大学的年纪了,竟然都开始絮絮叨叨地关心起池念的学习,不再吵架,不再冷战,多年的矛盾忽然就像生活妥协了,白发终究败给了时间。

池念久违的体会到亲情的感觉,却填不满心里的空缺。

那天之后,她已经联系不到林澜生了。

重逢来的措不及防,大二那年,学校有交换生来学习,林澜生作为交换生代表在台上演讲的视频,被上传到论坛和各种告白墙上。

他说:“希望能促进两校共同进步,合作愉快……其实来贵校还有一个目的,来赴一场中途逃离的约定。”

台下有学生哄笑,校长皱眉,林澜生堂堂正正鞠了一躬。

池念看着这个视频,想起来两人曾约定过一定要上同一所大学,百感交集,流下的泪都是滚烫的。

林澜生开始疯狂的追求池念,池念却不太敢面对他。两年,林澜生又长高了点,却看着比以前还要瘦,冷静的脸庞显得更凌厉了些。

你喜欢我什么呢?池念不懂。

可面对林澜生眼里的深情,她始终说不出拒绝的话,她有好多话想问他,可又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默契地不提往事,池念上选修课,林澜生就跟着进教室;池念逛超市,林澜生也理所应当地去提东西;池念所在之处,百米内必有林澜生的身影。

直到某一天,池念说:“林澜生,咱们谈谈吧。”

林澜生将一切和盘托出:“池念,对不起。”

对不起,一直不曾联系你。

林澜生父母离婚后,林澜生跟着父亲搬离了原来的城市,阴差阳错,成了池念的邻居。

两个邻居关系处的一般,两个同龄的小孩,林澜生和池念却玩到了一起。

林澜生看着池念,就像看着一只软团子,哭鼻子的时候也不出声,就是眼泪一滴一滴的掉。

那时年龄还小,他想:“他得保护好这只软团子,可别让人欺负了。”

17岁那年,母亲传来车祸的消息,一张诊断单子: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需要骨髓移植。

他被父亲带着连夜去做了检查,各种检查做了一遍,都还没能见母亲一面,匹配成功后就是各种准备工作,每天监测血样,输营养液,打造白针,救人也丢了自己半条命。

“我妈妈精神不太好,身边需要人陪着,陪了她一年,我顺便考了当地的大学,争取到了这个交换的名额。”这是林澜生的原话。

我只是后悔当时没能好好跟你告个别,让你担心了很久吧。

20岁,林澜生和池念在一起了。

22岁,林澜生说:“小团子,等毕业我就娶你。”

23岁,林澜生在路上出了车祸,池念扑倒病床上的时候,好像回到了14岁又漫长又疼的变声期,她失音了。

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喜欢你十年了。



跌入碎片中的的好处是不会疼,只是意识有点拉长,池念缓了好一会才能看清眼前的场景。

17岁的林澜生坐在白色的病床上,面无表情,直到看见池念,眼睛里才有了一点光,“池念,是你在找我吗?”

池念说不出话来,失音的喉咙只能吼出一段没有音调的嘶哑,眼泪先落了下来。

林澜生感到了一种慌乱的情绪,人已经到了池念的身边,他抱住她:“别哭,池念,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我听到了,所以我的意识让你来找我,让你带我回到未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