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没遇见你之前,我们是两条平行线

作者:月半
2021-04-18 23:09


人与人之间的遇见,就像两条线,相交或平行。
 
梁漫漫是一名刚升上高一的新生,就读于市里面的重点高中明博高中。

虽说是考上了重点高中,可她却是牟足了劲儿才刚刚够上分数线。

明博高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重点高中,和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它推崇以培养学生兴趣为主的社团文化,每位同学就读期间,必须加入至少一个社团,作为学分积累。

周边的同学都热火朝天的张罗着自己要加入哪个社团,只有梁漫漫迟迟没有行动。

因为,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参加过任何兴趣班,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儿。

同班班长正愁自己新申请的社团没有人,便极力怂恿她:“梁漫漫同学,咱们这跑步社提倡自由运动,还能强身健体,你每天挑个时间打卡跑跑步就好了,没大事我一般不开社团会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招架不住班长软磨硬泡的梁漫漫,第二天就写了入社申请,加入了“人烟稀少”的跑步社。

一天晚上,晚自习刚刚结束,梁漫漫在跑道上慢慢的跑着,夜晚的灯光不明不暗,脚下弯弯的白色线悄悄的向身后蔓延。
 
其实这个时候,操场人已经很少了,梁漫漫想着快点跑完,然后回家看最近在追的一本连载网络小说,就开始加快了脚步,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过前面是否有人。
 
于是,一阵强风向她袭来,啪啦——梁漫漫和面前的人撞到了一起。
 
而后,她抬头,望见了一双明亮的眼睛,与此同时,她真的闻见了只有小说里会写到的洗衣粉的香气,一瞬间但却让人难以忽视。
 
“同学,怎么样?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跑太急了!”面前的男孩子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迅速的朝梁漫漫伸出了手,准备扶她起来。
 
在看不见的地方,梁漫漫的耳垂渐渐的红了起来,不住的说道:“是我没看前面!”
 
她伸出了手,面前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把她拉了起来。
 
梁漫漫还发现,对方的手很温暖。

梁漫漫和男孩坐在操场旁边供人休息的长凳上,男孩递给梁漫漫一贴创可贴,夜晚的风很温柔,面前的人也很温柔。
 
犹豫再三,梁漫漫小心的开口:“我叫梁漫漫,水漫金山的漫。”
 
男孩扑哧一声笑出来,而后爽朗的说道:“你好,梁漫漫!我是蒋锡光,取自《诗经》,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很高兴认识你!”
 
那天,梁漫漫一回家就钻进了老爸的小小书房,看着《诗经》里的锡光二字,一遍又一遍绕于唇舌间。

于是,那个叫蒋锡光的男孩,引起了梁漫漫的好奇。
 
仅仅是好奇吗?梁漫漫问自己。不,还掺杂着些许期待。
 
之后,一向慢热的她,为了那个男孩,向班上关系还不错的班长谈论打听起来。
 
但根本没费多大力,因为在明博高中,蒋锡光实在是一个太优秀的男孩。
 
班长是个校园百事通,一听梁漫漫的话风,便了然的开始他的日常科普:“蒋锡光,身高185,高三在读,理科实验班常年第一名,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是咱们学校的篮球社社长兼学生代表,体育好学习好颜值又在线,是咱学校不少少女的梦中男友,向他表白的人不计其数,可大概是家教过严或者他自己要求较高,反正咱们学校从没传过他的绯闻,真真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听完班长的话,梁漫漫心中刚燃起的小火花,又啪唧一下熄灭了。

这天晚上,梁漫漫照例和好友陈良欢煲电话粥。
 
陈良欢是梁漫漫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从小学起就一直是同班同学,直到梁漫漫考上了重点高中,陈良欢去了一个普高,才把她们分开。
 
所以,今天两人才聊了不过十分钟,对面的陈良欢就注意到今天这小妮子不对劲,话里话外都围绕着一个男生,不禁打趣道:“那个优秀的男孩子是谁呀,小漫漫?”
 
电话这头的梁漫漫磕磕巴巴,最终还是忍不住全招了。
 
“漫漫,那你是不是喜欢他?”陈良欢在那头似是不经意间的问道。
 
梁漫漫下意识的想否认,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电话结束的时候,陈良欢收起以往的嬉皮笑脸,郑重其事地告诉梁漫漫:“漫漫,优秀的人有很多,值得你喜欢的却只有一个,不管结果如何,去做自己想做的就是了。”

挂了电话,梁漫漫走回家,用钥匙打开家门。
 
屋内客厅有些昏黄的灯光下,和往常一样,妈妈正安静地算着日常收入和开销,爸爸还在加班没回家。
 
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安静,梁漫漫居然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握了握拳头,想要任性一次。

在后面的日子里,梁漫漫开始明显的对蒋锡光示好,她会在蒋锡光打完篮球后,给他送上各式各样的奶茶;会在清晨等在校门口,递上自己准备的早餐……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蒋锡光已经习惯了每天有一个女孩子在他身旁叽叽喳喳,他也开始喜欢上,每天都有一个人热情洋溢的和他分享一些他以前都不知道的小事……原本一开始想要拒绝的话,也总是一次次到了嘴边,又鬼使神差的咽了回去。
 
终于,一天,在校园大扫除结束后,两个小小的身影坐在了同一个台阶上,只隔着半个拳头的距离。
 
蒋锡光如水温柔的眼睛,低头看着身旁的梁漫漫,开始和她分享自己最热爱却无人知晓的电音,戴着同一副耳机。
 
少年和少女偷偷的望着对方,藏着只有自己知道的隐秘欢喜。

梅雨季节,雨总是很多。
 
已到中午饭点,梁漫漫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想着自己没带伞,万一等会儿下雨回不来,有点不打算吃了,可是肚子又实在是太饿,只能快步向食堂奔去,想着速战速决。
 
大概是过了饭点,食堂很少人,菜也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种,她只好
随便挑了两样,走到一个不显眼的小角落,开始吃了起来。
 
刚吃了没多久,旁边的位置就有人坐下了,梁漫漫心里正暗想着这么偏僻还有人坐,抬眼便看到了蒋锡光。
 
只见蒋锡光手里拿着一个便当盒,坐到了梁漫漫的旁边,正在她有些好奇的时候,蒋锡光往她的盘子里夹了一大筷子卤牛肉。
 
“梁漫漫,你尝尝看,这是我家阿姨的拿手菜。”蒋锡光温柔的说道。
 
“蒋锡光,真好吃!”梁漫漫开心得几乎要飞起来了。
 
“那就好,你多吃点!”蒋锡光看到梁漫漫因为享受美食而眯起的眼睛,渐渐看入了神。
 
就在一顿美餐快要结束的时候,食堂外的雨突然哗啦啦地下了起来,梁漫漫一下子回过神来,自己没带伞。
 
蒋锡光站起身说道:“漫漫,不,梁漫漫,你是不是没带伞?我送你回教室吧,我有伞。”
 
雨很大,蒋锡光的伞不大,加上他身材高大,一把伞躲两个人实在是有些勉强。
 
在送梁漫漫回教室的这段路上,蒋锡光的身上已经湿了大半,梁漫漫把伞往蒋锡光的那边挪一挪,可伞是蒋锡光撑着的,没一会又恢复了原状。
 
雨水打在伞布上,噼里啪啦。伞下的少女,心事稀里哗啦。
 
晚上躺在床上,梁漫漫想起食堂里蒋锡光带来的便当,还有他被雨打湿的瘦削的肩头,有些让她失眠。
 
现在的蒋锡光,或许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梁漫漫这样想着。
 
突然,她又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有些哑然失笑:这难道不就是自己下定决心之后,一直努力想要得到的结果吗?
 
是不是幸福来得太容易,反而显得有点不太真实?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梁漫漫又提着早餐,一大早等在校门口,想等蒋锡光。

但是,等了好久都没等到,眼看就要上课了,人也还没来。
 
恰巧蒋锡光同班的一位男生路过,看到了她,对她说:“你别等了,蒋锡光生病啦,听说病得挺重的,本来今天他要去参加一个物理竞赛的,也没法参加了,学校没办法,只好换了我们班的第二名去了。这个竞赛可以加分,对他来说挺重要的,听说他父母可生气了……”
 
听到蒋锡光生病,梁漫漫脑海里立刻闪过昨天他淋雨的样子。
 
在学校里的一整天,梁漫漫都魂不守舍,下午的课一结束,她就跑向公交车站。
 
她想去看看蒋锡光。
 
可到了公交车站,她才发现,她并不知道蒋锡光家住在哪,她甚至连蒋锡光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梁漫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有些泄气的坐在了公交车站的座位上。
 
犹豫了很久,梁漫漫还是发信息问了问班长。
 
没过几分钟,班长就回复了,告诉了梁漫漫地址。

蒋锡光的家离学校不远,是一个赫赫有名的高级别墅小区,梁漫漫掏空了书包的零花钱,买了一篮新鲜水果向小区里面走去。
 
她忐忑地摁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位长相慈祥的中年妇女。
 
梁漫漫见到她,一时紧张直接叫道:“妈妈好,我是蒋锡光同学,听说他生病了,我代表班上的同学来看看他。”
 
面前的阿姨轻捂住嘴笑道:“小同学,我不是妈妈,我是他们家的保姆,叫我小李阿姨就好,你先进来,我去叫锡光。”
 
梁漫漫换好一次性拖鞋,刚一抬头,嗬,可真大也真亮,装修也很好看,还是三层小楼,光是面积,就足足顶得上自己家好几倍。
 
她并了并脚尖,拘谨的坐在宽敞的沙发上,等待蒋锡光。
 
过了许久,没等来蒋锡光,来的是一位看上去保养得当的女士,漆黑的微卷发,戴着金边眼镜,隐隐透着书卷气。
 
她走到了沙发前站定,看了一下梁漫漫,扫了一眼桌上的果篮,扶了一下眼镜,缓缓开口道:“你…是锡光的同学?”
 
梁漫漫赶紧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说:“是…是的。阿姨,你…你好!”
 
蒋锡光的妈妈面露微笑,淡淡地说:“我是他的妈妈,他现在在休息,有什么事,等他病好了回学校再说吧。现在高三学业很忙,也就六七个月的时间就要高考了。希望你们都能好好学习,不要因为其他事分神,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梁漫漫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只能应到:“嗯,嗯嗯。”
 
“好,你来过,我会告诉锡光的。今天不太方便,就不留你了。非常感谢你来探望我家锡光。”
 
梁漫漫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简单的而又机械的告别,随后落荒而逃。

当梁漫漫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泛黑,妈妈依旧在昏黄的灯光下算着的开支账本,爸爸今天意外的没有加班,正开心的和妈妈说着可能要加工资的事情。
 
梁漫漫走了过去,和爸爸妈妈寒暄了几句。忽然之间,她发现妈妈发间的白发似乎更多了,她还看见爸爸的背脊也微微弯曲了。
 
随后,她行尸走肉般的,来到了自己的书桌前,然后看见一张之前被自己随手一塞的79分的数学考卷。
 
终于,还是忍不住,滴答,滴答,大颗大颗的泪珠掉落在桌面上,在白色台灯的照耀下,泛着黯淡的光。
 
那天晚上,她的卧室,亮了一夜的灯。
 
终究,某些东西,在不经意间建立,又在顷刻间崩塌。

蒋锡光得的病,是急性重感冒,过了几天,病很快就好了。
 
但他的母亲却执意让他在家多休养一阵子,说是医生的安排,还给他请了各科专门的辅导老师,在家给他辅导功课。
 
等到蒋锡光返校时,已经快过年了,高三的上学期也快要结束了。
 
令蒋锡光奇怪的是,回到学校这么多天,他却再也没看见梁漫漫。
 
蒋锡光开始有意的去梁漫漫班的教室周围,去她喜欢的零食小卖部,掐着点去食堂。
 
功夫不负有心人,蒋锡光遇到了梁漫漫很多次,只是每一次梁漫漫都和其他人在一起,也不主动跟蒋锡光打招呼,还刻意的避开了他的目光,仿佛他们只是陌生人一样。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至始至终,他们两人的关系,都是恋人未满的状态,蒋锡光也没有机会直接去问。
 
时间长了,越发忙碌的高三,让蒋锡光应接不暇,他只能坐在教室里学习,与梁漫漫几乎不再碰面。

恰巧,过年期间,全国疫情开始爆发,学校开始安排提前放假,进行线上学习。
 
学生们集体收拾课本回家的那天,天上下了小雨,一朵朵花花绿绿的伞,在教学楼下做着不同方向的直线运动,不停移动,聚集散开。
 
其中,只有不怎么起眼的两把伞,一直没有挪动。
 
“梁漫漫,你为什么不理我?”蒋锡光穿得有些单薄,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里,他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没有啊,你没有做错什么。”梁漫漫面无表情淡淡的说到,“蒋锡光,高考加油,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
 
意气风发的少年人,终究是从没受过这种冷遇,原本想爆发的情绪,却在临界点上,竟然被平素良好的修养给压制了下来。
 
终于,在无奈的叹气后,蒋锡光异常平静的看着梁漫漫,深深地说了一句:“好吧,漫漫,也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
 
少年初见时的那双温柔如水的明亮眼眸,此刻黯淡无光。
 
他离开了,如他来时一般,带过一阵强风。
 
大概是太冷了些,梁漫漫新配的眼镜泛起了雾,取下眼镜,擦拭干净后,再也看不见曾为自己撑伞的少年的背影。
 
两条直线的交汇处,有两把伞,其中一把伞已经离开,另一把伞下的人呆呆的站了会,也离开了。


第二年,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梁漫漫看见了红榜上,蒋锡光耀眼的成绩。
 
果然他考的很棒,真好啊。梁漫漫想
 
听班长说,蒋锡光的父母,已经帮他申请了香港的一所大学,连毕业照都没来得及拍,他就已经飞去那边参加入学面试了。
 
 
那天,梁漫漫一如既往的坐在书桌边,成摞的高考资料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书的边角已经微微卷起。
 
高考前再也不用手机了,梁漫漫用手机仅剩的一点电,最后一次听了之前和蒋锡光一起听过的歌,之后珍重的放进抽屉。
 
抽屉里,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是微信新加好友的通知,端端正正的写着:蒋锡光。
 
只是那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而抽屉,也上了锁。



人与人之间的遇见,就像两条线,相交或平行。
 
我想,没遇见你之前,我们是两条平行的线。
 
遇见你后,我拼命的向你靠近。然后,我们两条原本平行的线,竟然也有了短暂的交集。
 
只是,我忘记了,两条各自有方向的线,就算有交叉,终究也是南辕北辙,分道扬镳。
 
你越走越远,我竭尽全力的去追赶,才发现:
  
或许,有些人,终究只是也只能是两条线。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