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怪异的父母

作者:乌云飞
2021-04-18 23:14

打我记事起,我们的村子就不停的发生怪事。

农村人都思想封建,每当有一点风吹草动的事情发生时,一时间就会被传的云里雾里,扑朔迷离,但那一件事,却深深的改变了我对这些事的看法。

记得那天晌午,我在我们村口的泥路上和蚂蚁们玩的正欢,随后就听见我身后传来一串串有规律的“嘀嗒”声,我玩的正起兴,蹲着扭头朝后撇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看到,“嘀嗒”声也消失了。

一开始以为是我听错了,于是又开始专心的和蚂蚁们玩了起来。

“滴滴哒,滴滴哒……”。


连续的响声让我心烦意乱,再一次回头观察,才发现,一位穿黑衣服,带黑帽子的瘦高男人木头般站在我的身后,险些被吓了一个咧希儿。

半蹲着向上看去,才发现这个男人居然还牵着一头带铃铛的骡子,那“滴滴答答”的响声应该就是这骡子发出的吧。

骡子很是悠闲,但坐在它背上的红衣女人更加悠闲,她正在一缕一缕的,用散发着香气的梳子,用心地梳着她的直发。

那时候我年纪小,一下子就被这骡子上的红衣女人深深的吸引住了,而他们仨也正巧不巧的站在我的对面不走了,若不是那女人不停的梳着头发,你定以为那是三个木头做成的人。

那红衣女人突然从骡背上扭过脸来,她非常邪魅的看着我,一咧嘴,我才发现她整个一排的牙齿都是墨绿色又透着黑的空洞。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既不敢动,更不敢呼吸。

那红衣女人仔细的端详了我一阵子后,就把她手上的木梳子硬塞到了我的手里。

“欣欣,欣欣!”。

妈妈粗壮的嗓门一下子惊醒了愣在原地的我,我回头随便应了一句,再转头时,俩个人一头骡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吃饭时,我拿出那个木梳给妈妈看,一家人坐一起吃饭时,一下子就被手上的木梳子给吸引过去。

后来,那梳子被爸爸一把抢了过去,说看起来像个值钱货,下午拿到城里去问问。

当晚,妈妈的饭菜就变的很丰盛,爸爸说卖了不少钱,我也因此成了家里的功臣,很快就把梳子的事情忘掉了。

过了几天,又开始想念我的蚂蚁朋友们,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再一次遇见那个红衣女人,她倘若能随便给我一点东西,那么就能再吃一次丰盛的饭菜。

午后,太阳把大人们炙烤的昏睡不止,我再一次来到了村口的泥路上。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果然,那一连串的声响再一次抚摸着我的耳膜,我二话不说就朝前迎了上去。

响声越来越近,我也开始加速冲刺,一个不留神,不知道什么东西绊倒了我,我回头正沿路搜索是什么东西绊倒我时,竟然看见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小盆,我一看四下无人,便一把藏进了衣服哩。

一副中了彩票的表情,兴冲冲的便跑回了家,一把将手中的小盆扣到爸爸的头上。

当晚,饭菜果然是不出其料的丰盛,我也因此找到发家致富的方法。

第二天,我领着爸爸一起去那条泥路上寻找宝贝,很快,爸爸在一处灌木丛中的荒土堆前停下了,他惊恐的跪在土堆前,连忙作揖,随后一把抱起我就跑回了村里,离开时,分明听到一对男女的疯狂邪笑。

爸爸说,卖出去的那两件东西应该就是那土堆里的,土堆里埋着一对年轻夫妻,虽然是大户人家,可年纪轻轻竟然双双而亡,连个后人也没留下来。

但尝到两次甜头的我,才不会像爸爸一样那样胆小放弃,这一天,我再次来到了村口的泥路,一个人沿路搜寻。

很快熟悉的“滴滴答答”声再次传来。我一转身,却看到了熟悉的爸爸妈妈。

爸爸穿着一身黑衣牵着那头挂着铃铛的骡子,像个木头人一样,我从未见过他那样严肃。

妈妈穿着一身红衣,像刚出嫁一样,诡异的侧做在骡子的黑背上。

不一会,妈妈向我伸出她苍白干瘦的的手臂,笑的更加狰狞了。

木头爸爸松开了牵着骡子的绳子,他木纳僵硬的走到我的身后,一把把我抱上了骡子,妈妈搂着我,爸爸牵着骡子,我们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在妈妈的怀里,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叫我的小名,但骡子上的妈妈把我搂的更紧了,透过她血红的指甲,我越发看到了妈妈脸上那种狰狞的幸福。

我再一次睁开眼是在那座土堆里,爸爸一铁锹掀开盖在我身前的木盖,当时的情景,把村里人吓的直到现在还惊魂不定。

那是一副巨大的黑木漆成的棺材,棺材里,两具肉身不腐的男女,双双用一臂搂着我,面态十分安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