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界限 情感故事 故事 第一章

一二界限-第一章

作者:刘少
2021-05-01 07:00

秦明的母亲叫盛银,母亲的姓氏是来自外公那边。这是一种很好听的姓氏,是我很少听到的姓氏。很多年以后这种姓才广泛流行起来。在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多。    

他还有个妹妹叫秦一二。和她相识以来,我一直叫她一二。假如突然有一天叫她秦一二,那她一定会认为我在远离她,或是不能再做朋友了。而我也从来没有那么做过,那是一种很冒险的行动。

在很久很久之前,她曾告诉过我她想要想要离开人间,但我从不把这事情放在心上,在我看来,那是毫无意义的把戏。我也曾一度告诉过她,她永远也不可能消失,每当她听到这样的话,她便不屑于眼前的我。她的眼神充满着让人猜不透的东西。她想要不留一丝痕迹的离开,我知道她的意思。即使她的身体可以发生无数种的变化,就如她的血液一样,永远流淌着和她哥哥一样的血,这是来自上天的安排,是作为我们渺小人类不可忽视的命运。她想要的消失从来也不是改头换面,更不是改掉姓氏。最后只有死亡才会结束上天安排的一切,但是她并不会这样做。即使她可能找到某种可行的办法

记得一天,我和一二在手牵着手走到了一片无人居住的房子,里面空荡荡的,空气含杂着泥土的香气,强烈的太阳光透过玻璃盗摄了进来,一种烟雾一样的光在空中悬挂着,像是在跳着精彩的芭蕾。玻璃外的光时而强时而弱,远远的可以看见从李汉鹏家屋顶外冒出的白烟。我和一二都没有选择回家,肚子里面装满了探索的兴趣,丝毫不觉得是平时该吃饭的时间。在那个时候,我和一二并不是很熟悉,我和她也都是作为一个陌生的朋友产生的乐趣。

我并不在乎她是不是旧的朋友。一二看上去很勇敢,也可以说是一种幼小年龄的无知。只见她从地上捡起一块黑色的石头朝光投进来的地方扔过去。她扔的很用力,她的胳膊看上去充满了力量。没一会功夫只见石头飞了出去,并且发出了一声巨响,那是石头和玻璃撞击的声音,虽然这一幕并没有出现在眼前,但是我很肯定那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为了不甘示弱。我也捡起了一块比她还大的石头朝同一个方向扔了出去。石头在离开我的手心的瞬间。我立马缩回了它。甚至把它藏进了衣服的口袋里,我希望不会被怪物吃了手指。我还在担心这些的时候,一二在一旁用很不屑的眼神看我,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她早就转过身去,跑到了一个更黑的空间里。那是一间更加脏乱的房间,墙壁上的泥土坑坑洼洼的。时不时的,我看见房子里墙面的缝隙之中会流出轻飘飘的灰尘。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二消失不见了。她像长了翅膀的手搭在了一根铁栏上面。我揉了揉眼睛。才更加清楚的看见她正爬上窗台往外爬。她的头顶上悬挂着一张完好的蜘蛛网。正当她头抬起的那一刻,蜘蛛网好落在了她的头发上。眼看她马上就要消失了,我立马学着和她一样的动作跟着她,然后跳进了一块荒芜的草地。其实那是一块破旧的花园。花园的草长的很高。比人还要高那么多。我知道,并不是长着绿色草的地方就可以称作花园。这里最多是一块荒废的草地。大部分的草长都比我高。这里散发着一股奇特的草的味道。只见一二用手左右晃动着草竿。我跟在她的身后,省下了很多力气。

越过草地的时候,一二用一种很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眼睛眯着,然后很轻快的跳出了草地。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理由,她身上总有一种强有力的吸引,带领着我跟她做一样的动作。甚至我身都不曾发现这点。她看了看李汉鹏家的房子,并且走向了他家。我心里莫名的害怕,在我看来那是不可触及的事。我从没有想过她会那么做。我联想到是不是我对于很多没有生命的东西,会因为人注入奇怪的想法变的有生命。我从她刚才的行为里看到了这点。

我一直以为李汉鹏家的房子里住着传说中的巫婆,那是一座巫婆的宫殿。我想我永远都不敢靠近它。哪怕是让我走进,也会觉得呼吸困难。而现在一二的脚步在逐步逼近。她无所畏惧的往前靠进。我很难体会这种冒险行为。在我家人看来,这种行为都会当作是极其冒险的事。从小家人都在告诉我这点。我跟在后面,心里面带着恐惧在。但是一二跟没事人一样。快看吧。她是那么愚蠢。我不断否定自己想法。企图用这些恐吓来改变自己跟随她的想法,但是并没有,我还在跟着她往前。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等到走到房子更近的地方,一二爬上了房子的围墙,那是用水泥搭建的围墙,它像戒备森严的皇宫里的围墙。墙面很高,它的高度可以达到两个我身高的高度。墙面的下边摆放着破旧的泥沙袋子。整个路面脏兮兮的,围墙的表面也覆盖了一层雨水,那是它冲刷后留下的污垢。

没过多久,一二跳上了泥沙袋子。她的身体很瘦小,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想要爬围墙的行动。她在试图把手放在围墙上,一只小小的手掌就在水泥上面,那一刻,手掌显得惊人大。事实上,在围墙的最上端插着各种颜色的玻璃碎片,它和水泥永远的混合在一起,样子显得的坚硬无比,那是我见过最锋利的武器,我想不到什么武器可以抵挡它的尖锐。它真像在宫殿外默默无闻站立的士兵,它在努力坚守它要履行的职责。

眼前这一幕,让我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我害怕李汉鹏会突然的从某个角落冒出来,然后抓着我和一二的身体,或者直接把我和一二扔进黑暗的地窖。这样的想法一直围绕着我,我看见一二的手正稳固的抓住了玻璃,她的手勒住了一动不动它的脖子,鲜红的血从一二的手指尖流出来,一二仍在继续,她没有因此而放弃。这是我无法理解她的地方。我想要通过一声尖叫来结束这一切。但是我内心的胆怯阻止了我那么做。

一二爬了上去。没一会功夫,她竟站在了士兵的头顶上。她像胜利女神一样站在上面。她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于是她勇敢的跳了下去。我还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她的时候。只见现在士兵的眼睛只盯着我一个人,这让我害怕到了极点。我装作一二还在身边,然后眼睛也盯着它,或许这是一种胆小鬼的行为。面对士兵的坚守,它更像是专门派来监督我这样的人。我想要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并且在心里祈祷希望一二能顺利逃过一劫。我不断去想一二跳下去后的情形。我浑身是汗。我从未经历过这些。

这时的太阳光很强烈。然而光越加强烈,它只会加重我对此时处境的恐惧感。我不断的审问自己的恐惧。但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个没有任何行动的内心畏惧的胆小者罢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此时的行为。等待一二的每一秒会成为我难熬的时刻。而我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希望我可以捡回我应有的自尊。所以我走出了那个隐蔽的角落。

我尝试走着小步朝刚才的地方走去。正当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从围墙里边产出来的嬉笑声,我想要听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或者我想迫切的知道里面有一二的声音。我不希望里面有咀嚼的声音。我担心一二会被吃掉。阳依旧明媚,微风徐徐。很难想象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开始在审视自己。或许我也会被一起吃掉。我的妈妈就是这样警告我靠近这栋房子的。没过一会,围墙的另一边发出铁门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是房子的主人推开门的,我下意识的把身体往里缩。这会正看见李汉鹏从门口走出来,我不敢探出头去看他的样子,只觉得他会可怕无比,我等了一会,心里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冲出去救出一二。不!这会令我窒息,我努力按捺住咆哮的情绪。期待这一切都会顺利过去。正当我在踏出右脚的时候,突然一二出现了在我面前,一二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我面前。唯一的伤害仅仅是手掌上干巴巴的血迹。这样的结局太不可思议了。她没有在我面前停留很久,而是用一种我从来都没见过的眼神瞟了我一眼。那是一种孤冷的眼神。她走在了前面,我能想到自己会是她的跟屁穷,但我从不这么认为。一二的脚步很坚定,我紧随其后。我想经过刚才表现,她一定恨透了我,我是个可怜巴巴的胆小鬼。没有她的睿智和勇敢。但结果却异样让我惊喜,她走在一半的路上,她停了下来,我赶上了她的脚步。并且她还向我伸出了友谊之手。我和她的关系就此拉近了很多。 

在很长的时间我都是和她度过,对于我来说她充满着魅力,她用她的行动证明着她有拥有的品质。她的目的达到了,我和她最喜欢在房子下的小巷子玩,夏季的时候,那里会有凉风,它像取之不尽的资源。微风让人觉得倍感舒服呢。在巷子里总会有小昆虫的东西爬出来,它们的动作是那么缓慢,但又时刻准备离开。一眨眼功夫就会找不到它们的去处。我喜欢看着成群的蚂蚁,它们会像个搬运工一样辛勤的劳作,我最大的乐趣是拦截它们的去处,这种从天而降的困难,会让蚂蚁着急万分。看着它们在不知所措的发着愁的时候是最有意思的。我会捧腹大笑起来。而一二却毫不在乎我的这种游戏,在她看来那是小儿科,她从不喜欢玩那些。她更多的时候是爬到树上去,像个沉思的智者,又像是个勇士,我的行为和她的行为出入很大,但是我清楚的感知到我和的关系并不是眼前看到的那样单薄。


阅读其它篇章:一二界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