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庙里的女人

作者:巫医海东青
2021-06-18 17:47



爷爷要从农村老家搬到城里住,我便跟着父亲回乡帮忙收拾东西。

说是帮忙,其实也没用得上我们,家具等大件早就被搬家公司连锅端了,只剩一些琐碎的细软。

在村里住了这么些年,老房子每个角落似乎都有难以割舍的回忆,爷爷不想就稀里糊涂地把这些东西扔了,便和父亲努力拼凑着零落的记忆,我就坐在冰凉的土炕上,无聊地打起了盹。

“这个……这个是啥来着?”爷爷拿起一个银白色的发钗,泛起了嘀咕。

“我也忘了……这是咱家东西吗?”

听到这里,我来了精神,一把上前拿过那根银钗,嬉皮笑脸道:

“这好像是大狗他妈那次来咱家打麻将忘这的,我这就给送回去。”

说罢,我便一溜烟跑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银钗的来历,因为这是我的秘密。

老家与邻村接壤的后山有个破庙,年代久远,早已没人记得里面供的是谁了,但自从解放前那会,就流传庙里住着一个女鬼,血盆大口,青面獠牙,甚至还有人声称自己亲眼见过。

本来大家只当是个茶余饭后的消遣故事,直到那一年,村长从乡里办完事回来,因为大雪封路只能绕道走后山,在庙外歇了个脚,结果看见庙里有个身穿嫁衣的女人正对着一面铜镜梳妆。

好奇地向里望去,那女人猛地一回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后来的事,不用说也能猜出来,村长失心疯一般跑回了家,生了一场大病,每天就缩在床角,脸色惨白地盯着门口。

还是村里的胡半仙,出手做了个法给治好的。

据胡半仙说,如果传闻是真的,那庙里的东西几十年都不走,想必怨气冲天,村长也是命大,撞见了那邪祟也不过只是卧床病了几天,换了别人未必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后来,胡半仙应村长所托,还去了趟庙里,要与那邪祟盘盘道,第二天正午,胡半仙回了村里,但却闭口不提自己在庙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只是喃喃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那之后,又陆陆续续有人看到了女鬼,这一下彻底坐实了这个传说,后山也就此成了村里的禁地。


七岁那年,我和同村的孩子们在林子里玩捉迷藏,谁知在我藏好之后,他们就各回各家了,我也是死心眼,就在林里一个柴草垛底下趴着,还暗自窃喜:“这群傻子肯定抓不到我。”

我就这么从下午待到了晚上,直到我饿得前胸贴后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算计了,我气呼呼地爬了出来,大骂了几句,便准备回去吃饭,想着吃完了饭,挨个去他们家把他们从被窝里揪出来打一顿。

可我抬眼望去,村里一点光亮都没有,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后来才知道那天修路的施工队把电缆挖断了。

没了灯火,我自然也找不到家,兜兜转转竟来到了后山,远远看见前面的屋里闪着烛火,我便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飞奔过去,想着问问回家的路。


我猛地一推门,紧接着被门槛绊倒,摔了个狗啃泥,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忘了自己进屋的目的,只顾在地上撒泼打滚地大哭起来。

屋里坐着的女人也被我吓了一跳,她歪头看了我一会,才如梦初醒般过来把我扶了起来。

时隔多年,我还记得那时的感觉,我抬起头与她对视,她温柔的目光让我淡忘了痛楚,但紧接着,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偏过头去,用手遮住了面庞。

“呜呜呜……美女姐姐……我找不到家了……”

“嗯?”

听到这话,她愣了一下,娥眉微蹙,吐气如兰道:“你……你说什么?你看到我的脸了,还不怕我?”

“呜呜呜……姐姐,你这么漂亮,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我顾不上她究竟问了我什么,我只记得母亲教我的:求人帮忙要说好话。

“我……我漂亮吗?我真的漂亮吗?”

她转过头与我对视,双手扶着我肩膀,似乎在期待什么?

“漂亮,姐姐最漂亮了,姐姐的眼睛像星星,姐姐的眉毛像月牙……”

原谅我,那时候还是太嫩了,翻来覆去就这点蹩脚的词汇。

听到这,她噗嗤一声笑了,我也趁热打铁,低眉顺眼道:“姐姐……我饿……能不能给点吃的再把我送回家啊……”

“好。”

她回头从桌上拿了一块米糕,递给了我,我毫不客气,抓过来便狼吞虎咽起来。

“好吃吗?”

“嗯……好吃……好吃……”

“不觉得有点甜过头了吗?”

“嗯……不知道……反正很好吃……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米糕……”
“可我真的放了很多糖……”说到这,她的声音哽咽了。

余光里,我瞥见了她眼角的泪,正在我疑惑她为什么哭时,她从头上摘下了发钗,揣进了我的兜里。

“姐姐……这是……”

“没什么……姐姐送你个礼物,一会姐姐就送你回家哈……然后姐姐也可以走了……”

她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着实让我捉摸不透,我只得挠了挠头。

憨笑道:“姐姐在说什么啊……”

“你可能现在还不明白,但如果有一天你明白了,就把它放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吧……”

“像姐姐一样美丽的地方吗?”

“好。”

她破涕为笑:“如果你真的能找到的话……”

突然,门外传来了爸妈的声音,焦急地喊着我的乳名,我一下就来了精神,三步并作两步向着门外跑去,边跑边喊:“爸!妈!我在这呢!”


听我爸妈后来提起,当时他们亲眼看着我从后山的破庙里破门而出,还纳闷我在漆黑的庙里待了一宿咋还能笑出来……

奶奶怕我招上啥脏东西,请胡半仙来家里,要给我驱邪。

说来也怪,胡半仙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把家里人都支走,单独跟我聊了起来,问我在庙里看见了啥,我也一五一十地全说了,还把那枚发钗给他看了一下。

他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到此为止,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我在庙里的见闻。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我高中毕业的那年暑假,恰逢后山挖出了泉眼,要建个矿泉水厂。恍惚之间,我想起了后山的破庙,便去看了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传闻中破庙里的邪祟就偃旗息鼓了,村民们虽心有余悸,可外来的工人不在乎这些,你一锹我一镐地将破庙夷为了平地。

我怅然若失地站在废墟前,听着边上的工人扯闲篇:“唉,你们知道吗?听说这里以前可邪乎了。”

“知道,我太爷就在山那边的村里住着,我听太爷讲过,说是里头有个女鬼。”

“唉?那你说说呗,咋回事啊?”

“你们知道守村人吧?”

“知道点,不是早当四旧给破了吗?听说被选中的人得一辈子住庙里给村里祈福,不能吃肉,还不能碰女人。”

是啊,坏就坏在这了,守村人跟村里一个做点心的姑娘好上了,据说把自己娘传给自己的首饰都送姑娘了。

然后吧,十里八乡就闹了旱灾,都说是这守村人坏了规矩,老天爷降罪,村里人那个气啊,把两口子拽到了破庙,当着女人的面,活活把那守村人打死了。

女人也疯了,一头就撞桌上了,脸都撞烂了。可村里人还是不解恨,就把男人的尸体扔进了河里,说什么死了也不能让他俩在一起……

“唉……也够可怜的了……万恶的旧社会啊……”

“我太爷跟那两口子也算有点交集,守村人口重,一去女人家买点心,那女的放的糖就多,齁得人嗓子都能冒烟,所以他每次买点心之前,都得问问守村人来不来,不来他才敢买。”

听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一切,我发疯一般跑回家,翻箱倒柜地去找当年那枚银钗,但我早就不记得把它放哪了,良久,看着一地的狼藉,一股难忍的悲伤涌上心头,我跪在原地,放肆地哭了很久。



如今,它失而复得了。

我一路狂奔着,来到了村头的小溪边,选了一片花最茂盛的地方,将银钗埋在了里面。

“我找到了……”

望着那些随风摆动的花儿,我自言自语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