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等待的白骨

作者:着幕宥
2021-06-18 17:49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窗外的树木一棵棵向后退去,我的眼睛盯着窗外的风景,心绪早已飞走了很远很远。

自从在镇上买了房子后,我们回老家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小泥路什么时候修成了平整的马路?我不知道。

路边什么时候栽了花?河里的水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少?我也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明天是清明节,全家要回去祭祖,我也许依旧没有机会回来。

我们在中午之前赶到了家,邻居王婶早已做好了饭等着我们了。近两年村里经济发展好了,很多人都搬了出去,只有一少部分人还守在这里,邻居王婶就是其中之一。

也由于刚回来,房屋没有收拾没法做饭,我们的第一顿饭往往是在王婶家吃的。

饭桌上并不安静,大家都在讨论着自己最近的生活,一时兴起只顾说话而忘了吃饭的人也不少,以至于这顿饭往往吃的比坐席都久。

等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差不多就下午两三点钟了,不敢休息一下就的忙着打扫屋子,要是速度慢了,可能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老家的房子,一直都是以前那种土房子,我们还住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因为露水修葺过好几次,妈妈早就想把这房子推倒盖一个现代的庭院,可是爸爸不允许,他总说这样的房子,才能勾起他小时候的回忆,要是房子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因此,老家的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从未改变。

这种房子时间久不住人的话,总容易落灰,还好上次走的时候在家具上铺了一层布,现在打扫着也好打扫些,没一会就扫干净了。

妈妈在做饭,我的任务就是去村头把垃圾倒了。

村头离家并不近,可那里有村里唯一的垃圾桶,大家倒垃圾都要走到那里去。

我出门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昏黑了,不时地有些微风刮过,为了尽早回来,我加快了步伐,根本没留意周围发生了什么。

村头的垃圾桶在一棵柳树下放着,由于太久没回来,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倒完垃圾,天已经黑了,而这小村庄 连个路灯都没有,我只好打开手机灯,照亮前面很短一段距离的路,着急的向家走去。

空中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变大了,吹着空树枝的声音更加响亮。

“向左看看”

“快看看我,孩子。”

耳边不停地的冒出男人呼唤的声音,可我确定,我的身边是没有人的,因为我没有听到脚步声,也没有看到地上有其他人的影子。

思虑过后的我一刻也不敢停留,拔腿就想往家跑,谁知根本跑不了。

“孩子,看看我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带着一点幽若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的心跳更快了,仿佛下一刻就要冲破身体跳出来似的,呼吸也变得缓慢起来,可我仍然按照声音中的提示看了过去。

那是一座山,小河旁紧挨着的山,山的侧面直立立的落在地上,上面还有被风吹雨淋过后残蚀的痕迹,奇怪的是,现在天已经黑了,而那山却像在白天看时一样明亮,甚至更加亮。

我感觉到山上的每一寸都变得越来越清晰,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山在变亮,而是它正在慢慢地向我移动而来。

随着山慢慢靠近,我早已急得满头大汗,想要挣脱,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低头时发现,手机灯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灭了。

再抬头看山时,它依旧很亮,中间山顶的位置还有一块在散发着光芒,再往下细看,这山上的刻痕很有形状感,像是与山融为一体的怪兽,又像是大象,不,不是,这俨然是一张用石壁的刻痕呈现出来的四四方方,有些呆板的人脸。

山还在慢慢靠近,人脸的形状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熟悉。

“孩子,快醒醒,孩子”

我的耳边又响起了呼喊的声音,不过不同于之前的,这次的呼喊声很亲切,我尝试着动了一下发现我不再被局限了。再接着就是睁开眼,看到我身边围着的一群人,有爸爸妈妈,王婶,还有一些其它不熟的,我叫不上来名字的邻居。

看到我终于醒了过来,他们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是妈妈的嗔怪声“你怎么回事,让你倒个垃圾,你都能睡着了,你看看你垃圾都撒了一地。”

“我睡着了?”

“可不是,你看这垃圾撒的。明显就是睡的时候倒了掉出来的。”

经过大家的一齐努力,地上的垃圾很快就整理好丢进了垃圾筒里,大家各自回了家。

晚上,吃过晚饭,我和爸妈说了晚上出去倒垃圾时的经历,可他们都不相信,一直认为是我做的噩梦。可我很确定那绝不是一场噩梦,毕竟,我没有躺地上的记忆。

大家只是笑了笑,各自回屋睡了,我也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就准备起来玩会手机困了再睡。当我正在看最近追的一部小说时,一阵敲门声传入耳中,接着一声比一声急促。

“妈,是有人来串门吗?”我询问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上屋依然传来有规律的呼噜声,大家仿佛都没有听到敲门声似的,可他明显仍在继续。

我穿起衣服下地准备去开门,刚走到窗前,忽然看到一道白色身影刷的一下飘了过去,吓的我瞬间坐在了地上,并喊出了声。

“鬼,有鬼啊!”

这时候,爸妈似乎听到了我的喊叫声,慌忙穿了衣服过来,就看到坐在地上的我,唬了他们一跳,赶忙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把刚才经历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包括敲门声和鬼影,妈妈似乎依然不信,可爸爸却是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猜不出来他是信了还是不信。

当天晚上,为了确保我能安心睡觉,妈妈留下与我一起睡了,这一夜我睡的很安心,再没有任何事情,一觉醒来就到了第二天上午。

祭祖在中午就结束了,按原本的打算,我们是应该中午就回镇上去的,可爸爸却说要在这里多留一天,因为昨天的一系列事情,让他怀疑我被鬼缠身了。

下午,爸爸就请来了村里有名的阴阳仙来给我看看,据说阴阳仙可以和鬼神打交道,所以人们一向是很相信和尊敬他的,村里的大事小事都会请他来拿个主意,这件事也不例外。

阴阳仙姓吴,所以我就称呼其为吴伯伯,吴伯伯下午两点左右到的,先是仔细听我叙述了昨天的经过,又看了看我的面相,便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我所说的会发光的山,后经过一番讨论,他们决定去询找有光的地方。

还特意带上我,以便更快的找到。

山上树木很多,杂草丛生,我们一路走到了山顶,看到了更繁茂的一片树,没错,这个地方就是我昨天晚上看到的,发光的地方。

爸妈和其它邻居知道后,便开始到草丛中翻找,他们是不信山会发光的,只想着是不是谁在这山上落了什么会亮的东西。

“啊!”

一声惨叫声传来,引得人们都把目光投过去,顺着那个人的方向,人们看到了草丛下的一副白骨,那是一具人的白骨。

王婶颤抖着走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后来,他们把白骨送下山埋在了王婶家的祖坟上,这件事情,才算结束。

回程的路上,我还是从爸爸口中听到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王婶的丈夫先天残疾,一条腿稍短,走路总是跛着的,几年前一天,他上山了之后再也没回来,村里人集中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大家也都放弃了,都相信他死了。

只有王婶,一直坚信他还活着,这几年,大家都陆陆续续搬出了村子,而王婶从未想过离开,她一直在等她的丈夫回来,直到这次看到一条腿有残疾的白骨,她才真的相信她的丈夫,不会回来了。

事情结束后,我只再做过一次这样的梦,不过这次的梦是很温和的,王婶的丈夫笑着跟我说,“很感谢你,让我回到了我的家。”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是脱梦给王婶,而且让我带领大家去发现这一切呢?

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想明白了,这也许是他留给妻子最后的温柔了吧!

因为我听妈妈说过,王婶这个人,很怕黑,最是胆小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