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嫁给小12岁的老公,3次起诉离婚,最后一次才发现他不是人

作者:米粒妈
2021-07-04 09:22

01
很多人会问,女人为什么会相信爱情?

也有很多人问,女人为什么越来越不相信爱情?

其实我也不明白,活到这个年纪依然不明白。爱情在女人的世界里,究竟扮演者什么角色?而爱情这个东西,又到底是什么?

曾经,我也经历了爱情,虽然现在来看,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爱情,但我不想再去细想了。

今天,我把我的经历说出来。对我来说,我已经从这段婚姻里走了出来,但这段婚姻带给我的疲惫和伤害,却是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

02
我叫满婧。

第一次遇见吴睿,是他来我的瑜伽馆安装空调。

他是三联家电的一个安装工,负责家电的安装和售后维修。

小伙子长的不算高,但很有精神,留着平头,小麦色皮肤,咧嘴笑的时候,一口洁白的牙齿衬得他憨厚自信。

见到他提着大大小小的工具,我简单交代了几句,他就开始忙起来了。

但随着“嘭”的一声响,小伙子一脸抱歉地走了进来。

“姐,真是太对不起了,安装的时候,梯子散了架,砸坏了你的花瓶。你来看看,多少钱你告诉我,我赔给你,或者你告诉我在哪里买的,我再去给你买个新的。”

说着话,他就开始翻自己的裤兜,但发现裤兜里空空如也,便拿出手机打算付钱给我,可是他的手上满是血污,划拉了几次屏幕,都无法打开手机。

看到他拿着手机的手上全是血,我哪里还有心思管那摔碎的花瓶。

那花瓶是我放在瑜伽馆里用来装饰气氛的,一米多高,看着挺大,但真不值多少钱,可这小伙子的手,估计是伤得不轻。

我嘱托学员里一个资历比较老的瑜伽教练先带着课,把这小伙拉到一边给他消毒包扎。

“姐,你给我个你的微信,我把钱转给你,我干活太毛躁了,才把那东西给打碎了,怪好的一个花瓶...”

他还是感觉过意不去,但我还是拒绝了,毕竟他受了伤,还是在我瑜伽馆受伤的,我也过意不去,嘱托他去医院再去处理一下防止感染,就让他离开了。

我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他又找上了门。


“你不收我的钱,我心里过意不去,下班的时候路过披萨店正好搞活动,我就买了个榴莲披萨,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了。”

他说着,就把披萨强行塞到了我手里。

“好吧,正好我也喜欢吃榴莲。”我无奈接下了他递来的东西,然后又去医药箱拿了消毒水和创口贴给他,心想着不能占别人便宜,这样算是扯平了。

“姐,这家披萨店是我朋友开的,既然你喜欢,你加我个微信,以后你去买披萨,提我名字,绝对有优惠。”

我笑笑,不好意思再拒绝他的好意,便加了他。

“吴睿?真名?”我有些狐疑,这年头用真名做微信名字的人,很少。

“吴睿,真名。”他回答,干脆利落。

本以为他就是不小心闯进我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而已,但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被他的存在感给刷爆了。

吴睿就像打卡一样,每日发信息给我:早安午安和晚安。吃了没,累了吗,困了吧?

见我手机微信叮咚响个没完,学员们纷纷八卦说我被盯得这么紧,一定是恋爱了。

我笑,笑而不语。

那年,我37岁,离过一次婚,有一个12岁的女儿跟着我生活。

与前夫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他嗜赌成性,不思进取,喜欢喝酒,喝醉了还会家暴我和女儿。

一个家庭中,亲密关系的两个人都互相促进,吃苦耐劳务实踏实的话,拧成一股绳往好日子上奔,生活一定不会太差。

但前夫却是白天上班摸鱼,对未来没有任何规划,下班就泡在麻将馆,孩子不管不问,有家也不回。

有时候他赌博赢了,回家可能会给我个好脸色,要是输了,再喝点酒,我和女儿就成了他拳头下瑟瑟发抖的两个柔弱灵魂。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离了婚,我犹如从坟墓里爬出来一般,可绝不敢好了伤疤忘了疼。

虽然都是成人,吴睿的心思,我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我还是委婉地表示我们不合适。

当然不合适,他25岁正当青春没结过婚,我37岁离异带娃,中间隔着的,可不止一条鸿沟呢。

03
但我的决绝,却没有让吴睿知难而退,他依旧是时常关心,每日问候。

真正改变我和吴睿关系的,是我前夫的又一次没有底线的纠缠。

离婚后,他依旧难改恶习,而且对我百般纠缠,目的只有一个,从我这里讹钱。

以前他开口,三千五千的我也就给他拿了,但那次,他要五万。

他喝了酒,在我馆里撒泼耍横,见我不给,抓着我的头发就朝玻璃上撞,正好被吴睿撞见了。

吴睿二话没说,拿起凳子直接朝前夫后背砸去,然后把他狠按在地上一顿揍,打得前夫鼻青脸肿,但吴睿也进了派出所。

刚出来了,吴睿又去了前夫上班的单位找到他,警告他要是再敢踏入我瑜伽馆半步,就让他站着进去,横着出来,让他在单位混不下去。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尤其在我遭遇噩梦一般的时候,吴睿的挺身而出,就像带给我了力量和温暖,让我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因为有人关爱,有人依靠的感觉,真的太踏实了。

我俩交往了半年,吴睿向我求婚了。

他坦白他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动心了,然后演了苦肉计就想跟我有个自然一点的开端。

他说他初见我时,觉得我成熟,优美,气质绝佳,就是他心目中女神的样子。

当时我吓了一跳。

虽然我和吴睿交往了,但再要迈入婚姻里,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没见过他的父母,但一想到我与吴睿的年龄差距和自己的状况,我还是没有勇气接受。

见我退缩了,吴睿说偷偷领证,结完婚后,婆婆那边他来搞定。我被吴睿的深情打动了,然后我们领证了。

我知道让婆婆接受我真的很难,但我没想到难到那种程度。

婆婆知道我离过婚还带着个孩子,当即掀翻了饭桌,从厨房里端了一盆刷锅水就倒我头上了。

然后她就大骂着让我走,说只要我在这个家,她就不吃饭,要把自己活活饿死。

04
被婆婆强硬对待了两个月,我和吴睿去找了律师。

见了律师,吴瑞表示我们只想起诉,但不真正离婚,因为我们互相深爱着对方。

律师也是当时也是一头雾水,我便把情况告诉律师,他表示庭审的时候把真实情况说一下,法院不会判离的。

结果第一次庭审,我们没有离婚。

就这样,我们的婚姻又维持了一年。

但这一年我也没清静。

婆婆说我一个女人穿着暴露在外招摇,实在是丢尽了她家脸面。


我明白婆婆说的是我的瑜伽馆,毕竟上课的时候是要穿着瑜伽服,她年纪大接受不了这种事情,于是为了维持这段婚姻,为了不让吴睿为难,我把瑜伽馆转给了同行。

为了让家里的情况能有所好转,吴睿打算辞了工作开一家火锅店,我全力支持,并把瑜伽馆转让的钱,加上我的大部分积蓄都拿给了吴睿。
火锅店顺利开了起来,但生意却没有我们预想的那样好,婆婆又开始了每日堵着我的门,骂我祸害他儿子,教唆他儿子辞职不务正业。
可开火锅店是吴睿的打算,我从精神和物质上都给与了他全力的支持,最后生意不好,这些事情却全都赖在我头上。

我说服不了婆婆,只能躲着,但我只要与她一见面,她依旧破口大骂,骂我一个老女人,占她儿子便宜,还拿着农药在我们卧室门口大喊:不离婚,我就死给你们看。

05
于是,我和吴睿第二次去了法院,因为我俩还是有感情的,那次情况和第一次一样,只是为了平息婆婆的怒火,走走样子而已。

当时的我,觉得我认定的人,是吴睿而不是他妈,只要吴睿对我好,我也爱他,既然结婚了,我就与他相扶到老。

虽然婆婆的反对让我心里很痛苦,但婚姻不易,我相信掏心掏肺地对他们好,一定能保住自己的婚姻,但我错了。

第二次离婚后,我渐渐感觉吴睿变了。

他变得越来越沉默,不爱跟我说话,就算讲几句,也很容易就吵起来。

刚开始我觉得是他生意上的不顺利,加之婆婆对他的压力,让他有些疲惫,便换着法的哄他开心。

但慢慢的我发现了,如今的吴睿,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爱我入骨髓的男人,不是那个说为我赴汤蹈火,护我一生周全的男人了。

他对我越来越冷淡,有时候也不回家了,就说自己忙,歇在火锅店了。

就算回家了,他也是抱着个手机,不是刷视频,就是玩游戏,两个人,明明是夫妻,却活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女人的感觉其实是很准的,男人对你的态度,无需多猜想,已经说明了一切。

吴睿对我的态度,早已说明他厌倦了我。

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段婚姻,我有时候会后悔自己为什么就又相信了爱情,一头扎进了坟墓里呢?原来男人可以那么轻易就厌倦一个女人,那女人付出的真心又算什么?

那段时间里,我活得分外纠结,日日煎熬。我依旧记挂着吴睿之前对我的好,依依不舍,却再没了勇气去面对那个男人对我无言的冷暴力。

第三次离婚,很快就来了,只是这次,是吴睿起诉离婚,目的只有一个,真真正正地与我离婚。

06
我找的,还是当时的那个律师,法庭上,那个律师告诉我,你老公变了。

他说之前两次见吴睿,他相貌堂堂,两眼里满是柔情,看我的目光,都带着心疼和不忍,但现在坐在原告席上的吴睿,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与曾经那个来假离婚的男人,判若两人。

吴睿在法庭调解室声嘶力竭地控告着我,说我哄骗他年轻,跟他结了婚,说我们之间年龄差太多,有代沟,早就没有夫妻感情了,而且因为没有感情,我俩已经打过两次离婚官司了。

“她一个离过婚还带着孩子的女人,跟我能有什么真感情?无非就是找个免费的饭票混日子。”

“结婚时她也就6成新,现在用了两年,估计5成都不到了,我们早就感情破裂了,要不是她死活不跟我离婚,根本不用拖到现在。”

“这是我第三次提起离婚了,希望法院给我判离婚,一定判离婚,我跟这个女人没办法生活了.....”

曾经,我和吴睿也是神仙眷侣一般,踏破层层阻隔千山万水地走到一起,曾经,我们爱彼此如生命,但今天,我和吴睿却成了冤家对头,彼此憎恨,如临大敌。

我心酸也心痛,原来爱情走到尽头,注定是繁华落尽一地鸡毛的样子。

我告诉律师,离了吧,这一次,就顺了他的心思,但请帮我争取最大利益。

07
告别了两次婚姻,我已经是遍体鳞伤。

第一次,我还有自己坚持的东西,那就是做到经济独立,即使前夫当时如何引诱我放弃我的事业,我也没有听他的,这让我离婚后,我和女儿至少还有安身立命的东西。

第二次婚姻,我却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挽回这段婚姻,抛弃了自己的事业,最后被小我12岁,却曾经口口声声爱我一辈子的男人嫌弃地称为“6成新”女人,最后一无所有,我活该。

我活该,但我不绝望。

爬出泥潭,向死而生,以后的每一天,绝不会比现在更差。

我整理好思绪,从去各个瑜伽馆做培训教练开始,重新打拼。女儿也鼓励我,一切都还好,最差最差,我们都还有彼此。

是啊,时间能治疗一切,这世界又不是离了谁就要毁灭。平复过后,那段婚姻,也慢慢变成了我人生里的一个故事而已。

只是我却已经心存戒备,时刻提醒着自己,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

从今以后,我要优雅且自信地活给自己看,我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我才不是别人口中6成新的女人。

我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