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熄灭光亮

作者:曲洋
2021-07-25 17:47

1
“不要听那些人胡说,一群自以为是的混蛋!”

鸟人把杯子略用力砸在吧台对我说道,我一时搞不清之前对话内容,但是他却如负释重一般继续喝着酒。

啤酒店里正放着布鲁克.班顿的《乔治亚的雨夜》,让我在炎热的夏夜也凉快了许多,想必这也是鸟人现在的心情。周围酒客的目光纷纷向我们扫过来,可我并不在意。

“说实话,我后悔说自己是一个失败者,那阵子仿佛是被他们扔进染缸里的布一般”鸟人喝光杯里的啤酒后对我说道,我也喝光酒看着他点了点头。

“起码从染缸里挣扎了出来,虽然还是带着缸里的颜色”我说道

“我不在乎,你听我说,跟一群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慢慢你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你听我说”是鸟人的口头禅

我点燃一根烟表示赞同“那你现在满意你的生活吗”我不知为什么冒出这么一句。
“当然,我现在可以尽情的看书写书,走火入魔的喝酒,没有女人和电话铃声干扰我。”鸟人说完把酒杯重新倒满。

“不过,这都是给自己设定的意义,有这么个玩意生活会更轻松一些”
“设定的意义?”我不明白的问
“总之就是给自己设定一条不通畅但愿意走的路”

我们身处这家酒吧名字叫“key”,三个字母刻在招牌上明晃晃的,推开重重的玻璃门,内部狭窄,透不过气的程度犹如拉着百叶窗帘的会议室,装饰无非是一个木制吧台和几个上锈的铁凳,相比较能称得上像样的设施就是一台电视机与横在电梯间大小厕所旁边的三米长酒柜。绝非称得上是一家合格的酒吧,但我和鸟人还是每周不约而同的来这里喝个大醉,拼命的吸烟,毫无意义的交谈。

酒吧老板人不算坏,名字叫陈。对酒很是痴迷但酒量却不怎样,对于我们在店里醉酒后的大笑和嘶吼也足够包容。

“喂 鸟人!最近在你住的岛上发现过奇怪的人没?”陈问道

“还能是谁,你听我说,大多都是坐着小船找个隐蔽地方打炮的人,再者还有找个隐蔽地方偷怕打炮人的人。”鸟人说完大家都笑了

“我可是最近听说了很多传言,说是有一帮人鬼鬼祟祟的在岛上搞测量,好像是要盖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哦”陈边擦玻璃杯边说道。

“我才没过上几天的消停日子,这帮人就要来绕我的清梦!”

“也许是盖度假山庄,前一阵有传言来着,还有上面的人来岛上看过呢”其他的酒客听见了有趣的话题纷纷都簇拥上来

“也许是监狱哦,在岛上可再适合不过了”

“我希望是个游乐场,那么我的烧烤店肯定特别红火了”

“喂 鸟人 要是你家房子被占了,岂不是发达了”

店里气氛瞬间高涨了起来,犹如毫无征兆突然喷发的火山。

“你听我说,等下一起去烧篝火怎么样?”鸟人问我

2

第一次见到鸟人是在一年前的冬天。那时我刚搬到这个城市,结识他也是在key酒吧,当时酒吧里就我们两个人,便闲聊起来,都喜欢和精酿啤酒和威士忌,而且聊天的感觉不坏,便越聊越火热。鸟人比我大三岁,共同的爱好就是喝酒,并且都是辞职后搬到这个城市,他用所有的积蓄在城市附近的岛上买了个二层别墅。靠给写小说和给杂志社投稿过活。

喝到烂醉后他提议带我去海边烧篝火。

“何苦去烧什么火呢?”

“没有动机之类的玩意,单纯的觉得自己该这么做”

“再喝一瓶是你现在该做的”我把酒倒入他的杯里说

“像是往出传递什么信息之类的心情,总之觉得是必需去烧的”

“那么如果没有谁能收到你传递的信息的东西怎么办?”

“你听我说,能不能收到是它的事情,烧不烧是我的事,走吧走吧” 

我摇了摇头和他一起走出了KEY。坐上他那辆红色jeep牧马人驱车驶向没有人的海滩,鸟人开始教我怎么推篝火。捡起岸边的漂浮木。我们小心翼翼的把漂浮木推高,用比较长的圆木固定结构,把粗圆木和小木条结合在一起,犹如全神贯注的制作艺术品一般。

堆成后,我们仔细检查,调整不足的地方,随后把高度数的威士忌淋在木堆上,把报纸点燃塞进木堆底部,火光开始慢慢燃起,直到整个木堆被火焰吞噬,形成不固定的形状,我们不时填进去新的漂浮木,坐在沙滩上静静的感受温度。

“你听我说,叫我鸟人吧”他说

“为什么叫这么难听的名字?”

“温暖的付出,永恒的光亮”鸟人喝了一口剩余的威士忌说道。

3

从key买了不少的啤酒和两瓶威士忌,开着我的二手丰田卡罗拉到达了海边。虽然是夏天但因为接近午夜加上有微微的海风身上竟有了一丝寒意。

我从后备箱取出烧篝火要用的工具,开始着手准备。本身就是夜晚加上小镇本来人就不多,所以海滩上几乎看不见人影。最近海滩飘上来了大量的漂浮木,甚至还有很多大家伙,很适合做木堆支架。我和鸟人一丝不苟的进行工作,不出半个小时就搭建好整体轮廓。

“快点火吧”鸟人因为冷在旁边催促。

“心急

吃不上热豆腐”。

“就像毛手毛脚的小姐干不久”鸟人乐着说道。

“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别的?”

随着火光慢慢

升起,身体渐渐感受到了温度,我们就坐在沙滩上边喝啤酒边烤火。

“我开始对烧篝火上瘾了呀”我说道。

“我跟你说,这玩意有种神奇的魔法,没骗你吧”

“但我只是喜欢火燃烧的样子,可不像你一样在传达什么”

“得得”

大约过了十分钟,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向篝火边走来,一个身穿白色T恤深色牛仔裤、身材偏瘦短发,另一个长发穿着黑色衬衫蓝色短裤露出修长而洁白的腿。

“嘿, 在庆祝什么那?”长发女孩十分感兴趣的看着篝火问道。

鸟人故意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在祭祀哦”

两个女孩明显的往后退了几步正要离开,鸟人抬高嗓门大笑道

“祭奠喝空的啤酒,它们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随后就被尿出去,难道这不值得祭奠吗?”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鸟人总是能让引起姑娘们的注意。女孩们被鸟人逗笑了,又凑到近前。

“一起坐吧,我们还要烧好一会,不介意一起聊聊天?”鸟人说道随后起身把多余的纸壳铺到我俩中间的位置。

长发坐在鸟人旁边并把短发拉到我旁边坐下,我和短发对视了一眼,她冲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眼睛很好看。

长发女孩拿起木头往火堆里边扔边说“我们离老远就看见了有篝火,还以为在举行什么不得了的活动呢,没想到走过来就只有你们两个”

“不得了的活动称不上,只是一点个人爱好而已”我说。

“毕竟小镇平时太安静了,所以才会这么好奇”

鸟人把啤酒从纸壳箱里拿出来分给两个女孩“一起喝点啤酒吧,这样就有活动的味道啦”

我们开始变烤火变喝酒聊天,大部分都是扯些有的没的,两个女孩原来是小镇图书馆打工的学生,下班了没事做就在海边散步,长发女孩叫小晴,短发女孩叫姗。

因为烤火的原因,慢慢大家都喝了不少的啤酒,我又去车里搬了一箱过来。

“篝火实在是个好东西啊,感觉心情都变好了”小晴说道。

鸟人用夹着烟的手指向我笑着对小晴说“我带这家伙烧了几次,他可是已经慢慢上瘾了”

“确实有一种让人心情放松的感觉”我说。

“篝火可是一种标识哦,类似精神物件之类的东西,我曾在一本书里读到过”
我看向姗“能讲讲?”

“篝火是草原人民一种传统的欢庆形式,相传在远古时代,人们学会了钻木取火之后,发现火不仅可以烤熟食物,还可以驱吓野兽,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于是,对火产生了最初的崇敬之情。后来,人们外出打猎满载而归,互相庆祝获得了丰厚的战利品,傍晚,在用火烤熟食物的过程中,便互相拉手围着火堆跳舞以表达自己喜悦愉快的心情,这种欢庆的形式一直延续到今天,就形成了篝火晚会所以人们看见篝火心情就会愉悦并产生安全感。”姗面带微笑字斟句酌的对我说。


“哪怕不在火堆旁,站在远处看也能感受得到吧”我说。


姗用那双映着火光的眼睛看着我说“不清楚,但是有种想走过来的冲动,就像我俩。”


“就像传达着什么。”我说


“或许。”


我转头看向鸟人,此时他手正搭在小晴肩上窃窃私语。


“你住在这镇上?”姗又开了一瓶酒并递给我

“毕业了就搬了过来,家人都在国外。”

“结婚了?”

“独身,”

“蛮不错的。”

“你呢,学什么专业?”

“心理学。”

“看不出来。”

“我能看出来。”

“什么?”

“你不喜欢短发女生。”

“。。。”

篝火燃烧接近尾声。

“要是不小心载进海里就把我当成漂浮木烧掉吧”只记得这句话在耳边不停重复。


4


我做了梦,梦中我在家乡的城市。


我与之前公司的同事行走在位于市中心的斑马线上,要一起去哪里不清楚。突然,从天上掉下一道巨大闪电,直接硬生生的劈到我们面前的大楼上,只觉得大地开始震颤,心脏仿佛紧缩到不行。


后来我们开始逃离那里,可我们跑到哪里,闪电就跟到哪里。周围开始刮起了大风,发起了洪水,犹如电影《2012》一般。


一只黑狗追着我,咬了我的屁股。


一对老夫妇把逃窜的我们带进了自己家里。


街上出现了大量群众组织的营救队伍。


木板浮在水上飘着,板子上放着一个老式电话。


电话铃响时,我仍在末日的环境里沉睡未醒。


“谁啊??”

“看来大中午扰了你的清梦”鸟人说

“你怎么起这么早”

“喂,可带你那个姑娘回家了?”

“没有,她看出来我不喜欢她”

“我可是和我那个干的火热”

“想必也是,有什么事”

“具体的一会再说,我二十分钟到你家”

“你的那个姑娘呢?”

“早早就送回学校了”鸟人说罢挂了电话。


头和喉咙都发出深深的哀嚎。我查看了整个房子,确认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在。简单的用三明治和牛奶对付了早餐,刷牙,洗脸,仔细刮胡须。做完一切后门口传来了引擎声。


我刚坐在副驾驶上,没等我坐稳鸟人就甩过来一个档案袋,里面是有关于房屋搬迁通知以及补偿条款,鸟人的居住房屋就在被征收的范围内。


“还真是被说中了”我说道。


“妈的一群吸血鬼,还认为我占了他们便宜!”鸟人不等我看完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要盖什么?”


“不知道,问了也没告诉我”


“所以你不打算搬走?”我问道。


“绝对不”


“不怕被强拆?”


鸟人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说“最坏的结果不过是砸死我”。


“佩服,不过还是从长计议吧,肯定有更好的方式”我说道。


“总之先去key那里搜集搜集情报吧,看看他们到底要搞什么花样。”鸟人说。


我望向小岛的方向,海面波光粼粼映射着升起的太阳。岸边飘着几艘无精打采的轮船和小艇,我开始思考鸟人对于拒绝征收房屋的问题,为什么他这么抗拒?小岛上究竟要建什么?以及我为什么不喜欢昨天那个女孩?


鸟人打开了音响随便找了一张CD塞了进去,是由凯瑟琳.詹金斯演唱的《Vide Cor Meum》-凝视我心。


我放弃了思考,闭目静静欣赏。


5


酒吧在下午一两点是没什么人的,一进屋看见陈坐在小板凳上默默削土豆,我们点了啤酒和炸薯片。


一下午鸟人都向客人询问关于岛上土地征用的信息,我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喝一口啤酒吃一点薯片,慢慢消磨时间。


在我刚好喝完第三瓶啤酒吸掉第四根烟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了一个女孩,穿着紫色连衣裙,不胖也不属于瘦的体型,一头黑色的长发,拎着黑色的手包,坐在吧台距离我两个凳子的位置。


她向陈要了一杯酸啤酒便开始边喝酒边拿着遥控器挑选节目。我则看着挂的高高的电视发呆,女孩挑选了一个我很喜欢的电影由约翰尼德普出演的《理发师陶德》。


“是部好电影”我自言自语说道。女孩冲我可爱的笑了一下。


反正也无事可做,我便和女孩一起欣赏电影,期间鸟人仍然辗转于客人之间,询问和谈论关于土地征用的事,没想到鸟人居然这么执着于此事,这跟他的性格可不太相符。


在看电影的过程中,女孩不时的向我介绍其电影的真实背景和人物关系,我则认真的听着并做一些简介的回答,聊天的气氛渐渐地高涨了起来。


“这么厉害,你很喜欢约翰尼德普吧”我喝了一口世涛啤酒对女孩说。


“我可是他的粉丝哦”说着女孩向我展示她胳膊上与德普一样的纹身。


“杰克和飞鸟”



以及“男人是轻浮的东西”



“很漂亮”我夸赞她。

女孩又露出了可爱的笑容,仿佛一个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通报表扬的小学生。
我们边看电影边交换品尝自己的啤酒并让陈上了一盘炸薯片,我感觉好久没有以这么轻松的心情看电影了。

当看到陶德抱着被自己误杀死的妻子被托比割喉的镜头后电影接近尾声。

“被命运无情的捉弄了啊”我感叹道。

“当仇恨占据内心时,其结果也会被仇恨反噬”女孩睁着圆圆的眼睛对我说。

“说的蛮不错的嘛,这种话我就说不出来”

“哎,不带取笑人的啊”

“你不经常来这里吧,看着面生”

“刚到这里没多久,只来过两次”

“来这度假?”

“哪里哪里,投海。”

“?”

“浮潜运动员嘛”

“哈哈”

我们喝了不少的酒,她钟爱喝酸啤,我则是世涛与浑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