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该不该遮住你的眼睛

作者:羽佳一鸣
2021-09-05 13:29

小时候,村南小河边发生一起命案,附近几个村子的人前去围观。我和小伙伴们也去凑热闹,不料还没挤进内圈就被奶奶发现了,过来拉住我,用双手捂住我的眼睛。我当时就很不理解,来看热闹了被捂住眼睛还有什么意思?但我知道是为我好,也就没有挣扎。耳朵却可以听到,什么“外乡女人赤身裸体”“河里淹死的”“被强奸了”“这么漂亮死了多可惜”“可能是疯子,所以没穿衣服”……那天晚上我做恶梦,醒后更深信奶奶不让我看是正确的。后来,凡是大人们“不许”的,我基本都会绕开。

我有了孩子以后,也多番试着为孩子遮掩,尽力不让孩子接触我认为有不良影响的事物。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孩子会玩手机游戏,小伙伴之间的话题居然是“偶像明星周边”。我不仅开始反思:原来我并不能遮住全部,孩子也没有我当年“听话”。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遮掩的幅度要不要再加大些?

赶忙约几个朋友探讨此事,其中不乏过来人。得到最多的意见是学着放手,尤其张君说的那句:“如果我们不能照顾孩子到老,为什么不让他们融入大环境?早适应就早受益,因为终有一天他们要单飞。”对我的影响很大。随即就与孩子约法,只要孩子不过界可以自由发展。

这几年,我基本不干预孩子的课余生活。当然,不干预不等于完全撒手,学习成绩和外边交际圈还是要注意观察。大多时候也仅限于从旁观察,只要孩子大方向上不走偏,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心里紧张也不表现出来,还渐渐地开始欣赏这“距离”产生的美。

去年暮春的一天,张君忽然找到我说:“不行啊!环境太烂了!我现在都几乎三观尽毁,可不能让他们再受影响!”当时正值国内疫情肆虐,各大媒体上的彩虹、毒文,花样百出的互撕、矫情,乌七八糟的事情比每天虚实不定的数字更加令人不安。这下好,我们又开始琢磨各种防护了,口罩、酒精、消毒、限制手机、网课时间管理、新闻娱乐方面管控……就差有台24小时监控设备了。

然而又是一年过去,战疫已几次胜利,我们时刻防备孩子受影响的心却不敢停,而且几近疲惫。刚以为可以放松,又冒出随纵火案起起落落的林姓网红,又有排队做核酸被感染的两岁幼童,又有立志“进城拱白菜”的名校学生,又有明星性侵未成年少女,又有跨区抢人完成疫苗任务,又有雨灾后的掌声和谴责,又有知名企业高管性侵女员工……唉!为人父母的,真是一刻不敢苟安!

于是,我又想起三十多年前奶奶为我捂眼睛的事情,决定向老人家讨个主意。奶奶听了我的烦恼直接在电话那端笑着说:“哪有嫩些道儿道儿(那么多道理)啊?当老林儿哩(做长辈的)护小孩嗷那是本分儿,你要跑喽我也撵不上。当老林儿尽心就中啦,我养恁爸他姊妹六个也没你养一个怎难为。”尴尬了,敢情奶奶是处于本能呵护孩子,没有什么道理可借鉴。

朋友们再次探讨此事,觉得奶奶的做法和目前大多数父母的做法差不多——有多大劲儿都用到孩子身上,然而做到哪一步自己也说不清。这个明显不可取,而几年前张君说那种让孩子自己适应环境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能过早撒手不管。经过反复推敲,大家都认为还是需要加强孩子自身修养,除学校的功课还要再补充传统文化知识,比如知礼、感恩、修身、养德。《论语·季氏篇第十六》有“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的记载,讲的是古代教育家孔子让孩子孔鲤学《诗》《礼》的事情。做为新时代的我们虽说不必完全效仿先贤,但适当的学习还是有必要,简单的道理还是应该领会。如果那位小明星和企业高管知道“发乎情,止乎礼”,还会做出那么卑劣的行为?如果某些个行令治权的人懂得感恩,又会让自己的父母和他人的父母为不该发生的事心碎?还有我们的受害人和旁观者,如果也可以“不为利动,不为威劫”“以德立身,泽己及人”,有些危险是可以避免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也会少很多。

所以呢,遮掩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要督促孩子多学习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提高自身修养,形成一种内在的防御系统。学习的人多了,群体综合素质得到提高,纵然会有思想行为卑劣的人混进来也站不住脚,甚至会受影响向大家学习。这样下去生活环境必然越来越好,遮眼睛的做法也会随着乌七八糟的事情一起成为过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