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这家疯人院,里面住的谁才是疯子?

作者:栗子不吃糖
2021-09-18 09:40


VIRTUAL是华阳市唯一一家疯人院,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病人,只有你看不到的,没有你想不到的,起司是这家医院的一名精神科医生,每天重复着枯燥而又乏味的工作。
 
今天是星期六,天色暗沉,天空中飘着点小雨,晚上七点,起司如往常一般走进一间走廊尽头的病房,推门进去,床上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名叫浩源,发髻松软,明眸皓齿,看到起司进门的瞬间,便咧开嘴笑了起来。
 
“起司医生,今天带来了什么生动有趣的故事呢”,男孩子笑容明媚,俏皮可爱。
 
“昨天讲的故事还记得吗”起司走到床边,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床头,在床边坐了下来。
 
“起司医生,你忘记了吗,我生病了,总是不记得前一天的事情了”床上的少年人一脸无辜。
 
“是吗,我倒是忘记了,前一阵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凶手已经落网,但是杀人动机还不明确,有兴趣听听吗”,男人外貌俊冷,眼睛深邃,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但开口语气温柔至极,令人如沐春风。
 
“愿闻其详。”

“案件发生在华阳市中心,四月二十八日晚,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回家途中被人连捅数刀身亡,杀人后,凶手在过马路的途中被一辆黑色轿车撞伤,造成脑震荡,醒来后出现失忆症状。
 
经过警方调查调查,死者家境优越,父亲是华阳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平日多是忙于公务,疏于对家庭的照顾,而凶手则是男孩的同班同学,并且凶手有精神病史,现目前在华阳市的一家精神病院留观勘察,因为凶手属于未成年人,所以联系了凶手的紧急联系人,却不想竟是空号。
 
之后经警方进行深入调查了解,凶手的父亲是个赌徒,母亲在凶手很小的时候就跟凶手的父亲离婚了,经常酒后对凶手进行长时间的家暴,凶手的精神疾病,警方推测也是这样来的”起司平淡地复述了案件的经过,太多的话让起司有些口渴,抬手习惯性的想要拿起桌上的杯子,直到握了个空,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办公室。
 
“精神病吗,现在确实有很多凶手利用精神病脱罪”,浩源像是来了兴趣,接着问道“死者是独生子女吗?”
 
“不是,他还有个大他十岁哥哥,是个精神科的医生,不过兄弟俩同父异母,弟弟母亲早亡,不久父亲便续了弦,哥哥和继母登堂入室”说罢起司抬手扶了扶镜框。
 
“死者和凶手在学校中有矛盾吗”浩源用手撑着下巴。
 
“据死者的同学和老师口述,因为凶手本身性格孤僻,不愿与人接触,所以死者和凶手之间并无交流,但是直到一次学校体检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微妙了起来,死者总是动不动和凶手吵起来,最严重的一次,死者直接用文具盒砸了凶手的脑袋,最后还送去了校医务室。”
 
“当天为凶手治疗的医生是谁?”
 
“是死者的哥哥。”
 
“死者的哥哥?”浩源疑惑的问道。
 
“是的,当天很巧的是,死者的哥哥为死者办理转学手续,途中碰见了受伤被送去医务室的凶手,出于对弟弟同班同学的印象,认出了死者,知晓了前因后果后,出于愧疚,陪同去了医务室,并主动为凶手进行包扎。”
 
“弟弟竟然要转学?”
 
“是的,经了解兄弟俩关系并不是很好,弟弟很仇视哥哥的母亲认为他们是外人曾做过向继母饭中下泄药的幼稚举动,之后死者的父亲便想将死者送去国外念书。”
 
四月份的天还是有些冷,外面突然刮起了风,病房的窗户开了一点缝,吹的窗帘簌簌作响,起司起身想要去将窗户关严,边走边说。
 
“后来据死者哥哥所说,死者在学校喜欢一个女孩子,但是在体检当天看见那个女孩子给凶手送了礼物,后来,警方确实在死者房间发现了许多制作精良的情书。”
 
“这么看来,这不就是一场为了女孩争风吃醋的失手杀人案嘛,起司医生,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有趣”浩源看着关窗户的起司一脸失望的说道。
 
“目前看起来是这样子的,但是案件侦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起司慢条斯理的关好窗户,重新拉开椅子在浩源面前坐下。
 
“我不觉得还能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浩源无聊的开始拿起床头的餐厅纸摆弄,叠过来折过去,不一会雪白的纸揉的皱皱巴巴。
 
“案发当天下着小雨,死者身边有两把伞,一把是黑的,一把是红的”起司看着浩源说道。
 
“一个人出门带两把伞确实够奇怪的”浩源像是玩腻了,将手的纸团了团,一股脑扔了出去,纸团滚了几圈,最后停在了起司的脚边。
 
“巧的是凶手当天没有打伞。”起司试图勾起浩源的兴趣,说着低下头捡起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难道死者给凶手递伞了?”
 
“递了,监控显示,死者给凶手递了那把黑伞”
 
“那看来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传闻文中那么恶劣嘛”浩源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
 
坐了太久,腿有些麻,起司调整了一下姿势,解释道,“但是监控显示,凶手在看到黑伞的时候,没有接,之后凶手便从口袋里掏出了刀杀害了死者。”
 
“怎么会”浩源瞪大了双眼。
 
起司沉默了片刻,回忆道:“经调查,凶手的父亲曾经在医院做过亲子鉴定,报告显示,两人并非亲子关系。”
 
“也就是说,凶手是个私生子”,浩源像是吃到了天大的瓜,一脸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
 
“可以这么说,谁能想到跟自己离婚这么多年的前妻给自己留下的儿子竟然是个私生子”,起司语气淡然,眼里闪过一丝讽刺,不过稍纵即逝。
 
“那黑伞又是什么意思。”浩源不解。
 
“警方在死者家中发现了大量的黑色塑料袋,上边检测出很多淡化的血渍,警方推测,凶手的父亲经常用黑色塑料袋套着凶手的头对其家暴”,起司看向浩源,带着探究。
 
“这样便能说得通为什么凶手看到黑伞会情绪激动杀了死者了,那撞伤凶手的黑色轿车车主找到了吗”浩源像是来了兴趣,穷追不舍的问。
 
“找到了,是死者的哥哥,据说是没见弟弟回来,开车去寻找,路过巷口的时候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因为下雨,又加之地面太滑,来不及踩刹车,这才撞了人,哪知道是杀害弟弟的凶手,事后哥哥便报了警”,起司像是有些累了,起了身。
 
“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吧”浩源有些意味不明的望向起司笑着说道。
 
“我觉得也是,总之,小孩子的故事,我也不是很了解,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你该休息了”,说完,起司抱起文件夹走向窗边,拉上了厚重的窗帘,窗外柔和的月光源被阻隔了起来,只有头顶的白炽灯还亮着盈盈的光。

“起司医生”正当起司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浩源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起司头也不回。
 
“也许,不是小孩子的故事呢”,看着即将关灯的起司,浩源盘起腿坐起身,声音有些凉。
 
“什么?”起司转过身,意味不明的看向浩源。
 
“起司医生,你说为什么案发当天死者要带两把伞出门呢,其中一把还是凶手会让凶手受刺激的黑色,为什么死者的母亲刚去世,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就能接受一个比自己亲生儿子大十岁的男孩子,为什么从不跟外人接触的凶手偏偏对死者的哥哥特立独行呢,为什么家境优越的富家少爷对一个穷酸的私生子那么仇视呢,这一切真的是一个小孩子间争风吃醋的故事吗?”浩源目不转睛的盯着起司。
 
“哦,那你说这是为什么呢”起司抬起下巴,饶有兴致的望着他。
 
“也许故事还存在着另一个版本呢?”浩源有些戏虐的回应。
 
“我猜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弟弟从小是家中独子,一次意外,母亲去世,也许死者父母是政治联姻并无感情,不久后父亲就领进来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哥哥,弟弟怀疑哥哥是私生子,所以对哥哥与继母十分仇视,认为这个私生子是和自己来争财产的,而哥哥却认为这些本来就应该是自己的,自己的母亲与父亲辛苦打下的事业,凭什么让一个毛头小子坐享其成,偶然一次意外,哥哥被派去为弟弟学校学生进行体检,发现了性格异常的凶手,于是之后经过调查,发现了凶手有精神病史。”
 
病房内安静如斯,浩源盯着起司,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可惜起司自始至终波澜不惊,不经有些失望。
 
“我猜想事情的起因应该是弟弟给继母食物中下了泻药,触怒了哥哥,这次契机,让哥哥有了想要教训一下弟弟的想法,于是哥哥想起了弟弟学校里那个异类,觉得可以稍加利用。
 
案发当天,下着小雨,哥哥特意为弟弟准备了两把伞,因为哥哥知道弟弟会在回家路上也许会碰见凶手,可能哥哥也没想到,凶手会直接杀了弟弟,就像哥哥也不知道,其实他自己也是个疯子,可是凶手知道,他们都是一样的疯子,所以凶手替哥哥杀了弟弟,起司医生,你觉得这个故事,合理吗”,浩源舔了舔嘴唇。
 
起司笑了,“故事很完整,但是哥哥怎么保证弟弟一定会带上那把黑伞。”
 
“他不用刻意,只需要随便几句诱导一下,告诉弟弟凶手是个私生子,而且害怕黑色的东西,少年人的心性,总是有些冲动,就算失败,哥哥也不会损失什么,但事实结果证明,上天还是站在哥哥这边的,不是吗?”
 
“况且一次不成,还会有下次,我猜哥哥也是体检的时候发现的这件事吧,至于情书,估计也是哥哥杜撰出来的吧,之后哥哥借口以接弟弟为由撞伤了凶手,事发后,凶手失忆,被安置在了哥哥所任职的精神病院,每天讲述着同样的故事,借此观察凶手是否真的失忆,你说,我说的对吗,起司医生”,浩源坐的有些累了,挪到床边,搭在床边的腿一晃一晃的。
 
“浩源,你发现了吗,你的故事都是依据凶手杀了死者为基点,但是缺少一个致命的问题,还记得故事起因吗,杀人动机是什么?”起司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谁知道呢,也许凶手觉得自己和哥哥同病相怜呢?就像这家医院,他的名字叫VIRTUAL,中文的意思是真实,可据我所知,他还有另一个意思,是虚拟的,所以什么才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呢,就像这家疯人院,里面住的谁才是疯子?”
 
头顶的白炽灯亮的有些刺眼,导致镜片有些反光,起司推了推眼镜,神色淡然,抿了抿嘴唇,开口道“可是,浩源,故事,终究只是故事,不是吗,不早了,你该休息了,做个好梦,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便关了灯,昏暗的病房内看不清浩源的神色,起司转身关了门,走廊上有风吹过,吹落了起司手里的文件夹,起司蹲下身子捡起文件夹,拍了拍文件夹上的灰,从容地取出里面的纸张,走廊内昏暗的灯光下能依稀地看清纸上的字,是一张财产转让协议,起司站起身,收好文件,转身离开。

又是一个阴雨天,起司照例如往常一般走进一间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推门进去,床上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发髻松软,明眸皓齿。
 
“起司医生,今天又带来了什么生动有趣的故事呢?”少年头也不抬,沉迷手中的折纸游戏。
 
“昨天讲的故事还记得吗?”男人平静的问道。
 
“起司医生,你忘记了,我生病了,不记得前一天的事情了”,少年抬头,看着转眼间站在眼前的男人。
 
“是吗,我倒是忘记了,最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凶手已经落网,但是杀人动机还不明确,有兴趣吗”,起司放下文件夹。语态温柔,如沐春风。
 
床上的少年咧开嘴笑着望向起司,露出两个薄而细小的虎牙,像深夜蛰伏的雄狮张开自己的獠牙,等待猎物的靠近,起司坐下后,他抬起自己的下巴,眼睛里的瞳仁黑而明亮。
 
“愿闻其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