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故事

谈恋爱么,分手割腕的那种?

作者: 三寸
2021-09-18 09:45

今年年初,在县城里张灯结彩迎接新年到来之际,和我一般大的初中隔壁班的女孩跳楼了。

从八楼一跃而下落到二楼走廊阳台的几秒钟视频在各个小区微信群里疯传。

那个冬天很冷,紧急赶来的救护车并没有拯救女孩的性命,她还是留在了2020年。

大概是因为同校同年级,又曾有过几面之缘,所以比起网上的社会新闻,面对这场自杀,我更难过。

悲伤之余,我想知道,那个成为这场生命逝去的理由的男孩,他会难过多久。

01.痴男怨女自残自杀

没错,这是一个“以爱情之名”的悲伤故事。

这个社会上痴男怨女为爱自残自杀的事情并不罕见。

我见过高中课堂上拿着小刀在自己手臂上比划着,划出一道道血印,歪歪扭扭地显示着前男友姓名的女生。

新闻里有那些颤颤巍巍站在高楼的边缘,和救援的警察们哭喊着,祈求拨通一个电话,希望那个人赶来的男人女人们。

我不敢揣测当事人心中那场荡气回肠的爱情是怎么走到“刀刀见血”“以死相逼”的地步。

也不能断定,那些有勇气站在死亡边缘的人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才最终选择了这种极端的分手方式。

纵然他们心中所谓的爱情散发着圣洁的光辉,我依然觉得轻视自己身体和生命是他们的罪过。

但他们若有幸从这些歇斯底里的分手中走出来,会不会有一天恍然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荒诞呢?

高中毕业之后几年,我见到了那个拿壁纸刀或者圆规头在手臂上一道一道划着前男友名字的女生。

幸好是当时年轻,血痕结痂之后浅浅的印记随着这几年时光慢慢淡化了。

不仔细看也找不到伤痕的位置。

只是她觉得很可笑的是,在她大学不再追忆那段感情之时,手臂上还是隐约可见前男友名字的痕迹。

她比身体疤痕更先忘记他。

或者说,她对自己身体的伤害久过了那段感情所带给她的。

现在的她已经有了一段稳定的新恋情,她胳膊上的划痕不会再疼,高中时期那个和初恋男友分手后傻得偏执的自己,也永远停留在了回忆里。

“我那时以为和他分手是天大的事,把伤痕累累的手臂当作勋章,以为那是我对爱情忠诚的信仰。现在想想,真想暴揍当时的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她曾以为过不去的爱情的坎,只是绊了她一下,在往后的许多年,不疼不痒也终归不记得了。

02.为爱自杀绝不值得

我还记得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是表妹的同学,读初三。

表妹指着她的照片和我说:“她割腕自杀了。”

自杀的理由是,想要挽留提了分手的男朋友。

可是送医院急诊的那个晚上,只有她的父母在医院走廊急得团团转。

女孩妈妈拨通了男生的电话,可那个男生最终也没有去医院看她一眼。

她就这样惊天动地地分手了。

我想一定不是因为我虚长几岁才觉得这如此荒诞。

“为爱自杀”这种事,不会因为他们正值青春叛逆期而变得合理。

恋爱最后谈不下去应该怎样分手?分手后痛苦难捱的日子应该怎么度过?

也许每个人会有不一样的方式,每段感情所带来的心痛也不尽相同。

喝酒大哭亦或者不声不响,我们有无数方法去淡忘感情,却总有人会选择偏激极端的方式伤害自己。

大概是因为,对爱情抱有太大的期待。

期待有人爱我们胜过爱他自己,期待自己拥有独一无二的专属宠爱。

因为期待太大,所以容错变低。

如同一个气球,被我们的期待塞得太满,最终没能成真的爱情会像针一样戳破气球,给我们致命一击。

这一击,让一些人溃不成军。

可是,当这些人捧着一把“爱情气球”的碎片,拿起武器伤害自己的时候,没有看到身后那个“爱自己的气球”正在被放气,逐渐消失。

他们以为一个气球爆了,便一无所有了。

他们忘记了,我们本来就拥有很多气球。

03.生命更唯一

很多爱情确实刻骨铭心,分手时也是撕心裂肺般真实的心痛;

可相比我们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并没有什么爱情是唯一的。

所以,相爱的时候不要填满气球;

分开时候,我们慢慢地放掉里面的气。

允许自己难过,但请不要选择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挽留,因为洗纹身比纹身更疼。

值得的爱情是不会让人走到需要拿身体健康和生命作为代价的地步。

如果需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祭奠爱情,说明,那本身就无法称之为真正的爱情。

请最先爱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