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这家人简直就是坏透了,活脱脱的‘奇葩之家’啊

作者:钱轻尘
2021-09-30 14:15


粉蒸肉、香辣虾、炸鸡翅、酸菜鱼、老鸭汤。
星期天下午,何玫专门跟别的教练调换了健身房的操课,忙活着准备了好几道硬菜,还早早预定了网红店的蛋糕,为的就是给儿子吴灿灿过13岁的生日。
几个菜都做好了,时间才到6点,至少还要过半个小时,加班的吴辉和上艺术课的吴灿灿才能回家。
何玫准备好好利用这个空当,给吴辉和吴灿灿发了条信息后,便拎起在客厅中与空气搏斗的Steven后颈,塞进了外出箱。
“宝宝,乖乖哈,我们很快就打完疫苗了。”
在小区附近的宠物店里,何玫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调皮的Steven,结果一个风风火火闯进来的小伙子又把它吓到窜到了桌底。
“终于让我找到这只蓝猫了!”
小伙子直接将一个竹篮子放上控制台,里面是一群眼睛还没睁开的小蓝猫喵喵叫着。
“阿姨,你家的猫半夜跑到我家拱我家的猫,生下这群小猫,你看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何玫本来就因为Steven被吓到心有不满,再听见对方叫自己“阿姨”,顿时来了脾气:“你说是就是啊!就算是,也是你家猫勾引我家Steven的,我家猫那么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小伙子没有跟她争辩,而是打开手机的监控软件,里面显示凌晨时分,身穿印有“Steven”黑字白衣的蓝猫从阳台蹦进客厅,将另一只拴着绳子的蓝猫逼到墙角,然后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何玫看看监控上那件她在网店定制的衣服,与Steven身上的那件一模一样,回了一句:“衣服一样能说明什么?满大街都是这种衣服。”
小伙子镇定自若地回答:“阿姨,我可是在小区蹲点了一个月,就你家的蓝猫穿这件衣服,你要不信可以做亲子鉴定,我家的猫可是纯种赛级的……”
何玫还没等他说完,已经抱起Steven飞奔出宠物店,钻进地下车库的入口。
纯种赛级?那得花多少钱才能摆平这件事?
她跟吴辉都是工薪族,辛苦存钱可是要给儿子买学区房上艺术课用的。

收到何玫信息的时候,吴辉正背着电脑包随人潮快步走向地铁站。
“吴辉,你的方案不行,要改,你现在回公司。”
吴辉刚看完何玫的信息,程戈的信息就映入眼帘。
“领导,实在对不起。今晚我真的有事要回家处理。请您通融一下,我明早一定提前回公司处理。”吴辉手指飞舞着发出这段话,内心却憋屈得不行。
星期天的大清早还接到程戈通知加班的电话,硬塞了一份明早要交的方案。吴辉明白这是程戈让他给自己的心腹“擦屁股”,可他也只能接下来。
“不行,你今晚在家改完它。”
吴辉无奈再次回复:“hao”
“啊……”
在一声惊叫中,吴辉撞到了面前的一位十几岁的女生,手机也摔到台阶上,而女生带的一个袋子也摔在楼梯上。
他赶紧下楼梯捡回手机,与此同时瞄见女孩袋子里是一个精巧的手办,已经碎掉了。
“喂!你撞掉了我的手办,这就想走吗?”
女生的一声吼,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吴辉只能回头看着她,脚步却没有半点想挪动的意思。因为他以前也玩过手办,如果女生袋子里的是真品,应该是价格高昂的限量款。
女生拿出袋子里粉碎的手办,冲他大声说道:“这可是我专门托人从国外带来的限量款!”
周围已经有人举起手机出来拍摄了,吴辉不情愿地走过去:“你这个东西那么重要的话,就不应该在高峰期带出来挤地铁,就算不摔坏也迟早挤坏。”
女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是被呛到了。周围的人可来了兴致,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你,你可以去看监控,我走得好好的,是你撞上来的。”女生眼睛泪汪汪的看起来快哭了。
“你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包装好,摔坏了只能怪你自己。”
“啧啧啧。”有的围观群众已经开始砸嘴了。
吴辉叹了口气掏出钱包,可是平时都是用电子转账,此时钱包里就只有20块和几个硬币。他一股脑全都倒出来塞进女生手里,转身快步挤上了刚刚到站的地铁。
就在他刚站稳时,程戈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
“领导,不好意思,我刚刚遇到急事才没回信息。”吴辉抢先恳切地说道:“方案的问题是我的错,我今晚就改,请您放心。”

从地铁站走到小区附近时,吴辉恰好看见何玫抱着Steven匆匆跑进车库,他也跟了过去。
何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根本没注意到吴辉跟在身后,反而是被前面从路虎上下来的于晴拦住了:“教练,你赶紧过来帮我拿下东西嘛。”
她说着从车里拿出好几个购物袋:“今天没忍住又多买了几件,程戈又加班,幸好遇到你了。”
“我来,我来。”吴辉见状赶紧跑过去接过购物袋。
“吴辉,你怎么在这里?我听程戈说因为你的方案出错还在加班,你就回家啦?”
听到于晴的话,吴辉只是嘻嘻笑着没有反驳,何玫站在旁边不明所以但也跟着赔笑。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口罩的男生骑着共享单车从他们身边滑行而过,顺手摸了下何玫的臀部。
“喂!你!”
何玫看到那个男的已经消失在拐弯处,才回过神来。旁边的于晴噗嗤笑出声来:“教练,我知道你身材好,但出门还是要穿严实点,小背心裙这种还是留在家穿吧。”
何玫一听就不乐意了,自己只是觉得宠物院就在楼下才穿得比较随意。但无奈于晴是她的VIP学员,而吴辉也在旁边跟她使眼色暗示不要发火,她也只能尴尬地笑笑。

等到背着大书包的吴灿灿回到家时,何玫已经摆出满桌子的菜和生日蛋糕。
唱生日歌时,三人都有点心不在焉。吴辉一直盯着放在饭桌上不断推送工作群消息的手机,何玫时不时瞄向喵喵叫着发情的Steven,吴灿灿则胡乱吹灭蜡烛后就开始愣神。
吃蛋糕时三个人更是一言不吭,察觉到气氛低沉的何玫干脆打开电视添加点人气。
“13岁初中生独自逛游乐园被拐,家长急寻线索”的新闻正在当地最热门的资讯节目播放。
新闻中的视频是游乐园的监控拍摄的,画面显示今天下午2点多在旋转飞椅前的空地,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少年被一个黑衣服的男人叫到树荫下,随即被拖走的情景。
之后便是少年父母满脸焦虑的求助影像。
吴辉看见这对父母跟他年龄差不多,却满脸圆润皮肤细腻,身材也很好,身上穿金戴银,衣服还都是当季的奢侈品牌款式,低头就看见自己在地铁中挤得发皱的白衬衫和啤酒肚。
他不禁脱口而出:“这父母一看就是土大款,说不定人贩子就是看上你们露富有钱才下手的。”
何玫也附和:“自己的儿子偷偷跑去游乐园都不知道,这父母估计平时也没关心过儿子吧。”
“我儿子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在学校品学兼优、热心助人,人缘也很好……”
新闻中的少年父母在极力乞求关注,何玫只是默默地说道:“真的是好学生的话怎么会翘掉父母花钱报的艺术班去游乐园晃荡,这孩子肯定自身就有问题。”
说这话时,她望向了正在低头吃蛋糕的吴灿灿。在她心目中,自己的儿子才是真正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考试排名从未跌出过排名前十,生活上也从未让她操心过。
“热心助人……”吴辉讪笑了一下:“哪个孩子小时候不是这样。”
吴辉吃了一口甜腻的蛋糕,心中却感到苦涩。
也是在儿子这么大的时候,他曾在遇到同学被霸凌时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结果被揍得全身挂彩。可老师不分青红皂白给了双方一样的处罚,他父亲直接就在医院里骂他没脑子。
“别人都知道不吭声,就只有你打肿脸充胖子呢,也不看看你那小身板,难怪人家赏你两拳。”
而那个揍他的人现在已经是某名牌大学的明星导师,上次初中同学会时各科老师对这名得意门生的评价极高,争相称赞其学生时代的优异表现,而对于他却差点连名字都叫不上。
“唉,谁让我的能力不如人家呢。”吴辉只能在心中自嘲。
何玫听见吴辉的感叹,不知怎么也想起读书时候的事情。
也是在儿子这个年龄时,她曾主动为班级设计排练元旦晚会节目,没有获奖时舞步出错的同学就指责是她的动作设计得不好,老师也默认了这种说法,见到她被孤立也没出现帮助她。
而那个带头孤立她的人现在不仅嫁得好,微商营销的生意更是做得风生水起,朋友圈里天天发自拍,不是在美容院保养就是在四处组团旅游,生活比她滋润得多。
“唉,不得不承认她从小就比我活泛。”何玫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叹息。
“爸妈,”吴灿灿已经吃完蛋糕起身:“我的胃不太舒服,不想吃饭了。”

吴辉和何玫两人非常体谅儿子,默默解决了晚餐。之后吴辉就忙着用电脑修改方案,而何玫也用手机搜索起宠物的纠纷赔偿,吴灿灿关着房门在学习,整个家里都静悄悄的。
直到突然响起的门铃打破了安静。
“灿灿爸爸妈妈,我是许游的父亲许昊。”
听到站在玄关的壮汉介绍情况时,吴辉和何玫才知道在游乐园被拐走的少年竟是儿子艺术班的同学许游。
可是吴灿灿对于许游的情况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
就算许昊说出吴灿灿是许游公认的好朋友,甚至是老师也证实吴灿灿下午也没去上课时,吴灿灿也只是说自己是因为胃不舒服才请假。
看着吴灿灿脸色有点不好,吴辉和何玫以孩子胃痛为由开始送客,许昊见状也只能好声好气地将自己的名片递到两人手中,再三拜托如果有什么线索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他。
吴辉和何玫看见名片上写着的是某大型传媒公司法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吴辉赶紧挤出个笑容,给对方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关上门后,何玫忍不住说了声:“家里这么有钱,难怪儿子被拐走。”
吴辉一边附和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名片放进名片夹里,这可是他所结识的人中社会地位最高的一位,说不定以后能交个朋友。
等到两人想起询问儿子下午没上课的情况时,吴灿灿已经回房并锁上了门锁。
两人倒是没多想,只是在房门口叮嘱儿子不要过于劳累,以后身子不舒服要尽早说。

当第二天上午接到警察通知时,吴辉和何玫才意识到许游被拐的事情与自己的儿子有关。两人请了假,着急忙慌地陪着吴灿灿到警察局接受询问。
游乐园的视频监控显示许游和一个漂亮女生是一前一后入园,因为女生去了卫生间,许游才会在空地上等人。而许游被拐走时,女生也一直仓皇地跟在后面。
可是在看到许游被塞进黑车带走后,女生并没有报警而是自己走掉了。
吴辉和何玫看得云里雾里,可吴灿灿却不敢再说谎,承认自己就是视频里的女生。
在被问到他是否认识拐走许游的人时,吴灿灿点点头,说出了一个名字:“程寰宇。”
吴辉和何玫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说吴灿灿穿女装的事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程寰宇是人贩子的事情简直就是让他们震惊了。
因为程寰宇是程戈和于晴的儿子,也是比吴灿灿同个艺术班的同学。
吴灿灿解释说是自己经常被程寰宇欺负,最近心情一直很坏。许游就提出在他生日这天陪他去游乐园散心,他可以尽情地穿成女生的模样。
可是他们的计划好像被程寰宇听到了,于是他也跟到游乐园拍照片,许游应该是为了制止他才被强制带走的。
“既然是这种情况你为什么不及时报警呢?”警官问出了关键问题。
“我怕大家怪我,”吴灿灿瘪着嘴忍着眼泪:“都是因为我喜欢打扮成女孩子才会被程寰宇欺负,连累许游被带走,大家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
“不怪你,不关你的事哦。是许游自己招惹程寰宇才出事的。”何玫心疼地抱住儿子轻声安慰道,完全不敢提穿女装的事。
吴辉则直接向警官表明程寰宇本来就是坏种,之前在公司的亲子活动中,就因为程戈夸奖吴灿灿成绩好,让程寰宇多请教学习方法,程寰宇就像要杀人一样瞪着吴灿灿。
“学习不行不找自身原因,反而怪罪成绩好的人,这个程寰宇本来心态就有问题!”吴辉理直气壮地提议警官一定要严惩犯错的程寰宇。
现在的吴辉极其后悔,当初程戈非要程寰宇跟吴灿灿报同样的艺术班,说是让吴灿灿带程寰宇学习提升,自己还连声称好。后来于晴在载孩子时遇到何玫,又利用程戈是自己上司的关系,蹭了何玫好多节免费私教课。
而何玫则补充只要调查出事当天程寰宇的行程就能知道儿子所说的肯定是真的。
吴辉和何玫将精疲力竭的吴灿灿带回家后,他一躺上床就睡着了。夫妻两人也想让儿子好好恢复精神,就轻轻地关上房门没去打扰。


吴灿灿下午回学校正常上课,吴辉和何玫才安心去上班。可是没过多久,两人的手机的新信息提示就弹个不停。
其中不乏有“好心人”给他们发了那段已经上了本地热门的小视频。
视频正是许游出事当时游乐园的监控,两个孩子的脸都没有被打马赛克,特别是吴灿灿穿女装的影像还被加了放大特效,据说是游乐园内部流出的。
“这是你儿子吧?为什么那么变态会穿女装啊?”
“许游就是被你儿子带坏才逃课的对吧?”
“这两个男孩子看起来关系不一般呢?是不是因为那种关系才遭殃的?”
“人家孩子被拐是不是因为你儿子得罪人被连累的?”
……
这些话都是有他们联系方式的人发过来的,而网络上小视频的评论区不乏更恶毒的留言。
吴辉和何玫一开始还耐心地解释自己的儿子不是变态,只是受害者,出事之后因为自责精神状态也很糟糕。
想不到这些回复被看做他们承认吴灿灿参与其中的证据,更有甚者将他们的回复发到了网上,指责他们卖悲惨为儿子开脱。接着他们家的私人信息就被曝光了。
有网友晒出为自家宠物猫维权被拒的录像,还给出了何玫留在宠物店的住址作为证据。还有网友晒出吴辉在地铁站内欺负小女生的视频,证据就是吴辉的电脑包上有公司信息。
“这家人简直就是坏透了,活脱脱的‘奇葩之家’啊。”这是小视频下点赞最多的热评。
随后吴辉和何玫手机、公司电话、家人朋友电话都被打爆了,小区物业也打电话说不断有陌生人要进小区找他们,学校显然也受到骚扰要求他们先接吴灿灿回家。
一家三口鬼鬼祟祟回到家后,害怕到直哭的吴灿灿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无可奈何的吴辉和何玫在客厅商量起应对方法。
“要不我们先在酒店开个房间,请上几天假避避风头。”已经开了手机飞行模式的何玫说道。
“许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都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回,”吴辉直摇头,“要是那孩子出什么事,我们只会更惨。”
“那怎么办?”何玫这才发觉事态超出她的意料,“该不会有人想来报复我们吧?许游出事怎么可以怪罪到我们身上?”
“我觉得应该花点钱雇点水军为我们说说好话,看看能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
就在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吴辉接到许昊的电话,说是他儿子已经找回来了。

在警局里,吴辉、何玫和吴灿灿见到许游父母和被营救回来的许游。
原来程寰宇将许游锁在了自家的老房子里,因为害怕被人发觉一直都没有回去,所以许游只是挨饿了几天,而程寰宇也已经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
“没事,兄弟,我不是回来了吗?”许游搂住自责到流眼泪的吴灿灿安慰道。
“灿灿被错怪的事我跟孩子妈妈都听说了,你们千万别怪他,不是他的错。”许昊大气地对吴辉和何玫说道,“相关情况我会拍个小视频放到网上解释清楚,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破坏两个孩子间的友谊。”
就在吴辉和何玫连声道谢时,吴灿灿接到程戈和于晴的电话。
这对夫妻说大意是程寰宇已经认错了,希望吴灿灿用社交账号跟大家解释下这是个意外,毕竟一切的根源是吴灿灿,他有责任在这个时候帮程寰宇澄清。
“你们都是同学,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程戈在电话里是这样说的。
“不是的,灿灿喜欢穿女装是事实,但犯错的是程寰宇,他应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许游接过开着扩音的手机回答道。
没过多久,吴辉和何玫就分别接到了程戈和于晴的电话,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身边的许昊凑过来看了几眼接着说道:“你们别纠结嘛,有错的是他们家的孩子……”
吴辉和何玫都尴尬地点点头按掉了电话。
小孩子的事好处理,顶多换个补习班,说不定过两年他们就忘记这事了。可大人却还要继续生活不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