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你别总想着不听我的话!

作者:
2021-10-08 14:22


楚林子端着茶杯,无数次径直的走向正前方的饮水机,她特意将步子迈的轻微而缓慢,当路过离饮水机最近的那个办公桌时,她感觉到空气都是甜的。

哗啦——饮水机的水流落入茶杯,发出悦耳的声音,看着水花碰撞到花茶的微笑叶瓣上时,她立即按停了饮水机,压抑住心底的喜悦,刻意将一副愁苦的面容摆在脸上。

“呐,喝口水吧,别沮丧。”楚林子将茶杯轻悄悄的放到离饮水机最近的那个办公桌上。

“谢谢你,我不想喝。”办公桌的主人语气听起来不大开心。她停下忙碌收拾书桌的手,冲楚林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诺,没什么大不了。”楚林子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抚摸,像是在抚摸一只昏死过去的小猫。

小诺点了点头,勉强的冲她挤出了一抹笑容。办公桌上被收拾的很整洁,所有东西都被装进了一个大大的纸箱里。

“再见。”小诺抬起屁股,吃力的抱起纸箱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口。

楚林子转回视线,落到了刚刚小诺坐过的凳子上,凳子表面被屁股磨的异常光滑,仿佛还飘散着属于小诺的气味。

她楚林子的竞争对手终于被开除了。

想到这里,她拿起刚刚放在办公桌上的茶杯,心情大好的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有些发凉的茶水渗进了舌头里。

进入了夏季,到处都是蒸发过头的味道。她下班回到家,首先闻到的是一股腐烂的味道。这股腐烂的味道甚至盖过了院子里那颗长势良好的石楠树的香味。

一定是姐姐又忘记将她昨天下班买回来的猪肉放进冰箱了。她快速掏出钥匙,打开了被她紧锁住的房门。

姐姐正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姐姐!”楚林子不顾脱鞋,着急的奔向医疗箱,拿出喷雾,精确的喷向了姐姐的嘴里,“深呼吸,姐姐,深呼吸!”

许久,姐姐才将死死揪住衣领的手放下来。因为哮喘的困扰,姐姐总是难受的将手抓向胸口,长年累月的疤痕就像树皮,丑陋的褐色条纹在细腻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姐姐脸色苍白,一双无神的大眼睛空洞的望着窗外,高挺的鼻梁正困难的吸着气,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微颤动着,仿佛一只濒临死亡的蝴蝶。可以看出,姐姐在没有得这个病以前,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硕士毕业的她曾开了一家服装公司,头脑睿智且漂亮的她很快积攒了许多人脉,并与另一家大企业的总裁一见钟情,订了婚。她名下签约了好几位长相不凡的模特,后来都被姐姐一手捧成了知名模特。而这些都只是曾经……

那几名模特现在依旧活跃在各大T台秀场,大企业的总裁也依旧顺风顺水。可他们都与现在病入膏肓的姐姐毫无关系了。

“林子,送姐姐去医院吧,姐姐好难受,可能姐姐的病并不是哮喘……”

“绝对不可能!”楚林子听了这句话后突然情绪激动,她跳起来抓住自己的头发,瞪大眼睛将脸凑到了姐姐的面前,“喘不来气就是哮喘病!你别总想着不听我的话,也别想着去医院!”

“林子……林子……不要这样……”姐姐虚弱的将手捂住自己的脸,奋力不去看妹妹那张咬牙切齿扭曲的脸,“姐姐听你的话,不去医院……”

楚林子看到姐姐的眼泪从手缝中流出,在阳光下变得晶莹剔透,那闪着光的泪珠刺的眼睛生疼。

“对不起。”楚林子抱歉的将姐姐扶到了沙发上,“姐姐是不是饿了,稍等一会我去给你做饭。”

她切了一些水果放到姐姐面前,又为姐姐打开了电视,调到了偶像剧频道。

“能给我调到时装节目吗?”姐姐拿起苹果块,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行。”楚林子生硬的拒绝道。“还是不看为好,省的勾起姐姐的回忆,心里难受,这不易养病。”

说完,她便扭头走了,不管姐姐再想说些什么,反正她必须要听自己的。她将遥控器放进了衣兜里,揣着去了厨房做饭。

做熟饭后,姐姐早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姐姐瘦弱的身躯,她心里一阵心疼。曾经那么漂亮能干的女人现如今却变成了这样,说实话她很嫉妒以前的姐姐,现在姐姐这个样子反倒让她松了口气。

腐烂。那种令人恶心的味道又一次冲进了她的鼻子里,她焦躁的站起身来,一定是她昨天买的肉没有冻进冰箱烂坏了。

这个姐姐现在真是一点事也干不好,肉价那么贵,她每天闲在家里,这点事都记不住。妈妈以前总说姐姐记性好,我看现在一点也比不上我呢。楚林子一边找肉一边这样想道。

当路过姐姐时,她特意看了一眼姐姐的脸:又干瘪又丑陋。她真的好想找那些小时候夸姐姐漂亮的邻居们来参观一下姐姐现在的样子,现在究竟有哪一点比得上自己?

她心底无比的喜悦,甚至闻不到了腐烂的味道,事到如今,她赢了姐姐许多,她赢得很彻底。

告诉你一个能赢过你最想赢的人的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让她永远消失。

“小诺上周犯的一些错误想必大家都清楚,我们公司绝对不能容经常犯错的人。小诺走了主管一职暂时空闲,我想应该有新人来接替这个位置——我心中早已有合适的人选。”经理眼神定在了楚林子身上。

楚林子心中一惊,发自心底的一声惊呼。她简直激动的不敢去看经理的眼睛,只能强装淡定用余光注视着经理的一举一动。

待经理一走,坐在楚林子身后的女生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肩膀。

“林子姐。”那女生礼貌的递给了她一份文件,“经理要我们组将这些文件做表整理,这些是您的。”

“嗯。”楚林子接过了文件。她来公司三年,还算喜欢这个小姑娘,因为她存在感极低,只知道闷头做事,毫无野心,这样的人总能让楚林子感到安心。她既看不起却又蛮喜欢这类人的,她的愿望是世界上多存在些这样的傻人,毕竟这样才能衬托自己。

“这是三明治,你饿了填填肚子吧。”楚林子从包里拿出了今早刚点的三明治外卖递给了这个小姑娘。

“谢谢你林子姐,在公司这么长时间,多亏了您的照顾。”小姑娘真诚的接过了三明治,从她进公司开始,林子姐就对她百般照顾,她打心眼里感谢这位姐姐。

真蠢。楚林子冲她暖心的笑了笑。

能升职就太棒了。

楚林子耐心的为姐姐剥虾。

“林子,姐姐能不能出去逛逛,我已经被你在家锁了一年了。”

“哪有那么长时间。”楚林子好心情的笑了笑,“你不能长时间见阳光的,你看你虚弱的哪能有力气出去。”

“可姐姐实在是闷的难受了。”姐姐皱着眉苦苦哀求道。

“这样吧,等明天经理宣布接替主管人员后我就带你去咱妈家。”

“会是妹妹吗?”

楚林子愣了一下,随即便咧开嘴笑的很大声,唯一对她造成威胁的小诺已经离职,身后的那姑娘又是个榆木脑袋,放眼现在,还有谁比她更适合这个位置?

她胜券在握。

“叮咚——”门铃响了。

楚林子疑惑的向门口看去。自从搬来这里,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地址,会是谁呢?

她放下筷子走向房门,轻轻扳开了门把手。

“林子姐!”

这欢快的招呼声把楚林子搞的有些懵。“你怎么?”

“我看到了您的三明治上的外卖地址才知道您的家的。”

说着,她便自顾自的迈进了房门,一边走一边说着:“林子姐,我马上就升为主管了,昨晚经理通知我今天下午接岗,我想到林子姐对我一直这样照顾,我特意买了些东西……啊!!”

话没说完,她就害怕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手里的牛皮纸袋摔倒在地上,橘黄色的橙子滚向了屋间的各个角落。

是腐烂的味道!

满屋子的腐烂的味道!

那把餐桌椅子上有苍蝇乱飞,一团乌泱泱的苍蝇好像要吃人一般,径直往那小姑娘脸上飞去。

“主管原来是你吗?”

楚林子从地上捡起了一个橙子,愤怒已经让她双手颤抖的厉害。

可比她更颤抖的,是那个小姑娘,她已经被吓的瘫坐在了地上,神志不清的摇晃着脑袋,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个词,“好臭……好臭……”

楚林子突然笑了出来,“臭吗?谢谢你的提醒,我忘了——”

“我已经好久没给姐姐洗过澡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