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换乐马戏团,来交换快乐吧

作者:疯帽子
2021-10-09 16:20


七月盛夏,市中心新开了一家“欢乐马戏团”,放假的学生趁着热闹结伴前来,马戏团内是气球、玩偶、鲜花,还有一片欢声笑语。
 
童婳和诗语手挽着手,两个女孩边逛边亲昵地交谈着。
 
童婳今天穿了一条粉色吊带裙,化着精致的妆容,她摸了摸自己左边脸颊上那块淡红色的胎记,抱怨道,“哎呀,这胎记遮瑕都遮不住,真丑。”
 
诗语马上摇摇头,“没有啊,我觉得挺可爱的,都说胎记是天使的吻痕。”
 
童婳笑了笑,看着诗语白皙光滑的脸蛋,没有接话。
 
诗语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摊位,她兴奋地晃了晃童婳的手,“看那儿,开心抽抽乐!小婳,快过去赢几把回来。”
 
童婳的运气一向非常好,正是传说中逢抽必中的欧皇本皇。果然不出所料,童婳一抽,便抽出了唯一一个特等奖。
 
摊主是一个脸色苍白、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他递给了童婳一个信封,“恭喜你,这是你的特等奖。”
 
童婳打开信封,里面装的是一张烫金门票,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五个字——“换乐马戏团”。
 
“这是一家神秘马戏团的门票,非常珍贵,仅限夜晚开放,保准你回味无穷噢。”年轻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一旁的诗语发出羡慕的感叹,“真好啊,我这个非酋恐怕一辈子都抽不到了。”
 
“谢谢。”
 
童婳开心地拿着烫金门票,准备离开,男人又叫住了她。
 
“小姐,等一等!既然你中了我们摊位的特等奖,可以留个言吗,我想把中奖者的留言都展示出来。”男人拿出一张心形便签,还有一支漂亮的羽毛笔,有些局促地望着童婳。
 
“也行。”
 
童婳用男人给的羽毛笔,草草地写了几句话,然后又在男人的指示下,在便签的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完成后,童婳将便签和羽毛笔还给男人。
 
童婳拉着诗语离开,渐渐走远时还看着手中的门票嘀咕着,“换……乐马戏团?是不是写错字了啊?”
 
男人摩挲着手中的便签,控制不住地双手微微颤抖。

童婳与诗语本来约好了今晚一起去吃寿司,但是童婳想去换乐马戏团玩一把,便提出让诗语自己一个人去。
 
没有理会诗语失望的表情,童婳兴奋地攥着门票,来到了上面所指示的地点,那是一个偏僻的公交站,门票上写明会有专车前来接送。
 
天很快黑了,周围没有路灯,有些阴森。
 
童婳打了个冷颤。
 
突然,马路远处出现了车辆的前灯光,一阵轰隆声过后,一辆红色小巴士停在了童婳的面前。
 
车门打开,驾驶座上坐着的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他身板瘦小,唯独握着方向盘的手臂异常强壮。
 
“换乐马戏团专车为您服务,上车请出示门票。”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童婳连忙上了车,发现满车都是人,大人小孩都有,大家都舒舒服服地坐在真皮座椅上,兴奋地聊着天。
 
童婳将手中的门票递给驾驶员,老人拿过门票看了看,在上面盖了章,又把门票还给了她。
 
童婳随便挑了个空座位坐下。
 
“玩个套圈游戏套来的门票,真值!”
 
“我是在马戏团餐厅里吃饭抽奖抽到的,太幸运了哈哈。”
 
大家在互相分享着自己的欧气,童婳听了几句,发现大家拿到门票的渠道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获赠地点都是欢乐马戏团。
 
欢乐马戏团,换乐马戏团……
 
这是盗版么……
 
童婳默念了一遍马戏团的名字,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些奇怪。
 
小巴士缓缓驶进了隧道,黑暗笼罩。
 
忽然间,童婳感到巴士猛然加速,惯性使得她往后靠,窗外一片漆黑,周围人的惊呼声越来越远,一时间只听得见耳畔的轰隆声。
 
童婳害怕地扒着前椅,紧紧地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时,小巴士已经停了。
 
童婳朝窗外望去。
 
漫天的烟火下,是一座盛大又华丽的马戏乐园,空气中是甜腻的糖果味,耳边是欢快的音乐,乐园的大门是一座彩色的拱门,上面印着五个大字——换乐马戏团。
 
童婳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惊叹地看着眼前的梦幻世界。
 
她连忙拿出手机,对着眼前的景色拍了不少照片,然后补了补妆,又自拍了几张。当她想把照片发给诗语时,童婳发现,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怎么搞的,什么偏僻的鬼地方,信号都没有。”童婳有些气恼。
 
这时,一位妆容夸张的小丑朝她一蹦一跳地走来,他行了个绅士礼,“你好,这位美丽的小姐,欢迎来到换乐马戏团,我是您的导游,微笑小丑。”
 
小丑头上的帽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看起来非常滑稽。
 
“哈哈哈哈。”童婳伸手揪了揪他的帽子,还用力扯了扯,“你们小丑的帽子是沾脑袋上了吗,倒立都不会掉那种。”
 
微笑小丑由着她的动作,依旧笑嘻嘻地,“请跟我来收获快乐吧。”
 
童婳在微笑小丑的引路下,坐上了马戏团里的空中缆车,随着缆车的移动,整个马戏团的景色尽收眼底。
 
一顶顶色彩绚丽的帐篷,一个个精致漂亮的摊位,拿着气球的游客们来来往往,一片欢声笑语。一座圆形的建筑坐落在乐园正中央,时不时有绚烂的火光从中冒出,那应该就是马戏表演的地方。
 
童婳贪婪地欣赏着,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好美啊,这种好地方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坐在她对面的微笑小丑掏出几个小球,在手里玩了起来。小丑的双手都是伤疤,但异常的灵活,他的表演吸引了童婳,惹得她连连叫好。
 
从缆车上下来后,微笑小丑带着她一路游玩,走遍各顶帐篷与各处摊位。途中小丑不小心撞到了一位游客,被人一脚踢倒在地,鼻血叭叭往下流,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童婳笑得肚子都疼了。
 
她跟着微笑小丑看了魔术表演、小丑杂耍、木偶戏,还玩了塔罗牌占卜,童婳的热情已彻底被点燃,吸一口空气中甜腻的味道,整个人都飘飘欲仙的,恨不得在这里待得越久越好。
 
玩累了以后,童婳瘫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她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从今天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了,但眼下,却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
 
说到这……童婳环顾四周,发现这马戏团里没有一家餐厅,也没有一家小吃摊。
 
真奇怪。
 
一旁的微笑小丑从手中变出了一个玫瑰花环,递给了她,“尊敬的小姐,接下来我们将要去圆形戏场观看最精彩的马戏表演。”
 
童婳高兴地将玫瑰花环戴在头上,微笑小丑拿出一面镜子举在她面前。童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原因,她感觉自己的模样比平时好看了不少,连脸上那块可恨的红色胎记也变得顺眼多了。
 
微笑小丑夸她非常漂亮,弄得童婳心里飘飘然的。
 
在去戏场的路上,童婳看到了几位游客,大概是一家三口,正坐在一个小丑拉的马车上,爸爸抱着孩子,不停地欢呼着,“飞咯——再拉快点!”
 
什么嘛,原来有马车,还害我走了这么久的路!
 
童婳指着那辆漂亮的马车,对微笑小丑说道,“我不想走了,我也要坐!”
 
微笑小丑依旧在笑,“好的。”然后一声口哨,一位佝偻着脊背的小丑拉着马车来了,童婳坐了上去,在她的视角里,小丑那弓起的背部显得如此扭曲,童婳嫌弃地扭过头不去看。她和身旁的微笑小丑聊起了天。
 
“哎,小丑,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是微笑小丑,尊敬的小姐。”
 
“我问你真名。”
 
“微笑小丑,尊敬的小姐。”
 
童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但微笑小丑仍只是微笑着。
 
“好吧,那你是什么时候来马戏团工作的?”
 
“什么……时候……”
 
微笑小丑有些迷茫,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突然,微笑小丑的表情扭曲起来,涂着口红的嘴大张,在夜幕下显得十分渗人,像是个满嘴鲜血的食人狂魔。
 
“你……你怎么了……”童婳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害怕,身子拼命往旁边缩。
 
只见微笑小丑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睛瞪得夸张,他一把抓住童婳的手,嘴里还不停地念叨,“逃出去……逃出去……”
 
“啊——救命,停车!”童婳发出惊叫,拼命想甩开他的手。
 
马车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微笑小丑紧紧地抱住童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救命啊,放开我,放开我!”
 
这时,一位穿着风衣,戴着绅士帽的男人领着几个骑士装束的人快步走了过来。
 
“摁住他!”
 
男人一声令下,那几位骑士便冲上去摁住了发疯的微笑小丑,童婳立刻挣脱出来,跌下了车,男人稳稳地接住了她。
 
那几位骑士在微笑小丑的手脚上都拷上了镣铐。微笑小丑不断挣扎,嘴里仍然喊着,“逃出去……逃出去!”
 
骑士们将他带走了,男人拉起了童婳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这位小姐,十分抱歉让你受惊了。”男人的声音磁性悦耳,“我是绅士先生,接下来将由我为您服务。”
 
“微笑小丑……他怎么了?”童婳捂着胸口惊魂未定。
 
男人温和地笑了笑,“他只是精神有些失常。”
 
童婳还没缓过来,仍是非常害怕。
 
“我想回家了……”
 
男人握住了童婳的肩膀,轻声安慰,“别害怕,接下来,还有最精彩的马戏表演,错过了可就再也看不到了。”
 
空气中那股熟悉的糖果香味传来,童婳感到有些恍惚。
 
“好……”

又是一轮狂欢。
 
露天的会场里,是无穷无尽、高潮迭起的精彩表演,小丑走钢丝、空中飞人、死亡飞轮、空中体操,每一项都刺激至极,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童婳跟着周围的观众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动物上场,身形高挑的驯兽师们带领着各自的动物开始表演,猴子拉车、狗熊直立骑车、老虎钻火圈、骑象游行,欢快刺耳的背景音乐中夹杂着烟花绽放的声音、观众欢呼的声音、动物嘶吼的声音,场上气氛推至顶峰,眼前尽是一片绚烂,童婳感觉自己置身于梦境之中,她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忧愁,忘记了一切,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一切都变得如此不真实。
 
表演结束,狂欢尽落。
 
童婳意犹未尽,腿脚发软。
 
绅士先生体贴地扶着童婳,低头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如果小姐您累了,我们已经为您安排好了住宿。”
 
童婳迷蒙的眼神撞进了他深邃的眼眸中。
 
“好……”

此时童婳已经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空气中是淡淡的香薰味。
 
马戏团提供住宿的地方,是整个马戏团最高的建筑,一座漂亮的古堡。里面的装修用奢侈形容毫不为过,通过金碧辉煌的大厅,走上旋转楼梯,二楼至顶楼都是供游客住宿以及娱乐的地方。童婳挑了顶楼的房间,站在阳台,能把整个马戏团尽收眼底。
 
童婳的手中拿着换乐马戏团的烫金门票,手指滑过上面盖的章。
 
只来一次,太不值了。
 
要是能永远就在这里该多好。
 
不用上学,不用考试,不用听爸妈唠叨……
 
香薰使童婳昏昏欲睡,入睡前的最后一秒,童婳看到的是天花板上精致的水晶吊灯。
 
童婳做了个梦。
 
她梦见了自己仍在换乐马戏团里,烟火不停歇地在夜空绽放,糖果的香甜在空气中不断溢出。
 
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童婳走向前去。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你好,尊贵的客人,我是为您服务的小丑。”

一阵刺痛袭来。
 
“啊——”
 
童婳猛地睁开眼睛,视线所及之处是灰暗破落的天花板。
 
一张男人的脸映入眼帘,童婳瞪大眼睛,发出凄惨的尖叫。她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拷上了镣铐,那张脸的主人,一只手死死地按着她,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生锈的铁针,连着一条长长的白线。
 
刚刚头上的刺痛,正是铁针扎进了童婳的头皮。
 
“啊——不要!放开我——”
 
男人头上戴着一顶绅士帽,他就是刚刚那位风度翩翩的绅士先生。而此时的他,对于童婳的挣扎置若罔闻。
 
童婳发现周围的景象全变了,本来是豪华精致的房间,如今却变成了一间阴暗潮湿的黑屋,而她自己正躺在一张布满霉斑的床上。
 
男人拿出了一顶小丑帽,阴森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戴好小丑帽,才能成为小丑哦……”
 
童婳意识到了,男人试图将小丑帽缝在她的头皮上。
 
“啊——求你了求你了,不要啊!”
 
童婳拼命挣扎,身子疯狂扭动,男人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微微低头,手里的铁针划过童婳的头皮。
 
童婳发不出一点声音。
 
等到童婳不再挣扎后,男人才松开了她的脖子。
 
“这是哪儿……你要干嘛……”童婳不断地抽泣,害怕极了。
 
男人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这里是换乐马戏团。所谓换乐,就是交换快乐,你在别人身上得到了快乐,自然也要为别人提供快乐。”
 
童婳哭着求眼前的男人,不停地说:“我可以付钱,付钱!求你了放我回家……”
 
男人无视了她的求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放到她眼前,“签了契约,就要履行。”
 
头皮上的剧痛使得童婳脑袋发昏,纸上的文字在她眼中一片模糊,但她仍旧认出来最末端那熟悉的字迹。
 
“我的签名……怎么会……”
 
童婳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她在床头蜷缩成一团,手脚上的镣铐触碰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响。
 
男人再次抓着那顶小丑帽缓缓靠近她,手上的铁针在昏暗的白灯下,泛着金属的光泽。
 
突然,童婳伸出脚狠狠地踢中了男人的下腹,然后猛地扑上去。
 
一把锋利的匕首扎进了男人的心脏。
 
鲜血不断地从男人胸口间涌出,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衣,男人瞪着眼睛倒下了。
 
童婳惊恐地退后,然后跌跌撞撞地推开房门,跑了出去。

一根钥匙,一把匕首。
 
那是微笑小丑拼命抱住她时,往她的手里塞的东西。
 
“逃出去……逃出去……”
 
小丑的叫喊犹在耳边。
 
童婳疯狂地在走廊上跑着,她脚上的铐链被她用钥匙打开了,但是手上铐链的锁孔无法够到,拖着沉重的镣铐奔跑,童婳的体力渐渐不支。
 
这里是一条长廊,似乎没有尽头,也不见任何楼梯出口。
 
两边都是一扇扇紧锁的铁门,铁门内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夹杂着动物的嘶吼,然后是皮肉撕裂的声音。
 
泪水不断从眼里涌出,童婳渐渐绝望,但她仍不敢停下脚步。
 
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
 
童婳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她加快奔跑的速度,脚步声却越来越近。
 
怎么办……
 
我不想死……
 
这时,她看到了一间敞开着门的房间。
 
那是整条长廊唯一一间打开的门。
 
顾不得考虑什么,童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跑了进去,关上房门。
 
铁门只能从外面上锁,童婳把一旁落满灰尘的柜子往门前推,死死顶住。
 
她瘫坐在柜子旁,急促地呼吸着,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此时的她脸色惨白,头发散乱,精致的妆容早已花得彻底,活像个地狱爬出来的女鬼。
 
有什么东西从柜子掉了出来,发出声响。
 
童婳吓了一跳,惊慌地扭头,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童婳伸手拿了起来,翻开,发现里面的纸张早已泛黄,甚至还有几页残缺。
 
那似乎是一本日记。
 
“我快疯了。
我必须写下点什么,我知道没人会看到,但是我还是想写点什么,趁我还有理智的时候。
因为一次中奖,我来到了这里,换乐马戏团。曾经我以为这里是天堂,没有一切烦恼,我不需要赶论文,不需要做实验,不需要挨导师的骂,只是一整天的吃喝玩乐。
但是,一切都是假的!
每个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快乐,是需要交换的。”
 
第二页残缺了。
 
童婳慌忙接着往下看。
 
“就这样,我成了驯兽师。 
这个马戏团处在一处神秘的空间,在这里,时间不会流逝,身体不会生长,没有饥饿口渴的感觉,甚至没有白日,只有无穷无尽的黑夜。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阳光了。
每次看着红色小巴士载着一车又一车的游客前来,看着他们沉醉在马戏团的华丽与梦幻之中时,我觉得好笑,因为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们根本不知道前方等待着的是什么。
我为一批又一批的游客们表演,又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地成为这里的一员。
小丑、驯兽师、魔术师、占卜师、杂耍演员……
几乎所有人,在一开始都疯狂挣扎过,他们用尽了所有方法想要逃出去,但却是徒劳。只会换来越来越严重的折磨与惩罚。
渐渐地,所有人都麻木了。
他们知道,没有人能逃出去。
没有人。
而我,早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没有了阳光的照射,每个人的皮肤都越来越苍白,眼球也越发浑浊,不似活人。在这里呆得过久的那些人,记忆会愈来愈混乱,神智也会越来越不清醒,到了最后,他们会彻底忘掉原本的一切,忘掉他们的身份,忘掉他们的家人,忘掉在人间的记忆。唯一记得的,是他们在马戏团里工作。
我曾见过这样的。那是一个迎接游客的小丑,一蹦一跳的,只会微笑,也不知道被困在这里多久了。
最近,我感觉我也有这样的趋势了,我发现,我需要努力回想很久,才能记起我父母的名字。
他们很爱我。
我真的很想他们。
但我却要把他们忘记。
多么残忍。
为了减缓遗忘的速度,我决定把一切都写在笔记本上,每天看一遍。
……”
 
童婳越往后看,越是心惊。
 
她觉得一切都完了,她和所有人一样,永远逃不出这个鬼地方。
 
“我不敢置信。
我得到了离开马戏团,回到人间的机会。那是多么小的概率,但是我成功了。
但离开需要条件,我必须寻找一个交换者,代替我留在这里。
只要那个人能在契约上签字。
当初的我,就是成为了别人的交换者,来到了这里。
这就是换乐马戏团的运作方法,它需要游客,也需要员工。员工离开,寻找交换者成为游客,游客来到这里,又成为员工,如此循环。
如今我得到了离开的机会,我需要先计划重回人间寻找交换者。
还没找到交换者签下契约之前,我在人间的活动范围仅仅是欢乐马戏团——只是一个幌子,它不断地开在全国各地,为的是寻找更多新鲜的游客——我计划在那里开一个开心抽抽乐的摊位,设置一个特等奖,抽到特等奖的那个人,我会送给他一张换乐马戏团的门票,并且骗他用特定的羽毛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当那个人签字以后,就将会成为我的交换者。
而我,就能离开这里,重新回到人间。
写到这,我的手已经颤抖得不成样子了。
祝我成功。”
 
 
“贱人!贱人!”
 
童婳狠狠地撕烂了手中的笔记本,崩溃大哭。
 
哭得没有力气以后,她把脑袋埋进膝盖里,绝望地闭上眼睛。
 
她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欧气,这么多的人,偏偏是她抽中了特等奖,成为替死鬼,来到了这里。
 
难道真的是报应吗?
 
童婳知道自己罪孽深重。
 
因为脸蛋上那块难看的胎记,她曾恶毒地咒骂过自己的母亲;因为嫉妒同桌的好成绩,她曾在他的水杯里下药,害他睡过头而错过了高考;因为嫉妒校花的美貌,她造谣校花私生活不检点,最终使人患上了重度抑郁而跳楼自杀了。
 
甚至,她刚刚还用匕首杀死了一个男人。
 
但是,她知错了。
 
她已经得到了惩罚!
 
她不想被困在这里,如果她能逃出去,她会好好改正,为自己做过的错事而忏悔。
 
对不起!
 
哭了一会儿,感觉头上的伤口不再那么疼了,童婳擦了擦脸蛋,支撑着站起身来,她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走廊,依旧空荡荡的,没有人。
 
童婳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那个男人写了这么多话,一定会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说不定能帮她逃出去。
 
在床底下,童婳发现了一张纸。
 
正是笔记本上残缺的第二页。
 
“来到换乐马戏团的那天晚上,我玩得很尽兴,我的导游小丑还带着我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古堡,我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
没想到从美梦中醒来时,却是我永生难忘的噩梦。
我被一个自称‘绅士先生’的男人扔进了一个地洞里,里面有一只凶恶的狗熊,而我,只有手上的一根铁棒。
我几乎害怕得晕了过去,我疯狂地挥舞着铁棍,打得狗熊头破血流,但是它猛地朝我扑来,一口咬住了我的脖子。
我以为我死了。
然而我再次醒了过来。
仍然是那个地洞,仍然是那只狗熊。
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疤痕,那是被狗熊撕咬过的痕迹。
我明白了,原来在这里,一切的伤口都会在一定时间内自动愈合。
人不会死。
或者说,不会永远死去。
只会一次又一次地复活,然后继续面对着这里的一切。
永无休止。”
 
读着纸上的文字,她猛地想到了什么,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一只苍白的手从她的背后伸来,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响起。
 
“抓住你了。”

“你在哪儿呀?我到了。”
 
高挑漂亮的女孩站在欢乐马戏团里,用微信给好友发了一条语音。
 
她来到了约定的地点,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人影。
 
这时,一位戴着面具的小丑朝她走来,手上还抱着一个抽奖箱。
 
“呀?我可以抽吗?”
 
小丑点点头。
 
女孩伸手进去,抽出了一张印着“特等奖”的纸条。
 
“天啊!我居然抽到了特等奖!”
 
小丑把一个信封递给了她。
 
女孩拿着奖品非常高兴,离开前,还在小丑的指引下,用羽毛笔在一张便条下写下留言,并签上了字。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轮盘。
 
整个轮盘五颜六色,其中仅有一小部分的红色。
 
可以说,中奖率不足百分之一。
 
“换乐轮盘。”戴着绅士帽的男人说道,“每人仅有一次机会,转到红色,你便可以离开,寻找你的交换者。”
 
 
小丑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紧紧地捏着手中的便签,上面有着刚刚女孩的签名——“诗语。”
 
小丑揭开面具,露出自己原本的面容。
 
阳光下,小丑左脸颊上的胎记,显得愈发鲜红。
 
那是恶魔的吻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