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我,天帝之女,追了一个男人五世

作者:惊池故事
2021-10-12 13:36

程月牵住他的手:“你现在想起来了吧?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能带你回去当神仙,再不用入这轮回。”


西南殿门最近来了个当差的,传闻人长得英俊,惹得多少女神仙过来特地瞧一眼的。
 
程月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只不过程月可不是什么小神仙,她是天帝帝后的女儿,自出生起就享受着最优等的待遇。按人间那套来说,她算天上的公主,身份尊贵,自然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早听闻小赵将军生得俊俏,程月偷溜出来躲在一旁看,传闻果真不假,程月生了几千岁,还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神仙。程月在角落打着心里的算盘。她掰着手指头算,相貌堂堂,好;门当户对,很好。

再探出头去看,见小赵将军正摆着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拒绝一个小女仙。程月点了点头,又弯下一根手指来,沉着稳重,不为女色动容,甚好。
 
程月又偷摸看了他好几眼,越看心里越生欢喜。再偷看,眼神对上那小将军的,羞得连忙低下头,跑回家中的路上还险些摔了。

回去路上,程月无意间瞥见池中倒影,她愣在原地,手背触碰脸颊。她的脸怎么这样红烫,神仙也会脸红吗?
 
此后,程月常常有意无意地散步去西南殿门,偷偷摸摸地远远望着,看他一副冰冷冷的模样,看他拒绝的小神仙气得满脸通红,羞得恨不得钻进云里。
 
程月觉得好笑,没忍住笑出了声,惹得赵易阳朝着声音看了过来。两人对视,程月收敛起笑容。
 
程月只不好意思了片刻,随后又挺直了腰杆神气起来:“看我做什么?”程月走到赵易阳面前,她仰着头看他,“你认识我吗?”
 
赵易阳摇了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就好。”说完程月就不争气地溜了。溜之前,她瞥到那个从来板着的冰块脸嘴角微微上扬,是笑了吗?
 
随后,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剧烈又急促,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程月年龄正到婚嫁时刻,母亲在夜晚进她闺房问起,可有什么喜欢的人没有?
 
程月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赵易阳的脸庞,她素来喜欢好看的东西。程月向母亲点头:“赵元帅的儿子,赵易阳。”
 
正如程月所想的那般,她想要的,轻而易举就得来了。
 
两人订婚的消息传得很快,公主与将军,也算一段佳话。天上失恋了一群女神仙,她们的小赵将军英年早婚,西南殿都要被泪水淹满了。
 
程月再来到这西南殿门找赵易阳时,这里与从前并无二样,赵易阳还板着那张脸,笑也不笑的,只是再没什么女神仙上前来搭讪了。
 
程月走上前去:“你上次不是说不认识我吗?那现在认识一下,我叫程月,天帝和帝后唯一的女儿,你的未婚妻。”
 
现实总与故事有所出入,程月没等来想象里的笑容,落得一道晴天霹雳。她听见赵易阳说:“这门婚事我会找机会向天帝退去,劳烦公主不要再在我这费心了。”

赵易阳还没来得及去退婚就被禁足了,直至婚礼,他要做的就只是一日三餐陪程月吃饭。
 
他们还未成婚,程月只得日日不厌其烦地从公主殿前去将军府吃饭。她与赵易阳同坐一桌,给赵易阳夹菜、舀汤,虽然赵易阳从不碰经她手的东西。
 
赵易阳看她的眼神,从最开始的冷漠,到后来甚至多了几分厌恶:“你这样,有意思吗?”
 
“那你这样,又有什么意思?”程月把手里的筷子往桌面一摔,“赵易阳,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对我就这样冷淡吗?还是说,你的心根本就是冷的,你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吗?”
 
赵易阳还是那副木头模样,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做。程月叹了口气:“吃饭吧。”
 
程月心想,赵易阳虽心不在此,人在这也是好的。不是人间常道日久生情,或许他们婚后赵易阳就能开窍了。
 
程月与赵易阳的婚礼的那天,程月被盛装打扮,嫁衣与饰品都是最奢华的。她坐在镜子前,在她大婚的这一天,她是最美的新娘。
 
只是,她等了一整天,她的新郎都没有登场。

赵易阳带着他的心上人私奔了。只可惜,私奔未果,还是给抓回来了。
 
被抓回来的那天,赵易阳带着他的心上人跪在大殿等待发落。他的心上人只是一个小神仙,天上最最下等的那种。
 
程月看着赵易阳,看他坚定地握着那个女子的手,笑着对她说:“别怕。”
 
原来他什么都会,只是他不会对自己做这些事。
 
赵易阳不肯屈服:“我与她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恕不能与公主成婚。易阳自知配不上公主,望天帝应许,收回这段婚事吧。”
 
面对未婚夫的不忠,面对被这个处处不如她的小神仙比下去的窘迫,她愤怒又不解。论家世论长相,那个女的样样不如程月,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是她?自己哪里比不上她?
 
最后他们二人都被罚入人间,永远剔除仙籍,且每一世都将经历苦难,世世不得圆满。

赵易阳被罚入人间后的第一世是个贫苦书生,寒窗苦读十余年载,进京赶考,科举中状元,此后一生风光无限。只可惜四十岁那年生了场大病,病入膏肓,无药可治。
 
他的第二世是个打铁匠,铺子开在在城郊外,这回是普通人家,生活过得不算太富裕,但也不至拮据。按理说,他那个地方离城里不近,周边人烟稀少,但每隔一段时日就有一笔大生意。虽然没成达官显贵,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一生,也是极好的。
 
他的第三世是个江湖剑客,意气风发,正直侠义,倒是颇有几分小赵将军的气量在。他练得一手好剑术,常替百姓打抱不平,在击败朝廷高价通缉三年的江洋大盗后就隐退了,从此在无人知晓的小木屋里逍遥自在一辈子。
 
他的第四世是个医师,最识草药与针灸,在家乡开了家小医馆看病,他收的钱极少,只是象征性地收一些,被当地的人叫作活菩萨。皇帝微服私访,曾招他入朝,许他一生荣华富贵,他摇头拒绝,回皇帝说只想留在这医治百姓。他医人一生,数不胜数,最后年老至死,镇上的人都为他哭丧。
 
如今算起来,现在是他的第五世了。

小赵将军的这一生,是一名叱咤沙场的将军。

是的,程月找到赵易阳的第五世时,他已经死了,她是在奈何桥前遇见他的。
 
现在面前的人看着年龄轻轻,只是身上满是伤,连脸颊都挂了一道长长的疤痕。
 
程月连忙跑来,她上前捧着男人的脸:“赵易阳,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现在这副模样实在太狼狈,头发搭在眼睛上,完完全全遮住了一只眼睛。男人无动于衷地将程月的手从他脸上拿开,他后退了半步,有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不是赵易阳,你认错人了。”
 
“没事,你很快就能想起我来了。”她也不管对面的人是否愿意,将属于赵易阳的记忆,属于他前世的记忆,一股脑统统灌进赵易阳的脑子里。
 
男人双手按着太阳穴处,头疼欲裂,他的神色痛苦万分。程月牵住他的手:“你现在想起来了吧?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能带你回去当神仙,再不用入这轮回。”
 
男人忍着疼痛,甩开程月的手,失去了扶着的力,他没站稳,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不愿意。”


在赵易阳转世的前四世里,他的每一世都在奈何桥处被程月拦下。程月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给记忆、收记忆的动作。她一直都希望赵易阳能跟她走,但赵易阳的每一世都拒绝了她。
 
这次也一样。
 
“你想要我变成赵易阳,只是为了延续那段你想要的婚姻?在他的记忆里根本就没爱过你的痕迹,你又何苦一次又一次地寻找?”
 
程月眼神恶狠,眼眶挂着泪,她声音轻颤:“所以你这一世也爱她?”
 
男人低着头不说话。
 
“你第一世参加科举的那个卷子是我改的,所以你才能高中状元。你第二世时不时的生意是我安排的,不然你早饿死了。你第三世学的那本剑谱,也是我偷偷给你的。你第四世的时候,我特地安排让皇帝经过你的医馆,你只要答应了就是荣华富贵一辈子!”

“我对你世世有恩,你就算是报恩,都理应报答我!我能给你的,她能给你吗?”
 
男人缓缓抬起头:“这些东西,我从未求过你,是你自己要给的。”
 
程月冷笑:“好,好一个未求过,那你这一世又为得什么?我给你!”
 
“国泰民安,国富民强。”
 
“赵易阳你放屁!你哪里是想要国泰民安,你就是觉得这天下太平了,她就不用远嫁和亲了,你为的是国家?你为的是那个女的!”

“她是公主,我也是公主!为什么在天上你不看我一眼,在人间你还是不能看我一眼!我就这么不堪,不堪到让你讨厌我?”
 
男人从始至终都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我说过了,我不需要。”

“程月,算了吧,你不是爱我,你只是不满我选择了一个不如你的人。你不输她什么,我未选择你并非你不好,只是我心意已决,非她不可。”
 
程月第一次从赵易阳嘴里听到答案,一时间竟分不清是她的爱真,还是赵易阳嘴里那个似爱非爱的占有欲。她愣了好久,只呆呆地问了句:“那倘若,是我先认识你,是我陪你长大,你会选我吗?”
 
“或许会吧。”
 
“程月,前几世谢谢你,但你也不必再帮我什么了。我如今也早不是神仙了,更不是你口中念念不忘的赵易阳了。”赵易阳说完话,端起盛有孟婆汤的碗,一口气喝了,转身踏上奈何桥。
 
程月看着赵易阳远去的背影模糊在泪水浸满的眼里,她这一辈子都没能留得住他,从前在天上不能,如今在人间也不能。

天界的公主成了个只会自说自话的疯子,自己把自己困在公主殿里,任帝后怎样劝慰也不肯踏出门去。
 
天帝想再许个婚给程月,程月只摇摇头,她的神色憔悴,精神涣散,谁也医不好。
 
程月搬出嫁衣穿在身上,看着镜中的自己,新娘尤在,那新郎呢?
 
“易郎,我的易郎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