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真实故事

亲历长途客车上的骗局

作者:郭子
2021-10-12 15:34

这件事情算来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但我会经常想起。

虽然这件事印象如此深刻,在脑子里也不知道过了多少遍,但要真的记清楚那些细节,又仿佛不可得。现在想来,可能当时近距离地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那紧张激动的心情和车上的人是一样的。到最后恍然大悟,又像是悬疑电影揭开谜底的那一刻,才觉得原来那么简单,可是为什么当时就看不透呢。

世上骗子太多,骗人的手段非常之多,骗人的套路越来越高明,中招的人也多,但再怎么离奇,没有亲眼见过,总没有在眼皮底下发生的那么令人难忘。

很久以来一直想记录下来这件事情,担心自己的文字无法表现那种氛围,描写不出那种紧张刺激的过程,又担心自己的记忆不准确,记错了很多细节。但我最终决定还是写出来,权当是练笔。

那时候我在武汉上学,一年的国庆节放假,坐长途客车回冷水。学校在武昌,是到付家坡长途客运站坐车。怎么从学校出发,怎么上车,过程都记不清楚了。

客车从付家坡车站开出不久,很快到了阅马场,抬头能看见黄鹤楼了。大家都刚刚从上车的忙乱中安稳下来,到钟祥还有5个多小时呢,都不着急,看风景的,打盹的,还有聊天的。我还没有睡意,也没有和旁边大哥聊天的想法,想着马上要过长江大桥了,可以看看长江江景。

突然客车右侧靠门站起来一个人(下面称他为套笔者),手里拿着红色蓝色两只铅笔和一根红线,大声叫着,来来来,我为大家解解闷,一起来玩个游戏啊。

车上的人估计都听见了,但都没什么兴趣。

套笔者继续喊道,游戏很简单,这里有两种颜色的笔,看我的操作,边说边用红线在两支笔上套起来,你猜中笔套在哪个颜色的笔上,就赢了,押多少钱都可以,你赢了我按照你押的钱数返给你,输了钱归我。

套笔着连着叫了几遍,开始有人响应,第一个人押了50,没猜中输了。陆续有两三个人押了五十、一百不等,有输有赢。

车上的人这才有了一点兴趣,不过大都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大家都知道这是骗人的把戏,心想这几个人还玩,真是傻X。

可是居然又有几个人加入了,再加上之前玩的几个人,争着抢着押,车子里顿时热闹起来,很吵很乱,不想看热闹的觉得很烦,但都不好明确表现出来,更没有人制止,都在想能有人出头就好了。

“你们不要和他玩,他这是骗人的!”突然,一个坐在左侧中间的操着广东口音的人站了起来,指着套笔者大声说道,说完就坐下了。车里的人大都暗自高兴,总算有人出头了。

那几个人没有理“广东人”,还在继续玩。瘦瘦高高的“广东人”站起来了,大声叫到,叫你们别玩了,听见没有?

套笔者反击道,我们玩我们的,关你啥事?你玩不起就不玩,还能不让别人玩?

双方你来我往,言辞越来越激烈,火药味渐浓。

说我玩不起?今天让你见识一下,广东人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报纸包着的包裹,打开是厚厚的一扎钱。广东人说,这是一万块,你敢说我玩不起?

车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全车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了,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敢和我玩吗?你有钱和我玩吗?输了你赔得起吗?广东人发出灵魂三问,气势逼人。

大家都认为这广东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这不明摆着要输钱嘛,可是广东人提出套笔者赔不起的问题,这下又有悬念了。

那是1994年,一万元绝对算得上是巨资,我清楚的记得我口袋里就只有50元钱。

你有钱了不起啊?你广东人就了不起啊?老子今天就和你玩到底。套笔者也不示弱。喂,朋友们,我们大家一起凑钱,来和他玩。

广东人说,好啊,你凑啊,你凑够了我就和你玩。广东人应战。

来来来,朋友们,我们今天玩死他这个广东佬,大家一起凑钱啊,我们肯定赢他!套笔者招呼车上的人。

车子已经过了长江大桥,到汉阳了。先前和套笔者玩的几个人开始掏钱,套笔者大声叫着每个人的钱数,四百,八百,五百......好了,已经有两千多了,大家抓紧时间啊。

除了那几个人,其他乘客虽然蠢蠢欲动,但也并不太想掺和进去。

广东人开始嘲讽,就你们,能凑到一万元?

套笔者和已经凑了钱的那几个人开始在走道里来回游说,我们不要被老广看扁了,大伙一起凑,钱多钱少都行,我们一起来赢广东人,我们肯定赢。
陆续有人在掏钱。整个车厢骚动起来。

套笔者边收钱边喊道,这里有人出了200元,这里又有人出了400元,好,我们凑了4000元了。

又过了一会儿,继续喊道,我们凑了5000元了,还差5000元。兄弟姐妹们,快啊,大好的赚钱机会啊。

又有人在掏钱。我身旁的大哥看起来很淡定,几个游说的走来走去好几趟,他都没反应。

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心想要是有钱也押上,肯定赚钱,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但想想口袋里的50元钱,还是算了吧。那几个人看着我是学生模样,也没有问我。

广东人看到钱还没有凑够,声音又大起来了,你们今天肯定凑不够了,不要丢人现眼了。

套笔者毫不气馁,继续喊,还有没有加入的,金银首饰也可以算钱的。

靠在驾驶员后面的两位大姐问,我的金项链可以算多少钱?我的金戒指算多少?

套笔者说,金项链算1000,金戒指算800,行不行,老广?

广东人回答,没问题。

几个帮忙凑钱的继续在过道里走来走去,一一询问,有没有钱?加不加?我们就要凑够了!赚钱的机会,大家要好好把握,抓紧时间啊。

坐在我旁边的大哥终于忍不住了,掏出来500。还有少数几个人又拿出了一些钱。

客车已经快出汉口了。

这时候套笔者喊道,好,我们凑了8500元了。老广,我们可以赌了吧。

广东人回答,可以。边说边拿起他的包和那一扎钱。

套笔者把红线在两支笔之间绕了几圈,然后说,你猜,是什么颜色?

全车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两支笔上。大家都在等待广东人,不管他说是哪只笔,都会说错的,因为“我们”和套笔者是一伙的。

广东人随口就说,红色!

大家都激动地看着套笔者,等着他宣布广东人输。

万万没想到,套笔者宣布答案,红色!哈哈哈,老广赢了!你们都输了!

这时候客车突然停了下来,五六个人鱼贯而出,下车就跑。

我试着回忆那时此刻客车上的情景,隐约记得车上突然沉默了,时间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

最先开口的是驾驶员,对坐在他后面的两位大姐说,我刚刚提醒你们好几遍了,你们不听劝。

车内开始激烈讨论起来,互相问你出了多少钱。也有人不愿意参与讨论,车内充满了尴尬的气氛。

客车继续前行,还有四个多小时才能到钟祥。但是车厢里面有一种压抑的空气,挥之不去,一直到钟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