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为了收集我喜欢的香水味道,她竟剥下人皮……

作者:里芙
2021-10-12 22:19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喜欢癖好。有的人喜欢男士尖头皮鞋,有的人喜欢蓬松大波浪卷发,有的人喜欢人群中耀眼的红裙子。
而我,最喜欢香水。
我的隔壁住着一位青春洋溢的小姑娘,我们共享一部电梯。每天早晨我按下电梯按钮七秒后,都能听到她在门里头手忙脚乱穿鞋的声响,声响持续五秒钟,然后她就会猛的拉开门把手,稚嫩的脸庞睡眼惺忪地和我四目相对。今天也是如此。
“凯勒哥早!今天我差点又睡过头,还好我的生物钟给力,硬是给我拽起来了。”她懊恼地看着我,然后抬手抓了两把头发,用套在手腕上的黑色发圈把头发随意的绑成一个高马尾。
我冲她笑笑,道一句早安,然后跟她一同走进电梯。在电梯的密闭空间里,我闻到来自她发梢若隐若现的香水味。我皱了皱眉,总觉得广藿香的苦味,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出现在一个二十四五岁小姑娘身上,十分的不合时宜。
我不露痕迹地稍微拉开了一点和她的距离,转脸问道:“又没吃早餐吧?”
“嘿嘿,来不及啦,起床都已经六点四十,洗洗弄弄就到现在了。”她拉开背着的单肩包翻了翻,然后拿出一袋小零食,递给我,“不过我随身带了小零食,准备到公司泡一杯咖啡,将就一下。喏,新口味,凯勒哥你也尝一尝!”
我接过小姑娘递来的零嘴,包装袋上印着可爱的卡通动物涂鸦,袋子也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像是被人刻意喷了香水一般。确实很像小女生喜欢的东西。
“谢谢你啦,包装袋很可爱,果真可爱的女孩子就会拥有可爱的东西啊。一定很好吃。”
我将小零食放进公文包,又冲她笑了笑,看到她耳根微微有一点粉红。我刚想张嘴再对她说点什么,电梯门就缓缓打开,一楼到了。
小姑娘冲我急匆匆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就抢先冲出电梯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地铁站跑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如果她身上是甜甜的花果香,可能会有魅力一点。

我在一家策划公司当一个小总监,公司离家很近,步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我不紧不慢的走着,仔细的、不着痕迹地感受着来自身边擦肩而过的女性们身上散发出的气味。
有清新的,有素雅的,有假装成熟的,有渴望年轻的,不同香气能将她们的不同心思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公司门口,我不禁有些失望,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让我满意的气味,这个早晨对我来说有一点失败。
一进到公司,就看到几个小年轻围在一起说着些小八卦。我稍稍凑近,勉强听到几句类似于贺总失踪了的消息。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看到我来,急忙冲其他几个做手势,几个人霎时间停止了讨论,纷纷站起来扭头看向我。
“凯勒哥。”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快都坐下,我一直觉得下属们看到我就立马站起来这样的举措有一点太过拘束。
“怎么了?贺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踌躇了一会,最后还是新来的男生小吕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凯勒哥,刚刚B组的人说,贺总好像失踪了,连续一周都没上班。听说贺总家里人也报了警,但是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呢。”
我听后皱皱眉,但是看着眼前几个年轻孩子们有些紧张又担忧的神情,还是出声安慰道:“别担心,既然都报警了,警察们肯定能把贺总找到的。先工作吧,别想那么多。”
几个孩子点了点头,我转身走进办公室,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听到他们在我身后窸窸窣窣地说着:“这个月好多女生失踪啊,还记得吗?上周就有一个,这周又有两个呢!再加上贺总,这都多少个了……”
我关上办公室门,把自己扔进皮椅里,揉了揉眉心,觉得很蹊跷。
贺心,我们公司B组的总监,一位很有风韵的职场女性,办公起来雷厉风行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私下里也很幽默风趣,因此十分受同事们的爱戴。但是少有人知道,她不仅是B组的总监,还是我的秘密女友。
是的,我们秘密地在谈恋爱。
我们俩在很多方面都很契合,最为重要的是,她在不同的场合总能十分合时宜地选对合适的香水。我为她倾倒,也为她身上散发的时而冷冽时而炽热的气味着迷。
打开手机,发现我们最后一次的通话记录和微信聊天,也截止在她失踪的前一天晚上。那晚我们在我家里吃的晚餐,她喷了祖马龙的虞美人与大麦,花香夹杂着成熟的大麦香味,还带着一丝丝奶味,与当晚的烛光相辉映,优雅动人。
也是那晚,她问我是因为我们正好喜欢相同品味的香水我才会喜欢她吗?假如出现另外一个和我有相同品味的女人,我会爱上她吗?
我抱着她,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你知道吗,每款香水在每个人的肌肤上都是不同的香气,所以我喜欢的不是那些香水,我喜欢的是香水在你身上的味道。我只是喜欢你。”
那晚我们拥抱,接吻,但是她最后没有留下来。临近十一点半的时候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我家。我送她到电梯口,她踮脚给了我一个吻,笑着对我说:“明天见。”
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能联系上她。
我盯着桌子上的圆形摆件出了会儿神,然后又觉得很奇怪。我是她失踪前的联系人,在她失踪这段日子里我也没少给她发消息,刚刚听小吕他们说,警察也介入了,但是怎么到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我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些事情都甩出脑子,然后顺手拿起手边的文件,开始一天的工作。

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我才处理完手头的事。我从办公室的玻璃窗望出去,发现我们小组的几个刚刚来的实习生拘谨地坐在工位上,时不时偷偷向我办公室的方向张望一眼。
见状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走出办公室,转身锁上门。他们又全都站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我笑着对他们说:“怎么还没走呢?快下班吧!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哦。”
他们对我也是笑眯眯的,纷纷道“再见”。但是我知道,在我离开后他们一定会彼此吐槽,“也真是够假惺惺的,自己不走还好意思问我们怎么还不走!”

我走在街上,看着周遭熟悉的建筑有一点恍惚。忙完后的空闲,人总是会控制不住地去想很多有的没的的事情。
恍惚间,我闻到了一缕淡淡的、清爽的香气,这一缕难以捕捉的气味瞬间将我俘获,我不敢有太明显的动作,只能小幅度地侧头、侧身,去寻找香气的来源。
 
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打着深蓝色领带的上班族,穿着淡粉色长裙的小女孩和打着鼻环妆容朋克的少女……
终于,我在杂乱的人群中找到了气味的源头——那个穿着米色通勤短西装套装的一位看上去约莫30岁的女性。
我一点点靠近她,那股摄人心魄的香气就越发明显。她脚步很快,我需要费一点力气才能跟上她,我始终保持在她身后十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正好能够确保我不会挨她太近以至于让她发现我的异常,又能够清晰地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她匆匆走过地铁站,但是并没有进去。我想她应该和我一样,家就在这附近。我们经过了我回家必须经过的丁字路口,但是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我没有向右转,而是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向左走去。经过这个丁字路口后,她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我也跟着调整了步子,距离依旧保持十米。我想她快到家了,因为她现在的神态已经不像刚刚那般紧张。
又走了几步,我们来到了十字路口,马路的对面就是一个小区。
谢天谢地,我们赶上了红灯。
我加快了步伐,在红灯的读秒时走到了她的身边,不动声色地狠狠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试图把属于她的气味留在鼻腔。我站在她身侧,悄悄打量她。她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鼻头有些圆钝,嘴唇比较薄,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我注意到她下意识地看向马路对面的小区,在内心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绿灯亮起,她步伐轻快地过了马路。我站在马路这头,看着她走进那个小区,身影彻底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摸了摸鼻子,转过身向家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就有人突然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有些惊讶地转头,隔壁那个小姑娘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
“凯勒哥!”她笑眯眯地看着我,“今天下班有点晚哦!”
我从略微惊吓中回过神来,对她笑了笑说:“是啊,今天加班啦。工作有点多。”
她自然而然地走在我身侧,歪过头看着我:“不过凯勒哥,怎么今天走到这边来啦?”
我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懵了一下,还没等我回答她就自己说了出来:“哦哦,是不是想去那家寿司店啊?”
她指了指身后马路对面,那个女人所在的小区旁边。
“不过,那家寿司店最近在装修哦。”她将手里的手机装进外套口袋,“那家店附近有个地铁口,我偶尔也会从那边下地铁。如果凯勒哥想吃,我就留意一下呢。”
我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那就谢谢你啦!”
她的脸又红了。
 
一连几天,我都能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碰到那个女人。我偷偷地观察她,知道了她喜欢下班的时候,在我们公司楼下便利店买一块拿破仑放进背包,喜欢走在人行道的最内侧,喜欢走在路上时无意识地摆弄左边手臂上一块很小的胎记,喜欢左手拿着手机,偶尔会在右手拿一杯拿铁,我看到后总想和她说下班喝咖啡不利于晚上的睡眠。但是我只是偷偷跟在她身后,贪婪着她的气味。有一两次恰逢绿灯,我跟着她过了马路,看着她走进那所小区的七号楼。
我和她的故事止步于第二周的星期三。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见过她,而小吕他们的八卦谈资里,又多了一位失踪的女性。
 
还有几天就到情人节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联系上贺心。她就像在我的人生中突然蒸发了一般,竟然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在离情人节还有三天的早晨,我和隔壁的小姑娘照例在电梯间碰到了。她的身上还是散发着那种不适合她的广藿香。
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地冲我打招呼,然后揉了揉眼睛说:“凯勒哥,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你准备和你女朋友怎么过啊?”
我张了张口,没说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说我的女朋友失踪了快要一个月了,还是说我已经不知道她还是不是我女朋友了?
小姑娘看出了我的尴尬,连忙打了个哈哈,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我们在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像往常一样道别,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前那样一溜烟地就冲向地铁站,而是在走了几步之后,转头对我满脸害羞但是却郑重其事地说:
“凯勒哥,情人节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请你一定要收下!我会把礼物放在你的门口的!”
她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说完后就跑了。
我在原地笑了笑,心里不免觉得有些遗憾。
我和贺心还没有一起过过情人节。我们是前年的年底确定的关系,第一个情人节因为她出差而分处两地。虽然后面补过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吃了一顿饭,但是毕竟没有了情人节当天的气氛,而且也没有太过隆重地去准备,不然平淡的日子里就显得突兀了。
我向公司走去,心里暗想,就在情人节那天送给小姑娘一瓶清新一点的香水吧。
 
情人节这一天是星期六,公司难得没有加班。可能也是在给小情侣们创造浪漫的机会。
早晨我被是隔壁的吵闹声吵醒的。我揉了揉脑袋起床,简单洗漱后,拿起桌上的香水,披了一件外套打开门,准备早点把给小姑娘的礼物送过去。
香水是昨天我在商场柜台一下就挑中的,我看了看手里香水盒精美的包装,觉得她一定会喜欢。
女孩子好像都很喜欢用心准备的礼物。
门外的状况令我意外。
不知道是我开门的声音太过明显,还是我的错愕太过突出,站在隔壁的警员直直地向我走来。
“您好,先生。”警员戴着常规的白手套,很认真的拿着笔准备记录,“您认识您隔壁的詹小姐吗?”
“啊……我……”我有些不知所以然地点点头,“我认识的,我们是邻居。”
“她自杀了。
“我们在她家发现了监控和监听设备,根据我们警员分析,您一直处在被她监控监听的状态下。
“您对这个知情吗?
“您没事吧?
“……”
 
我浑浑噩噩地退到家门口,右脚碰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方形纸盒。我想那应该是她给我准备的礼物。
我将盒子拿起来,走进屋内,有些手足无措,不知究竟该不该打开这个盒子。
警员的话又浮现在我耳边,仿佛被按下了循环播放。
“詹小姐涉嫌谋杀了五名女性,我们在她家的冰柜中发现了被害者的毛发和皮屑,但是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五名被害者的尸体,如果您有什么想起来的,麻烦您尽快联系我们。”
好奇心最终还是战胜了恐惧,我拆开了她送给我的情人节礼物。
包装被拆开的一瞬间,几种曾经俘获我嗅觉的气味像是被解开了封印一般扑了出来。
包装盒里放着一张情人节贺卡,和一个带着中古欧洲风格雕花的铁盒。
我打开卡片,上面是小姑娘略显稚嫩的笔迹:

“听你说每款香水在不同的人皮肤上都是不同的味道,我把你最喜欢的那几款都收集起来了。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身上的味道。这一次我用了你女朋友的香水……”
精美的铁盒里赫然放着六块被裁剪的四四方方的皮肤,每一块被分隔的很好,皮肤周围还有着微微的湿润。
“我想问问你……这六款,你最喜欢哪一个?”
 
我终于没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