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诡故事:发财

作者:酒后真言
2021-10-13 09:55


杨树民冯喜娟两口子心眼太欢,这山看着那山高。

当初他们在家干过养鸡场,养猪场,进城租门市买过鞋袜卖过布,总觉得干哪行都发不了大财。

这天,冯喜娟听一个从泰国旅游回来的闺蜜说,在泰国养小鬼的人特别多,说你如果把小鬼养好了,那小鬼灵得很,能指挥你做生意发大财。

如今国内一些大腕明星,为了名利都在家里养着小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喜娟一听说养个小鬼能发财,夜里就把这事赶紧当做枕头风吹给树民听。

没料想树民听完喜娟的话不屑的回道:“其实这事我比你了解得早多了。

泰国确实不光出‘人妖’,还养小鬼出售小鬼。

若是从泰国买回来个小鬼,一般的要花费万儿八千,比较灵一点高级一点的需要几万十几万。

我早就研究过了,所谓‘小鬼’准确地说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灵婴’咱们没那么多钱去买,干脆自己做一个好了。”

“小鬼也能自己做啊?”

喜娟惊奇的瞪大眼,一骨碌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这有啥稀罕的,简单得很,我从网上学会了怎么做。”

树民一把把喜娟拽的躺下说:“你姐姐不是在县城开个妇科门诊吗,她经常给那些搞恋爱,不操心意外怀了孕的女孩子堕胎。

咱这样,明天你去找你姐姐,告诉她让她在给人堕胎时,给你留一个堕下来的六个月以上的男孩,咱们自己做个小鬼养起来。”

第二天,杨树民从超市买回来一个长50公分,宽30公分,高20公分带盖的厚塑料盒子,又到药店买回来一公斤福尔马林,倒进塑料盒子里。

让喜娟把塑料盒子带到她姐姐的诊所,请求姐姐给她弄一个堕胎下来的6个月以上的,已经显出胳膊腿各个器官的男婴。

在妇科诊所弄一个堕胎男婴本来可遇不可求。

说来也巧得不能再巧,不到半个月时间就遇到一个,喜娟把盛有福尔马林和男婴的塑料盒子带回家,杨树民在家里早做好准备工作,他按照网络上老师的指示,给小鬼专门做了睡觉的婴儿床等必须用品。

喜娟把男婴带回家后,恭恭敬敬放在婴儿床上,并在床头供桌上摆放了水果、食品等供品。

按照规定,养小鬼必须把小鬼,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它要特别特别关心。

不光每天要给它更换新鲜食品,到了吃饭的时间要喊它一起吃饭,睡觉时要喊它一起睡觉。

杨树民两口子按照老师指示,一丝不苟操作,还给男婴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杨小金。

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还真让他们俩喜出望外,半年后小鬼有灵气了,可以轻易的进入他俩任何一个人的梦里,明确告知他们明天该干啥不该干啥!

这天夜里杨树民睡的正香,儿子小金走到他床前礼貌的对他说:“爸爸,明天你啥都不用干,去彩票站买一张彩票。”

树民摆摆手说:“爸爸买彩票伤透了心,这么多年背着你妈妈买彩票,花了那么多钱,只得到两次5元的小奖,我再也不想买彩票了。”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小金让树民伸出手来,用笔在树民手上写了一串号码:“你就按照这个号码去写彩票,保证让你高兴。”

杨树民呼一下子醒了,他用手机照明,清清晰晰看到手心里确确实实写着一串号码。他又惊又喜,乐到天明再也没有合眼。

吃过早饭杨树民急匆匆去了彩票站,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按照手上的号码买了一张彩票,耐心等到开奖,竟然得到大奖38万元!

杨树民高兴地差点晕过去,回过神来才后悔,自己掴了自己一巴掌,刚才为啥只买一张,为啥不买100张呢?

这天夜里冯喜娟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小金轻飘飘飘到她床前,拉住她的手亲切的告诉她说:“妈,你们有养鸡的经验,明年春天你们重操旧业,回村继续养鸡肯定能赚钱。”

“不干,不干!”

喜娟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养鸡弄一身臭鸡屎味,谁见谁躲着走,又赚不了几个钱不说,到头来一场禽流感,让俺赔了个场干地净!你是没见过那满地都是死鸡的场面,让你心都凉了。伤透心了,坚决不干!”

小金笑嘻嘻安慰她说:“妈,这次啥都不怕,别人家鸡得禽流感,咱家鸡安然无恙,鸡蛋正好卖高价,发个小财!今天俺爸买彩票得了38万元大奖,你们就用这钱做基金扩建养鸡场,孩儿保你们赚钱!”

“你说啥?38万!”

喜娟一下子惊醒了,她翻过身一拳头砸在树民脊梁上,大声质问道:“杨树民,你今天是不是去买彩票中大奖了?还想瞒着我自个儿去糟去赌吗?”

树民一下子被锤醒了,眼没睁开撒没好气说:“臭娘们,你神经病啊!”

杨树民买彩票中大奖为啥要瞒着老婆?原来这一冬天他偷偷摸摸去耍钱输掉十几万,本意是想用这38万投资去赌一下,弄个咸鱼翻身才告知喜娟。

谁料想老婆这么快就晓得了,这半夜三更一惊一乍的,肯定是那混蛋小金告诉她的。树民知道以后啥都瞒不住了,只好实话实说,说自己并不是有意相瞒,而是忘了告她说了。

喜娟气哼哼又锤他一拳:“你就说瞎话糊弄我吧,38万不是小数目,闹不好你当时高兴地要蹦高了,还能忘记告诉我,我才不相信你那别有用心的鬼话呢!”

接下来喜娟便把梦里小金提议,让他们回村扩大养鸡场,继续养鸡能发财的的事告诉树民。

树民听说是小金的提议,有买彩票一事说明,知道其中必有奥妙,心想这个小鬼没有白养,自己已经开始发财了!

第二天,树民果断的退了租赁的门面,与喜娟带着宝贝小金回到乡下,整整忙活了半年时间,不光扩大了面积,还投资设置了机械化养鸡设备。

并按照梦里小金的指示,在市里种鸡场预定了50000只雏鸡。

过罢年正月拾六,树民把雏鸡运回家开始育雏。

养鸡这活树民两口子几年前就干过,只不过那时候是小打小闹,这一次是扩大生产养殖数量多,需要人手多一点罢了。

他们就顾了几个农民工做帮手,轻车熟路指挥着农民工,该喂料喂料,该防疫防疫,甩开膀子大干。

树民养得鸡,从雏鸡到成年鸡,半点毛病都没有出过,茁壮成长。转眼过去了四个月,鸡们开始产蛋,又很快到了产蛋高峰。

这方圆百里,就在树民他们放弃养鸡,进城经商那阵子,养殖业迅速发展,已经有七、八个规模不小的养鸡场。

说来也奇了怪了,就在树民和周边几个养鸡场蛋鸡产蛋高峰时,周边几个养鸡场的鸡全都得了瘟症,鸡们不吃不喝蔫里吧唧,产蛋量急剧下降。

唯有树民鸡场鸡们一个个精神头十足大吃大喝,产蛋量直线上升!

方圆百里,只剩下杨树民鸡场生产鸡蛋了,物以稀为贵,鸡蛋价格比平时高出一倍,杨树民靠养鸡发财了。

树民心里明白,这都是沾了自己费心费力养的那个小鬼儿子小金的光,这之后,他就对小金格外的关心。

这天夜里小金又一次进入树民的梦乡,小金笑嘻嘻对他说:“爸,养鸡赚了钱,你高兴了吧!”

树民乐呵呵咧着大嘴:“小金真是爸的好儿子,爸谢你啦!”

小金又提建议说:“爸,想多赚钱,把养猪场也重新干起来吧,记住也要扩大生产,必须数量大赚钱才能多!”

听了小金的话,树民果断的投资扩大了养猪场,结果那年一场非洲猪瘟使多数养猪场倒闭。

唯有树民猪场没有感染,猪们茁壮成长健康出栏,杨树民又发了个猪财。

有了钱的日子过得乐呵,这年春天喜娟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明白小鬼儿子小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这天夜里小金再一次进入她的梦乡,这次是满脸不高兴,脸色铁青恶狠狠说:“妈,你如果生下小弟弟,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喜娟急忙赔笑脸说:“儿子,哪能呢,生下你弟弟,妈照样待你好!”

小金噘着嘴:“那是不可能的,希望你趁早把他打掉!”

听到这话,喜娟一下子惊醒了。她摇醒睡在身边的树民,惊恐地把梦境告诉树民。

树民安慰她说:“我早就听说小鬼这玩意嫉妒心特强,咱有了亲生儿子,对它更加好一点,让它心满意足不就得了。”

杨树民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小鬼儿子的嫉妒心几乎疯狂,自从喜娟生下儿子后,不论他们怎样生着法子对小金百般的好,可小金就是认死理,感觉自己比弟弟地位低,想方设法祸害小弟弟。

小金施法让小弟弟几次发高烧到昏迷,企图害死小弟弟,吓得喜娟不敢在家里居住,带着儿子跑到外地。

小金找不到小弟弟,火冒八丈无处泄愤,干脆一把火烧掉养鸡场、养猪场,断了树民财路!

还梦里告知树民,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

树民知道小鬼嫉妒心强,没料想小金能到这种地步!

气得他买来几斤汽油,把盛放小金的塑料盒子搬到院子里,倒上汽油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树民更没料到,明明小鬼被烧掉了,可那家伙天天夜里都去他梦里骚扰他,恐吓他,弄得他整夜整夜不得安宁!

树民找到村里的神婆神汉,可他们对小鬼都奈何不得!万般无奈,树民只好跑到太行山下牛家凹,找到通灵大师牛二愣,请求牛大师救他。

牛大师看到,那小鬼胆大包天,就坐在树民肩膀上对他怒目而视!牛大师不慌不忙,拿来一个瓷瓶打开瓶盖,伸出手指掐了一个诀,念了一个咒,喊一声:“进!”只见小金变成一溜白烟钻进瓷瓶里!

牛大师盖好瓶盖,贴了封条,告诉树民说:“牢记教训吧,小鬼是不能随便养的。

想赚钱老老实实靠双手去干,走正道才是本分!这个小鬼我也不会害它,等它回心转意没了怨气,我会送它去好人家投胎转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