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短篇故事

梦里,那个保护我的人,居然是......

作者:时瑾年
2021-10-13 10:00


家后面有座山,大家都叫后山,在那座山上有一座坟,不知是谁,旁边有一顶不大的茅草屋,半大的孩子都喜欢去后山玩,在那周围有着许多果树,桃树,梨树,杏树,梨树,各种各样的,眼花缭乱。

春天花香四溢,秋天果香十里。

李零格外喜欢去玩,感觉特别亲切。有一次和小伙伴去玩捉迷藏,藏在草丛里,躲的深了,她们没找到李零,以为她先回家了,没多想,就都回家吃晚饭了。

后来家里人见女儿天黑了还没回来,便出来寻,将她接回家去,只见李零在那坟旁,睡得香,怎么叫都不醒。

在李零梦里那男人抱着女孩说:“没有大家,哪里来的小家,等国家山河安稳,我就回来了,娶秦妗言为妻,我会拿我的生命去爱你。”

女孩红着脸羞涩的答应了。男人便抱着女孩转圈,两人发出幸福的笑声。

李零感觉那个女孩好像自己,转身一看,自己已然成为战场上的一名护士,在战场上救死扶伤……

吓得李父李母立刻将孩子接回家,急忙找来王神婆,替女儿瞧瞧。

李父:“王姨啊,你快去瞧瞧我家零零,在后山的坟上睡着了,怎么叫都不醒。”

王神婆:“你俩口子莫急,我这就看看零零怎么了。”

王神婆嘴里念叨着什么,又冲了一碗神水,递给李母。

王神婆:“零零妈,给零零喂下去,就好了。”

李母立马把水喂给女儿。

果然,不出半刻钟,李零就醒了。

王神婆摸着零零的头和蔼的说:“零零,这咋出去玩到这时候还不回家,你爸妈都担心坏了,这是梦到什么了?睡得这么香啊?”

零零:“王奶奶,梦到了抗日时期的事,我是一名护士,帮人包扎伤口,然后就记不住了。”

王神婆:“零零吃点饭就睡觉吧,以后可不准贪玩不回家,你爸妈都担心坏了。”

零零:“知道啦,李奶奶,您也早点回家吧。”

李母:“零零,你先吃点饭,我和你爸爸送送你王奶奶。”

零零点了点头。

李爸李妈搀着王神婆,送老人家回去,天黑路滑,老人家腿脚不好,再是想问问孩子怎么回事。

李母:“王姨,零零没啥事吧,我心里面隐隐的不安。”

王神婆:“零零没啥事,告诉孩子天黑了就回家,别玩的太晚了,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干扰的,顺其自然就好。”

李父:“王姨啊,你说啥呢,我们俩也听不懂,啥顺其自然啊?

王神婆:“天机不可泄露,不用担心。”

李父李母把老人送回家,就离开了。

夫妻俩刚到家,就告诉李零以后不许再玩的那么晚,还不归家。

她满口答应,怕爸妈限制自由,不让出去玩。

可那个男人却时常出现在李零的梦里,次数越来越多,那张脸也越来越清晰。她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会睡上一天一夜。

李零再一次深陷梦中,她身在战火纷飞的战争中,耳边就是枪声,炮火声,还有两方厮杀的怒吼,她看见一个男人左臂受了伤,莫名其妙的心痛,上去为他包扎伤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会包扎伤口了,手法还那么娴熟。只知道,她想救他。

这时来了两个日本人,看见了她,嘴里嘟囔着:“花姑娘,嘿嘿,花姑娘,哈哈哈……

嘴里不干不净,说着什么,李零也听不太懂。但她知道躲,她却被拖了回来,她拿匕首划伤了两个日本人,日本人生气的抢下匕首,踢了她两脚,给了她右臂一刀,李零只感觉火辣辣的疼。

日本鬼子准备对她做些什么的时候,身边昏迷的男人醒了,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紧紧抱住两个日本人的腿,让她快跑,她看向了十米外的枪,跑着去拿枪,好打死两个人。

可男人却拉了手榴弹,砰的一声,三人同归于尽,尘土飞扬。

那男人死之前微笑着对李零说:“我会用生命去保护你。”

然后李零吓醒了,猛的惊醒坐起。


李零呼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是梦,这也太吓人了。”

李父李母告诉李零,今天不能在家陪她了,去隔壁村帮忙了,隔壁村孙爷爷没了,帮着忙活忙活,今天碰巧又是中元节。

此刻家里只有李零一个人,她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外面天阴的厉害,灯忽闪忽闪的,狂风大作,家门前的黑狗,汪汪大叫,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风卷起了黄沙,屋里面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很浓重,温度骤降,有着黏重的脚印拖行,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李零很好奇是什么,便从被窝里出来,一望,吓得尖叫。

她和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对视上了,吓的她连连后退,缩在被窝里发抖。

那个血人神色悲伤的说:“慕之,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可我一直都在,以后我不能保护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下辈子,我再保护你,我要走了……

听完血人说要走了,李零还磕磕巴巴的和那人说着再见,害怕是害怕,总感觉有些亲切和熟悉。

血人说不见就不见了,风沙也停了,外面星空一片晴朗,家门口的狗子也不叫了。

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可李零知道她不是在做梦。

过了几个月,李零也渐渐忘了,李零奶奶也从城里的小姑姑家回来了,老太太牵着孙女的手,阿婆陷入了沉思。

李奶奶:“几个月没见零零了,出落的更好看了,零零今年是不是十六岁了?奶奶这个老糊涂都记不清了……

李零:“是啊,奶奶,我今年十六岁了。”

李奶奶扶着头若有所思的说:“奶奶给你讲个故事吧,你知道后山那一片果林吧,有一座坟,和一顶茅草屋。”

李零:“奶奶我知道,你快讲讲吧,还没听奶奶说起过呢。”

李奶奶:“零零别急,听奶奶慢慢讲给你听,那时战火纷飞,在咱们村里有一位秦小姐,秦小姐祖上行医,家底殷实,秦家父母给女儿请了一位先生,那先生在外留过学,就请来教书,想让女儿多些见识,那先生长得仪表堂堂,风流倜傥,更是满腹经纶,名唤程逊。

那秦小姐名叫秦妗言,跟着父母学了医术,跟着先生学了见识,想当年秦小姐遇到程先生时也就十六岁,和零零一般的年纪,秦小姐也给我治过病,所以我记得格外清晰,她手掌心处有一道疤痕。

经过接触,两人坠入爱河,又过了两年,两人订下婚约,在即将成婚的时候,爆发了抗日战争,程先生毅然决然参军。

后来秦小姐放心不下程先生,也参了军,在部队的医院里,成了一名护士,她在后方救死扶伤。

有一次秦小姐在战场上抢救伤员,发生了意外,程先生为了保护秦小姐,和那两个小日本同归于尽了。将程先生安葬在后山上。继续在前线救治伤患。

后来解放,秦小姐回来,在未婚夫的坟旁盖了一顶茅草屋,她医术高明,又扎的一手好针灸,村里谁有什么头疼脑热,生了疮疖都去找秦小姐医治,一副方子吃上三回准好,她扎针更是妙手回春。不收钱财,不图名利,只要好了的病人,在屋旁栽一棵果树……”

李奶奶还没讲完故事,李零就跑了出去。

坟头的草有三尺高了,墓碑上已经斑驳离影,看不大清晰,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来,是程逊。

李零将坟上的草清理干净,草划破了她的手,滴下了鲜血,她在坟前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此时风吹过果林,带来阵阵果香。

李零的掌心,留下一道疤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