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

李煜《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作者:严勇
2021-10-11 11:02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李煜[五代]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
故国梦重归,
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


译文

人生愁恨,何以能免?销魂独我,悲情无限。故国神游,梦中重归,一觉醒来,双泪垂落。
巍巍高楼,谁与我上?长记往昔,多少人一起登高把秋晴望。往事如烟,皆已成空,不还都如,一梦之中。


注释

子夜歌:此词调又名《菩萨蛮》、《花问意》、《梅花句》、《晚云烘日》等。此词于《尊前集》、《词综》等本中均作《子夜》,无“歌”字。
何能:怎能。何:什么时候。
免:免去,免除,消除。
销魂:同“消魂”,谓灵魂离开肉体,这里用来形容哀愁到极点,好像魂魄离开了形体。独我:只有我。何限:即无限。
重归:《南唐书·后主书》注中作“初归”。全句意思是说,梦中又回到了故国。
觉来:醒来。觉:睡醒。
垂:流而不落之态。
谁与:同谁。长记:永远牢记。
秋晴:晴朗的秋天。这里指过去秋游欢情的景象。
望:远望,眺望。
还如:仍然好像。还:仍然。


赏析

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忆旧词。

李煜写过两首《子夜歌》,一首为前期所写,“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缥色玉柔擎,醅浮盏面清。何妨频笑粲,禁苑春归晚。同醉与闲评,诗随羯鼓成。词中描写了其早年间在禁苑中饮酒赋诗的游乐生活。

时隔多年,李煜由一国之君变成阶下囚,其笔下的《子夜歌》,早已一扫之前的绮丽放荡,而变得深沉博大,不仅写出了自己的家国情愁,也写出了人世间普遍的爱恨情愁,故而词至李后主,“境界始大”。

人生愁恨,何以能免?销魂独我,悲情无限。“愁恨”二字为全词词眼。“独我”二字,为“愁恨”平添诸多伤感。

故国神游,梦中重归,一觉醒来,双泪垂落。国破家亡,实难重回,唯有托梦,才能抵达,一觉醒来,还如一梦,真相面前,怎不令人悲痛欲绝。国破家亡,悲痛之极,此为“愁恨”其一。

巍巍高楼,谁与我上?长记往昔,多少人一起登高把秋晴望。一觉醒来,凭栏远望,皆是汴京之景。现实之悲,一下子涌上心头。阶下囚还有什么人愿意与之一同登楼呢?想当年,多少人争着与词人一起登楼赏秋。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囚禁之孤,无人相伴,此为“愁恨”其二。
往事如烟,皆已成空,不还都如,一梦之中。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将过去,时间会带走一切爱恨情愁,会抚平所有的伤痛,一切不过都只像一场梦一样。往事成空,不可回转,此为“愁恨”其三。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被囚之后的李煜,满腔愁苦,从他的笔端汩汩流出,不事雕饰,自成一篇篇千古绝唱,千载而下,打动无数读者的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