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作者:严勇
2021-10-10 11:04

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轼[宋代]
大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译文

译文见文末第一条留言!此译文忽略!
虎踞龙盘,金陵古城,今胜往昔;天翻地覆,慨当以慷,令人振奋。
宜将剩勇,猛追穷寇;不可沽名钓誉,学西楚霸王项羽。
天若有情,天也会老,人间正道,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注释
赤壁:此指黄州赤壁,一名“赤鼻矶”,在今湖北黄冈西。而三国古战场的赤壁,文化界认为在今湖北赤壁市蒲圻县西北。
淘:冲洗,冲刷。
风流人物:指杰出的历史名人。
故垒:过去遗留下来的营垒。
周郎:指三国时吴国名将周瑜,字公瑾,少年得志,二十四为中郎将,掌管东吴重兵,吴中皆呼为“周郎”。
雪:比喻浪花。
小乔初嫁了(liǎo):《三国志·吴志·周瑜传》载,周瑜从孙策攻皖,“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
羽扇纶(guān)巾:古代儒将的便装打扮。
一尊还(huán)酹(lèi)江月:古人祭奠以酒浇在地上祭奠。这里指洒酒酬月,寄托自己的感情。
尊:同“樽”,酒杯。

赏析

这是宋代词人苏轼的一首怀古词。

此词一直被词家誉为豪放词中的巅峰之作,以其厚重的历史底蕴,博大的个人情怀,深沉的爱国主义,一直被人们广为传颂。自此,就有了“文赤壁”“武赤壁”之说。“武赤壁”,在赤壁市,三国时期著名的赤壁大战即发生在此。“文赤壁”,在黄州市,因苏东坡这首千古绝唱而著名。

这首词最绝妙之处在于“用历史酒杯,浇自己块垒。”

起笔“大江东去”,就格调高远,意象万千,深藏着无数的感慨与壮怀。自从孔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就开启了时间与水的关系。

“大江东去”里,有“千古风流人物”,有“三国周郎赤壁”,有“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更有“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大江东去”里,更有词人的偶像——周瑜,周公瑾。三国那么多英雄,为何词人独独最仰慕周瑜呢?

一则,周瑜赢得了美人,“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二则,周瑜赢得了江山,即赤壁之战的胜利,“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江山与美人都有了,且在壮年之时,怎不令人羡慕。

反观词人,四十几岁了,却一事无成,还差点在“乌台诗案”中丢了性命,比起风流倜傥,建功立业,千古留名的周公瑾,不知道相差多少倍。
这就是“笑我”,也是这首词最重要的词眼,它奠定了全词的感情基调。前面写了那么多的历史人物和周公瑾,不过是为了自嘲自己一事无成,满头白发而已。

这就是用“用历史酒杯,浇自己块垒。”绝妙好词从来不是只讲历史,只掉书袋,最重要的是写“我”。没有了“我”的介入,这首词也便失去了灵魂,无处着落。

这首词很好的将个人命运融入历史之中。“大江东去”里,不仅有“风流人物”,有“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周瑜,也包括了词人自己。

尽管词人一生充满了坎坷,然而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来说,自己的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终究会被大江淘尽。只不过,词人心中愤愤不平的是,在这江山如画里,他什么也做不了,满腹才华不能用来治国安天下,只能“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罢了。

无论怎样,一声声哀叹最终都会淹没在滚滚长江东逝水之中。而东坡之名,却“不废江河万古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