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能预知死亡的罗盘,下一个死的,会是谁呢

作者:铁铁
2021-10-25 11:42


百年校庆派对办得如火如荼,在老校长声泪俱下地忽悠下,浩浩荡荡来了上千校友,满满当当地占了三层酒楼,酒绿灯红衬着杯盘狼藉,伪成功人士早已抱团喝得烂醉,良家少妇们也早早回家相夫教子去了,剩的这些都是无功勋无家室的潦倒陪衬,低头抱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就像我们这桌。

卢远一声嗤笑打断了片刻宁静,“我才不信呢,预知未来?你让它给我预知个大乐透。”

旁边的几个立马寻声凑了过去,我也好奇地张望,只见卢远身旁的红衣妹子一脸单纯真挚,认真地解释道,“这是暗网里流传已久的死神罗盘,能预知死亡,据说曾有一个姑娘转动罗盘,显示她会溺水身亡,她起初不信,跑去赶海,还发照片炫耀,她的父母吓坏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把她锁在家里不准她出门,你猜怎么着?”

红衣姑娘屏气凝神,环顾一圈,神神秘秘接着道,“第三天夜里她死在了家里的浴池里面,溺水而亡!”

“不信,讲故事呢?”卢远不屑地打着哈欠。

“不信你试试,我不骗人。”红衣妹子憋红了脸,当真把手机亮出来,页面上还真有个黑色的罗盘,右下角是缭绕白烟凄惨惨地画成了几个字,“命不由人”,确是瘆人。

“来来来,拉个群,要摇大家一起摇,闲着也是闲着,看谁能摇出个长命无极。”

说罢,卢远组了个群,把一桌寥寥剩下的六个人都拉了进去。

六个人分别是卢远,我,红衣姑娘,一对情侣李慕斯和瑶瑶,还有大我们三届的油腻师兄张吉。

红衣姑娘的微信名叫Morse,是小我们几届的小师妹,她说,“Morse是摩斯电码的意思,我热爱钻研一些神秘的东西,挖掘不为人知的信息,就像这个罗盘。”

她说着把黑色罗盘发进了群里。

卢远率先点下,罗盘飞速转动,几秒钟后慢慢停止,几个烫金大字浮现在屏幕上,“谢谢惠顾,大吉大利。”

“我去,哈哈哈。”卢远直接笑翻,“死神副业经商的吧?”

接着情侣和师兄也双双试了手,不是恭喜发财,就是好运连连。

面对我们的嘲笑,红衣妹子一脸不服的转动罗盘,势必要证明点什么。

这一转不得了,屏幕上的四个字,让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溺水而亡”。

联想到姑娘之前说的那个故事,我的背后嗖嗖冒冷汗,姑娘粉扑扑的小脸蛋也吓青了。

“哎呀不作数的,小孩子的把戏。”

“就是就是,天儿也不早了,咱们散了吧。”

“走吧走吧,来日再聚。”

不知谁先提了一句,剩下的人都紧跟着连连附和。

走出大厅时,我听到身后的情侣小声嘀咕着,“怎么想起来玩这个,真晦气。”

红衣妹子心事重重走在最后,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不忍,于是我提议送她一程。

她一口回绝,径直上了一辆出租车,我还是不放心,就驱车跟在后面。

就在出租车开上过江大桥时,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眼前的出租车突然左右晃动,S线前行,刺耳的刹车声和油门轰鸣声闪切,像脱离了控制似的,仅仅几秒钟后,车头狠狠栽向护栏,而后连车带人从撞裂的豁口处飞出,栽进波涛汹涌的江水中。

我连忙下车救援,可车已被江水覆没,不见踪影,冷风呼啸,“溺水而亡”四个大字倏尔浮现眼前,顿觉毛骨悚然。

微信群里炸了锅,卢远侧面打听到,司机当场死亡,乘客也就是红衣姑娘Morse现在还未打捞到,大概率是被江水冲到下游去了,九死一生。

“这罗盘,真能预知生死啊。”片刻沉寂之后,瑶瑶在群里发声,后面附了个惊悚的表情。

“这可真邪乎。”她男朋友李慕斯随声附和。

玩个游戏把自己玩死,也真是前无古人了。

“老子才不信有什么鬼神,你们怕什么?都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一个罗盘给你们吓成这样,我再摇一个给你们看看!”卢远几行字甩进群里。

说完,黑色罗盘再次转动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了,当缭绕白烟画成的四个字,出现在屏幕上时,“城门失火”。

这预示着……火灾吗?

“我就说是骗人的,昨儿还说我大吉大利,今儿这意思,我要葬身火海呗。”卢远似是跟这个罗盘杠上了。

“我就等着它来收了我!”

卢远死了,在这个游戏结束的第二天夜里,他独居郊区的平房燃气泄露失火,被一公里外的邻居发现时,已经烧成了一块碳,被布兜着抬出去的。

第一个知道这消息的是师兄张吉,他是法医,卢远的死亡鉴定经了他的手。

“是烧死的。”张吉在群里发了一句。

“这是第二个罗盘应验的死亡事件了。”隔了许久,瑶瑶缓缓打出一句,“还接着玩吗?”

“还玩?好好活着不好吗?”李慕斯附了个抓狂的表情。

之后微信群里沉寂了,想必这个夜没人能睡得安稳了。

辗转反侧了一夜,翌日天刚蒙蒙亮,我就起身去找了张吉。

身边活生生地死了两个人,还都应验了死神罗盘的预言,这太玄乎了。

走到张吉家楼下,看到他站在楼梯拐角处,刚想上去叫他,发现他身侧还有一个人,年龄五六十的大妈,穿一身黑,神色慌张,四处张望,不断跟张吉低声耳语着什么,他们似乎有些争执,最终张吉不再言语,顺从地耷拉着头。

大妈走之前往张吉怀里塞了一个棕色牛皮箱,又四处看了一圈,我连忙藏在梧桐树后,她看四下无人,才带上墨镜匆匆离去。

这两个人鬼鬼祟祟搞什么?

我尾随张吉进了楼栋,只见他神色恍惚地上楼,进门,关门。谁知大门锁没弹回,门轻飘飘地咧开一条缝,我蹑手蹑脚走过去瞧,这一看不要紧,只见箱子里一沓沓红色钞票整齐地排列着。

一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我看得正入神,张吉忽地回头,厚厚的眼镜片下,一双犀利的眸子直勾勾盯着我,杀气腾然而生。

我刚想跑,被他一把抓住,手上的力气很大,几乎嵌进肉里,生疼。

“张吉你想干吗?”

“你看到了什么!”

“钞钞钞……钞票。”

“还有什么!”

“大大大……大妈。”

他的手顺势勒住我的脖子,眼里的杀气凝聚成利剑,手上的力道多了两分,越来越重的窒息感让我眼冒金星。

“你……想杀人……灭口吗……”

他突然惊醒,松了手,我颓然倒在墙角,大口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脖子一圈胀痛麻木。

“张吉,我知道你还是善良的,你要是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我们是校友,我会帮你的。”

我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安慰他,生怕他再杀个回马枪。

“你知道吗,死神罗盘,暗地里有人在操纵,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张吉惊惶不安地看着我,声音都在颤抖。

“你在说什么?”

“第一次死的是Morse,第二次是卢远,下一个……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那只是个游戏。”

“不是!他找到了我,让我接着转动罗盘,他说这个游戏不会结束的。”

“他?是谁?”

“我不知道……也许是背后操纵这个游戏的变态狂,也许是预言师,也许是……死神。”

“张吉你疯了吗,这只是个游戏,也许凑巧出现了概率性事件,但是一定没有什么死神!你要是害怕我们大可把群解散了。”

“不行!不行……不可以……如果我不继续游戏,我就完了,我这辈子就完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卢远,不是意外火灾身亡,他的双侧肾脏被摘走了,现场伪装成燃气泄露造成的火灾,实则是蓄意谋杀。”

“可是鉴定结果是你出的。”

“我三年前投资失败欠了很多钱,卢远养母不知道怎么打听到的,给了我一大笔钱当封口费,想利用卢远的死骗取燃气公司的大额赔偿,我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后来突然有个陌生电话打给我,他竟然对我的秘密了如指掌,还威胁我,让我继续游戏,不然会把我的事公之于众!我害怕了,我想把钱还回去,可是卢远养母又给我送了一箱钱,她说现在我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张吉双眼无神,像被抽走了灵魂的行尸走肉,颓唐地倚靠在墙角。

“左右都是个死,我是逃不掉了。”

“给你打电话的人会是谁?你有什么仇家吗?”

“我找私人侦探打探过,对方的手机号码不是实名制,也无法勘测到位置。”

会是谁呢?

张吉空洞地看着窗外,窗外云层堆积,波涛连绵,我忽然感觉我们不知何时被引进了一个怪圈,一个不知被什么东西操纵着的怪圈,他能预知生死,也能操纵人心。难道传说是真的?

当晚,微信群里的死亡罗盘再次转动,我不知道屏幕之后的张吉,是经历了怎样的纠结徘徊,才逼着自己继续,也不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

“入土为安”,四个字带着刺眼的光,闪烁在幽深的夜。

而后瑶瑶和李慕斯从难以置信,到骂声载道,张吉没有回复一个字,安静的像真的死去了一样。

诡异的是,张吉竟安然无恙,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我一天三遍的问安,只要听到他健在的声音,我就无比踏实。

直到第四天一早,瑶瑶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李慕斯失踪了。

又过了两天,警察在他们租住房的后院里找到了李慕斯的尸体,那是一块荒废已久的菜园,挖了大概一米高的土才挖出来,死亡原因是窒息,案发现场并未留下任何指纹和脚印等线索,凶手手段老道,应该是蓄谋已久。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瑶瑶几欲疯癫,猩红着眼面对警察的询问,一遍一遍说着不知道。

照理说挖出一米高的土,再掩埋,没有两个小时完成不了,凶手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瞒过瑶瑶的?

“那晚我吃过饭后,觉得疲惫不堪,特别困,眼皮都睁不开,李慕斯也是,所以我们早早就睡了,一觉醒来已经第二天中午了,我才发现他不见了,中间我没听到任何声响。”

尸检结果也显示并无打斗痕迹,警察推测瑶瑶二人被人提前下了药,难以想象药劲过后李慕斯在一米深冰冷的地下醒过来,生生被泥土憋死,是怎样的绝望和恐惧。
“入土为安”四个字忽地飘过眼前,不对啊,这明明是对张吉的预言,怎么会应验在了李慕斯的身上。

离奇的是,张吉也紧跟着失踪了。我和瑶瑶忐忑难安,生怕突然有一天听到张吉也死亡的消息传来,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五天,一个月过去了,我从最初对张吉的担心焦虑,慢慢变成了怀疑。

好好一个人怎么会平白无故人间蒸发了?他身上藏着不能告人的秘密,又被背后操纵者威逼利诱,联想到被死亡转移的李慕斯,难道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凶手一定是张吉!肯定是他害死了慕斯!”

我终于绷不住把张吉的事告诉了瑶瑶,她一针见血说出了我压抑在我心里的疑虑,吵吵着要去报警,抓到凶手祭她男朋友在天有灵。

她狂躁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往门外跑,被我一把摁住,“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就算张吉是杀人凶手,他也只是个傀儡,我们要抓到背后操控者!他沉迷于这个变态死亡游戏,不会轻易罢手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瑶瑶无助地看着我,眼底的害怕欲盖弥彰。

“我们,继续死亡罗盘游戏,这次我们守株待兔,来个瓮中捉鳖。”

当“粉身碎骨”四个字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着实恍惚了一下,如果说每种死法都是操控者提前预谋好的,那他这是恨毒了我,要我挫骨扬灰啊。想必他是看明白了我们的挑衅,跃跃欲试准备应战,我几乎能感受到他因为过度兴奋而难以抑制的躁狂,随着屏幕上的四个大字,扑面而来。

我跟瑶瑶守在我二十四楼的公寓里,这儿地方小,有点风吹草动立刻能发现。

我望着窗外的月亮出神,看着月牙儿在云雾中忽明忽暗,感叹人生悲欢离合,不知哪一个见面就会成为此生诀别,红衣姑娘,卢远和李慕斯,生命脆弱的如一根草芥,在某些未知的势力面前,真真为人鱼肉。

忽地一股清香飘来,那香味很是奇特,前调清透,钻进鼻腔又突然如卷起的刺猬,带着强烈的攻击性,不留余地地渗入每一个细胞,而后,眼前的月亮开始晃动,模糊。

醒醒……

别睡了……

我似是走在云端,脚下柔软轻快,前面的路很长看不到尽头,谁的声音在耳边飘忽,叫我醒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快醒醒!”

我猛然睁开眼,这一看不要紧,心脏差点原地炸裂!我的脚下是呼啸而过的风,我此刻正站在阳台窗户的边缘,只消再往前走半步,我便会从24楼坠下起,摔个粉身碎骨。

缓了半天劲,我才僵硬地从窗台上慢慢移步下来,我刚刚跟死亡就差了一根头发丝儿的距离,心有余悸。

瑶瑶蜷缩在客厅的沙发旁,一边又一边的嘶喊着我的名字,看到我清醒过来,她喜极而泣。

“我以为你要在我眼前活生生摔下去,吓死我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被绑起来了,双手双脚被一根粗糙的麻绳结结实实地捆着。

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解开那一团缠绕的绳结。

“你看到凶手了吗?”

她抽泣着点点头,“真的是他……张吉。”

“你看清楚了?”

“他带着鸭舌帽,我看不清他的脸,可是看身形确实跟他一模一样,肯定是他!他一直伪装成受害者,其实他才是背后的操控者,他以玩弄人命为乐,他就是个变态杀人犯!”

瑶瑶恨得咬牙切齿。

“那股奇香很熟悉,慕斯出事的那晚,我就是闻到了这个味道,然后很累睡去了,所以这次我屏住了气,吸入的不多,我醒来时已经被绑起来了,而你像被鬼附了身,一步一步朝阳台走去,张吉,就站在这儿!”

她指了指沙发前面的位置。

“他正用手机录下来你要跳楼的整个过程!”

我几乎能脑补出当时的画面,只觉得脊椎一阵发凉。

“我连忙大喊救命,他被吓到了,跑过来蒙住我的嘴,想闷死我,我快窒息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夺门而逃。”

“他想杀你,又放了你?”

“谁知道呢,这种变态杀人犯,就像捉老鼠的猫,把老鼠玩死了再吃,一刀毙命就享受不到乐趣了。”

“这么说,他不会放过我们的,他还会再来。”

“我们报警吧,他蒙住我嘴的时候,我拼命的咬了他一口,他的手上有伤痕,他逃不掉的!”

“好,报警。”


意外的是,有人先我们一步报了警,不是别人,正是凶手本人,而更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凶手竟然不是张吉。

Morse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我只觉得我的人生颠覆了,一阵头晕目眩,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她不是死了吗?那晚我眼睁睁看着她掉进了江里。

她没死?
征得警方的同意,我进入审讯室,跟她有了片刻的交流。

她的眼底没了校友会那晚的单纯清澈,像一口井,深不见底。

我不知道该从哪问起,她先开了口。

“知道我名字的意思吗?”

“你说过,Morse,摩斯代码。”

“不,是Mors,拉丁文里是死亡的意思。”

“死亡……”

“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我愿意负一切责任,包括执行死刑。告诉外面那些警察们,省省力气吧,我无可奉告。”

我走出审讯室之前,Morse叫住我,笑得邪魅,她说,“高明的猎人,总会以猎物的姿态出现,所以,最好不要相信你身边的任何人。我虽然死了,可是死亡罗盘的精神将永生,游戏不会停止,好奇害死猫,总有人会控制不住走进诱惑的深渊,人性如此,死亡罗盘只是一道门,真正检视生死的,是你心底扭曲的野兽,它会操控你的躯壳,指引你地狱的方向。”



Morse被执行了死刑,她承认了一切,甘愿赴死。

警方说,死神罗盘也许是个组织,生存在不见光的暗网里,从事贩卖人体器官等非法交易,可是暗网是普通人无法触及的地下网络世界,一个黑暗的平行网络世界,很多东西交织错杂,无法连根拔起,对他们而言,Morse只是一枚可以随时舍弃的旗子而已。

Morse死后的一个月,张吉回归了,他声泪俱下地诉说自己被绑架的经历,我和瑶瑶安慰他都过去了,活着就好。

给他递水的时候,余光扫到他的手心,两排浅白色的疤痕,乍看不明显,可越看越像……两排牙印!手中的水杯忽然滑落,摔在地上炸个粉碎,飞溅的玻璃连同水珠,在鹅黄色的阳光下,折射出光怪陆离的光环,斑驳了人眼。

Morse的话幽幽然在耳畔响起,“我虽然死了,可是死亡罗盘的精神将永生,他会操控你的躯壳,指引你地狱的方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