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作者:钟暮语
2021-10-30 09:27


楚再安永远也忘不了,记忆里那个燥热不安的夏天。
 
那天她第一次见到于嫕。于嫕站在阳光下,向她递来一张宣传单。
 
楚再安看不清于嫕的脸,但仅是她脸上洋溢着的笑意,就足以破开楚再安的心门,如千军万马,横冲直撞,撞得她不知是心慌,还是心动。
 
少女的笑容耀眼得如同仲夏的骄阳,真诚而张扬。
 
楚再安和于嫕相识于大学社团招新活动中。

于嫕比楚再安大了一届,是学校美术社的成员,负责招新活动。

她的性子和她的名字毫不相符。起了一个温婉柔和的名字,性子却大大咧咧,俏皮里带着可爱,随性又洒脱。
 
而作为新生的楚再安,性子倒比于嫕沉稳得多。她做不到和于嫕一样的洒脱而坦率,她遵守着一切规则,从不越界,即便是莫须有的规矩。
 
她可以站在千人围观的台上侃侃而谈,却讲不出像于嫕那样从心底里有感而发的率真的话语。

她认为自己是不善言辞的。她也没办法像于嫕那样笑得灿烂,所以她其实不太常笑。

可以说,她是个冷漠的人。
 
人们总是这样,对自己所不具有的就望眼欲穿。楚再安也一样,所以打从她见过于嫕第一面,就满心满眼都装进了那个可以笑得跟阳光一样耀眼的于嫕。
 
于是,那个不善言辞的楚再安开始试图用她的不善言辞追逐一道璀璨耀眼的光。

楚再安接过于嫕递来的传单,沉默地盯着她介绍完美术社,想也没想地往美术社的报名单上填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哪也没去,就在美术社的摊位附近站住。
 
等到招新活动到了尾声,于嫕打算收拾收拾回去时,转头却看见站了半个早上的楚再安。
 
于嫕记得她,不就是那个听完宣传根本不考虑就报了名的那个女生嘛。于嫕挺疑惑的,毕竟楚再安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种对美术很感兴趣的人。
 
但她并没有多想,也许人家就是不善言辞呢?
 
于嫕说得对,楚再安不善言辞是真的,对美术没有兴趣也是真的。
 
楚再安只对于嫕感兴趣。
 
于嫕想着,她好像在这里站了一个上午诶,要不请她喝杯奶茶吧。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楚再安就先她一步走了上来。走到她面前站住,又停顿了一会,像是在思考着怎么开口。
 
“你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楚再安一本正经地问道。
 
于嫕愣了一下,笑着回答:“啊…哈哈哈哈哈当然可以啦,我叫于嫕。”一边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
 
楚再安将早已准备好的手机拿上前扫了一下,叮的一声,加上了。楚再安松了一口气。
 
“于yi?"
 
“对的!女医心的那个嫕。”
 
楚再安脑海里浮现出字典上“嫕”字的释义——柔顺,和善,随即轻笑了一声。
 
“好名字。你好,我叫楚再安。”
 
“哈哈哈哈谢谢呀,你的名字也好好听!你在这站很久了吧,我请你喝奶茶怎么样?”于嫕笑眯眯地说,明亮的桃花眼弯成了半弦月。
 
心跳乱了节拍,楚再安微微颔首。
 
“好啊。”

楚再安慢慢和于嫕熟识起来。
 
楚再安开始学着主动,而于嫕也总是热烈地回应她。
 
楚再安知道,她本来就是个自私又冷漠的人。但是,她也想靠近光,所以她向着她的光敞开了怀抱,她企图将光抱个满怀,从此融化自己困于多年的冷漠。
 
楚再安对于嫕的好,她不知道于嫕是不是知道。但是,楚再安偏向于于嫕,众所周知。
 
于嫕的朋友们都知道,新生里有一个长得高冷性格也高冷的学霸,对谁都冷着一张脸,只对于嫕好。
 
她们会一起去美术社,会约着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喝奶茶,去逛街,去看电影;楚再安会从食堂给于嫕带饭,会在雨天给在外的于嫕送伞,会在考试周前陪着落下课程的于嫕学习。
 
她们会做一切情侣会做的事,以好朋友的名义。
 
可楚再安有些不满。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对于于嫕的感情。她想从于嫕身上得到的,从来都不是友情。
 
但她害怕得不到回应,她猜不透于嫕对她的感情。怕扑空,所以会犹豫。
 
但楚再安更怕错过。她不希望年少的第一次心动无疾而终。
 
就试一次吧,如果没能成功,那或许她此生第一次心动就将要湮灭。

照楚再安的性子,如果于嫕没能懂她的心思的话,那她这辈子兴许就只会把这个不可言说的秘密藏进心底,任凭它腐朽暗淡。

楚再安约了于嫕去看海,看七月的海。
 
于嫕高兴得很,欣然应允。
 
于是她们挑了一个假日,驱车到海边。
 
海风里透着丝丝咸味,卷起于嫕的发梢舞动在热烈的太阳下。蔚蓝的浪花携着绵白的泡沫涌来,拍打着细腻的沙滩,和着海鸟的鸣啼声,是此起彼伏的交响乐。
 
于嫕撒了野似的在海滩上奔跑起来,阳光细细密密撒在于嫕身上,闪着光,耀眼又热烈,看得楚再安移不开眼。
 
情不自禁地笑,楚再安喊回了在海水浅处肆意玩闹的于嫕。
 
楚再安带着于嫕走到沙滩边高处的观赏台。七月的风里掺进了丝丝缕缕的燥热,熏得楚再安的耳根子微微发烫。

她紧紧抓着于嫕的手,似乎一松开,就会弄丢了什么宝贝得紧的东西。
 
“于嫕。”
 
“嗯?咋啦。”
 
于嫕站在一片蓝透了的天空前,身后杂乱无章的云丝勾勒出楚再安此刻心间的慌乱与不安。

她微微歪着头,在耀眼得几近使人睁不开眼的阳光里笑着应道。
 
楚再安看不清她的脸,像初见的那天一样。她的心间再次灌进一股炽热。
 
“突然想起有一句诗很适合现在的你和我。”
 
“是嘛,什么诗啊?”
 
楚再安嘴角带着笑意。
 
“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翌日下午。
 
教课的老教授在讲台上发表着滔滔不绝的理论,窗外聒噪的三千蝉鸣,在楚再安的世界里全都化成了云烟。
 
她沉默着望着前桌来重修的于嫕昏昏欲睡的背影,心间正上演着一场兵荒马乱。
 
她试图理解在她念出那句使她嘴角不禁上扬的内心独白“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时,于嫕给她的答复,可最终无果。
 
她可以赏析所有流传千古的诗句,却独独在面对于嫕说的话时,揣摩千百遍,也怕参不透。
 
临近下课时,于嫕重新恢复了活力,开始不安分起来。她侧过身,指着窗外黄昏五点半的满天晚霞,悄声对着楚再安说道:“看呀再安,是神明打翻了梵高的颜料吗?”
 
楚再安顺着于嫕的指引望去,落日弥漫的橘浸染了天际,她被于嫕的说法可爱到了,抿嘴笑了起来。
 
于嫕突然顿了一下,旋又道:“楚再安,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吗?”
 
楚再安的心不知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即使她知道于嫕说的喜欢,或许和她对于于嫕的喜欢不是同一种喜欢。但她还是倏然转过头正面着于嫕。
 
楚再安似乎因闷热的夏风而感到微醺,她听见于嫕轻轻柔柔的歌声响起,她第一次听于嫕唱歌。声音不大,但楚再安听得清清楚楚。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当你喝可乐当你吵,我想对你好,你从来不知道,想你想你也能成为嗜好……”
 
清脆的歌声在楚再安耳边流转,她的心里弥漫起一阵炽热,那是她过去十八年间从未体会过的微妙感受。
 
她突然回想起昨日于嫕答复她的那句令人琢磨不透的话:“啊哈哈哈哈好棒的诗句诶,可惜我一个语文学渣听不懂。”

“不过再安啊,我发现你笑起来特别好看欸,眼睛都弯成了天上的半弦月,特甜的感觉。你以后多笑一笑呀!对啦,不是‘你和我’哦,是‘我们’。”
 
楚再安又一次对着于嫕笑了。先前她还在犹豫于嫕是真的听不懂那句诗,还是假的。

现在想来,兴许置身于情爱这种东西之中时,容易被小小的虚言欺骗。口是心非。
 
她们俩在落日最后一丝余晖消散之前,相视而笑。

下课铃声忽然响起,教授出了门,门外就又涌进来几个于嫕的朋友,急匆匆地拉着她要去给她的舍友过生日。
 
于嫕哭笑不得,匆匆与楚再安说了句再见,就被拽到了走廊上。却还透过窗户朝着楚再安笑,身后的晚霞在她的笑容之下显得黯然失色。
 
在楚再安的眼里,此时的于嫕等同于全世界。
 
人声海海,于嫕边走边对着楚再安无声地说了一句话,逐字逐句。
 
楚再安看得清清楚楚,那也是楚再安自遇见于嫕后,最渴望得到的答疑。
 
“于 嫕 也 喜 欢 楚 再 安 哦。”
 
像楚再安喜欢于嫕那样的喜欢。
 
少女心底滋长的情愫在刹那间攀升到顶峰。
 
她曾以为穷极一生也触碰不到的璨然,如今成了为她而来的光。
 
楚再安好像做了场辉煌又平淡的梦,梦的彼端是于嫕胜过仲夏骄阳的笑容。现在梦醒了,于嫕逆着光,朝她奔赴而来。
 
过往的遗憾在瞬间释然。
 
楚再安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于嫕,那是她的女孩。
 
她知道,往后,也不会再有遗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