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偷时间的人

作者:风月
2021-11-03 22:11

“小的时候,总记得祖母常常对我说一句话,孩子,你永远没有办法欺骗时间,但是你可以和时间变个戏法。”

在柯俊六岁那一年,柯俊的父亲在他的工位上意外去世了,是猝死。在他父亲的葬礼上,还年幼的柯俊只记着似乎有个亲戚说了这样一句奇怪的话。

“哎哟,这哪像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简直像个老头一样。”

那天年仅六岁的柯俊抱着他的宠物猫桃子,窝缩在阁楼的储藏间里,家中到处都是来吊唁的人。他听到祖母似乎正在四处寻找他,就在这个时候,桃子突然挠了柯俊的手臂,他吃痛撒开了手,桃子钻进了储藏室内一个半掩着的柜子中,柯俊想要打开柜子将桃子抱出来,这个时候祖母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拉起柯俊的手便走了出去,然后反锁起了储藏室的门,那也是柯俊最后一次看见桃子。

时间过去的很快,柯俊一转眼已经成为了一个法律系的高材生。法律专业,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专业,要耗费大量的脑力与时间,然而付出和回报还不一定会成正比。柯俊选择这个专业,其实有他自己的道理,他听闻自己的父亲曾是一位优秀的法律顾问,即便在生前的最后一分钟,他仍然在工作,算是真正的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就是这样一位敬业的人。柯俊想要完成他父亲未完成的事业,更想要成为一名比他父亲更优秀的法律顾问。

转眼间,柯俊即将完成他的学业,他和他的一位室友李旭合租了一间房,方便学习。

这天。

“你确定你一会儿不想和我一起去酒吧放松一下吗?”

李旭边穿着衣服边问柯俊。

柯俊摇了摇头,眼神却从没有离开桌面上的资料半刻。

“明天上午八点半就要考试了,你知道这次考试对我们有多重要对吧?”

柯俊说道。

“那当然~能不能考上律师就看明天了,不过我已经十拿九稳了,今晚当然要好好放松一下神经啦。”

李旭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他的室友李旭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优秀生,或者说是一位老天爷赏饭吃的法律系天才,无论多么难的材料他只要看过一遍就能清楚的记在脑中。

“我可不像你,我要是想通过这次考试,我就得比你更努力一倍,不,甚至可能是十倍吧。”

“哈哈哈哈!你只要记着我比你聪明就对了!要是改主意的话记得Call我,走了。”

李旭笑嘻嘻的回答道。

柯俊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在眼前文字的海洋里潜泳。

“对了,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给你个惊喜的,但是既然你不去我就直接说好了,我认识了个咱们学校的妹子晚上一起去酒吧,正好她的闺蜜……就是你一直暗恋的那个女生!去不去随你!当我没说过!”

说罢,李旭就消失不见了。那个一直暗恋的女生,算得上是柯俊平凡无奇的大学生活里唯一的与众不同吧,他总是能在各种地方碰到她,可是柯俊却总是没能鼓起勇气迈出那一步……就在柯俊走神了片刻和脑海中的自己猛烈交火时,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您好,找谁?”

柯俊透着猫眼看向门外。

“请问是柯俊先生吗?”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

“哦,您好,请您开下门,您有一份快递。”

柯俊看了看门外,确认没有异象后便打开了门,只见一个带着帽子的小哥将一份文件和一封信交到了柯俊手上。

“请您签下字。”

“就只有这封信吗?”柯俊问道。

“昂昂!不是的,快抬上来!”

快递小哥向身后的楼梯招了招手,只见几个壮汉正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一个巨大的黑色方柜从楼梯上抬上来,要知道,这可是六楼啊。

“是这样的,您的祖母似乎在前不久去世了,她似乎生前将这个柜子留给了你,还说务必要和这封信一起交到你的手上,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听见祖母去世的这个消息,柯俊的内心还是冷不防咯噔了一下,在他父亲去世后,他的祖母就搬到了国外一个人生活,柯俊则和他的母亲一起生活,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怎么联系。

片刻后,那个柜子已经被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抬进了屋子里。人都走后,柯俊打开了手上的信封,上面似乎是祖母亲笔留给他的话。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没有什么能够留给你的,只有这个柜子。如果当你的时间不够了的时候,就拿着钥匙进去待一会,切记,一定要带着钥匙。不要太过于贪婪,所有的事情,都是会有代价的。”

信上只有这么简短的几行字,在信封深处,柯俊找到了一把古铜色的简易钥匙,柯俊看了看那个古董一般的黑色柜子,随手将钥匙插进了锁口,坐回了书桌前。他现在心思可不在这个破烂柜子上,也不知道祖母把这个东西留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回头卖到古玩市场看看,但是这么大个东西抬也不好抬,想到这柯俊就有些犯愁。

看了几页考试资料后,柯俊有些心神不定,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李旭给他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中是李旭和一位长得不错的女孩的合拍,但是吸引柯俊注意的是他们身后的那个略微有些害羞只露了半张脸的女生,但是他不会认错,这就是那个他暗恋已久的女孩。随后李旭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好多妹妹,今晚她也会去,快来!我打探过口风了,这妹子也注意到你了,有戏!

简短一句话算是彻底断送了柯俊今晚的学习之夜,大概世界上所有的年轻人在初次面临事业和爱情的选择问题上,都会不约而同的选择后者吧。

那晚柯俊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和那个女孩聊得很欢,交换了微信号,也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林朱洁。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李旭狠狠的将他从睡梦中扇醒,梦里的他还在和林朱洁一起谈情说爱。

“快点!都七点四十了!叫你三遍了你还不醒!考试快来不及了,我…我先走了!你抓紧!”

李旭一边慌乱的套着衣服一边对还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柯俊说道。

柯俊一看表,宿醉顿时下去了一半,又看了看桌子上成篇还没看完的考试资料,心里只有两个字——后悔。那边已经传来了李旭的关门声,看来他已经马不停蹄的往考场赶了。柯俊赶紧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可是穿了一半他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他想到一个问题,就算赶去了考场又能怎么样,这次考试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以他现在的知识储备量,恐怕及格都难……可如果错过了这次,就只能等待明年的下场考试。柯俊后悔的瘫坐在了沙发上,突然,他的视线放在了那个黑色的方柜上。

索性死马当成活马医,不试试怎么知道。

柯俊一不做二不休,轻轻扭动插在柜子上面的钥匙,咯吱一声,柜子应声而开,没想到里面居然空间这么大,足足能容纳一人坐下,柯俊正要走进去,突然想起了祖母的叮嘱。

“差点忘了……钥匙。”

柯俊拔出插在锁孔上的钥匙,钻进了柜子里。就在整个人都进入柜子的那一刻,柜子的门突然自己合并起来。“哐”的一声属实给柯俊吓了个够呛,可是他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仿佛整个人都轻飘飘了起来,这柜子的内部竟然是如此的安静,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样。他看了看手上的表,他钻进柜子里的时间是七点四十五分,他就这样在柜子里待了三分钟,他想走出柜子,却发现柜子已经被反锁上,原来在柜子的内侧也有一个钥匙孔。

“幸好听了祖母的话,不然就被关在这里面了……”

柯俊悻悻的自言自语道。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柯俊打开柜子出去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墙上的挂钟,竟然没有丝毫变化,仍旧是七点四十五分。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吗?柯俊心想道,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没错,是七点四十八分,他确确实实在柜子里待了三分钟,自己的感觉是不会有错的,难道是墙上的表出现了问题?柯俊上前去反复检查后发现并没有问题。柯俊卡准时间,在七点四十七分的时候又钻进了柜子里,这一次,他待了整整五分钟才出来,果然,墙上的表没有任何变化,仍旧停留在七点四十七分,可是手上的腕表已经走过去了五分钟。

“祖母……谢谢你!总算是得救了!”

柯俊知道自己捡到了个大宝贝,赶紧拿了一盏蓄电式台灯,将所有的学习资料都搬进了柜子里,顺便还拎了一把凳子,随后,整个人就钻进了柜子里。

地点来到考场。

李旭焦躁的看着考场里墙上的挂钟,还有三分钟就要八点半了,他们这次的考试非常严格,只要误时便算作弃权。

“该死的,这小子怎么还不来,可别真是我给他害了吧!”

李旭心里着急,想打个电话问问,可是手机已经上交。

就在截止的最后一分钟,突然一个人推开了考场的房门。

“不……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进来的人正是柯俊!监考教师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入座。

李旭看到柯俊终于是送了口气,柯俊在李旭旁边的考位坐下。

“你小子,可他娘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不赶趟了呢!话说,怎么就一早上不见你怎么就沧桑成这个样子?”

李旭看到柯俊一脸的胡茬与黑眼圈,甚是不解。

柯俊只是摆了摆手道。

“别提了,回头再说吧。”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柜子的秘密,至少现在不想。

事情自然如柯俊想的那样,他以很优异的成绩通过了那次考试,拿到了他需要的证书,不光如此,他也收获了爱情,事业,和婚姻。

考试成绩出来之后,便有一家非常有实力的公司向柯俊抛出了橄榄枝,同时一起入职的还有李旭。

凭借着黑色方柜的秘密,柯俊在入职公司一年后,很轻松的就成为了公司最年轻一批的事业骨干,他的爱情也开花结果,就在这年年初,他开始筹备和林朱洁的婚事。

“亲爱的,你下个礼拜还要参加你们公司的升职考核不是吗,我们的婚事不行可以拖一拖,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多重要。”

林朱洁趴在柯俊的怀里轻柔的说道。
 
柯俊轻轻抚摸了林朱洁的头发说道。

“没关系,你放心吧,我都能处理好。”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感觉你似乎能掌控时间呢。”

柯俊轻轻的笑了笑,毕竟,他有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哦对了亲爱的,我们搬家之后,那个黑色的柜子是不是可以扔掉了呀,真的好占地方,你也从来不用它。”

林朱洁突然对柯俊说道,这倒是让柯俊有些惊慌。

“呃……那个柜子,其实是我祖母给我留下的唯一遗物,但是毕竟太老了,容易生虫子,所以我才不用它,但是我还是不太想……”

“没关系,都听你的。”

林朱洁靠在柯俊胸口温柔的说。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是柯俊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刻,他不仅顺利的通过了公司的升职考核,还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这一切,都归功于那个黑色的柜子。

在婚礼上,他的好兄弟李旭前来祝贺他,两个人勾肩搭背说了一些悄悄话。

“恭喜你啊,以后你是我上司了!”

李旭开心的对着柯俊说道。

“哪里,咱们俩到哪都是兄弟,没有你我说不定到现在都不会认识朱洁呢。”

“哈哈哈!现在我倒是明白了一点,可能咱俩之间你比我聪明,但是我一定比你会泡妞!来,走一个!”

两个人的杯子清脆的碰到了一起。

婚后不久,林朱洁就怀上了第一胎,柯俊也凭着黑色柜子,用着比常人多无数倍的时间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在事业上一帆风顺,李旭倒是也不甘落后,但始终没有追上柯俊的脚步。

很快,柯俊的孩子出声了,是个女孩,柯俊给她起名叫做柯小洁,因为她长得很像她的妈妈。

孩子很快的长大,已经到了可以遍地乱窜玩耍的年纪。

这天柯俊下班之后,习惯性的来到花园和小洁一起玩她最爱的扔球游戏。

林朱洁则在厨房的窗户处边做饭边看着二人。

“老公,你不先去忙工作没关系的吗?”

林朱洁大声问道。

“没关系,我想先陪孩子玩一会。”

柯俊回答道,他看到了林朱洁脸上幸福的表情,他知道,他在这一刻,既是个好老公,也是个好父亲,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个黑色的方柜。

可是幸福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再次醒来,柯俊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是哭得满面泪花的林朱洁。

“我……我是怎么了?”

柯俊费力的支起身子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上一秒我还看见你和小洁一起玩呢,下一秒我就听见小洁一直在喊妈妈妈妈,然后……然后我就看到你倒在花园的草地上一阵抽搐,我就赶紧打了120。”

柯俊实在是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晕倒又是怎么失去意识的,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就在这时,一位医生拿着一份病历走了进来。

“您好,是柯俊先生吧。”

“嗯……是的。”

“好的,我是刚才给你检查的医生,先跟两位说一下,不用太过于担心,只是中风了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

“太……太好了,可是医生,我老公才三十多岁,怎么会中风呢?”

林朱洁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就难说了。”

医生也带着几丝疑惑看向柯俊,只有柯俊心里大概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您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不过以后一定要多注意了,中风确实不应该是您这个年龄段的普发疾病……虽然您的身体各项机能都正常,不过……”

“我知道了大夫,我会多注意的。”

柯俊赶紧插话,生怕眼前的医生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情来。

回到家中后,柯俊头一次见林朱洁如此沉默不语,这还是结婚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

“老公……”

很久之后林朱洁才开口。

“老公,我希望你知道,你已经是一位很优秀的人了,我们的生活也足够好了,就算再好如果是用你的身体作为代价的话,我也不想要了,你要知道,我只想和你,还有小洁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林朱洁抱着柯俊不撒手,终于是哭了出来。

柯俊这些年也是头一次,终于感觉到有些累了,他不想再使用那个黑色的方柜了。

“况且,我已经有了小小洁了……”

林朱洁在柯俊的耳边轻声说。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七个月,柯俊再也没有使用过那个黑色的方柜,它就那样一直摆放在杂物间的角落,仿佛一座雕像一般。

下个月就是小小洁的预产期了,柯俊这些天兴奋的有些睡不着。这天来到公司,李旭和柯俊上来打了个招呼。李旭现在已经和柯俊平起平坐,凭着自己的能力。
不过柯俊看得出来,今天的李旭似乎有些不一样,怎么说呢,似乎神情上有些不太自然。

午休时间,李旭约了柯俊一起去洗手间抽烟。靠在洗手台上的李旭点了一根烟,对柯俊说道。

“恭喜你啊,马上又要做爸爸了,哪像我,到现在还是光棍一个。”

“哈哈,我记得以前还有人说自己最会泡妞呢,怎么这妞都给你泡到天上去了?”

柯俊打趣着说道。

李旭尴尬的笑了笑。

“那倒没有,就是没有合适的……对了,你听说过公司马上要选三个高层了吧,似乎名单已经预定好了,我在里面。”

柯俊听到这话,当时也没多想,拍了拍李旭的肩膀说道。

“恭喜你啊,咱俩走到今天这步都不容易。”

可是李旭却突然低下了头,似乎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柯俊问道。

“嗯……还有两个人的名单,一个是唐子安,一个是李雄……没有你。”

听完这句话,柯俊足足在原地愣了有五秒钟。

“阿俊,你……”

李旭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柯俊摆摆手打断。

“没事,这是你应得的,毕竟你那么努力过了。”

说罢,柯俊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洗手间。

他的心里很不甘,他知道他这些年所有的成就都是靠那个柜子挣来的,只要再用这最后一次就好了,离最后的选拔还有几天时间,只要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把业绩提上去,就一定还有机会,就差这最后一步了……柯俊心想。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林朱洁早已昏沉睡去。柯俊换上一身睡衣,蹑手蹑脚的来到杂物间,找出了尘封已久的钥匙,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了成堆的资料。正当他打开柜子的时候,小女儿小洁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爸爸,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女儿天真的问道,这给柯俊吓了一跳,平时这个时候小洁应该早就睡了才对。

“昂,爸爸在收拾一些东西,马上就去睡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好渴呀,妈妈睡着了,我就去冰箱找东西喝。”

小洁晃了晃手中的橙汁 。

“不是告诉你了吗,晚上不许喝这么凉的,下不为例,快去睡觉吧。”

“哦……”

小洁依依不舍的走出了杂物间,柯俊看得出来,小洁似乎对他所作所为十分好奇,不过没有关系,他只要进去一下就好了,不管在里面待多久,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算小洁问起来,只要说进去找东西就好了。

柯俊随手将钥匙放进睡衣的兜袋里,钻进了柜子。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柯俊有些疲乏了,在这个柜子里似乎人是不会困倦的,只会觉得疲惫。他一开始还会记得在里面待多久,后来就不去刻意记了,只要把事情做完就好。是时候该出去了,柯俊心想,可就当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摸钥匙的时候,心却凉了半截,钥匙呢?

钥匙呢?!

柯俊将整个兜袋掏了出来,上面的一个硬币大小的破洞,让他的心如死灰。没关系,只是一个柜子而已,反正也是用这最后一次了,砸开就好了。

柯俊也不知道他砸了多久,他只看见自己的两只手鲜血淋漓,而看似木质的柜子上却一点凹痕也没有。他就这样瘫坐在柜子里,突然,他透过钥匙孔,看到了外面的小洁,似乎正在朝里面探头看,柯俊大声的呼喊着。

“小洁!小洁!我在这里!钥匙!”

可是外面的小洁似乎听不到柜子里柯俊的声音,只见小洁捧着橙汁一点点走到柜子前,突然,她似乎在地上发现了什么,她将那个东西捡起来,原来是一把钥匙。

也许是人的天性,没有人能抗拒一把钥匙和一把锁放在你的面前,就像潘多拉魔盒。

小洁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扭动,然后抽出。

门打开了。

一阵白色的灰尘从柜子里倾洒而出,似乎有个人影刚刚消逝。

小洁捡起了在柜子里面的白色粉末堆里的一块劳力士表。

“这是爸爸的,爸爸,爸爸你在哪?”

小洁好奇的走进柜子里。

“砰”的一声后,门被紧紧的闭合上。

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只有躺在高级羊绒上的一把古铜色的钥匙,格外瞩目。

林朱洁还在甜蜜的梦乡中,想着一家四口,快乐幸福的生活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