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山依旧青

作者:风止
2021-11-03 22:24

晨时,薄雾氤氲,熏蒸云上。

“囡囡,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喽!”阿婆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我懒懒抬眸,见外头一切影影绰绰,哪有太阳!只做没听见,撇撇嘴,又继续蒙头呼呼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没传来阿婆的第二次呼唤。我瞧着外面尚还阴郁的天,隐隐有些疑惑,怎么雾还未散去?虽说我喜欢这种“空山新雨后”的气息,但是雾期太长难免会让人有些心慌。

我名为青唯。

阿婆说捡到我的那天,我正躺在一棵美人松下。她遥遥望去,好似看向那时我头顶的“美人”,眸中稍稍流露一丝我看不懂的感情,像是哀伤,是敬仰,又似是一份喜爱。停顿良久,她又说,那一刹她脑海突然冒出一句诗,“我见众生皆草木,唯有见你是青山”,于是便有了我的名字。 

我正神游时,阿婆的一句“臭丫头”瞬时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随着阿婆教训我时骂骂咧咧,她头边一翘一翘的辫子上下晃动,让我忍不住想伸手揪。阿婆看到了我眼中的试探,似是一下子猜中了我的心思。下一秒我便迎接了一通气急败坏的大骂,以及,守着美人松的惩罚。
说是罚,还不如说是对我的奖励。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些美人松。我曾读过许多书,那本《长白山纪行》中便这样描写她:妩媚的美人松羞花闭月,枝条酷似少女的香臂,舒展开去,潇洒脱俗。叶冠犹如美人的秀发,光彩照人,文雅极了。可想而知,那些美人松该是有多美,每次被罚去守着她们,我都觉得甚是享受。我带着我的阿蛮在这些美人松中穿梭,阿蛮嘴角流出的哈喇子随着他奔跑总是到处飞溅。也只有这些“美人”不嫌弃他了,我默默地想。阿蛮是阿婆送我的礼物,一只鄂伦春猎犬,一只守山犬。修长的身子和尖耳朵为他带来些许的锐利与英气,黑缎子一般油亮光滑的皮毛更是为他增添了一些贵气。但他正看向我的眼神,差点让我抡起树条子。还好没被他这皮囊给蒙蔽了,差点忘了这货泼皮的样子。    

正如往常一样守着这片美人林。突然,从山下传来一阵震动,像是地震了一般。我心下一惊,没想到那群人又要来了!仓促间,我带着阿蛮,腿上动作飞快,急忙往回家的方向跑去。没想到半路遇到阿婆,我正要开口,阿婆说,“小青唯,带着阿蛮走吧,这片山我们终究是守不住的,唉。”阿婆哀伤的声音传来,我脸白了一下,问道:“难道真的要等天罚吗,阿婆,那时会两败俱伤啊,都是生命,哪一边我都不忍心。”

阿婆的嘴嗫喏了一下,“罢了,唯丫头,你想去劝就去吧,阿婆也没办法了。” 除了被阿婆捡来成为她的孙女,我还有另一层身份——命定的山神。从记事起我便时常做一个梦,梦里总有个悠远空旷的声音传来,“丫头,你的使命就是守着这里,作为山神,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但你只要坚守本心就足够了”。

阿蛮狂吠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随即我找到了那群人,对方的领头看到我,漫不经心地躬下了腰,抬起头轻飘飘地说,“青唯小姐,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再说我们砍了那么多回,不也没事吗,您就别瞎担心了。”不等我回话,他们又继续砍了起来。

 我泛白的指节抓紧了衣摆,怒喝,“不管你们信不信,天罚很快就来了,我再劝最后一次,总之告知你们家主即刻停手,否则这一整个镇子全都会葬身火海。“阿蛮也向他们怒吼了一声,他们吓得向后退却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冲我讥讽道:”我们家主忙的很,哪来的时间,就算天罚来了又能如何,说的跟真的似的,敬你一声青唯小姐,还真摆起谱来了,真是晦气。”  

我知道这些人是看在阿婆的面子上才敬我一声“青唯小姐”,阿婆是这里的老人了,辈分大的总会多受一份尊重,连阿婆都劝不了她们,我竟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然而这个心理直到这一刻全部消失。看着这些虚与委蛇,贪婪无比的人类,我内心只感到悲哀,连愤怒都忘了。“阿婆,对不起,我终是压不住她了。青唯最后的怜悯之心被消耗殆尽,真正的山神就会来临。阿婆,我会将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担心我,青唯会一直陪着你,山神她大概会酌情处罚吧。“说完这些话,我便将留音石放在了阿婆身上。

我不知山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听这里的老人说,山神走了一遭,镇子被泥石流所淹没,美人松也没救回来。一眼望去毫无生气,满地疮痍。恍惚中我好像看见山神嘴角微讽:“这就是你之前同情的人类?真是又蠢又弱小,还没怎么惩罚呢就什么都没了,你好好守着,我走了,不知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我惊诧地咦了一声,我竟然还在。我还想问好多事情呢,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好像睡了很久,可没人回应我。陪着我的只有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青山。

“唯丫头!你在这干什么呢,不好好守着林子,跑到这睡觉来了。”我又惊诧道,“阿婆你怎么还在这,你不应该被我送走了吗?”  

“臭丫头,你又在说什么胡话,还不回去吃饭!”我还想问点什么,可一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直到阿婆精神有力地声音以及耳朵上的痛意传来才把我从恍惚中叫醒。

“哎哟阿婆你轻点,我再不敢偷懒了,你这次就原谅我吧。“在阿婆也怔愣的一瞬间,我立刻逃出了她的魔爪,之前的那些记忆好似模糊了起来,本想深思的的我下一刻却摇了摇头,我竟也会胡思乱想了,随即我和阿蛮打闹着走到了家,阿婆摇头笑骂着说:“这些泼猴。” 

 山还是那片山,人却不是那群人了。而我只是睡了一觉罢了。山神住在我的身体里,可我和阿婆却记不起这些事,大约是过的太久了。后来我们依旧守着这些山,谁也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

青烟依旧喜欢缠着这些“美人”,而我依旧守着这片山,永无止尽,不死不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