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徐霞客:人生,需要一场出走

作者:琳小柒
2021-11-05 11:03

作家蒋勋说:“旅行最重要的不是观看沿途风景,而是找到内心所爱。”
 
从古至今,游历名山大川者众多,寄情山水者甚众,可将旅行、游历当成毕生事业者,却唯有徐霞客一人。
 
他幼年之时,便已许下宏愿:天下九州,要跋涉八州;山有五岳,要攀登四岳。
 
而事实上,他的人生亦如誓言所言:朝行山壑,夜宿荒村,见山川之壮丽,闻猿鸟之啼鸣。
 
有人说,徐霞客之所以沉溺山水,不过是他性情怪僻,标新立异罢了。
 
可对于徐霞客而言,他人言语,众人意见与他毫无意义,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度过人生。
 
北岛曾说:“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眼界决定了对世界的看法;足迹决定着对人生的解读。
 
人只有走出自己的世界,去往远方,才能看到新的风景,才会重塑新的天地。
 
人生苦短,生活不过来去之间;来日方长,心境却在方寸之外。
 
生命,需要一场出走,不为他人,只为自己。


人生需要冒险精神,否则就寡淡无味

鲁迅曾说:“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
 
人生总是充满矛盾,寻求安逸,不愿冒险,可到头来,看着他人的精彩人生又羡慕不已。
 
人生的价值,从不在于维持,而在于突破与改变。
 
徐霞客家中富庶,他从小便衣食无忧,长大后或考科举,或从商贾,都可安稳度日,一世平安。
 
但徐霞客却在儿时立下誓言:“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
 
众人皆劝徐父,想让他好好管管儿子,可徐父却说:“不屑于功名之教,不拘于圣人之言。”
 
徐霞客18岁时,徐父因病去世,却留给他两项精神遗产,一是祖辈的藏书,二是敢于挑战世俗的冒险精神。
 
前者为他积累了大量的文化底蕴,后者则告诉他不要拘于方寸,敢于探求人生。
 
从此,他走上了一条与世人截然不同的路,精彩绝伦,让人回味无穷。
 
其实,人是需要冒险的,只有经历过岁月打磨,灵魂才会有别样韵味;唯有尝过人生百味,世界才能拥有别样精彩。
 
若一生甘于平凡,随波逐流,回头看去,生命便如清水一般淡然无味。
 
这个世界,从没有完美的答案,靠得只有取舍与选择。
 
我的一个朋友,名校毕业,前程似锦,所有人都羡慕他的生活。
 
但他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放弃了高薪的工作,前往玉龙雪山,选择支教育人。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的行为,可他却说,新的灵魂,应该来自于与众不同的经历。
 
或许,冒险争先,会经历困境;另辟蹊径,会面临压力,但人生就应该如此,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生活从不怕冒险,怕的是甘愿平凡,却又悔恨当初。
 
整个生命便是一场冒险,而那些走得最远的人,往往是愿意去做、愿意去冒险的人。

去远方,发现另一个自己

余光中说:“旅行之意义并不是告诉别人,这里我来过,而是一种改变。”
 
旅行途中,会看到各式各样的人,历经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我们的眼界学识,便在一次次经历中,打乱重组,继而形成新的认知。
 
《尚书》,相传由大禹所作,孔子编纂,从古至今,都是不容质疑的经典,《尚书·禹贡》中曾记载长江发于岷山,岷江为长江正源。
 
可徐霞客却不以为然,决心亲自考察长江源头。
 
途中艰险无数,有人劝他返乡,不必受着风寒露宿之苦,可他西行溯源之意已决,绝不回头。
 
到达金沙江时,他已身患重病,但望着滚滚而来的金沙江水,他心中认定长江源头,必以金沙为首,他否定了《尚书·禹贡》的说法,第一次为金沙江正名。
 
在他游历之前,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连他自己也觉得与众人不同,孤僻另类。
 
可当他踏上这片山河时,却发现了另一个自己——执着而不屈,勇敢且无畏。
 
因为执着,他忍痛坚持,只为验证自己的想法,只为考察长江的源头;

因为无畏, 他出生入死,只为实现儿时的誓言,只为印证自己的信念。
 
人生犹如一场旅行,一路发现,一路成长。
 
在一个新的环境中,人们总会不自觉卸下以往种种,重启自我与外界的联结,去做平时不会做的事,演绎另一段人生。 
 
电影《等风来》中,时尚编辑程羽蒙,宁愿执拗地留在上海,也不愿回到父母身边。
 
她一直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可一次尼泊尔之旅,却让她开始醒悟。
 
异域他乡,每个人都活得真实,只有她小心翼翼假装坚强,直到她的矫情和拧巴被拆穿,她的心境才慢慢发生了变化。
 
旅行的最后一天,程羽蒙进行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滑翔,那一刻,她的心开始回归平静,释然了过去的委屈和不满,蜕变成全新的自己。
 
人这一辈子,终要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当见识过芸芸众生,欣赏过大千世界,也许便会明悟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将来成为怎样的人。
 
一个人所处的环境,他的眼界和见识,都影响着人生的轨迹。
 
知晓风月人间,才懂世事无常;看过人山人海,才知心归何处。
 
旅行是一次人生的重启,也是一场内心的朝圣。

向未知的世界求索,带来不期而遇的惊喜

有人说:“你所不知道的远方,都是值得一去的天堂。”
 
当一个人踏上未知的旅程时,随时都会感受世界的惊喜与美好。
 
就像徐霞客的旅行,总会追寻不一样的风景。
 
那一年,徐霞客来到雁荡山,找寻古书里记载的雁荡山巅的雁湖。
 
那里山峻险要,让人望而生畏,可徐霞客却徒手而上,越过三座山峰。
 
登山之时,险象环生,若非徐霞客机敏,早已跌落谷底。
 
可当他一望谷底沟壑时,却发现奇树怪石四布,流云飞瀑横生,余辉落下,顿时霞光万道,令人流连。
 
还有一次,徐霞客行至湖南茶陵麻叶洞。
 
有人说其中藏有神龙妖怪,万不可入,可徐霞客偏要一探究竟。
 
山洞崎岖,却瑰丽万千,石笋垂天而下,石柱拔地而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体现的淋漓尽致。
 
生活的美好,从不是一成不变的平淡,而是那些不期而遇的惊喜。
 
人生,需要随时保持一颗好奇心,在平淡的岁月中,去探索世界的新奇与惊喜,如此才不至于让空虚无聊充斥一生。
 
明朝张岱喜好烟花。
 
一次,有个苏州人,夸他们那里的烟花盛大:“天空都被烟花塞满了,连空隙都没有了。”
 
所有人只当是笑话,可张岱却记在心中。
 
多年后,张岱满怀好奇,前往苏州观看,才知那人所言不虚。
 
他说:“天下之看灯者,看灯灯外;看烟火者,看烟火烟火外。未有身入灯中、光中、影中、烟中、火中。”
 
只有秉持心中所想,投身于期盼之中,才能明悟世界的惊喜,人间的美好。
 
听过这么一句话:“向着月亮出发,即使不能到达,也能站着群星之中。”
 
人生需要惊喜,在一次次经历中,消除误会偏见,收获意外之喜,从而得到更好的心境来面对当前的平淡生活。 
 
这个世界从不亏待充满好奇心的人,找不到答案,不妨去另一个世界看一看。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迎来久违的欢喜,这样的故事,更值得被珍惜。

去攀一座山,和爱一个人同样伟大

听过这么一句话:“爱情中应该饱含生活,而生活中,却不应该只有爱情。”
 
现实生活中,有太多人觉得爱情是无价的,独一无二的,与爱情相比,任何一切都毫无价值可言。
 
可实际上,若只把爱情看的太重,当有一天情非所愿时,那内心的世界便会崩塌,所有的事都会陷入绝望。
 
人生的痛苦便在于此,渴望掌控爱情,却最后又被爱情左右。
 
其实,人生从不是围绕一件事而进行的,人生还应该有更广阔的活法,爱一个人很重要,但拥有自己热爱的事,同样有价值。
 
徐霞客的世界,便充满了对自己事业的热爱,他的人生,虽折腾,却精彩。
 
朋友曾问徐霞客:“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你游历天下,有何意义?”
 
徐霞客兴奋道:
 
“那一年,我从绝壁凿坑攀援黄山,虽数次遇险,但我登上黄山,放眼四望,我身心顿时澄澈,觉得虽死九次亦未悔。
 
那一年,我受静闻和尚所托,要将他用鲜血所写就的《华严经》,送往鸡足山,行至寺院,听见诵经之声飘然传来,万千经历,尽涌脑海,不禁感慨,此生已胜人间千百生。
 
你们问我为什么要游历天下,我只想说三个字:我喜欢。”
 
一句喜欢,便胜过千言;一腔热爱,更抵过万险。
 
有人说:“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
 
热爱,开启了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并将这种可能变成现实。
 
人这一生,从来都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开始灰心。
 
攀一座山,与爱一个人同样伟大。
 
别执着过去,别纠结感情,生活才刚刚开始,保持那一份热爱,才能奔赴下一场山海。
 
活出自己的世界,就是对生命最好的安排。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很多人都不明白,《明朝那些事》写尽了大明江山的风雨飘摇,写透了帝王将相的起落沉淀,可却在结尾,花许多笔墨来讲述一个“不务正业”的徐霞客。
 
我想,这是因为,人生最重要的能力,一定是学会出发。不管历史如何风云变幻,不管时间如何沧海桑田,学会出走,学会远行,才能明白世界的广阔,活得无畏且壮丽。
 
也许从俗世角度讲,徐霞客既没有光耀门楣,也没有荫泽子孙,他是失败的。
 
可徐霞客却在临终前,紧握两块岩石标本,道了一声“此生无憾”,便溘然长逝。
 
在徐霞客短短56年的时光里,他大半生都在路上,那些艰难险阻,风土人情,成就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也使得他的《徐霞客游记》千古留名。
 
人生,从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听过这么一句话:“生命,不长不短,刚好够用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我们这一生都在路上,这一路,尝遍悲欢离合;这一路,看遍人情冷暖。
 
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选择;每一刻,都是自我的修行。
 
无论悲喜,不管曲折,正是这无数的足迹,才成就了此刻的你我。
 
生命,每个人都在经历,或长或短;
生活,每个人都在继续,或悲或欢;
人生,每个人都在旅途,或停或行。
 
时光易逝,风景依旧,生命总有轮回。
 
愿你我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不负山川湖海,不舍日月星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