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倒追的男人,又好睡又要命

作者:浅墨
2021-11-07 20:51

我叫林溪,少女时代的我,痴迷韩剧、喜欢韩剧中的帅气欧巴,不成想,一个韩国同学果真就成了我的初恋。

然而,猝不及防,他成了别人的新欢。一气之下,我远走伦敦,一边求学,一边疗伤,却不想又在伦敦街头遇到了和我心目中完全重叠的韩裔欧巴Will,只一眼,我就认定了他。

所有梦想中爱情美好的样子,我都抓住了,我们第一次那么疯狂,那么难忘,我觉得此生,我都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了……


站在客厅落地玻璃窗前眺望窗外,伦敦的夜晚灯火辉煌,照得这座城市分外妖娆。在遇到Will前,我从未想过要在伦敦安一个家,也没有想要依偎的人,觉得住哪儿感觉都一样。

忽然,Will从后面抱住了我,他的前胸贴着我的后背,顷刻间,一股酥酥软软的气息在我耳后撩动着,我的心也在瞬间就狂跳不止。

“Hee,宝贝儿,我好想你!”他的声音很轻,带动的气流却在我身体里翻起惊天巨浪一般,让我全身开始躁动。

他的话和他的舌尖一样,自带蛊惑的力量,自我耳后吻到我的脸颊,直至我悠然转身,他才迫不及待吻住了我的唇。

顷刻间,屋子里情欲的味道蔓延开来,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也在火烧火燎,那越发猛烈的热吻,和越发不老实的手就是证明。

我对闺房之事从未涉足,可此刻气氛暧昧,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谁也不能保证。

我被他吻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他趁势抱起我,走向了卧室,轻柔地把我放在了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他一边褪去自己的衣衫,一边慢慢地、慢慢地再次朝我靠近。突然,我碰到了一个东西,我的心脏瞬间就要跳到嗓子眼了……

那时的我,对面前这个有着腹肌的美男子,完全没有抵抗力。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从没想过会在异国他乡开始我的一段新感情。

我是在20岁那年,只身一人来到英国的。当时,我站在伦敦的街头,看着身边与自己长得截然不同的面孔,听他们说着完全陌生的话,一切都让我那么恍惚。

来伦敦于我是意外,于我爸却是如他所愿。

我爸是商人,我妈是医生。从小我爸对我宠爱有加,想做什么都无条件支持。唯有学习这事儿不让步,他一直希望我先留学英国,再回国规规矩矩当个老师。

可我的性格一点也不规矩,我妈是个讲究的美人,而我且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子一样野。

我爸的想法缘于他的朋友们,他们都早早把孩子送出了国,说是为了锻炼孩子的生存能力,也见一些更多的世面。

当然,这些想法跟父辈们艰辛的创业史有关,他们既不想我们当寄生虫,也不想我们像他们一样吃太多的苦。现在,我的那些儿时伙伴,如薇薇、大洋和阿超等,都已提前来到了英国,早早开启了他们不一样的人生。

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我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生活里绝对没有不开心的事儿。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就像我,初中时就差点患上抑郁症(我爸把我托付给他当年的老师,结果那老太太非要对我寄予厚望,拔苗助长加恨铁不成钢,导致我精神崩溃,患上了焦虑症),高中时,我也没想过要去英国留学,我的目标是韩国。

想去韩国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那个国家,更不可能超过我对泱泱中华的爱,而是因为那场与韩国有关的初恋。

只是事与愿违,我最终不得不来到了英国。

老爸早早就托人把我安顿在伦敦的一个寄宿家庭。

房东是个性情古怪的老太太。她有洁癖,又很挑剔,偏偏又养了一条巨型狗,搞得我每次看见她心里就不自觉胆怯。

幸好我有几个发小也在这里,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会见面,可以缓解一下我的这种情绪。

我按我爸的意愿,将选读英国文学专业(按他的意愿,这个专业将来能回国当个大学老师),这对雅思成绩要求很高,我这种不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自然得付出更多精力。

那也是一段难熬的日子。虽然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但既然来到异国他乡,我无路可退,只能奋起直追。好在这样紧张、忙碌、全新的生活,也让我慢慢忘掉了那些旧伤的疼痛。

直到一年半以后,我才成功申请到了伦敦大学学院(简称UCL)的本科。紧接着,我从寄宿家庭里搬了出来,和同在伦敦留学的燕子、熊熊合租了一个套房。

没有了房东太太的各种唠叨,连空气都是自由的,如薇薇所说,伦敦这座城市有“偷天换日”的本领。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生活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那是大二的第三个学期(英国的大学一年分为三个学期),因为我的时尚品味不错,又很热衷于服装设计类的东西(这曾经是我想要攻读的专业,奈何我爸坚决反对),一个学姐便介绍我去了Bond Street(邦德街)的一家独立设计师品牌店工作。

就那样,我开始了一边读书一边兼职做服装设计的生活。我们的上课时间是可以自己安排的,所以我把上课都安排在周二至周四,这三天里5:30下课后兼职三小时,周一和周五全天都在店里上班,周末正常休息。

这样的日子过得紧张又充实,我也乐在其中。

一天,伦敦难得的风和日丽,老板让我去附近的香港汇丰银行(简称HSBC)申请一张新卡,作为我的工资卡。

于是,我趁着午休时间就去了。接待我的是一个黑人工作人员,就在我快要办完业务时,一抬头,竟看到一个亚裔帅哥和一个金发英国人正从二楼的走廊迎面走下来,阳光透过玻璃,斜斜地照在他们身上,然后又投在地上,形成了长长的影子。

顿时,我的心脏突然犹如小鹿乱撞,目光也不自觉粘在了那个亚裔帅哥身上。

他真的太帅了。俊朗的东方面孔,高高的个子,身材比例匀称,白衬衫、黑西装,整洁大气,又不失儒雅。脚上穿着棕色皮鞋,沉稳又不呆板,还有点儿时尚的俏皮感。

他每向下踏一步楼梯,周身就会有一种强光如影随形,让我无端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我的脸不自觉就红了,心跳也加快了。

他们走到了一楼大厅后,停下来开始交流着什么。侧面看过去,我越发笃定,他和我心目中幻想过无数次的另一半,完全重叠。

我那颗沉寂许久的心,就在那一瞬间好像复活了,我仿佛又听到了爱情盛开的声音。

于是,我开始策划起一场目的明确,有图谋的认识,却没想到最后一场场欢好,却成了一把把利刃……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