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恐巨症

作者:越枪
2021-11-09 20:33

品完这杯苦涩浓稠的咖啡,我望向窗外。

对街的快餐店正在整理卫生,很难想象才不过五分钟,之前长龙似得队伍竟全部散去了。

路上有零散的行人,他们脚步急促,不时抬头望天,神情凝重。

有些奇怪。

我意识到,时间不早了。

看了眼手机,上面的时间定格在6:14分。

糟糕!

匆忙整理好仪态,向擦拭着柜台的店员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咖啡店。

走出门,将身形融入商业街特有的嘈杂氛围,向着记忆中的家走去。

同时,也非常不安地抬头注视天际。

那有着千层厚重的云雾之中,好似隐藏着什么….就像是一只无形的眼瞳,引诱着我与之对视。

“叮铃铃….叮铃铃…”

恍惚间,我的思绪被铃声拉回现实。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马上我就听到了老朋友打趣的声音。

“安诺小姐,今晚是否有兴致与我共进晚餐。”

“当然,如果你是一位绅士的话。”

“啧啧…看来你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今日份的类人测试宣告结束了。”

开玩笑能有效缓解各类负面情绪,消沉一天的我因对方不正经的调笑感染,不自觉勾起嘴角。

“奥拉女士,请问什么时候能把我从你的实验名单中划掉呢。”

手机中的声音停顿片刻,又微微传来她的声音。

“….等你像个正常人的时候吧。”

估计她不太擅长应付这个话题。

……

奥拉,大学室友,毕业后任职【云层科研所】。是同寝室四人中被导师认为最有天赋的天才。

每每回忆起大学,我都会感叹一句:人与人不可一概而论。

当时的我对于未来发展,工作方面只有赚钱养活自己这种粗浅的认知,当真正踏入社会后,我才发现,能有一份稳定高收入的工作有多么美妙。

这种想法在奥拉的生日会上尤为强烈。

因为,我见证到现实展现而出的强大说服力。

那天,在富丽堂皇的高档酒店内,她的父母因她的事业在亲戚朋友面前挣足面子;她的旧友在她落座后将整场话题聚焦于她;大学时被女生们奉为男神、校草的家伙们围绕着她发出交往邀请。

而不起眼的我,则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默默关注着她,就像一只卑微的宠物猫,渴望眼前人能够,哪怕只看我一眼,让我能够感受到她的视线。

现在想来,亏我能忍住尴尬坚持到最后。

咳咳…

言归正传,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还是在我家吗?”

因为我家靠近科研所的缘故,奥拉劳累一天后相比需要驾车行驶半小时之久的高档公寓会更倾向于到我家过夜。

“嗯,我会准备好晚餐等你。”

声音稍作停顿,传来窗户被打开的声音,夹杂着些许风声。

“天色不早了,你最好快点回来。”

闻言,我不自觉又望了眼天空。

云雾产生了变化,它们在缓慢聚拢,朝着目视中心之处。

感觉很不妙,但又说不上缘由。

应了下来,对方挂断电话。而我则加快脚步,甚至跑了起来。

周边投来视线,我低下脑袋,避免与他人对视。

这能减少负罪感。

想想看,全是步行的人们中突然有人开始奔跑,难免会引起莫名的恐慌。

我可不希望成为任何不良事件的导火索。

但很不幸,天空的异样与沉默压抑的氛围同样受到了多数人的关注。

渐渐地,效仿的人多了起来。

大家都意识到危机。

车辆速度加快,轰鸣声不绝于耳,脚步声如蜂涌般密集嘈杂,两边的店面纷纷拉上卷帘门,关闭五彩绚丽的广告牌,宣告一天工作的结束。

这股氛围随着我的步伐萦绕着这三片街区,就算我回到家,我也能猜到它会迅速蔓延至这座城市的一边一角。

终于到家了…

我住的是贫民公寓,这是对比起来的自嘲称呼。在华夏地图APP上,这里被标注为“宁康公寓楼”。

公寓房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适合单人居住。

推开门,映入眼帘是一桌丰盛的菜肴,青蔬鱼肉汤,色香味俱全。

只可惜,如此佳宴却草率的摆在客厅的议事桌上,缺少了些许仪式感。

唉..怪我,家境贫寒,买不起餐桌。

…..

正当我的食欲不断促使我分泌唾液时,休闲装打扮的褐发美女端着两碗米饭从厨房走了出来。

卸下白大衣的奥拉,因天气转凉,穿着长袖衫,下身一件黑色长裤紧贴着完美的腿型晃荡至临时饭桌前。

“你回来啦。”

她的声音甜美,令人浮想联翩,要不是性别相同,我想我无法拒绝将她娶回家中。

这也令我有些疑惑,为何她这般的佳人还未寻得如意郎君?

当然,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她爱念叨的老母亲来操心比较好。

我应了一声,开始与她共进晚宴。

当然吃饭不说话是新生代青少年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与奥拉的对话,相对而言比较平淡,在大多数时候,我更倾向于成为一位聆听者,无条件接收着她从工作中积累而下的怨念与不忿。

但是今天,稍有不同,她向我展示了一项研究成果。

“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过的‘凯尔伟达管状空间异观’吗?”

我摇摇头,吃下一口红烧彩鳍龙鱼肉,迅速被这天堂般的口感折服,无法自制地露出幸福的表情。

奥拉见状,露出自豪的笑容,并没有为我忘记那异常拗口的名词而生气。

但是我总得解释一下。

“我记得,只是忘记它的含义了。”

好吧,似乎两者差别不大。

凯尔伟达我认识,这是科研领域上的牛人,是电视科学频道上的常客,有段时间好像因为发现什么四方元空间而在网络、自媒体引起热议,电视上更是有多个频道播出了他的“伟大”发现。

但是我没有关注过。

这不能怨我,毕竟我这种小市民每天都为生计奔忙,哪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与生活距离遥远的重大发现?

“咳咳…凯尔伟达…”

奥拉清了清嗓子,正准备隆重介绍此人的生平。

我及时叫停。

“停停停,这人我知道,你直接解释空间异观吧。”

她因被我打断露出鄙夷的神色,我想她肯定在心中骂我是个没有科学精神的白痴。

哈哈,为什么我会知道,因为她曾经也当面这么骂过我。

接下来,我一边享用着美味,一边听着奥拉解释起那所谓的“空间异观”。

“伟大的凯尔伟达在一次偶然的实验中发现我们世界的空气中存在一种微不可查的管状细菌,学名叫做管状磨损元体,这是一种有别于地球生态的物种,它的构成奇特,发现初,这东西竟然在检测器下探测不出地球生命构成最基本的要素。”

“为什么要叫磨损元体,它不完整吗?”我疑惑道。

“因为它管状的身体结构底部有一块空缺,造成它整体不对称,所以加上磨损二字。

沉默片刻,“可这跟空间有毛联系吗?”我摊摊手,表示意义不明。

她气得推了下我的额头。

“这种细菌在后面的科学实验中证实与四方元空间存在必要联系,因为它并非地球生物,而是那四方元空间中诞生的生物。”

这要换做是以前的我,估计得对她的言论嗤之以鼻,可是当“四方元空间”真的被证实存在以后,无论出现多么荒唐的言论,我都会仔细掂量其中的分量。

“这种细菌,有一个非常恐怖的能力。它们通过聚拢融合产生不可思议的现象,具体形式类似于…嗯….”

讲到这,奥拉没有再说下去,她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似乎是在寻找形象的词汇。

此时,我打开了电视。

当中正播放着一则PS6开启预售的广告。

奥拉突然有了灵感,惊喜道:“就像是你在游戏中看见的那种空间裂缝的形式。”

“它们聚拢融合,驱赶拆解周边所有细菌体,然后在空气中撕扯出裂缝,一道通往四方元空间的裂缝。”

“拆解?驱赶?有些莫名恐怖。”

“放心,它们无法拆解构造复杂的生命体,所以对人类构成不了威胁。”

听到这,我不禁一阵恶寒,随即想起曾经在暗网上看到的影像。

那是一位来自奥迪瑞拉的播客,视频中能看到细小的裂缝凭空出现,就那样悬浮在半空。

只可惜缝隙太小,播客的录像设备拍不到其中的东西,只能通过口述的方法向观众传达他看到的景象。

“幽邃漆黑的空间,就像是坠入深井,抬头仅能看到一抹微弱的亮光…这感觉让人窒息,朋友们。”

仅仅是口述,就能让我联想到那种孤独自闭的压抑感。

想到这,我将自己在暗网上看见的影像告诉了奥拉,并表达自己愚昧的看法。

“我以为那是特效!”

“很显然不是,话说你居然跟我说暗网,再怎么说我也是官方人员,信不信我给你举报咯。”

“别!咱老百姓就指望着暗网过活呢。”

暗网是一群热衷于探秘未知现象的人们创办的网站。

最初的创立者,也许他们真的是为这个目的而创建暗网的,可时至如今,它变味了。

最初的探秘视频和文章渐渐被杜撰而出的荒诞内容替代。子分块中的成人内容在大势所趋下成为热门版块。

很多知道暗网的人多是将它当作寂寥孤单夜晚消遣精力的工具。

除此之外。

暗网中也不乏真正的探寻者,他们多出现于常年处于人气排名最底的神秘现象区。

奥拉显然会错了意,她看我的眼神中充满复杂。

“你何必呢,不是有我吗。”

“啊?什么玩意儿!”

我回以一个“你不对劲”的眼神。

我们相视一笑,结束这小插曲,继续刚刚的话题。

“对四方元空间的探索使云层科研所的大人物们陷入疯狂,他们在两天前,造出了一台能够观测管状磨损元体的机器。”

此时,窗外风声大作,我那磨损多年的窗户发出痛苦的悲鸣声。

正当我为自己在风暴降临前就躲到家中暗自庆幸时。

突然,巨大的声响把我吓了一跳。

紧接着,透过窗户,惊叫声和汽车的警报声交织融汇,形成一首摧残我耳膜的交响曲。

我眉头紧皱,走到窗边。

眼前的景象令我吃惊。

宁康公寓楼处于市中心位置,在这栋建筑前,是这片街区最宽敞的十字路口,中心位置,栽种着一颗屹立数十年的人工大树以作参照物,方便交通协警指挥车辆前行。

可是现在,那颗巨树居然倒了…不偏不倚砸到了一辆白色轿车上,将其整个压垮。

我还能看到浑身是血的司机在苦苦挣扎。现场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形成一场规模空前的交通事故。

有人叫骂着,有人哭喊着,有人逃离着。

我有些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是风暴吗?

抬头,随着太阳落下,云层开始搅动,正缓缓形成漩涡状….

这奇观,令我心头一惊。这预示着风暴的到来。

之前发生的所有场面,都归结于这场风暴。

这是搅动人间的极恶,被学者称呼为“流层暴风”

这种现象首次出现在七年前,那次天空中也是这幅景象,但是却没有今日这般规模。

看看天上,那漩涡比七年前足足大上三倍。

…..

当时并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与一般的风暴无异,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但这也为两年前那场造成四百多人失踪的风暴埋下伏笔。

两年前,同样的现象,可是风暴却异常猛烈,猛烈到人们被迫早早归家,躲在家中聆听着暴风恶魔的低语。

而外界———人造植物被无情扒离土壤,粗壮的路灯因不堪重负砸烂公路护栏,人们的网络信号迎来首次瘫痪,电气供应时有时无,庞大的社会结构在风暴面前濒临崩溃。

万幸的是,这场风暴仅仅持续四天就结束了,而且人类的建筑顶住了考验。

但是离奇的是,在后来的灾害报告中得知,有407人在这次灾害中失踪,而他们多被证实在事发期间待在家中。

这则官方报告在暗网得到了证实。

也引起了民间神秘学者们的关注,造成暗网神秘领域短时间的热潮。

此后,官方便为应对这种危机成立专门机构。

开始大力宣扬房屋改造计划,还发声表示要在每座城市乃至边防、山区都安装警报装置和可容纳数万人的地下防空洞。

只可惜给他们的时间太短了,仅仅是做到每座城市加固已经耗费不少时间,想要建造防空洞那是难上加难,更不要提山区和边境了,不现实。

回归主题。

在现代人类文明,最令人心安的是,每个公民的生命安全都会交由可靠之人保障。

很快,远方传来警笛声响。

我想消防员们会拯救那名倒霉的司机。

关好窗户,拉上窗帘,回到饭桌。

奥拉在我离开的片刻接了一通电话。

此刻,她的表情有些呆愣。

“你怎么了?”

“你知道吗…我跟你说的那台机器。”


“检测到文州市上空聚集大量磨损元体,其密集程度甚至形成庞大的生物网络笼罩在这座城市的正上方,具体数量无法计算,估计用天文数字都是低估了!”

“等等等等!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奥拉点点头,但她没有开口。

我也不是蠢蛋,通过她的解释,我能够拼凑出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全貌。

“这意味着,七年前和两年前的风暴是由这些鬼细菌造成的!而现在,它们又在形成一次空前规模的风暴!而且,根据你所说的,它们可能想要撕扯出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

“最令人害怕的是,这些东西恐怕拥有智能。”

奥拉此刻的表情难看,她补充道。

很显然,她和我都明白,这两种结论对人类没有任何好处。

“也许…”

正当她开口之际,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那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是狂躁的暴风在空气中呼啸,窗帘被掀飞,连接着的滑轴使得铁架嘎吱作响。

客厅作装饰用的花瓶被这股巨大风力吹落至地板,摔成碎块。

剧烈的风声占据着主导地位,在现实世界展现着狂傲,尽情演奏着属于它的奏鸣曲。而在其中,一抹低沉的鸣叫声响起,紧接着,又是一声。

我疑惑地走到窗边,靠墙体躲过狂风的正面袭击,透过斜面往外看。

我惊呆了。

…..

只见天际,那漩涡状的云层中,一只巨大的脑袋伸了出来。

奥拉走到我身边,顺着我的视线看去。

“鲸…好大..仅脑袋就是蓝鲸的数十倍…这怎么可能!”

那生物的身形慢慢探了出来,流线型的下颚上一条条诡异蠕动的条状物摆动着,巨大的鱼鳍处长着类似人类手臂且大上数倍的肢体。

它发出悠长的鲸鸣,从天空往下回荡在地上生灵的内心中。

同时,最后一抹阳光消失,世界迎来落幕。

极恶的造物自漩涡中降下,开始侵蚀。

——《恐巨症》
合上书,推开大门,感受着历史沉淀而来的尘埃拍打在我脸上。

小心查看着外面的世界。

确认安全后,我从里间取过Mza2k脉冲步枪,离开了临时安全屋。

行走在失落的世界中,都市残骸与绿植形成的独特生态圈,人类已不再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生物。

经过“巨物”洗礼后的世界,更加凶险的环境孕育出全新的物种与人类同台竞争。

行至一处破败的房屋,室内的布局还算完整,爬虫草占据四面墙壁,乃至落满灰尘的地板,未知的菌菇肆无忌惮生长在各种角落。

“看样子,这里是客厅。”

很快,我的视线被两具骸骨吸引了。

那是两幅人类骸骨,保存的相对完好,骨质上粘着长久暴露在氧化物中而变得残破的衣物。

从盆骨结构来看,是两名女性。右边的较为矮小,靠在左边的肩头。

我无法判断二人死去时的场景,但是却也不免为二人的结局感到惋惜。

也许她们是时代崩溃瓦解前的见证者也说不定呢。

走到墙体崩塌,算是阳台的位置,外界的景象一览无余。

破败的建筑,巨大的植物枝干丛生,出现在整座城市各处,楼下,像是狗,却大上一圈的生物对着我低吼。远处,一只像是鸡进化而来的尖嘴巨鸟叼着一只像是老虎的猫科动物朝远方走去。

天穹,非书籍中描述的蔚蓝,而是归于尘土般的土色,漩涡洪流遍布其上。而在高楼间翻飞的飞虫巨兽,是变革的里程碑。

在所有的景观中最让我叹为观止的只有距离我3km外的巨鲸遗骸。

巨大的骨骸诉说着生前那副遮天巨兽的姿态,其体魄连接着天际与地面,不受引力作用,就像是遭受冻结般矗立在这片区域,形成这幅壮观景象。

我们末世人类,将其称之为“鲸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