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精通人肉料理的食人族,竟是中国人的近亲?

作者:钱三
2021-11-10 11:38

我在上一篇故事大鱼肚子里的裸体女尸的末尾,提到了神秘的云南抚仙湖。(没看过的朋友可点击蓝色字体收看)

传说中抚仙湖底有一座两千多年前的上古城池,那是古滇国的国都。

古滇国的统治者之所以将整个国都深藏水下,目的是为了掩藏一个天大的秘密。

很多人相信,古滇国人想要掩藏的这个秘密,就是在他们的国都里,有一个通往地下世界的秘密入口。

古滇国的国王和贵族们在毁灭了这个入口、并水淹国都之后,全都通过深藏地下的秘密通道,走出了云南的崇山峻岭,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古滇国的祭司们则杀了成百上千的奴隶,把他们的尸体沉入水下,结成尸阵,继续守候着这座水下的城池,以及只属于古滇国人的秘密……

上篇故事发出后,很多朋友在后台留言,说十分想看神秘抚仙湖和古滇国的故事。

我这人虽然抠,但说过的话都比较算话,所以,它来了。

但我不是学者,也不是专家,所以今天我要讲的所有东西,纯粹是结合考古和历史传说所自编的脑洞故事。

不是小说,也不是学说,而是纯属胡说。

特此说明。


盗墓小说有两座巅峰,《鬼吹灯》和《盗墓笔记》。

两部作品各有千秋,我都很喜欢,但可能因为自己当过兵的缘故,所以对《鬼吹灯》更为偏爱一些。

毕竟书中人物胡八一是位参过军、当过连长的老兵,相似的军旅生涯让我对老胡的探(盗)险(墓)故事有种天然的亲近。

《鬼吹灯》一共八部,这八部书里我觉得最精彩的同时也是最喜欢的,当属第三部《云南虫谷》。

而《云南虫谷》所讲的献王墓的主人“献王”,就是作者虚构的一个古滇国的君主。

甚至可以说,《云南虫谷》的整个故事,都是建立在神秘的古滇国存在的基础上的。

作者在故事里写到的那些古老的人俑、邪恶的痋术以及藏在水龙晕里的云顶天宫——那座神秘的献王墓,在让无数读者惊叹于作者想象力的同时,肯定也会有很多疑问。

而最大的疑问应该是:古滇国真的存在吗?

俗话说有图有真相,咱们直接上图。


滇王之印·西汉

这枚金印,出土于1956年11月,出土地点是昆明滇池东南角的石寨山

此印纯金打造,重90克,印面边长2.4厘米,通高2厘米,蟠蛇钮,蛇首昂起,蛇身盘曲,背有鳞纹,印面篆书白文“滇王之印”四字。

要知道,历史是一门严肃的科学,研究历史除了要参考各种史料以及古籍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依赖考古发现。

说白了,记在纸上的历史不见得都是真的

统治者为了美化自己,或者推翻了旧王朝的新统治者为了抹黑前任,都有可能篡改历史,把历史真实的一面隐藏起来,留给后人一副经过PS的画卷。

而且不止古人这么干,今天依然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统治者都有篡改历史教科书的爱好,日本在这方面更是专家。

只有通过田野考古出土的实物进行佐证,才能让我们后世之人拨开迷雾,看到历史的真相。

其实在中国的诸多史书和古籍中,对于古滇国都有记载,但几乎所有的记载都很模糊,既没能说清楚古滇国的位置,也没能对它的历史有详细的记载和介绍。

我们只知道,历史上对于古滇国的记载有两个重要的大事件。

第一,是战国时期,楚国一位名叫庄硚的将军西征云南,结果后来秦始皇一统天下,他再也回不去了,只能留在云南,自立为王。

这是历史上关于古滇国最早的记载,也是史料里汉族跟云南当地的古滇人最早的民族融合。

第二,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军队征讨云南,当时的古滇国根本不是大汉铁骑的对手,只能臣服大汉。

于是汉武帝就命人铸造了金印,册封了古滇国的君主。

而这枚在滇池旁出土的“滇王之印”,就是佐证这段历史最有利的证据。

这枚金印的出土,最少说明了三件事。

第一、古滇国真实存在。

否则汉武帝也不可能派兵攻打,难道打个寂寞么?

第二、从两千多年前开始,滇国就成了汉朝的附属国。

但奇怪的是,从那之后,中国历朝历代的史书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有关滇国的记载。

这个神秘的文明,以及他们的国度和人民,仿佛一夜之间就凭空消失了。

第三、古滇国的国都,应该距离滇池不远。

汉朝天子册封的金印,滇国的国王不可能随手乱扔,肯定死后得带进棺材的。


滇池和抚仙湖的卫星地图

根据上面的卫星图可以看出,滇池往东南方向,紧挨着的那个颜色蓝到发黑的区域,就是抚仙湖

为什么滇池和抚仙湖看起来面积差不多,但卫星地图上的颜色却差那么多?

那是水深不同的原因造成的。

水越深,从高空看水面的颜色就越发蓝。

随手一查资料,滇池的平均水深只有5米,最深只有11米,而抚仙湖平均水深在90多米,最深可以到159米。

我们都知道滇池是云南最大的淡水湖,而紧挨着它的抚仙湖,湖水却这么深,而且湖底下还有座水下古城,甚至连央视都进行过水下考古现场直播。

其实,关于抚仙湖,可不仅仅是只有“水下古城”、“水底尸阵”这些传说,它的神秘及种种传说故事,多得连当地人都不见得能说得全。

接下来,我为列位摘录几条,也算是满足下大家的好奇心。

传说,抚仙湖中偶尔会出现一匹飞马, 此马浑身洁白,背上有红斑,身长三米有余,体态健美,时而浮出水面,疾行如飞,如果有见到的人将会有吉兆。

还有传说,抚仙湖里有大鱼,非常大的那种,具体多大没人知道,只是说那是抚仙湖里的鱼王。

每年夏秋时节,都能看到孤山东南水域大约一两百亩的水面,黑压压一大片。湖水像沸腾一样,全是将近半米长的大青鱼。挤挤挨挨地浮在水面,绕岛游动像是举行一场盛大的聚会。

传说这是抚仙湖里的鱼群来到大孤山,向鱼王进行朝拜。

还有个更玄的。

据说在抗战时期,一架军用飞机本来准备降落在呈贡机场,谁料却鬼使神差地偏离航向,撞到了抚仙湖畔的山上,机毁人亡。

而在上世纪80年代,我军一架军用飞机在飞到抚仙湖上空的时候,仪表失灵,飞机失控……

从那之后,据民间传说,抚仙湖上空就被列为了航空禁区,普通的飞机一般不能在抚仙湖上空飞行。

那么问题来了。

抚仙湖真的是天然形成的吗?

还是像传说里说的那样,是古滇国的贵族们在逃离故土、同时为了将他们世代守护的秘密掩盖到水下,而引水倒灌而形成的呢?

而那些离开故土的古滇人,他们又去了哪里呢?

是不是像传说里说的,他们通过秘密的地下入口,进入地下世界,通过不为人知的地下通道,去了遥远的印度,甚至是更远的地方呢?

咱们先不把脑洞开太大,先看看发现“滇王之印”的石寨山都出土了些什么东西吧。

石寨山出土的文物里,除了滇王之印,还有大量的青铜器。

而这些青铜器的时代,几乎都是在战国到汉朝之间。

无图无真相,先上图。



在我们印象里,商周青铜器都是很规整、庄严大气的,可这件青铜器的造型一看就不是典型的中原文化,而是带着浓浓的少数民族风格。

专家们根据这件青铜器上那些人物的造型以及表现的场景,起名叫作杀人祭柱青铜贮贝器。

为啥这么叫呢?

因为这件青铜器上那人物所表现的场景,正是在进行一场杀人祭祀。

场景中最高的是一根铜柱子,柱子上还盘着一条大蟒蛇,而被杀掉的人就在柱子下面。


杀人祭柱青铜贮贝器细部

“杀人祭柱”,就是这么理解的。

但为什么又叫“贮贝器”呢?

因为这件青铜器的主题,也就是下面的那个跟个火锅一样的东西,其实是一面铜鼓的造型,而这面铜鼓是中空的,专家打开之后,在里面发现了许多贝壳。



这就神奇了。

因为这可是海贝啊,不是生活在内陆淡水中的,而专家们经过鉴定,发现这些贝壳竟然来自遥远的印度洋!

要知道,云南和贵州统称云贵高原,是我们国家四大高原之一,位于我们国家的第二地理阶梯上,是内陆中的内陆。

身处内陆大山中的古滇国人,他们是从哪儿搞到的这些印度洋海贝呢?

像这样的青铜贮贝器,石寨山还出土了很多。

我们再看一件。



这件就更绝了,器物主体的盖子上,整整铸造了120多个人物,还有一座有着奇怪房顶的房子,房子下面坐着一位地位崇高的女祭司。



而这件青铜器被命名为诅盟场面青铜贮贝器,说白了,它的作用除了记录祭祀场景,再有就是作为存钱罐或保险箱来使用。

这件青铜器有必要多说两句,大家注意到盖子顶上那座有着奇特屋顶的房子吗?

这间屋顶呈水牛角造型的房子让专家们感到很奇怪,因为在整个云南,甚至是周边各省,都没有类似造型屋顶的房子。

但在石寨山出土的古滇国青铜器中,房子甚至是棺材的顶,几乎都是这种水牛角的造型。

说回贮贝器,毕竟贝壳在上古时期,都是用来当钱花的,是最珍贵、最值钱的东西。

我们换个角度看,要知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也就是说,一个国家最大的事只有两件,第一是打仗,第二就是祭祀。

像这种祭祀用的青铜器,地位自然是非同小可,都是一国之主和大祭司才能使用的。

而把印度洋的海贝放在这种青铜器里,足见这些海贝的珍贵,也说明了这些青铜器主人的尊崇和富有。

除了这些造型独特的贮贝器之外,石寨山出土最多的,就是许多造型独特的铜鼓。

石寨山出土的这些铜鼓,造型和花纹十分独特,在中国其他地方都没有出土过类似造型的青铜鼓,这充分说明了古滇人不但有着自己独特的文明,同时也掌握了先进的青铜冶炼和铸造技术。

但又一个问题随之出现。

上面说过,石寨山青铜器的断代为战国及汉朝,可即便早在战国的时候,中原地区都已近开始使用铜作为货币了。


战国货币

为什么古滇人已经熟练掌握了青铜冶炼和铸造技术,却还坚持使用早就被中原文化抛弃的贝壳作为货币呢?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开一下脑洞。

难道说,古滇国人当时主要的贸易伙伴,不是中原地区的汉人,而是远在西方和南方的埃及、印度等古国?

而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也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国家的地下,有神秘的地下通道能够通到那些遥远地方么?

他们之所以跟中原汉人打交道比较少,正是因为东面没有地下通道,而东方和北方的崇山峻岭,高山大河阻挡了他们的去路吗?

我们不得而知。

但接下来的一些考古发现,却不断地在提供实物证据,向后人证明,古滇人并没有灭绝。

他们的后代远离故土之后,一路南下,纵穿了整个东南亚,甚至跨过了印度洋,最后到达了一个北方及中原的敌人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印度尼西亚。

看到这里的朋友先别着急说我瞎说,咱们还是无图无真相,拿实物来例证。



上图是在越南(古称交趾)的东山县出土的铜鼓

拿来跟石寨山铜鼓比一比,不能说毫无关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就连上面的花纹都如出一辙。

这还没完,我们沿着地图,继续南下。

在更靠南的柬埔寨,一个叫作波赫的地方,也出土了大量的石寨山造型铜鼓。



不过这些铜鼓跟越南东山的铜鼓不同的是,每个铜鼓里都有一个人类头骨。

可能读者朋友们看到这儿不觉得怎样,但中国的考古专家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却都震惊了,因为这种把铜鼓套在头上的习俗,正是贵州有名的“套头葬”啊!

而这一风俗,在古滇国的邻居——夜郎国十分盛行。

夜郎国在中国文化里留下的最知名的印记,就是“夜郎自大”这个成语。

传说是汉武帝想出兵攻打滇国,于是先派使者去夜郎国找他们的国君,商量借道的事情。

但夜郎国的国君不知大汉天威,竟然笑问汉朝天使,说你们汉朝在哪儿?难道有我们夜郎国大么?

汉朝使者满是可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给汉武帝发了封信:陛下派人来吧,真没必要跟这种不自量力的小国借道,直接灭了他们就是。

于是夜郎国就这么被灭了。

而在那个古滇国逃亡的传说中,跟古滇人一起跑路的,正是惨遭灭国的夜郎国邻居们。

但专家们无论是在云南当地,还是越南、柬埔寨,都进行了大量的考察和研究,除了出土的那些跟古滇国一样的铜鼓和个别文物之外,却并没有发现足够多的证据,来证明古滇人的后裔在当地定居并繁衍生息的猜想。

而这些出土文物的发现,到更像是古滇国人在告诉后人:我们就是沿着这条路一路往南走的,你们别停,继续往南找啊!

专家们犯了难——柬埔寨再往南,可是茫茫大海啊!

难道古滇人竟然远渡大洋,取到了印尼群岛吗?

结果证明,再大的脑洞,也比不上事实给人的震惊。

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专家们终于有了让他们惊掉下巴的发现。

苏门答腊岛上有个多巴湖,是东南亚第一大淡水湖,湖中心有个面积很大的岛,叫沙摩西岛

而沙摩西岛的居民,是一群被称为巴塔克人的食人族。

当然,时至今日,巴塔克人早就接受了现代文明的洗礼,抛弃了吃人的陋习,主要以旅游业为生。

不过,在他们部落的历史记忆里,吃人,却是真实存在的。

巴塔克人的祖先相信可以通过吃人汲取他们的力量,而战俘和各种罪犯则是这种力量的主要来源。

为了更好地汲取这种力量,巴塔克人在人肉料理的制作上可谓造诣深厚。

首先,厨师会砍掉人头,并小心地收集血液,与大米一同制成布丁,或者直接当作饮料。

如果被吃的人是罪犯,部落长老还会要求罪犯的家人提供盐、辣椒、柠檬等调料,以示绝对的服从。

加了调料的人肉,被架在烤架上烤熟并分割,人肉料理做好后,鼻子、耳朵、脚掌会被视作最有力量的部分专门呈献给部落长或祭司。

而像手掌心、脸蛋、心脏和肝脏等部位则会被当作上等佳肴交给其他地位尊贵的人。

专家在对沙摩西岛的巴塔克人考察后发现,他们的诸多习俗简直跟古滇国青铜器上的那些杀人祭柱、诅盟等场景一模一样。

而更让专家惊叹连连的,则是巴塔克人的传统住宅。



巴塔克人传统住宅的这种水牛角造型的屋顶,正是跟著名的古滇国青铜器“诅盟场面青铜贮贝器”、“房屋模型铜扣饰”等器物中那些房屋屋顶的造型完全一致。

还有,专家考察了巴塔克人的舞蹈,发现他们舞蹈的动作跟周边以及印尼其他地区的少数民族完全不同,反倒是像极了出土的古滇国青铜器及金器中的舞蹈人偶的姿态。

而更让专家确定巴塔克人极有可能就是古滇国后裔的另一个佐证,则是他们怪异的丧葬习俗

巴塔克人是奉行“二次下葬”的,当先人去世下葬几年之后,他们会将完全腐烂的先人尸骨挖出来,然后举行热闹的祭拜仪式,然后重新将尸骨下葬。

古滇国人以及他们的文化之所以在中原地区的人心目中显得古怪诡异,很大一个原因,正是因为他们也是实行“二次下葬”的。

调查到了这里,就剩最后一步了,DNA测定。

据说(注意是据说啊),2016年的时候,复旦大学人类学李辉教授,带领团队对巴塔克人的DNA通过元素重组分析后得出结论:巴塔克族人和古滇人从遗传学角度其血缘相似程度应该高达80%甚至85%以上!

而一直被认为是古滇人后裔的佤族和傣族人,他们的DNA血缘相似度反而没巴塔克人的高。

也就是说,巴塔克人应该就是古滇人的后裔。

当然,这一实验结果,尚未被学术界完全采纳,至今国内还有不少专家依旧在对这一课题进行持续的研究。

以期彻底弄楚古滇国的起源及消亡的具体原因。

但无论如何,这个曾经存在了500多年的神秘的古国,都是华夏民族不可分隔的一部分。

最后,让我们彻底脑洞大开,猜想一下古滇国起源及神秘消失的故事吧。

上古黄帝时期,古羌人来到了云南,并扎根下来,生息繁衍,形成了一个个的部落,也就是古滇国的前身。

因为云贵高原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千百年来,他们一直生活在这片物产富饶、动植物资源丰富的土地上,衣食无忧,逐渐发展出高度的文明以及发达的经济。

渐渐的,随着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日渐熟悉,他们发现了一条深藏地下的秘密通道,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冒险探索,他们终于走通了整个地下世界,并通过这条地下通道到达印度,甚至是更远的埃及,并用自己当地的物产跟那里的人进行贸易,这也就是他们为何一直都使用贝壳当做货币的原因。

当然,这个脑洞如果再开得大一些,也许真相是古滇人发现并掌握了一种不为人知的交通方式——或许是遁地,或许是御风飞行、或许是类似后世道家“缩尺成寸”的法术。

总之,掌握了这一神秘技术的古滇人,再也无视崇山峻岭,能够自由地进行超远距离甚至是跨洲际的旅行。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古滇人的高科技无意中外泄,被中原的汉武帝得知,而作为当世最强的帝王,汉武帝早有一统天下的野心和梦想,自然对古滇人的这种技术趋之若鹜。

对于强者来说,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所以他派遣使者向古滇人索要,在遭到拒绝之后,便悍然出兵,灭掉了滇国,还捎带手灭了夜郎国,并册封古滇国的君主,作为大汉的藩属。

可惜的是,古滇国掌握那个秘密的权贵并不想让他们最大的秘密被汉武帝掌握,所以选择了弃国逃亡。

因为太过害怕大汉的军威,生怕被汉军追上后灭族,他们一路南下,不敢停留,最后跨过大洋来到了苏门答腊岛上。

到了这里,心里还是不安宁,于是就把家安在了多巴湖里的沙摩西岛。

这样一来,大海和多巴湖水就形成了两道天然的护城河,这下他们终于安下心来,在远离故土的沙摩西岛上繁衍生息,直到如今……

后记:

抚仙湖和古滇国的故事就讲完了。

注意,我之前已经声明过,这纯粹是胡说,较真的朋友请把键盘放下。

最后,还是那句话。

世界如此神秘,让我们保持好奇,保持敬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