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实录:一个寂寞空虚留守女人的婚外情

作者:许诺言
2021-11-13 21:51


说出我的故事会被骂,骂清醒就好了。

我叫林虹艳,今年28岁,在一家房产公司的售楼部上班。

结婚三年多。老公杨胜杰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常年两地分居,至今没有孩子,双方父母也催促,可老公放不下那边的工作,说回来找不到对口的工作,家里的收入减少一半。

他让我过去,我又不喜欢那边干燥的气候环境,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节假日不是他回来就是我过去找他。

两人的动车票飞机票都可以贴满一整个相册。

我厌倦了这种生活,每当夜深人静看着别人万家灯火,心里还是羡慕的。
 
连哥是我工作中认识的。有些人冥冥之中就会遇见吧。婚后我没有工作,天天在家玩。后来家附近有个楼盘需要几个房产销售员,我想着在家无聊就去面试应聘,一下子就通过了。

杨胜杰强烈反对我在售楼部上班,觉得销售就是卖笑,怕我做不来也怕我受气。他说他每个月上万工资都交给我保管,我不需要为了家用在外面抛头露面,养家不靠我。
 
我说我一个人在家无聊,你又不能为了我回来上班,我就当打发时间吧。杨胜杰拗不过我只能同意。他一再叮嘱我别太累,如果受不了就别干了。
 
心疼我,杨胜杰是真实的。可我想要的陪伴他却无法做到。最后还是让我成为寂寞空虚的留守女人。

认识连哥是偶然也是必然。
 
楼盘做活动,让我们出去发广告单。那天气温高达37度,我和同事拿着厚厚一摞的宣传册去广场超市等人流量多的地方发广告单。
 
在超市门口,连哥刚好买了东西从里面出来,他和我迎面碰上,广告单撒了一地,连哥帮忙捡起来,还一直跟我道歉说对不起,走得太急了没有看清。
 
大中午的,我热得快要眩晕。可连哥身上淡淡的花香味让我神清气爽。他顺手拿了一张广告又递给我一杯冰红茶,急匆匆开着银灰色的小车离开。走时,还不忘摇下车窗对我说,我一定会找你买房的。
 
这句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觉得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但就那一面,我对他的印象好极了。连哥魁梧黝黑,浓郁的男人气息。杨胜杰的儒雅气质中规中矩,是女人眼中的好男人形象,但看久了就乏味了。
 
当天晚上,连哥通过广告单上我的手机号加了我的微信。他发了个笑脸过来,同时再次为了白天的事情跟我道歉,还说请我吃饭顺便了解一下楼盘的事情。
 
我说需要了解就去售楼部,微信上一两句也说不清。
 
第一次聊天,我们都很客气。

一星期后。连哥真的去了售楼部,指名道姓要我介绍楼盘。我拿着宣传册子刚落座,他就开我玩笑,小美女,我是你客人啊,你怎么能对我板着一张脸,不知道我是你上帝吗!
 
前一天晚上我和杨胜杰因为中秋节他无法回来的事情,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所以早上上班余怒未消,面无表情。听连哥那么说,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做出被我打败的样子,好了,好啦,小美女,你笑比哭还难看。长得这么漂亮可爱,别愁着脸了,我给你送钱来了。
 
原来,连哥不是本地人,他和朋友合伙在这里开一家汽车美容行,还做其他生意。他不想一直租房子住,看好我们当地房产,想要买一套自住,就算以后要回老家卖了也能赚钱。我给他推荐了单身公寓,用了内部优惠券,给他优惠了五万多。虽然优惠了几万,总价也要六十几万,连哥第二次过来,不说废话,直接刷卡。还感谢我给他省了那么多钱,非得请我吃饭表示感谢。

我推脱说不用了,反正名额不用也是浪费。连哥执意请我吃饭,见我不为所动,叫了十几杯奶茶请售楼部的所有同事喝奶茶,然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心猿意马。

他说,不跟我吃饭,以后我天天请你同事喝奶茶,让她们成为你的娘家人。我被他这句话逗的忍俊不禁。与其说是担心被同事们说三道四,不如说是我内心也渴望和连哥发生点什么。
 
我提前跟杨胜杰说领导看我们最近工作辛苦,请大家吃饭。我肯定不能说单独和连哥吃饭,这样就算被别有用心的人拍到也能蒙混过关。杨胜杰一再叮嘱我别喝酒,九点前就要回去,到了地点给他发个定位。对我,杨胜杰总把我当小孩子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

连哥请我去酒店吃的自助餐,环境很优雅,还有钢琴演奏和喷泉表演。他一进去就很自然地和服务员打招呼,看来是常客。

 
连哥驾轻就熟地给我切牛排,拿甜点,嘱咐我多吃点,不要不好意思。我笑笑说好。然后悄悄把手机关机。那一刻,我深怕杨胜杰给我发视频。
 
想不到连哥开门见山跟我说了他的家庭。他说家里的老婆是父母托媒人介绍的,没有任何感情。可她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在家照顾老人孩子,现在自己事业发达了,不能一脚把她踹开。会背上骂名。
 
他说想不到一把年纪了还能遇见爱情。连哥郑重其事看着我,说道,我对你动心了。你对我有感觉吗?这番话吓得我手足无措,虽然我隐隐感觉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可这速度快得我始料未及。我羞红了双颊反而让他觉得意犹未尽,更加觉得我温柔可人。
 
那个晚上,我们只是简单吃了饭,连哥送我回去的时候,突然抓住我的手言辞恳切说道,我知道我打扰你生活了,可我控制不住。
 
我抽回双手,开玩笑般反击他,干嘛?你打算养我啊?
连哥回答,可以啊,养你一辈子。
我不假思索回答着,好啊,那你给我买套房啊。
可以,明天跟我去过户。
听连哥那么一说,我逃也似地下车。深怕再呆下去肯定要出事。有人说男女之间的暧昧玩笑话,三分真七分假,说当真谁就输。

回家打开手机,杨胜杰打了很多视频还有语音留言。他着急得语无伦次,老婆,你到哪里了?老婆,回去了没有?老婆,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怎么不接我电话?
 
……

我正打算给他回个电话,杨胜杰发了视频过来,见我在家里,他如释重负道,你回家就好了,饭吃得怎样,有没有吃饱?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无颜面对他,总觉得杨胜杰的喋喋不休让我烦不胜烦。

我借口说累了需要休息。赶紧挂断视频。我怕再聊下去被他发现端倪。

我冲去卫生间洗澡洗头,想让冷水把自己浇醒。平时不用半个小时就出来,今晚洗了一个多小时。那么冰的冷水也浇不灭我滚烫的内心。
 
连哥给我发来视频,看我穿着浴袍包着头巾,惊讶说道,虹虹出水芙蓉的样子真美啊。我说没事我要挂掉了。他赶紧说,别啊,看你今晚吃得不多,我给你带了宵夜,你走到窗户边看看。
 
我过去靠窗往下看,连哥手上拎着外卖盒一脸坏笑朝我招手。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逃不出他的掌心了。

之后,连哥总是亲昵地喊我虹虹。他给我买水果买零食,送我鲜花。我们默契地闭口不谈对方的伴侣。约会途中要是他/她打了电话过来,另一方都很自觉地保持安静。
 
周末相约一起爬山。爬到一半我耍赖不爬了,说脚酸。他本来要背我,我拒绝了,他就一直牵着我的手。
 
到了山顶,有个许愿石。很多人买了同心锁许愿锁在石头上。终究是凡夫俗子,逃不过情情爱爱。连哥也买了一对锁头,虔诚许了愿望。我问他许了什么愿望,他说不能说出来,说了就不灵了。但肯定是关于我的。
 
下山的时候我双腿抖得厉害,站立不稳。连哥背着我。第一次靠在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身上,小心脏砰砰跳不停。
 
连哥温柔地对我说,虹虹,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把感情给了你,责任给了她。让我们忘记那个束缚我们的家庭,什么都别想,开心快乐在一起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心满意足靠在他身上。脑海里可耻地闪过一个想法,希望杨胜杰永远在外地不要回来,这样我和连哥就能无忧无虑生活在一起。

连哥不可能和老家的妻子离婚,说那女人学历不高,一辈子只会做家务,照顾老人孩子,从来没有赚过一分钱,离了他,那女人就无法生活。而老家的父母会以死相逼,在他们那个闭塞的乡村,离婚是可耻的行为。抛妻弃子的男人必定遭人唾骂。于情于理,连哥也说不出离婚二字。可在婚姻的牢笼里,他每天都度日如年,直到遇见了我,才让他觉得每天如浴春风。

而我也不可能和老公离婚。我和老公都是对方的初恋,双方父母又是好朋友,身边亲朋好友都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我的家人知道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婚姻破裂,我那体弱多病的母亲说不定就气得直接住院。我不敢想象公开后将是怎样的天崩地裂。


我们都清楚我们的感情见不得人却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期间,连哥老家的妻子生病住院了一段时间。他父母打了电话让连哥回去,连哥拒绝了,说有病就去治,请个护工照顾,钱该花就花,多吃点好的,他也不是医生回去也没啥作用。

父母把他骂了一顿,我也劝说让他回去看看。作为女人,生病在医院,最想见的人肯定是自己的丈夫。
 
连哥剐蹭了我的鼻子,说着,虹虹,我回去你不吃醋吗?我可要好几天见不到你了。
 
我说我才没那么小心眼呢。你就走吧。
 
连哥回了老家呆了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是趁他妻子睡觉的时候打电话陪我聊到很晚。连哥拍了张他妻子睡觉的照片给我看。
 
或许是打多了抗生素的原因,他妻子看过去脸上都是横肉,头发凌乱毫无美感可言。打电话的时候,连哥说虽然对她没感情,还是希望她能健康平安生活着。我顿时觉得连哥是负责任的好男人。

因为我把全身心投入到连哥身上,对杨胜杰的关注就少了许多,他和我聊天,我常常是心不在焉应付了事。

杨胜杰跟我保证国庆的时候一定抽空回来陪我,我嗤之以鼻,中秋前一个月信誓旦旦保证中秋节回来和我吃饭,后面还是我一个人吃饭。对于他国庆回来,我根本不当回事。

国庆的时候,连哥妻子出院了,他也在那天马不停蹄就飞了回来。我开着他的车去机场接连哥。几天不见,连哥消瘦许多,他一见到我,直接扔了行李箱迫不及待拥抱着我,嘴里喃喃说着,虹虹,终于见到你了,我太想你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不明就里的旅客还以为我们是热恋的情侣。眼睛看到的真的不能相信。
 
我们吃了晚饭后,像普通的夫妻那样手牵手逛街。街道两旁到处是红色的海洋,节日的氛围喜庆而热闹。

只是,这热闹祥和的气氛很快就与我无关。

我们逛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去,连哥执意要开车送我回来。他说认识这么久,难道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我呆呆地坐在车里,不知如何作答。连哥突然凑过来,低头吻我,我紧张得手心冒汗,身体却实诚地迎合他的每一步温柔的陷阱。
 
我们缠绵了几分钟后,连哥依依不舍放开我。我整理好衣服,抬头间隙,猛然发现车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是我的老公,杨胜杰!


杨胜杰辞了工作居然提前回来,说要给我惊喜。我却给了他无尽的痛苦。杨胜杰亲眼目睹我和别的男人在车上缠绵悱恻。


 我忐忑不安跟着他上楼,心想不管杨胜杰是拿刀子捅我还是把我掐到窒息,我绝无怨言,毕竟是我对不起他。杨胜杰“啪”把门重重关上,一言不发。房间空气压抑得可怕,我不断道歉,请求他的原谅。杨胜杰面如土灰一言不发,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有座火山即将爆发。
 
杨胜杰双眼布满血丝问我,你对他动心了?见我犹豫了几秒,杨胜杰仰天大吼努问“为什么啊,为什么对不起我?”他握紧双拳敲打墙壁。没几下,手指关节很快鲜血淋漓。他转而拿了桌上的啤酒瓶摔得四分五裂,拿着碎玻璃片对着他自己大腿猛扎下去,鲜血如柱。
 
我吓得六神无主,抱着他嚎啕大哭。此时此刻,见他浑身是血,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荒唐,做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就好比拿着刀子往他胸口狠狠扎进去啊。

而杨胜杰宁愿伤害自己也舍不得动我一根手指头。



我吓得失去理智,忘了打电话叫救护车。双手沾满鲜血哭着跑下楼叫人帮忙。连哥担心我出事,一直在楼下等我没有离开,看我身上有血,他以为杨胜杰对我进行家暴。

连哥怒气冲冲从车上拿了铁棍上楼,等我叫了邻居上去的时候,本已受伤的杨胜杰被连哥打得重伤昏迷,毫无还手之力。

我失声尖叫,扑在连哥身上对他又打又骂,哭着喊着说他毁了我的生活!

连哥因故意伤害罪被关了进去。杨胜杰受了重伤住院治疗一个多月才逐渐好转,期间我怀着愧疚的心给他端茶倒水、擦屎端尿,他却对我冷若冰霜,像个行尸走肉般自始至终不肯跟我说一句话。

杨胜杰出院后火速和我办理离婚手续。我的娘家人认为我给他们丢脸了,母亲说我毫无羞耻之心,我跪在家门口请求他们让我进去,他们也不肯认我。

因为连哥进去的事惊动了他父母,他年迈的父母闹到了我单位和小区,我不仅丢了工作,最后也弄得无家可归。

有这个结局,完全是咎由自取。奉劝那些游走在婚姻边缘的男男女女不要玩火自焚,最后弄得和我一样里外不是人,惹人唾弃。

不道德的感情终究是不被世人所祝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