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初恋的陷阱

作者:六儿
2021-11-14 14:03


安然走进包厢的时候,陆伟的眼睛瞬间点燃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今晚来参加这个同学会,目的,不过是为了见到她。
 
安然是陆伟的初恋,确切地说,是单恋——陆伟从小读书不太聪明,不断留级,初中二年级,安然扎着两个羊角辫,懵懂迷茫地转学到他们班级时,陆伟已经过了十八周岁的生日。
 
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安然,她白白净净的,瓜子脸,清秀的面庞,有着乡镇女孩缺乏的一种特殊气质,当然,那个时候的陆伟说不清那是什么气质,现在,三十出头的他已经可以精准地概括,那叫文艺气质。
 
气质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天然吸引对方的东西,这是陆伟这些年经历了N个女人之后得出的结论。
 
有的男人喜欢风情的,有的喜欢甜姐儿,而他,就好安然这口。
 
正因此,这么多年,陆伟从当初高一辍学到外闯荡,到大着胆子创办装修公司,再到把公司规模做大,然后在上海静安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下三套房,跻身财富自由的成功人士后,仍始终对安然念念不忘。

当然,除了当年在学校里笨拙又执着地给安然写情书、送照片、送点心外,他并没有认真地追过安然——以前,他知道自己不配,安然家境不错,还考上了大学,对于中学就辍学的他来说,她是遥不可及的白天鹅。
 
后来,他开公司,手里的钱开始暴涨的时候,他没空想到安然——身边多的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口一个甜得发腻的“陆总~”,很长一段时间让他陷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
 
再后来,他的公司需要更上一个台阶,他需要一个得力助手以及本地的助力,于是,他千挑万选地找到了章丽敏——本地姑娘,家境一般,全家只有一套房,但是,岳父母好歹是本地人,在贷款、落户等方面还是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
 
而章丽敏虽然长得一般,但也是大学毕业,考了会计证之后,来他公司帮忙,算得上他的得力助手。
 
如今,章丽敏正一边怀着二胎,一边装修他们那二百多平的新房。
 
对陆伟来说,他的人生顺坦得不能再顺坦了。
 
非要说遗憾,那就是千帆阅尽、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女人之后,他常常会想起那个曾经让他痴迷到经常失眠的初恋,梦中情人,安然。

十几年没看到,安然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不,应该说,比陆伟记忆中的更加好看。
 
她依旧白净,小巧的瓜子脸,秀气的五官,笑起来,眉眼弯弯,漆黑的眸子里似乎闪着星星,身段纤细,长长的黑发随意地扎了个马尾,米色的高领衫越发显出她的脖颈修长——她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就跟其他女同学瞬间拉开了档次。
 
陆伟那颗沉寂的心不受控制地怦然一动。
 
安然还没结婚,谈了对象,对象是江苏人,跟她一样来自普通家庭,对象在某个公司上班,而她大学毕业后从事导游工作,但因为疫情,这两年收入锐减,听说她爸爸还生了病——这是安然进包厢之前,同学们七嘴八舌告诉陆伟的。
 
一个收入不高的导游。
 
家境一般,父亲还生病了。
 
陆伟犀利的眼光扫过安然身上那普通的衣服料子,她手腕上一千块不到的普通手表,还有那个几百块的包,心里头差不多就有了数。
 
没有哪个女人是能够拒绝钱的,尤其是需要钱的女人。

整个同学会,陆伟都相当满意。
 
安然知道了他如今的成功,吃惊得合不拢嘴,又惊讶又佩服:“真的?陆伟你好厉害啊!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人生赢家了!”
 
陆伟低调地笑,低调地闲聊,低调地买单,低调地让安然看到他手腕上的劳力士,以及他的保时捷座驾。
 
他低调沉稳得都不像他自己,因为,直觉和经验告诉他,安然这样的女孩子,不会喜欢张扬的暴发户,她喜欢低调沉稳踏实的成功者。
 
果不其然,一顿饭下来,陆伟就顺利获得了安然的好感,还加上了她的微信。

加上微信后,陆伟并没有急吼吼地跟她聊天——对待初恋,他更有耐心,而且,他知道,对安然,要用不同的法子。
 
一连三天,他一个信息都没有。
 
第四天,他开车到图书馆——同学会的时候听到安然说自己住在图书馆附近,他在图书馆门口给安然打电话:“安然?你在家吗?我有点事找你帮忙,能出来一下吗?”
 
十分钟后,安然小跑着来了——她素面朝天,在风中楚楚动人。
 
陆伟笑笑,从副驾驶上拎出那个香奈儿袋子,大大方方地说:“送你的,小礼物,当年同学的时候,我对你做过挺多愚蠢的事,你都很包容,我心里一直记着,从来没敢忘记,”
 
他这是一个相当高明的试探——这话模棱两可,有点暧昧,却又能让他全身而退,安然要是发火,他可以义正辞严地解释自己不过就是替当年的幼稚行为表达一下歉意而已,如果安然不发火,就表示她并非铁石,是有机可乘的。
 
安然愣了愣,错愕几秒,脸都涨红了,连忙摆手:“不不不,这可不是小礼物,我受不起!”
 
“一个包而已,瞧你说的那么严重,什么受不受不起的,你这么漂亮这么美好的女孩子,我都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哦不,什么样的东西才能配得上你呢,”

陆伟把包塞到安然手中,又把发票也塞过去,“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我也不会买,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凭发票可以去换的。”
 
那张发票上,清晰地写着包的价格,46800元。
 
那是一笔女人很难抵抗得住的数字。

不出陆伟所料,安然最终还是收下了包。
 
陆伟很欣慰——这是成功的第一步。
 
接下来,他开始主动约她,吃饭,喝茶,安然去了,但是,事情却有点偏离陆伟预料的方向——吃饭喝茶,他故意让安然订地方,还特别提醒希望有个独立安静的私人空间,但安然订的,却都是喧闹的大厅。
 
他没法跟她说点悄悄话。
 
吃完饭他想开车送她,但是每一次安然都早早预约了滴滴打车。
 
她不给他任何独处的、可以这段关系往前走一步的机会,却又偏偏每次都开心地赴约,收他的礼物和红包,还瞒着她男朋友。
 
都是成年人,她明明看懂他的心思的。
 
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吗?
 
陆伟有点不爽——约了四次,他也花了不少钱,但却连安然的手都没摸到。
 
如果不是因为从前那般喜欢她,他都快没耐心了。
 
但也正因为有当年的情愫在,他不甘心,也不舍得,他思考再三,决定再做一次努力,坦诚的认真的努力。



他给安然发了一段信息,真诚而煽情。
 
“安然,其实你一定已经看穿了我对你的心意,我是真的喜欢你,从我十八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心里就只有你,只是我配不上你,只能远远地看着你,那时候,我从来没想到,上天会让我再次见到你,”
 
“这些年来,我打听过你很多次,我跟你说过,我和我老婆的结合,纯粹是家庭所逼,父母所逼,我们没有感情,我的感情,全都在十八岁那年给了你,”
 
“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变过,以前,现在,以后!”
 
“当然,我知道,我现在已婚的身份不配跟你表白,我其实也很煎熬,一面是道德,一面是感情,我陷在纠结里不能自拔,夜夜失眠,我痛苦极了,却又放不下,现在,我把刀子交给你,如果你讨厌我,你就斩断这一切,骂我一句,或者不理我,我从此死了这颗心,回归家庭,绝不再骚扰你的生活。”
 
这招以退为进,陆伟向来屡试不爽——把主权交给对方,同时也给了对方时限,往往很快就会看到更进一步的发展。
 
果然,信息发出去后,安然并没有回信骂他。
 
第二天晚上,安然什么都没说,只是发来了一个定位,华帝酒店的定位。
 
陆伟就知道,成了。
 
他怀揣着激动的心,特地在家洗了澡,然后和老婆撒了个谎,便开车出门,直奔华帝酒店。
 
到了安然所说的403房间,他轻轻地敲门。
 
门开了。



门开了,门内会是谁?这场婚外情会顺利吗?
初恋女孩究竟是欲拒还迎,若即若离,还是藏了什么其他心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