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土娃娃的春天

作者:胡殿红
2021-11-18 21:08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自己或他人脸上贴金,或歌功颂德。我只想用平和的心态,将自己历经或目睹的一些事,诉诸笔端,记录自己真实的心路历程,以和读者共享。

我们一行四人于9月10日教师节这天来到小庄学校支教,尽管来时已有心理准备,但当真的驻足校园,四周眺望,心中还是充满了悲凉与心酸。时值下课,孩子们在校园追逐嬉戏,浓郁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飘荡的尘沙仿佛向人们诉说着学校的的沧桑,地面上道道沟壑向人们展示着雨后车辆挣扎的痕迹。

说到这里你一定认为小庄学校破败不堪。非也,往前追溯十年,小庄学校曾是南东坊学区的名片,局领导多次莅临指导工作,尤其是课间操别具一格。花团锦簇、绿树浓荫下,孩子们身着汉服翩翩起舞,时而摇头晃脑,时而手捧书状,时而轻和老师,时而昂头高诵,令人忍俊不禁。弟子规过后就是大合唱,《学习雷锋好榜样》、《红心向党》,气势恢宏,磅礴大气,又令人泪目。最后是自由活动,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或踢毽或跳绳,远看“群魔乱舞”,近观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项目工程迫使学校借民宿上课。楼盖好后附属工程没有及时到位,使小庄学校办学条件一落千丈,好的生源流失,再加上地理位置偏僻,外地教师留不住,年年因为缺教师,别的学校已经开学多时,小庄学校却不能正常开课。年复一年陷入了恶性循环。尽管马校长夙兴夜寐,忘我工作,终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改观甚微。

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今年迎省检各级领导对我校工作十分重视,新建了各专室,硬化了地面,绿化了校园,新修了篮球场,喷了墙,涂了漆,小庄学校改头换面后重新又焕发出新的生机。回望我和兄弟姐妹们共同奋斗的将近三个月的历程,倍感欣慰,豪情满怀。

小庄学校一共十来名教师,每个教师二十几节课,一多半都是班主任兼专室管理员,虽然我们学校专室建设几乎从零开始,但我们个个干劲十足,立志改变落后现状,挽回群众影响。关新秀、牛利娟老师从堆积如山的实验仪器中一件件捡出科学仪器,分门别类,有序摆放,有时候课间十分钟也要去仪器室工作一会儿。郭美玲、王冬梅老师将浩如烟海的图书一本本码好,分类、分区上架。贴标签,写总账,每每忙到夜半三更。

张晓、赵阳指哪打哪,不分星期天、节假日,好像上了发条的工具,不知疲倦地工作着。我和郭庆海老师作为全校的两名男教师,更是一马当先,不甘落后。脏活累活我们几乎全包揽,包括在危险系数很高的楼顶边缘刷漆。在瑟瑟秋风中,我俩在楼顶劳作了6个小时。我不仅担任班主任工作,还负责学校迎检档案。整理档案每每工作到深夜,但一想到我多做一些工作,同事们可以少做一点,我的浑身就充满了力量。

更值得称道的是女中豪杰马素梅校长,虽然年近六旬,却依然每天劳心劳力,东奔西走,干起活来身先士卒,比起我们来毫不逊色。有时连我们年轻人都感到累,但马校长依然干劲十足。休息之余,可以看出她深深的倦容和疲惫。所有的工作我们都是星期天和晚间加班完成的,没有耽误学生一节课。有时加班到很晚,校长担心我们路途安全,一遍遍催我们回家,也无人离开。一件件事,一个个人,一幕幕场景令我感动之余又充满了动力。我们工作量很大,付出很多,书不尽事,书不尽言。

同事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戏称每天起的比鸡都早,睡得比驴都晚。不管每天工作再晚,第二天我们又是满血复活,每天7:20前全部到校工作。我们每天累并收获着,累并快乐着,我曾问过几个老师,假如给你放一天假,你最想干什么,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想美美的睡一觉”。

当我们疲惫之际,赵阳老师一个笑话,一段模仿秀,马校长一杯滚烫的茶水,就驱除了疲劳,扫走了埋怨,稍事休息,继续战斗。

短短二个多月,我们达到了别的学校三、四年才能达到的标准,被评为全县改变最大的学校,在全县第二次检查通报中,点名表彰了我校。

金碑银碑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每当听到群众说“这些老师真负责,真用心,学校的环境比城里还好”,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成功的喜悦和笑容。

我们学校数校长年龄最大,有时我们劝校长多休息,但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老牛自知夕日短,勿需扬鞭自奋蹄”。

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被老师们的敬业精神深深的感动着,我们同甘共苦,同呼吸共患难。

诗人汪国真曾说过“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并不完全赞成这种观点,因为我坚信“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不乏渡舟人。事虽难,行则必成”!

祝愿小庄学校的明天更美好!
 
【作者简介】胡殿红  临漳县南东坊中心校小庄学校教师  爱好读书、写作。人生格言:“事虽难,行则必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