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女孩被闺蜜盯上家产后,三年内被带去整容十几次

作者:陈拙
2021-11-17 21:21

大家好,我是陈拙。
 
你真的知道自己好不好看吗?
 
有群心理学家做了实验,答案是不能。他们征集了10位志愿者,在对方脸上画上疤痕,让其反复观看,说等会儿要测试普通人看到这副可怖面孔时的反应。
 
最终这10位志愿者站在走廊里,他们都说,感觉自己因为面貌被鄙视了。
 
实际上进行测试之前,心理学家们已将他们脸上的疤痕擦掉。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人们对于外貌的认知,往往没那么理智。
 
即使一个人再好看,如果放不下那道只存在心里的“疤痕”,他将永远自卑下去。
 
我的朋友,律师刘任侠非常认可这个道理。
 
她说,这是因为在几年前,她亲眼目睹了一个改造了全身的女人……


2015年初夏,我迎来了一位口罩、帽子、墨镜遮面的女人。
 
她瓮声瓮气地说:“我老公要跟我离婚,我要告医院。”她这话听不出情绪,窥不到表情。我只能看见她不安地挪动着臀部,像怎么也坐不住。
 
“离婚跟医院有什么关系?”我问。
 
女人哭出了声,摘了口罩墨镜,用纸巾揉脸上的泪水,动作很轻,像怕碰碎什么。
 
我瞄了一眼这张脸就愣住了——
 
大部分五官单独看都挺美,但在一副面孔上难以协调,如同乱拼在一块儿的拼图。
 
眼睛是欧式大双眼皮,不知道是不是哭肿了,异常地大;往下看,眼袋已经垂到了颧骨,发红了;中间的鼻子倒是又直又挺,但就像一个标准的模板,强硬地按在了这张脸上。更可怕的是,鼻孔大小不一,鼻梁透明,鼻翼紧缩。
 
我想到了动漫人物悲伤蛙。
 
她察觉到了我在观察,我赶紧把眼睛撇向别处。她却因此哭得更大声。
 
我看了眼她的身份证,她叫甜甜,还不到三十岁。
 
三年前拍身份证时,甜甜脸上圆嘟嘟的,充满灵气,是邻家女孩那一款。
 
直到那一年,她进了几家美容医院,脸被彻底毁掉,丈夫也因此提出离婚。
 
而她的诉求是:“让医院赔偿我后半生的赡养费。”
 
甜甜仍然不安分地坐在凳子上乱动,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传票,确实是因为离婚被起诉了。
 
而她丈夫提出的离婚条件非常厚道:离婚,无共同财产和债务,也没有子女,给女方购买的东西一律归她。
 
我劝了劝:“看起诉书,你老公对你还算友好,你也不想离婚,回去好好聊一聊不行吗?”
 
我还说,她如果这次上法庭不同意离婚的话,法院暂时会判不允许离婚。
 
甜甜听到这慢慢不哭了,问我,是不是一直不同意就一直判不离?我觉得这女孩还真是过于单纯,在这种大事上都抱有侥幸心理。
 
我答应她,先帮她处理了离婚案子,但得了解更多的情况。
 
她答应了,期间再次挪了挪臀部,她说,“我的下体还一直在出血。”
 
她连那里都动了刀。
 
甜甜开始跟我说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儿,全程几次情绪崩溃,但因为面部的肌肉已经僵硬,且大概是做了“微笑嘟嘟唇”的手术,她只能一边流眼泪,一边“微笑”着讲述。

她说:“我整容,就是因为我爱他胜过了爱自己。”

甜甜告诉我,最开始动起想整容的念头,是因为自己的小肚腩被捏了两下。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场景。丈夫张鹏飞难得不用处理公司事务,早早回家,吃完饭在沙发上跟她聊天,顺手摸上她的小肚腩,捏了两下。
 
就这两下,甜甜担惊受怕。
 
她是大专毕业的,当年凭借面貌,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争取到了前台的工作,没工作多久,连公司人都没认识几个,就被老板儿子张鹏飞看上了。对方在她刚过法定年龄之后,就结了婚。
 
后来她再没去过公司,也不用工作。
 
很多人羡慕甜甜一下子跨越了阶层,也有不少人对这个出身普通的女孩“友善提醒”。

“豪门婚姻是需要大精力去维护的。”
 
“那些港台明星的事儿你知道不?”
 
这些还是好的,关系越近的朋友,说得越是直戳现实:张鹏飞是富二代,尽管他已婚,身边依旧有很多莺莺燕燕,其他人是胸大腰细屁股翘,头脑还灵光。“哪像你这么贤良?”
 
谁听了都知道,这是在问:别人能给得那么多,你要拿什么去比呢?
 
甜甜比较单纯,听没听进去不知道,但她确实开始捕捉生活中的一些细节。
 
她发现张鹏飞下班晚了,就不停微信催他早点回家,面对着手机屏幕,脑子里蹦出了一场捉奸在床的场景。她会在整理张鹏飞衣物时,闻一闻,掏一掏。闻上面有没有香味,掏口袋前想象会不会翻出两张电影票。
 
她感到一种紧迫感。她希望自己在张鹏飞眼里能再完美一点。
 
所以当自己的小肚腩被丈夫捏了捏时,她脑海里第一个蹦出的念头:我必须得去减肥了,我在他眼里不完美。她也承认张鹏飞确实没直说什么,“但是他的行为让我意识到不减肥不行了,就会被瘦的女人取代。”
 
甜甜第一次走进了美容院。
 
她选择拔罐减肥,针灸太吓人了,她没舍得下那么狠的手。
 
美容院老板娘肖丽,比她年龄大些,跟贴心大姐一样,嘱咐她拔罐后24小时之内,只能喝一盒牛奶吃一个苹果,水不限量。
 
这种饮食谁试谁掉秤。
 
但是甜甜没关注这些,她只看得到,自己真的瘦了。
 
甜甜后续在推荐下,果断选择了针灸,肚子被扎得像刺猬。她想默默地改变,给张鹏飞一个惊喜,所以当张鹏飞捏在她针灸过的小腹上时,她咬紧牙关硬挺。
 
针灸期间,她和老板娘肖丽越来越熟,也经常被对方“关心”。
 
肖丽自称是婚姻里的过来人,嘱咐甜甜,她拥有的是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确实,甜甜每次刷卡的额度,都被肖丽看在眼里。
 
甜甜婚后身边有许多闺蜜,而这个肖丽在短时间内就成了最要好的那个。甜甜事无巨细的跟肖丽分享着生活里的点滴,肖丽也做到了一件事,随叫随到。
 
甜甜也没发现这个闺蜜有什么心思,因为两人相处之初,对方没提任何照顾生意的请求。
 
真的混熟以后,甜甜才收到肖丽的第一个建议:要不要开个眼睑,做欧式大双眼皮。
 
如果说甜甜原先的面容是一副拼图,她不知道的是,这个建议过后,其中关键的一块就已经被轻轻撬动。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全盘改变。
 
甜甜讲到这里,我忍不住插了嘴:“以前也有美容师说我眼角内眦,应该开眼角,我当时就要求她把钱全退给我,我不能允许别人说我的大眼睛不够美,全脸也就眼睛还能看了,竟然还给我否决了。”
 
甜甜仔细端详着我的眼睛,由衷地佩服我这份自信。
 
“我要是像你这样自信,就不会被骗了。”

甜甜说,她第一次整完容,顶着肿胀的双眼回家。张鹏飞先是爆笑,然后摔门走了。那一夜她是自己睡的。她就记得眼睛很疼,心里不好受。
 
她天真地以为自己恢复之后,张鹏飞的心就会被自己的大眼治愈。
 
但没等到治愈丈夫那天,甜甜先隐隐发现面部有些不协调。
 
甜甜第一时间跟她的闺蜜肖丽询问情况,对方拿出一张混血嫩模脸女明星的照片,话说得有点肉麻:“亲爱的小仙女,你和这位女明星现在已经拥有一半的相似度了,如果你把鼻子做一下,几乎就是一样了。”
 
甜甜瞬间明白自己的鼻梁配不上这双芭比娃娃一样的大眼。
 
眼睛太大而鼻梁过平,亚洲人的鼻梁和欧美人的眼睛组合到一起,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和谐。甜甜翻遍了女明星的照片,发现无论港台还是大陆的美女明星,无一不是高鼻梁。
 
她决定做一个精致的鼻子。
 
但这时,肖丽又劝她回家和老公商量一下再决定,这一招欲擒故纵把甜甜拿捏得死死的。
 
自从第一次整容回家过后,张鹏飞就对她的事儿不再过问,态度明显冷了很多。对比两者,她更想要天天跟肖丽在一起。
 
在肖丽的介绍下,甜甜认识了一位自称给女明星做过鼻子的医生,操刀费十几万。
 
她第二次整完容回家后,张鹏飞的反映有了变化,他不再用情绪表达不满了。
 
而是直接给妻子起了个外号:猫头鹰。
 
甜甜现在拥有了大眼睛高鼻梁,但是她的下面部和额头,已经配不上这么突出的面中部了,看上去确实很像猫头鹰。
 
甜甜心里难过也疑惑,“他怎么就看不到我变美的地方,非要关注我不够完美之处?”
 
丈夫没有给她更多的回应,她纯粹靠闺蜜出招,或者是自己猜,最终得出结论:“我是不是应该更完美一点?”
 
她期间一直被肖丽鼓动着。
 
肖丽先是猛夸甜甜的眼睛和鼻子,简直就是以后的整容模板,然后给甜甜一个委婉的小提醒,像猫头鹰是因为额头太窄小下巴不够修长啊。
 
她经过肖丽介绍,马上认识了一个“世界级的填充大师。”
 
甜甜做完第三次手术,拥有了饱满的额头和尖翘的小下巴。这次,张鹏飞终于明确表态了。
 
张鹏飞告诉甜甜不要在脸上继续动手脚了,还是原生态更好看。“你一低头下巴都能给自己戳死。”
 
甜甜沮丧透顶,看来张鹏飞真是不爱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其实早在甜甜说到这些之前,我就打断了这个沉溺于情绪中的天真小姑娘。
 
“是不是觉得自己比小美人鱼都伟大?张鹏飞应该感动到不离不弃?”
 
她琢磨着我说的话,点了点头。
 
我告诫她,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凭什么一个人擅做主张,就应该被认为是付出?
 
只是听到后边,我还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个小姑娘父母是附近县级市的普通上班族,因为她是独女,对她保护异常得好。然而这个家庭身份,造成的是她对这个社会防备不多,又对自己的门户信心不足。
 
身边那么多朋友,都在打着为她好的名义说,她家庭普通,她得要做到什么,变成什么,才能留住她的丈夫。她也觉得每一次整容,都是在离大家口中的那个“完美的她”要近一点。
 
不好说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在整容期间,需要反复去猜丈夫的心思,得到的大多不是沟通,而是“感觉他还是不满意。”
 
我很难评价这对夫妻的相处模式,因为我也不太了解他俩。
 
但有一件事我是可以确定的,真正操控人心的其实是老板娘。我直接告诉甜甜:“你闺蜜其实是看上了你好骗,才看在钱的份上对你那么友善。打着处处为你着想的旗号,用最差劲的整容技术套取你的钱。”
 
而甜甜摘下了帽子,验证了我说的话,那是她第四次整容时的后遗症——
 
填充过后,她的额头开始增长,变得跟寿星一样往前凸。
 
她说:怎么切都切不掉了。

甜甜告诉我,最初发现额头每隔几天都变大一些时,她吓坏了,去美容院问咋回事。肖丽的解释是,“玻尿酸刚注射进去的时候会和身体发生一个反应,有稍微的膨胀。”
 
我说,这完全是狗屁不通,玻尿酸被熟知的一个特点就是能被身体吸收。打进去的指不定是被禁用的“生长因子。”
 
甜甜认错得很诚恳,她现在知道是因为自己知识不多,被肖丽又一次骗了。“我当时信这话,是因为我不知道人体到底能跟玻尿酸发生什么,网上没查到,我也没学过这样的知识。”
 
就是在那段时间,肖丽推荐的手术越来越多。
 
我和甜甜分析,估计是她知道时间不能再拖了,猜到了甜甜的脸很快就会崩,之后再没机会继续骗。
 
肖丽向甜甜展示了一个全新的知识领域:面相风水学。
 
肖丽经人指点获得了一些面相学秘术,又传授给了甜甜:太阳穴不够丰满的话,夫妻关系就要坎坷一些。这个坎坷可能包含但不限于出轨、家暴、离婚甚至是孤独终老。
 
她还说,眼袋附近是子女宫,也就是说眼袋太大或者是有泪沟会影响子女,包括但不限于不能生育、生不出儿子。她举例说明,哪个富豪的儿媳妇生了个傻孩子,被打入冷宫了。
 
“你也到了该生育的年龄了。”
 
甜甜听着这些话,打了个寒战,焦虑又涌上了心头。
 
于是她又接受了太阳穴、下眼睑部的注射手术。
 
几个月后,甜甜在张鹏飞的提醒下,突然发现眼睑部的填充物不仅没被吸收,还游离到了别的位置——像一个红色的眼袋挂在颧骨上方,用手摸上去异物感明显。
 
也在这个时候,甜甜的脸开始逐步崩盘。
 
甜甜去找肖丽理论,对方告诉她,额头增生是因为她本身体质,但院里考虑到她是大客户,愿意为她定期免费修整。至于其他填充物在脸上游走,是甜甜手贱把那些东西推走了。
 
最终结果就是,肖丽找来个人帮甜甜暂时切除了增生物,但只能治一时,以后还会长。
 
而眼袋是真没办法了,肖丽找不到那么莽撞的大夫。有些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眼睛下面有很多神经,稍有不慎可能导致眼睛失明。
 
在家休养期间,甜甜发现,丈夫已经不愿意带她出席任何场合了。
 
而根据面相风水学,她填充了“子女宫”,也并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越是这样,她越想办法提高自己对丈夫的吸引力,甚至想到了自己面部以下的部位——胸和臀。
 
甜甜不再信任她的闺蜜,换了一家医院做隆胸手术。
 
最后大夫同意给她升级到D。
 
但那时正值2012年左右,在我们城市,整容院这个行业才初步起来,相对来说比较混乱。她再找的那家,运气不好的话,还是可能不正规。
 
所以我听到这里,小心翼翼问她:“胸是好的吧?”
 
这个问题戳到了甜甜的泪点。
 
她掀起衣服,露出两个大小不一的胸部,我无奈地摇摇头。她说自己永远买不到合适的内衣了,“左边合适的时候右边空了一块,右边合适的时候左边就挤了。”

我大概明白张鹏飞为什么要离婚了。
 
他家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在我们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算得上行业前三。
 
这样的男人,身边大概率不缺少网红脸,整到极致的身材。而甜甜,这个他曾经认为宜家宜室的姑娘,早就变得面目全非,浑身上下都是人工雕琢后的痕迹。
 
甜甜当时却没搞清楚这些,她只感受到了张鹏飞的冷漠。
 
而她想要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和丈夫要一个孩子。但她根据面相风水学,填充了“子女宫”后,也没有一点怀孕的迹象。
 
甜甜只能一边修补面部,一边备孕,可肚里还是没动静。
 
她去医院浑身查个遍,怕什么来什么,输卵管堵塞,没办法只能选择试管。
 
张鹏飞这一次没有表现出排斥,但是也没有甜甜预想中那样的对她关怀备至,只是不闻不问。
 
甜甜很难过。“我在打针促排卵的时候,我家猫闻到我身上的味道都会来踩我,给我踩奶。”
 
第一次将胚胎放置成功之后,医生要求甜甜卧床休息。但可能因为激素紊乱,甜甜发现自己额头更大了,她很害怕,再次决定去修补。
 
因为没按要求卧床,甜甜最终流产。
 
张鹏飞觉得甜甜中了整容的毒,他不再评价甜甜的外貌,不再过问她身体修复的进程,自顾自地忙事业,婚姻终于走向名存实亡。
 
激素的紊乱使甜甜发胖,她的体重胖了近二十斤,不论她怎么克制饮食,一点降不下来。打促排针带来的激素紊乱确实不好减重。
 
她这次踏进的不是美容院,而是一家医院,遗憾的是南方某个城市系的。
 
原本甜甜只想减个肥,但是最终被私处整形吸引了。
 
甜甜去的这家医院,不仅有各种吸脂、溶脂,还包括各种妇科检查和妇科整形。很多项目对我这种在正规医院实习过的人来说,都是没见过的。
 
听闻甜甜刚小产过,大夫告诉甜甜最好先不要急着减肥,给甜甜说了一堆小产过后会引起的各种隐患,比如盆腔积液、盆底肌修复和宫颈糜烂,大夫说起来每一个都致命,好像不治疗就不单单是丧失生育能力,马上就能病入膏肓。
 
甜甜接受了一系列无用功的治疗之后,花了大几万,终于被医生引上了私密整形这条路。
 
医生给甜甜详细述说了人流手术的流程,告诉甜甜如果不做紧致手术,她那个失去弹性的阴道根本留不住她男人的心。同时可以进行的就是私处美白,紧致美白才是拿捏住男人的根本。
 
甜甜还拿到了一本宣传手册,看上去像是私下流传的小黄书,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阅读。
 
做完手术之后,甜甜迎来了无休无止的下体出血。她说,自己早上起来,原本以为自己是上了个厕所,但站起来一看,马桶里一片红。

所以当她被通知,可以进行第二次试管婴儿手术时,她支支吾吾不愿意去。
 
张鹏飞毫无耐心地问,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甜甜突然掩面痛哭,她不得不告诉张鹏飞她做了什么神奇的手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她很担心流了那么多血,会不会死。
 
张鹏飞带她去了正规医院,首先治疗下体出血,同时也宣告要离婚。他搞不懂甜甜到底在折腾什么。
 
甜甜崩溃了,请求双方家长进行一次会谈,她的父母都到场了。
 
她的公公没来,因为有公事。婆婆来了之后很敷衍,说看儿子的。但是婆婆在临走前,看着甜甜说,“你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个家族的面子往哪里放?整容医院都能把你忽悠瘸了,估计你的智商也不会高到考虑为什么你能嫁进来。”
 
婆婆强调,她的行为关系到整个家族,说完就傲然离去。
 
甜甜父亲把头低得看不到表情。
 
甜甜当着大家的面,细数自己怎么走上整容之路的。想让张鹏飞明白,自己很想讨好他。
 
张鹏飞让她不要一直觉得自己是为人付出。“如果我需要这种讨好,为什么娶纯天然的呢?为什么你想到的提升自己,是整容不是丰富思想呢?”
 
甜甜的父母长长叹了口气。

开庭那天,张鹏飞连律师都没带。他的诉讼请求已经是对甜甜有利了,不需要过多的争论。
 
法官进来看到捂的严严实实的甜甜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期间,甜甜坐在我的旁边一直哭一直哭。张鹏飞被甜甜的哭声搞得有点烦,调整了几次坐姿,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法官让甜甜把面部露出来,核对一下当事人的身份。
 
甜甜慢吞吞地执行,张鹏飞低下头不愿意看她。
 
“因为什么要离婚?”法官在做庭前准备工作的时候问了一句,迟迟得不到二人的答复,抬头看了一眼二人,被婷婷的脸吸引住了目光。
 
“整成那个样子还过啥啊?不像人。”张鹏飞有些汗颜,毕竟这还是自己的妻子。
 
甜甜说,“我也在修复啊,我也很难过。”
 
张鹏飞翻了个小白眼,“没有脑子!”
 
我一直盯着这个男人,发现他其实对甜甜不是真正深的厌恶,不然肯定会有更过激的语言,离婚条款也不会那么仁慈。我试着跟他理性对话:“你的心智甩她一大截,其实你早一点规劝而不是冷处理的话,也许今天不会到这个地步。”
 
张鹏飞抬头看了我一眼。
 
甜甜还要说这也是想为他而做的。我赶紧制止她。
 
“她省略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害怕失去你,可能听起来就变成了指责。”我说如果真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离就离了,但就现在这种情况还能再考虑。
 
法官也说,就整容来看甜甜也是受害者,一旦这些都可以修复呢?夫妻之间不仅享有各项权利,也要互相承担义务。
 
“你对你的公司你的业务都有责任感,更何况是你的妻子呢。离婚没什么了不起的,了不起的是勇于担当。”
 
张鹏飞在原告席上沉默良久。
 
如果那时张鹏飞坚持要离,一年内,肯定能离掉。
 
他最终同意撤诉,甜甜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应该是真的为自己行为后悔了。
 
张鹏飞签好字带好东西就走,甜甜一步一步跟在后边。我和法官无奈地摇摇头。

过了几天,张鹏飞给我打电话,聘请我跟整容医院打官司。
 
我让甜甜带上全部的证据过来找我。
 
我当时以为这个案子会很好打, 结果看到了甜甜手上的证据,才发现这官司根本没法打。前两家美容院,不像医院,有门诊病历留存,更不会给客户留下手术记录。
 
事实上,甜甜做了这么多整形手术,也只能拿出几张转账记录。
 
这种记录,证明效力极低,只能证明转过账,但是无法证明到底是否做过整形。有一些还是转账给个人的,这种甚至可以认定个人之间的借贷关系,在整容这件事儿里没什么证明力。
 
这也是美容院有意为之。
 
我告诉甜甜必须回去向整容机构收集证据,尽管她的脸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一边带甜甜去大医院修复,一边检查这些伤情,后续找鉴定机构来给到伤残证明。以此来和美容院走法律程序。
 
甜甜的第一诉求就是下体不再出血;第二是把胸部修整好;第三是把眼袋和额头整好。
 
然而下体流血的检查结果,再一次让张鹏飞想离婚。
 
所谓的紧致手术,据甜甜说,就是将阴道的一小部分切除,再缝合好,确实是起到了让阴道变紧致的作用,但代价除了感染,还有甜甜永远丧失了自然分娩的机会。
 
手术做的极其粗糙,虽然收费大几万块,但是缝合用的线是需要后续拆除的,消炎也约等于没做。因为甜甜当时出血反应比较大,一直没有拆线,炎症一直伴随着她。
 
甜甜开始住院治疗。
 
张鹏飞没有经常出现在医院,但是托人打听了一下,更难处理的是甜甜的额头和眼袋。
 
医生面诊之后确定额头被注射的并不是玻尿酸,而是一种叫生长因子的东西,这种东西因为具有不稳定性(即不确定受到什么刺激后会一直生长),已经被明令禁止进行医美注射。
 
这种物质当时根本无法彻底清除。
 
也就是说甜甜面临的,将是经常要去医院切掉额头变厚的部分。
 
甜甜的泪沟被注射的是一种硅油,这种东西不会像玻尿酸一样被人体吸收,而且还会在人体里游走,所以甜甜颧骨上方的眼袋不是因为她手贱形成的,而是硅油自己游走到那里的。
 
大夫拒绝给甜甜进行修复,因为那个部位神经纵横交错,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视力受损,而且皮肤薄,很容易留下疤痕。
 
医生说如果实在是想修复,可以考虑日韩那边的修复技术。
 
甜甜做完一部分修复手术,飞回来又准备完善告这些不正规医院的证据。我让她把打印出来的转账票据整理好,一一去跟美容院核对,理由是需要开发票。
 
但是整容机构并不上当,他们面对甜甜开发票的要求一直是顾左右而言他。
 
后来张鹏飞和甜甜搭档着,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
 
张鹏飞搞了个新微信号加上老板娘肖丽,自称是甜甜丈夫,怀疑甜甜拿他的钱打着整容的名义在这家店里包养小白脸,把钱打入私人账户就是为个幌子,最近要带着兄弟们去捉奸。
 
甜甜哭哭啼啼地给肖丽打电话,哭诉自己的老公自己在外边不怎么干净还说她养小白脸,对生活失去信心了,“要不我再去你那里做一些整容项目吧?”
 
肖丽吓坏了,这要是来打砸一通,加上甜甜那张脸,这不就等于告诉所有的顾客她是把甜甜整残了遭到打击报复了吗?
 
不等甜甜去,肖丽就主动跟甜甜对了账,每一笔钱是做什么用的,打到哪一个账户上的。甜甜看着聊天记录,我估计她终于能感觉到,有脑子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但是隆胸的医院,她依然是连主刀医生都见不到。
 
张鹏飞陪她在接待室百无聊赖地坐了两个小时,接待人员是脸上挂着笑,一问三不知。
 
出去透气的张鹏飞发现坐在等待大厅的姑娘很多,她们和甜甜一样要么等着面诊,要么对于术后的一切一脸懵懂,只有对身材的憧憬。
 
张鹏飞告诉甜甜别傻等了,不行的话就闹吧,要不然肯定见不到相关人员的。
 
甜甜根本不懂所谓的闹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她闹了相关人员也看不到,而且她也不知道怎么闹。“你去大厅里闹,那里有很多等着来隆胸的女生。让她们看看你大小不一的胸谁还会继续在这家做?利益受损,自然有人接待你。”
 
甜甜似乎明白了张鹏飞的意思,她直接走到接待大厅。
 
在众目睽睽之下,甜甜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直接脱掉了上衣,将自己大小不一的胸部坦呈在众人眼前。

“我的胸到现在都找不到人给我修复,你们还来做?”

甜甜后来回忆,最开始她还很紧张,但后来只顾着大声哭诉自己的遭遇,让其他女孩听到。
 
而在当时,大厅的人群瞬间乱了。
 
张鹏飞赶紧冲出来给甜甜披上外衣,抱着瑟瑟发抖的甜甜,她还在说:“放开我,我以后天天都要来,让每一个人都看到我的经历。”
 
据说,医护人员几乎是倾巢而出,把张鹏飞和甜甜引到接待室。
 
经过甜甜这么一闹,主刀医生完整地口述了当时的手术情况。
 
不省人事的甜甜躺在手术台上,由于自身胸部比较小,医生不停的把超过她胸部承受极限的硅胶,通过腋下的切口使劲地塞进她的胸部。
 
但是无论怎么塞,伤口都缝合不上,以至于甜甜麻醉都要过了还没能成功。
 
要么只给甜甜做一个胸,要么把已经塞进去的取出来。
 
最后主刀大夫觉得还是塞进去一个小一号的假体吧。即将有意识时,甜甜又经历一次麻醉,她事后才知道那个大小的硅胶根本塞不进自己身体里。
 
听到对方的叙述,甜甜觉得麻醉过的自己,在他们手里根本没有人格尊严可言。
 
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甜甜全程录音。
 
在录音当中,主刀大夫甚至承认自己并不是院里介绍的那位韩国医生,韩国医生只在甜甜麻醉之前露个脸,然后就走了,实际上是由他操刀的。
 
这份完整的录音是这个案子中最有利的证据。
 
我以为这样的官司应该很好打,只要证据链完整,法院很好审理。
 
但是我们很快就遇到了阻力。
 
民事诉讼中,每一项赔偿主张都应该有证据支持。实际发生的按照票据主张,但是甜甜没有票据,只能用身体上的伤,让司法鉴定机构出具意见。
 
我申请给甜甜鉴定她面部整容造成的伤残等级,以及修复费用,却被数个鉴定机构退鉴。
 
机构的回复是,不具备这样的鉴定职能。
 
案件停滞不前,我让甜甜先去修复,修复之后按照实际发生的费用主张。
 
在那段时间,甜甜定期飞日韩对面部进行修复。她的额头虽然还在生长,但是眼底被填充的硅油几乎全部被取出来了,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疤痕,不仔细看察觉不到。
 
胸部缩小了一些,但是两边终于一样大了,甜甜也仔细询问过,不会影响她日后哺乳。
 
鼻子里面的假体也被取了出来,在医生向她推荐自体软骨隆鼻的时候,她果断选择了拒绝。
 
但是她的鼻子也回不到最初的样子了,有一些疤痕如何都无法遮盖。
 
这些修复费用的票据,我们都留存了下来,再次将甜甜去过的三家医院告上法庭。
 
先是隆胸医院退还全部手术费用并补偿修复费用,以及由此产生的误工费、营养费、陪护费等。
 
甜甜在庭上极力主张精神损失费。
 
据我的经验,只有在构成伤残等级的时候才能主张到一些精神损失费,她的鉴定没办法做。就算她确实因此承受了很大压力,对方律师依旧轻飘飘地拒绝了这个请求。
 
张鹏飞坐在旁听席,面无表情,无法推测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更像是一个来学习的新手律师,只关心庭审,没有共鸣。
 
而面部整容医院,也就是甜甜闺蜜那家,要承担她全部的修复费用。
 
但这些费用都是在异国发生,很多票据证明力有限,需要去交易发生地找律师做鉴证。
 
张鹏飞毅然决定飞过去找律师做鉴证,那么多钱都花了,不在乎再多花一部分了,宁愿自己多掏一部分钱也不想让美容院少承担一点责任,颇有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劲头。
 
第三家,也就是进行了私密处阵容的南方某系医院,则相对方便。因为他们算是一个正经成立的医疗机构,还有手术记录和风险告知书可查。
 
这个手术造成的损害是不可逆的,没有任何后续治疗能够恢复甜甜顺产的能力。
 
法庭上他们声称已经明确告知甜甜手术风险,甜甜本人认可。
 
我认真地看着那一页纸,没有任何一句话可以理解为告知甜甜将失去自然分娩的机会。

三家医院,每个官司都是开了当地的先河。
 
我和法官总在讨论现存鉴定机构、相关法律法规在这一领域的缺失。
 
同时也在感叹这些无良美容院骗术手段的高超,收款不用公账户,手术没有任何记录,似乎是经过专业的培训,让受害者维权无门。
 
甜甜最后获取的赔偿远不够她花掉的,而很多损伤根本没办法评上伤残等级。我整理了一下,部分理赔书目和结果如下:
 
第一家医院——
 
减肥(针灸和拔罐 一年四万多):无法退回,因为正常发生且未造成伤害。
 
眼综合总计七万多:修补多次,费用无法退回,对方承担修复费用近十万元。
 
微笑嘟嘟唇:三万多,后续经常要打玻尿酸,一次一万多。
 
牙齿贴片:全口十几万。无法退赔,自己主动要求做的。
 
隆鼻(初鼻+修复)五十多万:无法退回,后续取假体、修复花了十几万。
 
填泪沟:三万多,退回+赔偿修复费用五十多万。前往韩国修复的机酒费用并未全部报销。
 
额头和太阳穴填充:五万多,退回该笔费用,但是赔偿费用按次结算。甜甜做一次手术,闺蜜赔一次钱,后来美容院黄了,这个闺蜜也消失了。
 
第二家医院——
 
隆胸:将近二十万。退回,赔偿修复费用将近十万。
 
第三家医院——
  
妇科治疗套餐价近两万,过度治疗,部分退回。
 
私处漂白术,两万多。
 
阴道紧致术:三万多,退回。治疗花了不到一万,但是无法修复,终身不能顺产。


我不知道这些结果有没有让甜甜的丈夫满意。
 
他从一开始就抱着两败俱伤的打算。自己花再多钱,哪怕去韩国取证,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现在,他还在做一些行动,找人把判决书,贴到这些无良商家的门上,让每一个上门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昧着良心做了一些怎样的骗人勾当。
 
给甜甜做私密手术的医院,几乎每天早上上班的人,都能看到大门上贴了几张判决书。撕掉之后第二天早上还会贴上。
 
这是张鹏飞最厌恶的一家医院,因为这家医院毁掉了甜甜通过自然分娩做母亲的方式。
 
甜甜的脸是永远回不到最原始状态了,但也不那么畸形了。他们俩又在研究要宝宝的事情了。
 
这一次从做试管到生孩子的医院以及月嫂的选择,都是甜甜筛选之后由张鹏飞决定。
 
张鹏飞最后一次来我这里拿医疗机构的赔偿金时,我夸他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
 
面对我的夸赞,张鹏飞微微一笑,“你这个人的智商全在打官司上。”
 
他说,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自己伴侣身体赤裸裸的暴露,是无法接受的一件事情。“我能接受并不代表我开放,恰恰相反,我对自己妻子的要求既大男子主义又很传统。”
 
他还告诉我,他不希望别人感觉到,欺负自己的人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而且再结一次婚也挺麻烦。”
 
张鹏飞一边儿喝着茶,一边儿说,我这样的人不会嫁入豪门。不是因为漂不漂亮,而是我参不透他这样的人到底在婚姻里想得到什么。
 
我有点不明所以。
 
而他似乎也没太大兴致跟我解释,只是问了句:你说我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呢?


关于这个故事,刘任侠还有没说完的后续。
 
甜甜的这次诉讼,引来一些医美机构的关注,甚至联系了刘任侠几次,希望她能进行讲座培训这些法律上的问题。但刘任侠都拒绝了。
 
她后来又接过几起医美侵权的案件,侵权名单就有曾经邀请她去培训的机构,她很庆幸自己当初没去——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而侠女想说的是,想要医美变得不可怕,就得让自己有文化。 
 
她曾经问过甜甜,为什么能接受转账给私人并且没有任何详细的病历,甜甜还问:“这样不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隐私吗?”
 
其实,有些医美机构说保护隐私,不给患者出具任何材料,大概率是在保护自己免受追责。
 
关于整容中的法律手段,她简单列了些建议,如果有需要的朋友,可以留着作为参考——
 
1.     可以录音,讲医疗机构的口头允诺落实下来,发生争议时录音是非常重要的证据。
 
2.     缴费要求开具正规发票,确定医疗机构是收费主体。
 
3.     认真询问术后的后遗症,保留手术告知书等文书。
 
4.     她私心插一句题外话:自信也很美。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