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幼儿园角落里窥探的眼睛

作者:一二三
2021-11-17 19:27

今天说的,是一段纠缠多年的悲惨故事。 


张琪,25岁,在北京工作。

张琪的男友小梁,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的收入一般,感情一直平平淡淡。

最近张琪遇上了一个特殊的男人。

准确来说,对方已经是一个“大叔”。

他叫乔仑,54岁,他们是在一个“互助会”上认识的,这个互助会是专门帮助那些“有自杀倾向”的人,让他们打开心扉,重拾活下去的信心。

张琪的朋友是互助会的组织者,张琪会帮忙负责互助会的一些具体活动。

她看到乔仑,眼前一亮。

乔仑跟她见过的其他那些人都不一样。

乔仑的眼中像是有一个钩子,将张琪的魂给勾走了。

虽然已经50多岁,但乔仑身材保持的极好,尽管穿着西装,但还是能看出乔仑宽厚的肩膀和粗壮的手臂。

乔仑一张口,声音充满了磁性,他说自己因为赌博而家破人亡,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希望在这里能得到帮助……

参加了几次会议之后,乔仑主动联系了张琪。

他说张琪很像他原来的一个女友,让他过目不忘。

其实张琪更是有这种感觉。

张琪对于自己的男友小梁,其实已经有诸多不满,他们是大学同学,小梁主动追求的自己。

本来张琪没有看上他,觉得他家里没钱,但因为小梁细心、体贴,她也就答应了交往。

可有一件事刺痛了张琪。

张琪的母亲就是自杀的,她对于自杀者充满了同情,这也是她帮助朋友举办互助会的主要原因。

张琪曾经假装无意跟小梁提到如果身边有人想要自杀,他会有什么想法。

结果小梁的答案让张琪大失所望。

本以为小梁会说多去关心、让自杀者感觉到温暖之类。

可小梁却说,自杀?那就自杀去好了!自杀的人都是懦夫、神经病,这些人留着有什么用?

小梁还说这些自杀的人最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吊死算了,千万别玩什么跳楼,既浪费人力物力,又影响别人正常工作生活……

那一刻,张琪觉得自己和小梁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就她对于小梁失望的时候,乔仑闯入了她的生活。

乔仑希望张琪成为她的女朋友。

张琪考虑一番,说自己已经有男友了。

结果乔仑却说,他不在乎,他会通过的自己的努力,让张琪接受自己。

接着,乔仑就真的追求起了张琪,给她买衣服、包包、鞋子、手机……

张琪哪里见到过这个阵势。

从前跟小梁出去吃顿饭,小梁都要挑选半天,选择性价比最高的那个。

现在倒好,看着乔仑给自己买的东西,张琪懵圈了。

闺蜜知道了这件事,劝张琪还是“实际”一些,既然男人给你买单,为什么要拒绝呢?

结果没多久,小梁知道了这件事,当场就跟张琪翻脸了。


小梁发现了张琪最近状态不太对劲,总是精神恍惚,还总是看手机。

于是趁着张琪洗澡的时候,他偷看了张琪的手机,看到了对方直呼张琪亲爱的,彻底急了。

小梁冲进洗澡间对着张琪就动了手,还大骂张琪不要脸,下贱。

他说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心血,难道还不如别人的几个包包吗?

然后,小梁将张琪的衣服都扔了出去,大晚上将她赶出了家门……

无处可去的张琪伤心透了。

之前乔仑已经暗示了多次想和张琪去开房,张琪都没有答应。

既然现在小梁将自己赶了出来,她就给乔仑打去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乔仑开车来接张琪,两个人去了酒店。

第二天,小梁给张琪打去了电话。

经过一晚上辗转反侧,他觉得自己还是离不开张琪。

在电话里他给张琪道歉,希望两个人好好聊聊。

结果,小梁却从电话里听到了乔仑的声音。

“我们在酒店,你如果想聊,直接来**酒店**房间吧!”

小梁差点气晕过去。

卧槽,太他妈嚣张了!

小梁马上打车过去,推开门看到了身着睡衣的两个人。

小梁冲进去本想教训一下这个五十多岁的大叔,万万没想到,自己被乔仑三两下就打翻在地!

他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个大叔不但身材保养好,居然还会功夫。

小梁无奈了。

自己想着动手撒气,可自己根本打不过对方。

他只能打亲情牌,想说服张琪跟自己离开。

可乔仑说张琪有选择跟谁在一起的权利,现在需要让张琪来做出选择。

张琪却犹豫了。

小梁虽然对自己动手打骂,但毕竟有好几年的感情在。

可小梁跟乔仑比,除了感情和年龄,实在没有任何优势。

张琪穿好衣服离开了酒店,她说自己要冷静一下。

小梁觉得自己有希望了,他告诉张琪,这个老男人一定是骗炮的,他的女朋友说不定有多少呢!自己会帮着去查出来……

可事实却打了小梁的脸。

小梁跟踪查了好几天,发现乔仑确实是独自一人。

平时乔仑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从来不去酒吧、夜店,也不抽烟喝酒。

每天下班后都会雷打不动地去锻炼身体。

跟他相比,小梁突然觉得自己过得不像个人。

小梁的爱好是玩游戏、抽烟,喝酒吹牛逼,有时酒后还会去按摩找小姐!

小梁拉着张琪,哭诉着说自己会努力给张琪好的生活,他以后不会玩游戏,不会出去喝酒……

可张琪还是摇摇头,最终离开了小梁。

张琪彻底搬离了小梁租的那个小屋子,来到了乔仑的大房子。

这让她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眼看就要迎来新生活,张琪甚至有些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搂着乔仑问,自己需要做什么?

乔仑微微一笑,说什么都不想要做,他已经想好了,要去张琪的老家看一看,接着他还拿出了两张车票

这确实出乎张琪的意料。

她突然想起之前跟乔仑说过,自己很多年都没有回去了。

结果乔仑就悄悄买了车票,真的太贴心了。

张琪觉得自己很幸福。

她原来就有朋友嫁给了年龄相差很大的男人,当时她还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倒是释然了。

年龄大怎么了?相差30岁算什么?

这样的男人更加成熟,更懂得疼爱自己呢!

张琪怎么也想不到,在她的老家,会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她。


张琪和乔仑回到了她的老家。

张琪说自己其实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老家,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回来了。

家乡的变化非常大,自己甚至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让张琪很意外的是,乔仑竟然对于老家的食物非常接受。

尤其是外地人看来属于“黑暗料理”的“炒肉芽”,乔仑吃的津津有味。

乔仑说其实自己很早就听说过,一直想尝试一下。

所谓的炒肉芽,其实是可食蛆虫。

尽管蛋白质丰富,但从外观来看,跟从前旱厕中的蛆虫简直一模一样……

张琪看着乔仑大口吃的样子,真的是非常意外,只能归结于乔仑胆子大。

除了吃美食,张琪还带着乔仑去了她原来住的地方。

可惜的是,二十年前的小院子,现在已经成了高楼。

两个人手挽手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公园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公园里非常幽静,张琪不自觉地挎上了乔仑的胳膊。

她说自己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前几天自己还在担心房租、水电费之类的东西,结果几天后,自己就跟乔仑一起回家来“旅游”了!

乔仑则只是默不作声地走着。

他们来到湖边,找了一个石头坐下。

张琪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她说真希望自己的母亲能看到现在自己幸福的样子,可惜,母亲走的太早了。

乔仑问张琪母亲当时为什么会自杀?

张琪说自己一岁时父亲就车祸去世了,是母亲将她养大,三年前母亲患上了癌症,当时发现就已经是晚期了。

当时母亲非常痛苦,张琪提出想要卖房来给母亲治病,可母亲不同意。

结果,母亲偷偷喝药自杀了……

乔仑叹了口气,“可惜,太可惜了……”

“嗯,真的可惜,可惜妈妈没有见到你,她如果见到你,肯定很高兴的……”

乔仑又问张琪,之前她说很早就离开了老家,是因为什么而搬家了呢?

张琪犹豫了一下。

她敷衍着回答了一句,说自己已经忘了,可能是因为母亲的工作调动吧。

乔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张琪盯着这片湖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她起身在附近走着,回头“咦”了一声。

“这里,这里好像是,我原来上的幼儿园!”

“哦?幼儿园?你确定吗?”

“我记得那个幼儿园就挨着一个小公园,只是现在……幼儿园好像没了……”

张琪观望了一下四周,叹了口气,说变化太大了,也许从前的那个幼儿园已经拆了吧。

说着,她蹲在湖边朝着湖里看去。

几条鱼儿吐着泡泡,泛起一阵阵涟漪。

张琪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知道是乔仑过来了,正要回头说话。

突然……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推进了湖里!

“噗通!”

张琪掉进了湖里。

将她推入水中的,正是乔仑


张琪翻腾了两下,慢慢站直了身子,她的脖子露了出来。

湖水正好到了她的脖子!

乔仑一不做二不休,噗通一下跳进了水中,将张琪的头按了下去!

张琪傻眼了。

她不知道刚才还对自己十分疼爱的乔仑,为何瞬间变成了一个恶魔?

张琪想要反抗,奈何自己的力量和乔仑真的相差太多。

几次努力之后就筋疲力尽了。

张琪喝了几口水后,脑袋突然被乔仑拎了起来。

此时的乔仑一脸凶相地看着她。

“张琪,不,应该是张晓娟!都是你,害得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今天就要在这里要你偿命!”

张琪身子打了一个激灵。

张晓娟,是她的本名,乔仑是怎么知道的?

她刚要说话,脑袋再次被乔仑按入水中。

这次,乔仑没有打算再放过张琪……

眼看张琪就要被淹死了,一个黑影冲了出来。

“放手!”

黑影跳进水中跟乔仑扭打起来。

而张琪终于抬起了头,剧烈咳嗽着,意识渐渐模糊。

她隐隐看到,和乔仑搏命的人,居然是小梁……

接着,远处有警笛声响起。

而她闭上了眼睛。

当张琪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守候她的人,正是头上缠着绷带的小梁。

之后从警察同志的口中,张琪得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乔仑,竟然跟自己是老乡!

而他之所以要淹死自己,竟然真的是为了“复仇”。

乔仑揭开了一段尘封了20年的往事。

20年前,5岁的张晓娟在某私立幼儿园上大班。

而当时34岁的乔仑的儿子小乔,也在该幼儿园上学。

小乔和张晓娟是一个班的同学,关系很好,而乔仑和张晓娟的妈妈,那个时候也是同事,两家关系更是近了不少。

但因为一件事的发生,彻底改变了两个家庭。

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乔仑送小乔来到幼儿园,而张晓娟正在幼儿园里的小游乐场里玩耍着。

小乔看到张晓娟就跟着一起玩了起来,张晓娟脚下没站稳摔了一跤。

乔仑马上将她抱了起来,安慰了几句就让他们快去教室。

张晓娟还在哭,一直要求抱着,乔仑只好一路抱到了教室。

来到教室,乔仑还提醒老师,张晓娟的屁股那里好像湿了,可能是摔一跤时蹭到什么了,如果有裤子可以换一换。

结果,老师在放学时将这件事告诉了张晓娟的母亲,说小乔的父亲发现张晓娟的裤子湿了......

当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张晓娟的母亲直接找到了乔仑!

原来张晓娟告诉母亲,乔仑摸了她尿尿的地方……

这可是要了命了,猥亵幼童!

乔仑也着急了,他将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张晓娟的母亲。

可张晓娟的母亲不信。

乔仑去问张晓娟,可张晓娟就是哭,孩子越哭,乔仑越急,他拉着张晓娟的胳膊让她不要哭,赶紧说事实。

结果张晓娟的母亲彻底愤怒了,当场扇了乔仑一个嘴巴。

张晓娟的母亲报了警,警察带走了乔仑。

可经过调查,因为证据不足,乔仑被放了出来。

但乔仑猥亵幼童的消息,却仿佛已经坐实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尤其乔仑和张晓娟还是一个单位的,乔仑欺负同事女儿的消息就传开了。

当时乔仑的爱人在外地出差,竟然也听到了,马上就回了家。

爱人去质问乔仑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乔仑正在气头上,压根不想解释。

妻子一怒之下带着儿子小乔回娘家。

结果,路上车子出了车祸,两个人都出了意外……

乔仑崩溃了。


好端端的一个家,怎么就这么毁了?

只有张晓娟的母亲拍手称快,她说这就是对于乔仑的报应!

接着,张晓娟的母亲带着女儿搬家了,之后再无音信。

这里只留下痛苦的乔仑。

他试过自杀,但每次要自杀都会想到,如果不能这么白死,就算要死也要带着小女孩一起死!

都是她,是她毁了自己的家,自己要报仇!

乔仑也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他一边工作一边打听着张晓娟的消息,二十年后终于有了消息。

张晓娟的母亲已经过世了,而张晓娟也早已改名成了张琪。

乔仑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

什么赌博导致家破人亡,都是假的,都是他接近张琪的理由罢了。

此时的张琪,早就忘记了乔仑是什么模样,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乔仑要带张琪回到最初的幼儿园的位置,在这里用张琪的命来自己的妻子孩子祭天

他知道原来的那家私立幼儿园已经不再了,被原来旁边的公园进一步扩建,成了新公园的一部分。

乔仑想好了,要在公园的湖里进行报复。

乔仑几乎之后要将张琪伪装成意外溺死,这样一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没想到半路杀出程咬金,被小梁给救了。

乔仑必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关于张琪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张琪和小梁复合了。

而张琪则说出了当年发生的另一件事,这件事,也整整压在她心底20年。

那时她之所以要说是乔仑猥亵了她,其实是被人胁迫的。

胁迫她的,是隔壁班的一个女老师。

为什么女老师要让张琪栽赃给乔仑呢?

这就要说到乔仑的过去了。

乔仑曾经有过一次短暂而失败的婚姻。

他和相亲认识一个月的前妻结婚,之后不到一周就发现了前妻竟然出轨,乔仑选择了离婚。

因为婚前乔仑支付了5万的彩礼,他希望前妻能返还一些,前妻拒绝了,乔仑恼羞成怒,将妻子出轨的丑事进行了曝光。

这让前妻对他一直怀恨在心。

而几年后乔仑结婚生子,前妻却因为“名声不好”迟迟没有婚假。

前妻便想着对乔仑进行报复。

就在那时,前妻的表妹在某私立幼儿园当幼教,她告诉了前妻一件事。

“姐,你知道不,我看到乔仑了!他的孩子就在我们隔壁班呢……”

听到这个消息,前妻想到了一个报复的方法。

她让表妹慢慢观察,发现乔仑和张晓娟的母亲是同事,还帮忙接送过张晓娟,于是决定通过张晓娟来搞臭乔仑!

表妹趁着课外活动的时候找到了张晓娟,她用恐吓的方式,让张晓娟告诉自己的母亲,乔仑“乱摸”自己。

开始张晓娟不愿意,表妹竟然用针在张晓娟的头上扎,还往张晓娟的鼻子、嘴巴里塞芥末!

张晓娟吓坏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年仅5岁的小女孩。

她屈服了,这就有了张晓娟告诉母亲,乔仑猥亵自己的谎言。

只是,可能前妻都没有想到,她本来只想着去搞臭名声,却引发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后记

乔仑是受害者,但他伤害张琪的行为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再说说张琪,她确实撒了谎,在她的谎言之下,乔仑的家庭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但她毕竟也是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仿佛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但每个人也都有罪。

如果最初的人没有作恶,也许就没有后面一连串的悲剧事件。

但生活中没有如果。

希望大家可以平安、快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