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诡故事:招娣

作者:时瑾年
2021-11-23 20:16


林清是一位妇产科医生,医术精湛,为人和蔼又善良。

林清一般都是做堕胎的手术,很少见到夫妻两人喜笑颜开的来做检查。最令她心疼的就是未成年少女,本该如花一般的年纪,在学校的朗朗读书声度过,因早恋偷食禁果,而被送上冰冷的手术台。

“丫头,你记住,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很伤身体,你才十七岁,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就当睡一觉,睡醒就没事了。”林清安慰着手术台上瑟瑟发抖的女孩。

“林姨,我以后一定好好保护自己。”女孩说话都是哭腔,泪水顺着眼角不停滑落,索然闭上了眼睛,身体也还在抖。

手术开始了,林清摸上女孩隆起的小腹,只能无奈叹息,谨慎小心的做着手术。五个月大的孩子已经显怀了,普通的人流完事后还需要清宫,林清深知其中的危害。

手术结束,女孩的父母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看着孩子出来了,又心疼又气愤,林清嘱咐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她每做一个人流手术,晚上回家就喝一罐啤酒,液体顺着喉咙划过,酒精逐渐代替理智。

林清也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她的十七岁也爱过一个男孩,山盟海誓,共赴巫山云雨。她怀孕了,稚嫩的情感扛不住责任的重担,男孩上一秒还在说着爱她,下一秒听说她怀孕了,只说让她打掉孩子。

两个半大的孩子去了医院,说要打胎,医院的医生要父母来签字,吓的林清直哭,只能急急忙忙的跑出医院。林清不敢告诉父母,两人最后去了一家小诊所,她现在还记得手术工具冰冷的感觉,她疼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最后林清的父母还是知道了,她当时做完手术肚子疼,和老师请假回家休息,在家里面大出血,幸亏父母发现及时,送到医院,经过抢救,保住了一条命,但她也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她都不记得曾经爱过的男孩什么样,但清楚记得,孩子也是五个月大,隆起的小腹,有时还会胎动,是一个小生命。

她后来励志做一名妇产科医生,不想女孩再吃这样的苦。她现在的先生文质彬彬,温柔体贴,他知道了她的遭遇,没有挖苦讽刺,只是心疼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她,保护她。

两个人已经三十多岁了,没有孩子。

也看过医生,医生说,虽然经过调理,身体好了很多,但那次对身体伤害太大了,可以试试做试管婴儿,但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两人充满了希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扑灭了希望之光。

“老许,是我对不起你,我们不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宝宝。”林清说着话,留着泪,老许喜欢孩子,对妹妹孩子的宠溺,她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

“清清,没关系的,我们现在不也挺好的,依然享受着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你要是想要个孩子,大不了咱就领养一个。”老许安慰着林清说道,拍着她的后背。

“那好,咱去领养一个孩子吧,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清清红着眼睛说。

老许点了点头。

两个人达成了共识,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孩,取名叫许慕情。

这时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算命老先生,他推了推眼镜说:“你们期盼的会来的,这女孩命中有兄弟姐妹,好好待她,她是个有福气的女孩,你给人堕胎,就是个损阴德的事,这也算给你自己积福了。”说完就走了。

老许和林清两口子是高级知识分子,当然不信这些,领着孩子回了家。刚开始孩子不适应,经过夫妻二人的开导,对女孩确实也是温柔细致,逐渐开朗起来,有了一家人的味道,亲密又温暖。

女孩第一次叫林清, "妈妈",林清感动的直掉眼泪,把慕情一把抱进怀里,母女俩又哭又笑的。

一年时间过去了,一家三口过着幸福的小日子。林清早上不舒服,送完孩子上学,回家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上班,结果晕倒在家里。

老许临时回家取一份文件,发现了她,连忙送她去医院。

一检查,她怀孕了,两个人高兴坏了,努力了那么多年的试管婴儿没有结果,现在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他俩忽然想起了福利院里算命先生的一番话,倒是很感激他的提醒,却怎么也找不到他。

慕情也很高兴,她可以有一个弟弟陪她一起上学,一起玩,就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慕情对林清说“妈妈,我梦见你生了一个小弟弟,小弟弟特别可爱。”

林清揉了揉慕情的头,做着女儿的思想工作,可不能让她觉得有了弟弟就不爱她,这份爱只能更多,不会少。

七个月后,一家四口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