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用嘴杀死女友的高智商影帝,看完气炸!

作者:钱三
2021-12-05 19:59

常有人问我,到底有没有完美谋杀?

直接说有或者没有,不靠案例来支撑,纯粹是耍流氓。

今天给大家讲的故事,一个男的杀了自己的女朋友,非但啥事儿没有,甚至女友的妈妈还觉得自己一家挺亏欠他。

而那男的至今都逍遥法外。

其实这么说不确切,因为他根本就没犯法。

你说气人不气人?

接下来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2018年秋天,有个朋友的朋友阿策来找我,想请我帮个小忙。

他说他有个闺蜜叫阿御,几天前跳楼死了。

警方说是自杀,但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想让我帮着调查一下。

我说我们有规矩,涉及人命案子的活儿,不接。

阿策说他其实不是想翻案,毕竟警方已经定性的事情,他也没那个能力,只是想让我查查阿御的男朋友,柳泽(化名)。

因为他怀疑,阿御是被柳泽PUA太深,导致精神出了问题才自杀的。

我一听PUA这仨字母,脑袋就嗡嗡大。

自打这个概念开被大众所熟知,无数的男男女女只要感情出了问题,都说另一半PUA自己,这词儿都都烂大街了。

其实哪有那么多会PUA的人呢,要想把这玩意儿学好并运用自如,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

本着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原则,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想接阿策的委托。

直到他从包里掏出一沓现金摆在我的面前,并且情真意切、眼中含泪地说了一番话,我这才下定决心,帮帮这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阿策说其实他暗恋阿御很久了,不过她只把自己当男闺蜜,所以自己只能把这份感情深埋心底。

如今她不在了,自己很想为她做点什么。

他想要我帮忙做的,就是想办法把阿御手机里的通话、聊天记录等copy出来就行。

因为根据他对阿御的了解,她因为工作的关系,跟人打电话时有录音的习惯。

如果柳泽真的有PUA她的情况,那么在两人的通话录音或者聊天记录里肯定能看出来。

看在钱的阿策如此坚持的份上,我很勉强地同意了。

死者阿御,人如其名,是个典型的御姐,性格洒脱、个性张扬。

名牌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国字号企业工作,还是某个部门的小领导,家里条件也不错,个人前途一片光明。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人羡慕的女孩子,几天前的晚上,却从自己家的楼顶一跃而下,结束了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生命。

阿御在跳楼之前,先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觉得活得太没意思了,不想活下去了。

她妈以为她是开玩笑,就顺口说了句我还不想活呢,你都快三十了还不结婚,活着有啥意思。

电话那头阿御笑了一声,说妈你说得对,我确实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对不起了!我下辈子再继续做您女儿吧,再见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是自己刚才说错了话,于是赶紧再打过去,结果一直都没有人接。

等到夜里十一点多,警察找上门来,她这才知道女儿没了。

警察在阿御的尸体上发现了一封手写的遗书,经过阿御母亲的辨认,确认是她的字迹。

她在遗书上详尽地记录了自己死后的工作安排、自己所有的收入、银行卡密码以及买给父母的保险单等细节,唯独对自己寻短见的动机没有写太多。

只是说自己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不想再继续这么活下去了。

警方经过现场勘验,在楼顶发现除了阿御的脚印之外,还有一双男性的脚印。

而那双脚印属于阿御的男友柳泽,这让他一下有了作案的嫌疑。

不过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电梯监控发现,柳泽是在阿御上到楼顶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才搭电梯去的顶楼。

那时候阿御已经坠楼,所以他没有作案时间。

而警方最终的调查结论也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判定为自杀事件。

我让阿策给我介绍下阿御的感情经历。

他说阿御除了条件好,人长得也漂亮,所以追求她的人很多。

不过她的眼光也高,一共就交过两个男朋友。

第一任男友是她参加工作后认识的,比她小两岁,而柳泽是她的现任男友。

先说前男友,阿御跟他交往了两年多,彼此都见过了家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果最后还是没成。

俩人没成的原因,是因为前男友出了车祸。

酒驾。

不但撞了人被判刑,前男友自己也受了重伤,还落下了残疾。

第一段感情结束后,阿御消沉了很久,无论谁给她介绍对象,她都推掉不见。

眼看她的年纪越来越大,父母沉不住气了,开始拼命张罗她的婚姻大事,一番挑选下来,终于给她物色了一个相亲对象,也就是柳泽。

阿御一开始说啥也不去,但最后架不住母亲苦苦相逼,还是去了。

结果就见了第一面之后,俩人就好上了。

阿御后来跟阿策等一众好友闺蜜吃饭,庆祝自己脱单,众人问她为啥这么快就跟那个柳泽确定了关系。

阿御的回答是:“因为他很懂我,甚至比我自己都懂我,我认定他就是那个可以陪着我走完后半生的人。”

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阿策也跟着笑,但他心里却十分难受,而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那个柳泽有种说不上来的讨厌。

但是他再讨厌也没用,阿御和柳泽很快就好得如胶似漆、蜜里调油。

柳泽不是北京本地人,工作和收入也比不上阿御,但他们在一起之后,阿御一改之前的那种强势,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私下的生活中,都很听柳泽的话。

虽然谈不上言听计从,但阿策能感觉到,她对柳泽有发自内心的尊重。

阿策私下里问过她,怎么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的,为啥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像个女汉子,但一跟你男朋友一块儿的时候就那么小鸟依人,啥都听他的?

“你该不会是让他给PUA了吧?”

阿御哈哈大笑,说去你的,能PUA老娘我的人,还特么没生出来呢!

“你千万别小看柳泽,他虽然工作不怎么样,学历也一般,但看书特别多,整个人特通达、特渊博,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他总能给我一些特别牛掰的建议,人家讲得有道理,我自然就爱听嘛。”

见阿御的状态这么好,阿策自然也不能再说啥。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转眼俩人就好了一年多,感情一直很稳定。

阿御本人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她的朋友圈什么的一直也都很正常。

只是每当阿策联系她,说挺长时间没见了,约她一起出来聚聚的时候,她总是说自己工作太忙,改天再说。

我跟阿策说,这个情况倒是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你暗恋对象,哦不,你闺蜜是女强人的性格,工作上也风风火火的,不应该抵触朋友之间的聚会应酬啊。

阿策说他一开始也怀疑过是那个柳泽的控制欲太强,不让阿御跟朋友们往来。

但一来他觉得柳泽虽然能说善道,但毕竟“女强男弱”,阿御并不会被他控制那么死;二来他好多次打电话约阿御吃饭的时候,虽然她一直在拒绝,可是能听到她旁边的柳泽却在建议她要多跟朋友们聚聚。

我问阿策他最后一次跟阿御见面是什么时候。

他想了想,说最少也得有三个来月没见过了。

我说按你说的,我也觉得阿御的死有些不太正常,咱们还是抓紧去找她的手机吧。

阿御跳楼的时候,手机跟着她从楼顶坠下,摔碎了。

警方对现场勘查之后,把摔坏的手机以及其他遗物都给了她的父母。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让阿策召集阿御几个生前好友或闺蜜,找个借口去她的父母家探望,而我则滥竽充数,也装作阿御的朋友跟着他们一起去。

到她父母家后,阿策他们负责跟阿御父母说话、拖延时间,我则借口去上厕所,溜进阿御房间,找到她遗物中的手机,拷贝手机里的东西。

阿策很快就找了三个朋友,然后跟阿御父母约了时间,登门拜访。

我随身背了个包,里面装了电脑和一些必备的工具,等到了阿御父母家说了几分钟话之后,就借口上厕所,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整体还是很顺利的,阿御的手机摔得也没我想的那么碎,没怎么费劲我就拷到了手机里的内容。

阿策对阿御了解确实够深,她果然对每一通电话都进行了电话录音。

我拷贝整理后,全都发给了阿策。

至此我的委托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就等着阿策看完之后,给我结尾款。

可他却没了信儿。

我并不担心他赖账,而是觉得可能出了什么意外状况,于是就给他打电话询问。

果不其然,真出大事儿了。

阿策说你拷贝的那些东西,应该还有备份吧?你可以仔细看看。

看完你联系我,咱见面说。

于是我花了两天时间,把那些通话录音和聊天记录全都仔细过了一遍,结果发现柳泽从和阿御第一次见面时起,就一直在有意识的对她展开PUA。

确切地说,柳泽的手段要比PUA厉害得多,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精通脑控技术的高手。

他通过自己的一张嘴,成功地给阿御洗了脑,让她成了一个彻底被自己控制的傀儡。

很多人可能只知道PUA,但没听过脑控。

也有很多人觉得脑控是高科技,需要借助一些高科技的仪器设备。

其实脑控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心理学手段,实现脑控的手法也是多种多样的,PUA其实就是脑控的一种,只不过比较初级和简单。

但对普通人来说,没经过学习和训练,即便是基础的PUA也并不容易掌握。

脑控的目的,就是通过种种手段,摧毁一个人我自我认知,让她(他)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与否认。

当一个人没了自信,并伴随强烈自我怀疑的时候,如果此时出现一个“权威”,那么代表这个权威的人,就会成为她(他)的实际精神控制者。

柳泽跟阿御见的第一面,就指出了她长时间不能从上一段感情的阴影中走出来的真正原因——因为她觉得对前男友有亏欠。

他们两个分手的原因,归根结底是阿御在感情中太过强势。

阿御当场就惊着了,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柳泽说自己曾经学过看相,另外自己提前看过她的社交软件,所以有这样的判断。

阿御有些不高兴,问他为啥要这么研究自己。

柳泽很坦率,说既然是相亲,自己就是奔着和她能够在一起来的,而不是把相亲当做是一场父母交代的任务。

这不但是对女方的尊重,也是对自己负责,这是他做任何事的风格。

而且,多对对方增进一些基础的了解,才有可能有下一步的继续,否则只是为了应付父母的话,实在没有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柳泽的话句句都说到了阿御的心里,尤其是他说自己内心对前男友有亏欠,更是让她震惊万分。

原来,她和前男友在一起之后,就要求他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有任何不良的嗜好。

如果有,就必须要改掉,否则她就会像约束自己的下属一样,不依不饶。

前男友戒掉烟酒之后,喜欢上了钓鱼,但阿御觉得那纯粹是浪费时间。

于是她把前男友的渔具挂闲鱼上卖掉,然后给他报了健身房的私教课,让他定期去健身撸铁。

因为阿御这些强势的行为,前男友跟她没少吵架。

不过阿御却不以为然,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方好,迟早他会理解自己的。

但阿御没等到前男友理解的那天,他就出事儿了。

阿御跟他因为一点小事吵起来,越吵越凶,最后终于吵崩了,不欢而散。

其实对阿御来说,吵架是家常便饭,也是她拿捏男友的小把戏,并没往心里去。

但前男友却在阿御走后放飞自己,喝了很多酒,然后开车回家,结果酿成大祸。

就这样,跟柳泽的第一次见面,阿御一下就对这个白净清瘦的男生产生了兴趣,决定和他交往下去。

可她不知道的是,从此开始,她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路的尽头,也是她生命的终点。

说起来,柳泽的手段并不显得多么高科技。

无非也是PUA的那一套。

第一,塑造自己知识渊博、讲道理的形象

当然,这小子也确实懂得多,分析起问题来一针见血,很有见地。

最关键的是,他的话并不多,总是惜字如金,不像有些男的,一说起话来就滔滔不绝,废话连篇。

越是这样,他的话在阿御眼里,就越有含金量。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就成了阿御心目当中的“权威”。

第二,制造认知否定

强势的人给人的感觉往往都很自信,但反过来看那些特别自信的人,从某种层面上说,其实是在用强势和自信来掩盖自己潜意识里的自卑。

柳泽很敏锐地定位并抓住了阿御潜意识里不自信的一面,并巧妙地让她认识到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许多错误。

不过,他并不会揪着阿御的错误不放,而是与她共情,让她知道自己也曾经犯一样的错误。

但是自己已经改了,而且很多无伤大雅的错误,都是为了迁就她才去改的,让她知道自己的牺牲与付出。

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会让阿御产生内疚的心理,而内疚者往往会变得更加依赖并讨好权威。

第三,制造情感真空。

一般的操控者,都会限制被控者与外界的接触。

在两性关系中,往往表现出一方对另一方强烈的控制欲,不让她(他)跟异性有接触,甚至翻看她(他)的手机或者限制她的社交。

但柳泽的手段明显更高明,他对阿御的策略是“放手”,甚至鼓励她去跟自己的朋友多交往。

然而此时的阿御在柳泽上一步的操作下,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自信,她开始有了社恐的症状。

柳泽越是往外推她,她越是没有安全感,反而加剧了自己与外界的割裂。

当然,这一过程的实现并不容易,需要控制者很高明的手段,就像动物学家控制实验室的猴子一样,通过不断的惩罚和奖励来强化受控者的行为。

而柳泽的最后一步,就是在阿御彻底被脑控之后,让她按照自己的设计,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点产生厌世的想法。

我甚至怀疑,在这一阶段,柳泽可能秘密对阿御进行了某些精神药物的控制。

但,我没有任何的证据。

而除了这些记录,能让我确认柳泽就是凶手的,是他和阿御的最后一通电话。

根据通化录音显示,他们刚刚吵了一架。

而吵架的后果,是阿御对柳泽不停地道歉,觉得自己不该乱发脾气,进而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再也不想活在这世上。

柳泽的回答是:如果你决定了,那你去死吧,我们来世继续在一起。

看完听完这些记录,我的心里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无奈。

因为我的这些推测即便再正确,但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能够证明柳泽就是凶手。

即便把这些东西都提供给警方,警方也只能说这是情侣之间的感情纠葛,完全不能将柳泽怎么样。

我还没来得及联系阿策,他径直来找我了,说还得让我帮个小忙。

他说他已经把阿御手机里的那些记录都给她父母看了,他们气得要命,打电话骂了柳泽一顿。

奇怪的是,柳泽静静地听他们骂了半小时,一句话都没说,然后关了机。

可是阿御父母根本不知道柳泽的住处,所以现在想找他都找不到。

我说这个忙我帮了,不收钱。

没花太多功夫,我就找到了柳泽,并对他进行了跟踪。

我发现他开车进了一个公共停车场的地库,还特意找了个靠墙的车位倒进去,并且把副驾驶的一侧使劲靠近墙壁。

这一看就是老司机的操作——目的是为了跟自己左侧的车留出足够的空隙,防止对方副驾驶开门的时候碰到自己车门。

柳泽停好车后,就穿过马路进入自己住的小区,回到家里,再也没出来。

我把他家的位置发给阿策,然后刚要准备撤,他竟然给我发来一个截图。

那是柳泽发给阿御妈妈的一条短信。

短信说如果你们都认为是我害死了阿御,那我认了,因为我爱她,你们说什么我都无所谓,我这就要去阴曹地府找她了,再见。

短信的发送时间,正是他回到家里后不久。

阿策问我怎么办,柳泽这是要自杀的节奏啊!

我说不可能,然后跟他说了我跟踪柳泽的发现。

一个准备要自杀的人,怎么还有心情去那样停车呢?

阿策说也有道理,于是把我的发现跟阿御父母说了。

老两口决定马上就去柳泽的住处找他,讨个说法。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柳泽竟然真的自杀了。

后来据阿策说,当他和阿御父母找到柳泽住处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他的房门没有锁。

推门而入之后,就发现了床上柳泽的尸体。

冰冷僵硬,很显然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

跟阿御的情形很像,他的床头有一封遗书,上面说自己对不起阿御,她走后自己也不想活了,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阿御的母亲一下就晕了过去,被抢救醒来之后痛哭不止,说自己不该给柳泽打电话骂他。

都是自己害了他。

警方经过现场勘验,排除了他杀,确定柳泽是服毒自杀,并通知了他的家属前来收尸。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柳泽虽然处心积虑地策划了一场完美谋杀,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自己内心的道德谴责,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我对这个结果感到意外,但也觉得老天爷还算公平。

也许,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后记:

如果你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那就错了。

这事儿过去两年多之后的一天,阿策突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个让我惊掉下巴的消息。

柳泽没有死。

确切地说,他复活了。

阿策说,当年柳泽的家人把尸体带走后,他也就把这事儿给放下了。

只是阿御的母亲心里一直过不去,自己女儿没了,柳泽尽管是自杀,但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那通电话才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因为这个心结,积郁成疾,身体也垮了。

可就在不久之前,阿策翻看一个在国外的朋友的朋友圈,发现了一张聚会的照片,上面居然有个跟柳泽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问那朋友,他朋友圈照片里的人到底是谁?

朋友说不熟,只是听别人叫他柳泽

阿策震惊万分,他这才意识到,柳泽没死。

为此他去柳泽的老家偷偷地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柳泽的尸体被家人带回老家的路上,他竟然在冰棺里醒了过来。

把一车人吓得够呛,还差点出了车祸。

平静下来之后,柳泽家人赶紧带他去医院进行了一番检查,医生说可能是他服毒的药量不够,外加运气好,这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从那之后,柳泽就出国了,再也没回来。

我来了兴趣,马上联系了我的技术支持老K,让他好好查一下这个柳泽。

武侠小说里常有“假死药”的桥段,人在服药后就会变成死人的状态,服下解药之后,才会还阳重生。

其实这并不是瞎编乱造,根据我的了解,有些毒药如果用量精准,是能让人维持假死状态的,而等药效过去后,人还会重新醒来。

比如河豚毒素TTX。

而后来老K发我的资料里,我发现这个柳泽原来是个海归!

他曾经在国外某著名大学读书,后来还在某尖端生化实验室里当过实验助理。

虽然这不是直接的证据,但我有理由相信,柳泽是能够掌握某种高科技的假死药物的使用方法的。

可能有朋友会问,他明明已经完成了完美谋杀,为啥还要用这种假死的方式多此一举呢?

我觉得,这正是柳泽可怕可恨的地方。

他不但脑控杀了阿御,还要用这种方式,让她活着的家人背负道德的谴责。

即便是有人知道了真相,也不敢让阿御的父母知道。

因为真相只会让他们更加痛苦,甚至被活活气死都有可能。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PS:

故事讲完了。

希望列位没有被气炸。

最后跟大家唠点儿干货吧。

聊聊应该如何防范被人PUA或脑控。

一般来说,PUA或脑控只存在于亲密关系当中,尤其是在情侣之间。

要想有效地防范被人PUA或脑控,在我看来,大家至少要有三点清醒的认识。

第一、在感情中千万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如果在一段感情当中,你感觉这段关系让你觉得不舒服,但你又说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尤其是你又觉得对方明明对自己特别好,那么这个时候你就要警惕了。

你要相信自己内心的直觉,本能的直觉。

请你果断的放手。

如果你犹豫,那你一定会陷在里面难以自拔。

即便对方并不是对你有意的进行PUA或脑控,那么你也将会在这段感情当中付出很多,最后落得遍体鳞伤。

第二、一定要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并坚持它。

要形成正确的价值认知,要试着多去了解别人的故事,尽可能地听取别人的意见,再反过来对照自己,真正搞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如果实在搞不清,那你就要坚持一点: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不会让你,感到难受。

真正爱你的人,不但会在心理上给你支持,更会在具体的行动上帮助你。

而不是以爱之名,让你产生无尽的内疚,甚至造成过度的心理负担。

第三、在我看来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有朋友!

人是社会性动物,千万不要让自己成为孤岛。

如果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有意或无意地限制你和别人的交往,那请你离他(她)远一点。

最后的最后。

其实很多时候,所谓的PUA并不是有意识的。

举个例子,父母对孩子的过度的管控。尤其是在学习和生活上处处插手,表面上看起来,父母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时间长了就会形成实际的脑控。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新闻。

一个中学生在妈妈开车载他回家,在高架桥上堵车的时候,因为发生了争吵,少年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纵身跳下桥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不知道那位母亲,对孩子具体说了什么,但从脑控的角度看来,她的话,绝对是让儿子走上绝路的终极指令。

细思极恐。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不知不觉又哔哔多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