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一个嫖客的奇幻之旅

作者:钱三
2021-12-09 12:42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嫖客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2004年的中国南方某地,是我从一位退休警察、我的忘年交好友——毛哥那听来的。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精彩曲折,并且魔幻。

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2004年冬的一天夜里,毛哥所在辖区接到报警,有人发现一具女尸。

女尸被发现的具体地点,是在毛哥所在辖区的最西边——城乡结合部的一栋烂尾楼里。

一听是那地方,毛哥就直皱眉头。

烂尾楼所在的那片地方荒废多年,方圆近一公里范围内,除了大量烂尾楼和建筑废料之外,就是数不清的垃圾堆,周围的荒草长得得有一人多高。

因为无人居住,所以确实是个杀人抛尸的好去处。

毛哥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他先到近前简单看了下女尸的情况。

从身材样貌判断,死者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留栗色长发,带波浪卷,脸上的妆很浓,不过她的面部有大面积的外伤,像是被人用砍刀一类的凶器大力砍伤的。

伤口横七竖八,并且几乎都深可见骨,足见凶手对死者有极大的恨意。

女尸上身穿白色高领毛衣,外穿淡粉色毛呢外套;下身则是紧身包臀的超短白色皮裙、黑色丝袜,红色高跟鞋。

这副打扮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非常时尚和性感了。

她的挎包被扔在距尸体三米多远的地上,挎包带被拽断,拉链开着,里面的东西有不少都掉了出来。

有一个被撕坏的钱包、半包红双喜香烟、一盒火柴、一管护手霜、湿纸巾以及七八个安全套。

根据这些随身物品,毛哥推测,死者很可能是个从事皮肉生意的失足女。

最恐怖的是,女尸两腿中间的裙摆下面,露出十几根烧烤用的铁钎子,应该是被凶手丧心病狂地插进她下身的。

毛哥皱皱眉,这得多大仇多大恨呐!

等现场勘验技术人员到场后,毛哥去见报案人。

报案人是一位姓陈的男士,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当毛哥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脸色惨白地靠在自己的车门上瑟瑟发抖,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

毛哥已经提前听同事介绍过这位陈先生的简单情况,他不是本地人,是隔壁城市的,做外贸生意,来这里出差。

毛哥就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到这地方来?

陈先生支支吾吾半天,说是车上的导航导错了路,所以开到这里来了。

毛哥不信。

他停车的位置距离发现女尸的烂尾楼,最少也有上百米的距离,而且那栋楼前荒草密布,还有两个臭气熏天的大垃圾堆,他为啥要费那么大劲进到楼里呢?

陈先生的解释是自己内急,于是想去楼内方便一下,结果就看到了女尸。

虽然这解释合情合理,但毛哥还是不信,于是按照调查流程,让他稍后跟自己回局里进一步了解情况。

就在这时,现场勘查人员给毛哥说了个让他大吃一惊的情况——那具尸体不是女性,而是个男的!

他们还在尸体的外套内兜里发现了一个身份证。

身份证所有人姓赵,男性,二十五岁,北方某省人。

另外,在死者左手手腕内侧,刺着一只燕子,手法粗糙,图案歪歪扭扭,应该是死者生前自己刺的。

毛哥一看这个身份证,外加他手腕上的那只燕子,不由得更加吃惊。

因为,他认识这个赵某

半个月前,毛哥带队查处了辖区的几处卖淫窝点,抓获了一批卖淫人员和嫖客。

其中最让他震惊的,是两个男扮女装进行卖淫的小伙子。

这俩小伙子一个姓赵,另一个姓韩,是老乡关系。

而这个姓赵的小伙子,就是烂尾楼里的死者赵某。

他俩在毛哥辖区内的一处城中村里租了套民房,然后男扮女装从事卖淫活动。

被抓的那天,韩某在门口望风,而赵某则在屋内进行淫活动。

警察冲进房间的时候,赵某和嫖客刚刚完事儿,正从嫖客的手里接过五百元嫖资。

在这小破地方消费五百,估计各种花活儿项目没少做。

给赵某上铐子的时候,毛哥注意到赵某的左手腕内侧,刺着一只燕子的图案。

赵某落网后,毛哥在审的时候才知道他竟然是个男的!

饶是毛哥那时已经见多识广,还是差点惊掉下巴——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根据赵某的交代,他其实是用手。

一般他和韩某接客,都是挑选那些喝多了的男人,因为喝多的人往往意识比较模糊,容易上当。

进屋后,他们会进行一些前戏的小把戏,正式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他们一般会采取弯腰背对嫖客的姿势,然后把手放到两腿间,握住嫖客的那里……

简直太高科技了。

有一说一,当我听毛哥讲到这骨节的时候,也是好奇心爆棚。

而且我知道列位肯定跟我一样的好奇,所以就替大家详细问了毛哥。

他们这么做,考虑过嫖客的感受吗?

毛哥说他们当时分别详细审问了赵某和韩某,两人说的都能对得上,确实就是这么操作的,没有什么别的玄虚。

但是估计他们也都练过,所以手法一流,经验丰富,加上艺高人胆大,挺长时间竟然没穿帮。

偶尔有进行到半路觉得不对劲的,他们也有法子应对。

据赵某说,他们干了小半年的时间,就有一个人最后看出他是男的。

那人打了他一顿,然后自己跑到外面吐去了。

毛哥震惊之余,审问被抓的那个嫖客,问他知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

那人姓王,是个饭店老板,此时酒劲儿还没全消,大着舌头说知道,自己找小姐了。

毛哥继续问,你花了五百块,都玩儿得啥项目?

王某老实交代了做的项目,然后说那小妞儿不但个儿高条儿顺,长得也不赖,最主要是活儿好,所以这钱花得挺值,我认栽,你们该罚款罚款,就是千万别让我老婆知道。

毛哥叹口气,说第一,你老婆已经知道了;第二,你搞的那小姐,其实是个男的。

王某自然不信,嘿嘿直乐,跟毛哥说我嫖娼是我不对,但是警官你不带这样开玩笑的。

毛哥说我们这是正式的讯问,我不会骗你的。

王某一下就沉默了,脸色阴沉得可怕,双手抱头十分痛苦,好像是在仔细回味被抓之前的每一个细节,好确认毛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案子的最后,有两个情节让毛哥印象深刻。

第一,王某在从拘留所出来之后,跟他老婆在大门外打起来了

他老婆一边哭一边用鞋子抽他,伤心欲绝。

她说自己的鞋子都破了,让王某花二百多块给自己买双新鞋子,他都嫌贵舍不得;儿子生日给他要个正版的变形金刚玩具,他也嫌贵,最后给买的地摊货。

可是嫖起来花五百却眼都不眨一下的,还说这钱花得值,最关键是还嫖了个男人。

简直不要脸,不是人!

毛哥说到这里叹口气,说他曾经抓过无数嫖娼的男人,几乎都跟王某一个德行。

活该。

第二,王某一开始本来忍气吞声地任由老婆打骂,头也没抬,但是当听到老婆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下就爆发了。

不但反过来把老婆打了一顿,而且还扬言要找到赵某,把他杀了解恨。

因为有这个情节,所以王某也就被毛哥列入了嫌疑对象的调查范围。

谁知道调查还没展开,王某就来投案自首了。

他承认,赵某确实是自己杀的。

那次嫖娼被抓之后,自己不但跟老婆彻底分居,而且身边朋友知道他“嫖了男人”这事儿的,都明里暗里笑话他,让他觉得根本抬不起头来。

这一切都转化成他对赵某的恨意,于是他决定找个机会好好打赵某一顿,给自己解解气。

于是他花了些功夫跟踪赵某,发现他从拘留所出来后没多久,居然又开始重操旧业,这更坚定了他的决心。

就在前几天,王某发现赵某独自一人外出,便用刀将其劫持到烂尾楼里,痛打了一顿。

除了殴打,他还一边喝酒,一边对赵某进行了侮辱和虐待。

比如尿在地上,让赵某去舔;让他脱光衣服,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等。

赵某被虐待得无法忍受,于是开始反抗,结果这更激发了王某的怒火,他扑上去死死掐住了赵某的脖子,竟把他掐死了。

杀人之后,王某怕人看到尸体后认出来,于是就用刀砍坏了尸体的脸。

完事还觉得不解恨,他又去垃圾堆上捡了十几根烧烤用的铁钎子,全都插进了赵某的屁股。

回家等酒劲儿彻底消了之后,王某开始后悔。

后来他听人说警察发现了烂尾楼里的尸体,越想越害怕,于是这才投案自首。

故事讲到这儿,大家从进度条应该能看出,还远没有结束。

还记得开头那个发现赵某尸体的陈先生吧?

毛哥一开始觉得他有些可疑,但警方经过后续的调查,排除了他的嫌疑。

不过,毛哥搜了他的车,在车上发现了一束鲜花,一支没有开封的卡地亚女表,以及几套情趣内衣和丝袜。

这让毛哥判断,他可能是约了情人到那处烂尾楼私会,但是却意外发现了尸体。

原以为这个陈先生只是个背着老婆乱搞的渣男,可谁知他竟然也是个资深的嫖客,而且最魔幻的是,他居然还帮助警方打掉一个规模很大的地下卖淫集团。

赵某的案子结束大概一个礼拜后,毛哥突然在警局见到了陈先生。

毛哥记性特好,一下就认出了他,问他来干什么。

陈先生欲言又止,最后说自己是来报案的。

陈先生交代,他半年前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因为嫖娼被警方打击处理过,后来不敢在自己当地嫖了,于是就借着到毛哥所在城市出差的机会,继续寻欢买春。

大概一个月前,他在一家酒吧认识了一个叫潇潇的美女,是个大学生,形象气质绝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而他之前去那栋烂尾楼,其实就是潇潇约的他。

因为浪迹欢场多年,陈先生自然看得出来,这位潇潇美女其实也是个性工作者。

只不过像她这种走的是高端路线,不但收费高,而且挑人,不是随随便便的男人就能泡得起的。

陈先生自认为算是成功人士,不但有钱,个人形象也不差,最关键是自己受过高等教育,还留过学,懂得玩儿浪漫,于是就跟潇潇互换了联系方式,开始了自己的猎艳攻势。

可是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陈先生觉得很沮丧。

因为自己平时用来沟女的那一套,对潇潇来说完全不起作用。

她不但不要自己的钱,相反有时还劝自己别在外面瞎搞,要多陪陪老婆孩子,外面的女人再好,将来也是要跟结发妻子过一辈子。

所有的嫖客都会说谎,陈先生也不例外。

他一把撸下无名指上的婚戒,红着眼睛,眼含热泪地跟潇潇说,其实自己的婚姻一点都不幸福,而他老婆早就给他戴过绿帽子,只不过是为了孩子所以才没离婚。

如今他遇到潇潇,觉得终于遇到了可以共度余生的另一半,如果潇潇同意,他马上就回去离婚,如果她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儿子,他可以把孩子给前妻。

潇潇说你心可真够狠的,你能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你老婆,将来就能当着别的女人说我。

对许多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陈先生也是这么认为,所以他非但没死心,反而往潇潇所在的城市跑得更勤了。

直到一个多礼拜前,陈先生突然接到潇潇的电话,给他说了个地址,让他过来找自己。

陈先生高兴坏了,心说让你装,这下肯定是没钱了,装不下去了。

于是他兴致勃勃地买了鲜花,还买了块假的卡地亚手表,同时也不忘了给即将发生的香艳之夜买点道具,然后就开车去了那个地址。

到了地方他才发现那竟然是处黑灯瞎火的烂尾楼,顿时气得够呛,打电话问潇潇是不是耍自己。

可潇潇笑着说你既然想玩儿,怎么就这么点胆子,我就在楼里,你来找我啊。

有道是色胆包天,陈先生听了居然觉得够刺激,于是就头脑发热地走进了烂尾楼。

然后就见到了赵某的尸体。

事后他气得要命,可是他再给潇潇打电话,却永远是关机。

而就在前天,陈先生去一家经常光顾的私人酒店招嫖,结果凌晨的时候遇到警方突击检查,他换不择路地逃跑,最后居然躲进了酒店的后厨。

因为是凌晨,后厨漆黑一片,他躲在一个角落里吓得瑟瑟发抖,好不容易听到外面没了动静,猜测警察都走了,他这才敢出来。

可能是因为出了太多汗,陈先生感到口渴难耐,于是就想在后厨找点水喝,最后他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冰柜,上前打开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冰柜里竟然蜷缩着一具裸体的女尸!

而且尽管是在冰冷的冰柜里,但还是有不少部位有腐烂的迹象。

借着冰柜里的灯光,他看的分外清楚,那具女尸正是潇潇!

陈先生经商多年,见过些风浪,很快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趁着没人发现自己,偷偷地溜出了后厨,连夜开车回了家。

他本想就当没见过这事,但潇潇尸体的形象却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虽然不是法医,但是也能看得出来,那具尸体绝对不是刚刚死去的样子。

他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自己一直交往的,竟然是潇潇的鬼魂不成?

越想越怕,他终于下定决心,前来报案。

毛哥虽然也觉得这事够玄乎,但还是对那家酒店进行了突击检查,果然在陈先生说的冰柜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经过身份确认和法医鉴定,女尸正是潇潇,真名叫燕子

她根本不是什么女大学生,而是被这家酒店的老板用毒品及暴力控制的、众多卖淫女之一。

而她的大学生身份,只不过是幕后老板对她进行的包装而已。

经法医鉴定,潇潇(燕子)的死因是过量的毒品注射。

她的死亡时间,是在一个多月之前。

陈先生彻底不淡定了,他掐着手指头算,按照法医给的死亡时间,自己认识潇潇的时候,她早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自己是彻底见鬼了。

警方安排心理医生对陈先生进行了心理鉴定,最终发现,他其实也是一名吸毒者。

心理医生最后给出了结论:陈先生因为是那家酒店的常客,所以其实他早就认识潇潇,但因为吸毒,他的神经受损,有很严重的精神问题,经常会产生一些幻觉,所以才会有撞鬼的感觉。

故事听到这里,我不淡定了。

我问毛哥:心理医生的结论,是可以解释姓陈的幻觉,但他跟潇潇之间的通话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也是幻觉吗?

毛哥眼睛一翻,说我们后来查了,确实有通话记录。

但最离谱的是,潇潇的电话被砸烂了,电话卡也早被掰坏后扔厕所冲走了。

所以,你问的问题,我也无法解答。

后记:

别急,故事还没结束。

大家还记得故事一开始的那个男扮女装的死者赵某吗?

他的手腕上刺着一只燕子的图案。

潇潇的案子发了之后,经赵某的同乡韩某交代,潇潇跟他和赵某其实都是中学同学。

赵某从中学时就一直暗恋潇潇,那只燕子,就是他毕业后自己刺的。

中学毕业后,他们几个都没有考上大学,于是南下打工。

但打工太辛苦,挣钱也少,他们都是没吃过苦的,所以也找不到好的工作。

后来的故事就很老套,潇潇遇到一个“好心的”大姐,跟她说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根本不是在工厂里打工的材料,不如跟着她去挣大钱。

潇潇一开始自然有警惕,但架不住大姐对自己实在太好,又是请吃饭,又是买衣服化妆品的,而且还经常带她去KTV等场所消费。

慢慢的,潇潇的消费水准越来越高,但挣钱的能力却与自己的消费水平不成正比,而她也已经完全没法儿适应进厂打工挣钱的生活了。

于是她很顺利地就走上了出卖自己肉体的道路。

当然,为了能彻底控制这些女孩,让她们更听话,幕后的老板还是会利用毒品、暴力等手段来对付潇潇她们。

说回赵某,他在知道潇潇成了“小姐”之后,曾经跑到潇潇所在的场子里闹过,结果自然是被一顿毒打,然后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后来赵某找到拉潇潇下海的那个大姐,问她怎么才能让潇潇退出。

大姐说简单,给钱就行嘛。

但是那大姐说的数目,对赵某来说却是个天文数字。

大姐笑着看看赵某,说看不出这年头还有你这样的痴情种子,不过你长得这么白净细嫩真是白瞎了,你要是个女的,我好好教教你,挣钱绝对不比潇潇少。

正是因为大姐的一句话,让赵某茅塞顿开,他开始拉着韩某,一起学化妆、学女性的言行举止,然后开始男扮女装卖淫。

可惜的是,他没能在这条路上走太远,就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更可悲的是,他一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一直暗恋的人也离开了人世。

这是一场悲剧。

但这个故事讲出来,又有很大的魔幻成分。

如果不是那个陈先生的幻觉,或者直接说潇潇的鬼魂通知他,赵某的尸体,可能要很久之后才会被人发现。

那么杀害他的王某,将会有更多的时间逍遥法外。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很多人愿意相信有鬼神存在。

因为比起人来,它们好像更有情有义

PS:

今天的故事讲完了。

本想跟列位科普下如今的招嫖骗局的,想想还是算了。

远离黄赌毒,有时候永远只能是一句口号。

真正洁身自好的人,不用劝也不会去做那些事。

心有魔障的人,永远都在装睡,谁他妈也别想叫醒他们。

好了今天就这样,喜欢今天故事的,就别总白嫖了,动动手指给哥们儿分个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