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实录故事:一场要了命的精神出轨。

作者:韩霞
2021-12-14 13:51


我叫纪刚,今年45岁,中专毕业,在一家施工队担任项目经理,因工作原因,去过很多地方。
 
2016年我在浙江余姚工作,那时候工作一切就绪,再加上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好多年,工作做的得心应手,相对来说,日子比较轻松一些。
 
那天是中秋节,给远在河南老家的老婆打了个电话,无非就是聊聊家常,问问孩子们的学习成绩。
 
放下电话已是夜里十点多,许是佳节倍思亲,一向睡眠好的我竟然失眠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毫无睡意,无聊中拿起手机,登上QQ,翻看空间,来打发这漫漫长夜。
 
“又逢中秋,今夜无眠,遥望窗外明月,又是一个漂泊在外的节日!”
 
这条动态是一个网名叫做“素颜”的网友发的,看时间,发出来也就一分多钟。
 
想来对方和我一样,都是漂泊在外的他乡游子,从不轻易给人评论的我,鬼使神差地附上一句评论,“同是天涯沦落人”。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手机传来“叮”的一声提醒,是对方发来的。
 
“你好!”
 
很简单的招呼语。
 
在聊天中知道对方小我两岁,江西人,也是出差在外,有一个八岁的女儿,上寄宿学校,丈夫在外企上班,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很少跟人网上聊天的我,那晚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对方不俗的谈吐,抑或是因为中秋不能和家人团圆,和对方聊了很久,一直到凌晨一点才放下手机。
 
接下来的日子里,空闲的时候,我们也会偶尔聊两句,直到两个月以后,也就是农历十月份吧,具体是哪一天我忘了。

那天晚上,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习惯性地拿起了手机,就看到对方发来一个难过的表情。
 
我半是关切半是玩笑地回了一句:“这么难过,谁惹素大小姐了?”
 
大约两分钟后,对方还是没回信息,就在我以为对方不会回信息的时候,手机传来视频邀请声。
 
说实话,我这人还是比较传统的,生活作风一贯正派,看着一直在响的手机,我有点犹豫不决,要不要接入?自己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这样好吗?
 
对方大有我不接就不停下来的意思,纠结片刻,还是摁下了绿色按钮。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对方的容貌,她长得说不上多好看,但是看上去很清秀,让我惊诧的是那双哭红的眼睛,一看就是哭了好久。
 
“这是怎么了?”我再次问道。
 
在我的询问中,她哭诉着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她的生活并不像我想得那么幸福,她的家庭虽然富足,可是丈夫性格暴戾,稍有不顺就对她动辄打骂。
 
今天就是因为饭菜做得不可口,她的丈夫把盘子摔了,她气不过,说了两句,结果招来一顿毒打,她是趁丈夫不注意偷偷跑出来的。
 
她的遭遇让我同情,可我又能做什么?只能不断的安慰着她。
 
大约十多分钟,她的眼泪才算止住,我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样?为了孩子,也只能将就着过。”
 
自古以来就有劝和不劝离的说法,听她这样说,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又聊了一会,看她情绪彻底平复下来,才关了视频。
 
也就是这次以后,她给我发消息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彼此越来越熟悉,我们的感情也在微妙地变化着,甚至会聊一些情感话题,我能从她的片言只语里感受到她对我的爱慕,而我也觉得自己碰到了人生中的红颜知己。

就这样,我们聊了半年之久,我和她的感情也在聊天中不断地升温,那天她要是忙了,没来得及回我信息,我就会抓心挠肝般的难受。
 
这种感情的变化让我感到了害怕,我们双方都是有家室的人,谁也不可能抛开家庭不管不顾开始一场新的恋情。
 
这对我、对她,都是危险的,内心里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趁早结束,要不然纸是包不住火的,等到出事就晚了。
 
可我就像是染上毒瘾的人,既害怕,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能在网上不断地给妻子买各种衣服、包包,以此来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
 
我和她就像是处于热恋中的少男少女,视频聊天已经根本不能满足对彼此的渴望,只想拥有更多。

2017年5月18,是她的生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在这一天去江西看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她,她沉默了有四五分钟,最后同意了。
 
我提前订了车票,说好了到江西联系她。
 
17号,安排好工作的我,准时坐上了开往江西的列车,火车上,我登上QQ,看到她不在线,给她留言,告诉她我已经出发了。
 
18号上午,我准时到达了江西,下车后,找好宾馆,洗了个澡,去街上订了一大束玫瑰花,小雅属马,又买了一条有着小马吊坠的金项链,作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忙完这一切后,已经是中午了,又给他发了消息,同时把自己下榻的宾馆位置发了过去。
 
消息发出去后,想到今天就可以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一刻,我脑子里没有了对妻子的愧疚,满脑子都幻想着我们见面后的场景。
 
我就像是偷食的鸟儿,害怕又渴望。
 
可信息发出去后就像是泥牛入海,下午两点了,还是没等到她的电话,或者一条信息。
 
这时候才想起从上火车后就没收到过她的任何信息,是真的忙?还是她后悔了?或者是被她老公发现了?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四点了,我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生怕错过她的任何消息,可她的头像一直都是灰暗的。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想会不会给对方造成困扰,开始拨打她的手机号,可是提示对方已关机。
 
怎么会这样,我不死心,一遍遍地拨打着电话。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手机里除了这机械冰冷的女声,再也没有任何别的信息。
 
夜幕降临,我从开始的担心不安,慢慢变得愤怒,我给对方留言,就算是你不愿意,也请给我回个信息,你这样默不出声,玩失踪,算什么?
 
可是不管我发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任何回应。
 
无奈之中,第二日,我心情郁闷地坐车回了浙江。

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掉,每晚我都会登上QQ,看看她在不在线,明知道没有回应,也会每天给她留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处于什么心态。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月,一天晚上我刚登上QQ,就看到她的头像亮了,“你还在呼吸吗?”我迫不及待地,带着怒意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不到十秒钟,对方就发来了信息,“你是纪刚吧,我是小雅的小姨。”
 
小雅就是素颜,她的小姨我是知道的,听小雅说她的小姨只比她大两岁,虽说是两代人,可是因为年龄差不多,两个人关系特别好,无话不谈的那种。
 
“你不是小雅,那小雅呢?”我不相信的发了这条信息过去。
 
“小雅已经去世了。”
 
看着屏幕上短短的几个字,心脏像被巨锤重重地敲击着,疼得不能呼吸。
 
去世了,怎么可能?想过一千种她不理我的原因,却从没想过她已不在人世间。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肯定是她骗我的,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像是疯了似的,不管不顾地按下了视频电话,就为了证明对方不是所谓的什么小雅的小姨,而是我日思夜想的小雅。
 
很快的,那边就接了我的视频,看着屏幕中那张五官和小雅有点像的脸庞,心也沉到了谷底。
 
小姨给我讲述了小雅出事的经过,原来就在5月17号那天,小雅下班后,和往常一样,骑着电车回家,在经过红绿灯路口时,只顾着看手机,闯了红灯,被一辆面包车撞飞,在医院抢救一天后死亡。
 
是小雅在离世前把我们的事告诉小姨的,让她转告我,她不能赴约了。
 
“其实我是恨你的,小雅要是不查看你的信息,她不会死,是你间接害了她,可她到死还护着你,让我保守秘密。”
 
小姨那边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整个人瘫在地上,心脏剧烈地抽搐着,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是我害了她,都是我害了她,要是我不提出去看她,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
 
自己就是个罪人,既对不起妻子,又害了小雅,我伤害了两个善良的女人,虽然妻子一直不知道这件事。
 
我甚至想,这是不是老天对我们这种不道德网恋的一种惩罚,可是要惩罚就惩罚我,何苦要加在苦命的小雅身上。

从这之后,我每天都处在自责与愧疚之中,神思恍惚,做梦都是小雅被撞的画面,工作也频繁出现失误,最后只能辞了工作,回到老家修养。
 
看我精神萎靡,妻子决定带我去医院检查,我拒绝了妻子的好意, 只说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日子就好了,看我坚持,妻子也没再说什么。
 
我甚至不敢同妻子睡在一个屋,我怕自己睡梦中不小心喊出小雅的名字,怕事情败露。
 
我的反常行为,让妻子意识到不对劲,她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哪里敢跟她说实话,直说自己睡眠不好,少有动静就睡不着,好在妻子虽然有所疑惑,但也没有在追问。
 
我以为这样事情就算过去了,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那天,妻子整理衣物,无意中,从我的衣服里翻出了那条金项链,还有我去江西的火车票,项链的发票。
 
看到妻子手中的金项链,我有种大事不好的感觉,这段日子满脑子都是小雅的事情,怎么把这条项链忘了。
 
面对妻子的质问,我撒谎说是买给她的,结果回来把这事忘了。
 
“纪刚,别再骗我了,我是属龙的,这条项链上是一匹小马,说吧,这到底是买给谁的?还有这张车票是怎么回事?”
 
“当时就看这条项链挺漂亮的,哪有想那么多,觉得适合你就买了。”
 
妻子一向心细如发,我知道这事糊弄过去很难,可我不得不死鸭子嘴硬, 死不承认。
 
“纪刚,别再撒谎了,看看这发票的日子,你不会连这个日子都不记得了吧,5月18号,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那天我给你打电话,你说你在工地忙,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了,还是说你在工地忙,就是跑到江西买项链吗?”
 
面对这连珠炮似的发问,我才想起那天确实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妻子那天也确实给我打过电话,因为小雅的不回信息,我心情烦躁,只说了在工地忙,就匆忙挂了电话。
 
没想到自己当初随口撒的谎,竟成了今天的证据。
 
面对她受伤、失望又愤怒的眼神,才发现自己是有多混蛋,我不仅害了小雅,还伤了和自己同甘共苦妻子的心。
 
在良心的谴责下,我跟老婆吐露了实情。
 
“等儿子高考结束,我们就离婚吧!”
 
听我说完,她没有大吵大闹,沉默了几分钟后,缓缓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说完转身就回了卧室。
 
我自幼父母多病,妻子嫁给我的时候,家里是一贫如洗,可是再苦的日子,妻子都没有抱怨过。
 
刚结婚的时候,为了让我在外多赚点钱,在娘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不管是照顾我的父母,还是春种秋收,愣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好不容易这些年家里条件好了起来,我却在妻子心里狠狠扎了一刀。
 
看着被关上的卧室门,我知道,和妻子再也回不到过去,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还能不能挽回这段婚姻?悔不当初,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
 
在这网络发达的时代,网恋成了一种时尚的病态,我们要时刻谨记,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徘徊在道德之外,这样才不会给自己、家人、还有他人,造成伤害。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