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不择手段的离婚大战

作者:小楼故事
2021-12-25 09:55


 
李静茹30岁的这一年,可以用惊心动魄、险象环生这8个字来形容。
 
这一年,她经历了第三次试管婴儿手术。

如前两次如出一辙,这第三次痛苦的尝试依然没有让患有多卵巢囊肿的她如愿成为妈妈。
 
而这前后三次手术,几乎耗光了她和老公何强的全部积蓄。
 
李静茹真是欲哭无泪。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果真在李静茹身上应验了。
 
就在李静茹独自舔舐伤口的时候,又在无意中发现了何强出轨的秘密。
 
无独有偶的是,那个第三者居然怀孕了。
 
这个发现对李静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不知道生活为什么要这么摧残自己,让自己遭受无止尽的暴击。
 
然而她低估了生活的残酷,生活很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向她举起了大棒。
 
起因是由于李静茹与何强的婚房由她父母全款购买,房产证上只有李静茹一个人的名字。
 
如果此时离婚,何强将会一无所有。
 
求子心切,却又不甘净身出户的何强诱使李静茹在意识不清的状态下签订卖房合同,意图拿着一半房款跟小情人共建和谐家园。
 
也许是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是老天可怜李静茹,让她在不经意间窥探到何强的险恶居心。
 
李静茹万万没想到何强居然会使出这样的阴招,震怒的她毫不犹豫地立刻报警。
 
前来处理案件的人是警官黄雨田。
 
经过黄雨田抽丝剥茧的调查以及李静茹孜孜不倦的自救,警方终于掌握了何强利用药物使李静茹意识涣散,而后胁迫她签订卖房合同的确凿证据。
 
面对着血淋淋的现实,李静茹真想扒了何强的皮。
 
哪料还没等李静茹出手,狗急跳墙的何强居然试图制造煤气泄漏事故,直接将李静茹送上西天。
 
好在李静茹命大,又好在李静茹的弟弟发现及时,这才让她侥幸地捡回一条命来。
 

何强被警方逮捕归案,死里逃生的李静茹却心有余悸,她不敢一个人住在家里,索性搬去父母家暂住避祸。
 
这日李静茹下班,刚刚回到父母家楼下,就看到一个瘦削干枯的身影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
 
停好车一看,居然是何强的母亲林慧。
 
林慧以泪洗面,并扑通一声跪下:“静茹啊,小强的案子马上要被检察院移送法院审查起诉,他千不该万不该,可你们毕竟是夫妻,妈求求你高抬贵手,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林慧泪眼婆娑,可李静茹不为所动。

面对着想要杀害自己的刽子手,再浓的夫妻情谊都已经烟消云散。

李静茹毫不迟疑地拒绝了林慧的要求。
 
谁知林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招呼来了早就躲在一边的何强的父亲,两人一起把李静茹绑上车,打算以非法拘禁的方式迫得李静茹妥协。
 
谁知天无绝人之路,黄雨田跟李静茹的父母正好住在同一小区,又恰恰在那时经过。
 
黄雨田大喝一声从天而降,将已经被何强父亲打晕,并强行装上车的李静茹成功解救。
 
作为一名警察,黄雨田见过无数的血雨腥风,他深知亡命之徒往往不择手段。

为了李静茹的安全,黄雨田决定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就这样,李静茹和黄雨田逐渐熟络。
 
李静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因为报警相识的男人,居然会成为她的护花使者。
 
人生真是充满奇妙的相遇。
 
等到渐渐熟悉,李静茹开始对黄雨田的生活感到好奇,因为他的年纪比自己大,却好像形单影只,活得无家无口。
 
解密的日子来的猝不及防。
 
那天李静茹跟黄雨田一起回家,下车后她绕到黄雨田一侧,想跟他道别。
 
隔壁单元里,一个女人推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出来,另一只手拽着一个小女孩。
 
女人走的飞快,小女孩却很不情愿的拖沓在后。
 
女人命令:“洋洋,快点,不要磨磨蹭蹭。”
 
小女孩拖着哭腔:“妈妈,我不想搬家,我想跟爸爸在一起。”
 
女人呵斥:“不行,你必须跟我走。”
 
小女孩看到黄雨田,甩开女人的手,朝他扑过来:“爸爸!”
 
“洋洋。”黄雨田抱住飞奔过来的小女孩。
 
女人见状,对着黄雨田怒目而视,而后,目光落在站在黄雨田身边的李静茹身上。
 
 李静茹即刻感受到这目光裹挟的敌意,心里一阵紧张。
 
本以为女人会向她发难,岂料对方又把目光转向黄雨田。
 
“黄雨田,你这不是已经有状况了么,为什么还不同意离婚?你想把我捆绑到什么时候?”
 
即便是在深夜,李静茹也能清晰的看到黄雨田脸上的尴尬,还有痛苦。
 
他转过头,朝李静茹低声说:“不好意思,把你牵扯进来,你先回家吧。”
 
李静茹朝黄雨田点点头,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

她这才知道黄雨田为何总是形单影只,想必跟太太的关系早已是名存实亡,不由得为他捏一把汗。
 
第二天刚上班,李静茹便给黄雨田打去电话,生怕因为自己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黄雨田沉默许久,这才告诉李静茹,他的妻子早已出轨,并向他提出离婚。
 
可他不想让女儿生活在分崩离析的家庭,数次拒绝妻子的离婚要求。
 
李静茹想劝劝黄雨田放弃这种互相折磨的关系,可是想到她跟黄雨田还没有熟悉到能劝解的地步,话到嘴边又强行咽下。
 
事情的发展超乎了李静茹的预料。
 
没过几天,李静茹刚走下汽车,黄雨田的妻子便施施然向她走来。
 
李静茹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女人用凌厉的目光将李静茹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然后问:“你是黄雨田的情人,还是炮友?”
 
这不礼貌的问话让李静茹立刻沉下脸。
 
不等她说话,女人又开腔:“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既然黄雨田已经背叛我,我们两下扯平,离婚是最明智的选择。”
 
李静茹看着女人决绝的脸,慨叹男女无情起来都好可怕。
 
这女人怕是巴不得黄雨田出轨,好借机让这段婚姻彻底终结。
 
李静茹笑笑:“不好意思,我跟黄警官只是朋友,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些男盗女娼。让你失望了。
 
任何人对婚姻都负有忠诚义务,如果做不到,也不要猪八戒倒打一耙,显得自己人品特别低劣。”
 
说罢,李静茹轻蔑的瞥她一眼,抬腿往楼道走去。
 
女人又叫:“喂。”
 
李静茹头也不回。
 
不由得替黄雨田打抱不平,真是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
 
黄雨田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可是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

只是李静茹没有想到,李淑媛是个跟何强一样不择手段的人。
 
何强被宣判的那天,李静茹洗过澡,疲惫又轻松的躺在床上。
 
这才发现手机上有好多未接电话。
 
打开一看,有何强的同事朋友同学,也有自己的同事朋友同学。
 
一一回拨,每个人都带着沉痛和惋惜的口吻对李静茹表示安慰和开导。
 
李静茹哑然失笑。
 
她已经强行咽下苦果,旁人不过是后知后觉。
 
但还是对大家的关心一一表示感谢。
 
再看微信,同样是众多信息。
 
一一回复后,发现黄雨田发来一条:“方便吗?聊聊?”
 
李静茹毫不犹豫拨打语聊。
 
黄雨田很快接通,却是沉默。
 
李静茹猜测他一定遇到什么事,试探的问:“心情不好?”
 
黄雨田沙哑着嗓子说:“我老婆今天找了律师,要起诉离婚。”
 
李静茹顿了顿,问:“你是舍不得孩子,还是舍不得她?”
 
黄雨田痛苦的说:“其实……都舍不得。
 
我们从恋爱到结婚,家务是我做,孩子是我带,我对这个家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时间和精力,让我放手,我舍不得。”
 
李静茹不知道该怎么开导黄雨田。
 
他的老婆,漂亮,时尚,女儿已经不小,她却看不出已婚的迹象。
 
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黄雨田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测。
 
李静茹不由得一声叹息。
 
任何关系里,付出少的那个都最容易抽身,并且毫无留恋。
 
人放不下的,其实都是自己的付出。
 
“她是开瑜伽馆的,赚钱比我多,人气比我旺,现在女儿大了,我也没用了。
 
她喜欢上一个年轻的摄影师,说要追求自己的爱情。
 
呵呵,我的价值已经消耗殆尽。”
 
黄雨田自嘲的说。
 
语气很平静。
 
李静茹却听到心在滴血的声音,顿生同病相怜之感。
 
“她已经心有所属,你保留这名存实亡的婚姻,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伤害。你还年轻,一切都来得及从头开始。”
 
“我不,我不想给她自由,她就这样一脚把我踹开,我不甘心,而且她还要带走我的女儿。”黄雨田压低声音吼。
 
李静茹叹口气。
 
如果放在从前,她一定会说黄雨田是执迷不悟,死钻牛角尖。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她明白人类的感情并不是相通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重和不能割舍的东西。
 
并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只需要别人的倾听。
 
李静茹不再说话,听着黄雨田讲述跟妻子李淑媛相识相恋的经过,以及婚姻里的琐事。
 
一个小时后,黄雨田结束通话,说了句:“谢谢你肯听我吐槽,其实我已经快憋疯了。”
 
李静茹让他情绪不佳的时候随时找自己,然后道声晚安,挂掉电话。
 
突然觉得人海茫茫,每个人都孤单而凄苦。

第二天李静茹刚刚到家,收到黄雨田微信,约她到家里见面。
 
李静茹疑窦丛生。
 
从前从不曾到过黄雨田家,也没有熟络到可以登门拜访。
 
李静茹想了想,回信息过去:“有什么事吗?”
 
黄雨田光速回复:想请你吃饭。
 
李静茹猜测黄雨田大概又情绪不佳,于是同意。
 
她换上一套休闲装,拎着家里现成的水果,来到隔壁单元。
 
之前听黄雨田说起过住在五楼,李静茹直接步上台阶。
 
来到501外,只见房门虚掩。
 
李静茹敲了几下,无人应声,只好推门进去,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叫着“黄雨田,黄雨田。”
 
客厅和厨房都鸦雀无声,并没有黄雨田的身影。

李静茹狐疑中想要退出门去,又听卧室里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还有黄雨田的声音。
 
李静茹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走近卧室。
 
站在门口向里张望,只见黄雨田躺在床上,面色潮红,神情痛苦,似乎哪里不舒服。
 
李静茹心里一紧,快步走进卧室,探身到黄雨田面前,低呼道:“喂,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黄雨田哼唧了一声,忽然一把拥住李静茹,将她压在身下,一边冲动地吻着她,一边发疯的抚摸着她。
 
李静茹懵了。
 
接着又感到强烈的羞耻。
 
黄雨田竟然用吃饭这样的诱饵骗她来做如此龌龊的事。
 
亏她还把他当做正人君子,还来帮他疏解心里的郁闷。
 
她真是又蠢又瞎。
 
李静茹狠狠地去推黄雨田,可是黄雨田身形壮硕,她根本无法将他驱动半分。
 
眼看着黄雨田要将她的衣服撕掉,卧室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一声暴喝。
 
“好啊,不是说你们只是普通朋友吗?居然大白天在我家干出这种龌龊的事,你们可真是不要脸!”
 
是个女人的声音。
 
李静茹更加惊慌失措,更加大力气去推黄雨田,可是黄雨田疯狂的继续动作着,她的内衣都被他撕开。
 
李静茹无奈,只好拼尽全力,蜷起膝盖顶向他的下身。
 
黄雨田痛苦的哀嚎一声,捂住下身歪向一边。
 
李静茹惊惶地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等到包裹严实,才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一脸愠怒的李淑媛
 
她的手里还举着手机。
 
“好你们这对狗男女,我都拍下来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李静茹感到大脑一片空白,她想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黄雨田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她脸色煞白的去看身旁的黄雨田,只见他依旧面色潮红,双目紧闭,剧烈的喘息着。
 
李静茹跳下床落荒而逃。
 
李淑媛冲到床边,揪住黄雨田的衣领,对着黄雨田“啪啪”两记耳光。
 
“黄雨田,你不要脸!你给我起来!”

李静茹下楼梯的时候,觉得两条腿都在发抖,绵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回到家里,仍旧惊魂未定。

呆坐了许久,惊惶感散去,逐渐恢复神智。
 
回忆着方才的一幕,李静茹疑窦丛生。

黄雨田一向是个沉稳内敛的人,这种鲁莽冲动的举动,不像他会做的事。

之前她听黄雨田说过,李淑媛早就跟情人同居,除了回家拿东西以外,根本不露面。
 
怎么会这么凑巧,她偏偏今天回来了?

李淑媛手里拿着手机,分明是有备而来!
 
李静茹又回忆起黄雨田的样子,并不像精虫上脑,反而像神志不清……

 
难道黄雨田服用了什么药物,才会这般失常?这一切到底跟李淑媛有什么关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