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老公和情妇约P,回家后鼻青脸肿。

作者:小仙仙儿
2021-12-30 07:11


我没想到自己参加一场高中同学聚会,竟然惹来大麻烦。

聚会过后,一个过去没有什么交集的同学赵磊加了我的微信,说自己读书时就暗恋我,一直视我为女神。

我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赵磊开始频繁联系我。每天早请安晚问候,时而发些天气不好,要记得多穿点衣服,或者雨天记得带伞的信息。

我刚开始碍于礼貌会回应几句,后来就不搭腔不回复,想冷处理让他明白我的态度。赵磊跟我表白,我更是干脆利落地拒绝,说我已经结婚了。

赵磊却不依不饶,在我拉黑他之后,他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上班的地方,天天在公司楼下守株待兔,非要我跟他谈恋爱。

我抓狂之余又觉得疑惑,他这么闲,难道不用上班吗?

赵磊经常跟踪我,我上下班和逛街会友时,他都像一条不离不弃的尾巴一样,执着地缀在我身后。

我难以忍受,气愤地对他说:“我都跟你说我结婚了,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这样已经影响到我的生活了!”

赵磊一脸“你就吹吧”的表情,道:“我早就了解清楚了,你一个人独住,身旁没有男人出现。”

我又一次震惊了:“你调查我?我确实结婚了,有什么必要骗你?”

赵磊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逼问道:“那你说说你老公是谁?他在哪家公司上班?他哪里比我好,你为什么选择他而不选择我?”

他的语气咄咄逼人,眼神有些狰狞,面容在路灯的映射下显得扭曲可怖。

我觉得有点害怕,不敢再激怒他。

我快被赵磊折磨疯了,晚上在跟老公周海明视频聊天时,忍不住抱怨了这事。

周海明为了多挣点钱,婚后主动申请去了边远地区的分公司开拓新市场,我们这几年聚少离多。

我们本就打算这两年要孩子,此时正好借着赵磊的事,我强烈建议周海明申请回本地工作。

没想到周海明似笑非笑地说:“真有这么一个男人追求你?该不会是你的初恋或者你脚踏两只船的对象吧?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才这样纠缠不休?”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气道:“你胡说什么呀?他就只是我的高中同学,毕业后我们就没联系过,是同学聚会时被他缠上的。”

周海明道:“哎,别激动,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这么生气干嘛?不过参加聚会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他只骚扰你而不骚扰别人?”

我听出他语气里的质疑,既委屈又生气:“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你老说这些阴阳怪气的话干嘛?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

周海明赶紧说他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调动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得好好计划,肯定没有那么快。

我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发几句牢骚也就算了。

隔壁部门有一对夫妻同事住在我家附近,我特意做了一些手工蛋糕去跟这对夫妻攀交情,问他们以后能不能让我搭顺风车,我会分摊车油费用。

同事想着反正顺路,让我搭顺风车不费事,还能有人分摊成本,就爽快地答应了。

我每天上下班都乘坐同事的车直接到公司地下车库和回家,总算可以摆脱赵磊的纠缠。

四月时同事一家休假外出旅游,我只能自己乘地铁上下班,才落单第一天就发现赵磊又跟踪我。

我觉得毛骨悚然,如果赵磊不是长期跟踪我,怎么可能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当天下班,我不敢独自下楼回家。我看着其他女同事被老公或者男朋友接走,委屈地打电话给周海明,怪他离得太远,我最需要他时他却不在身旁。

周海明不耐烦地说:“就算我跟你同在一座城市,我也不可能有时间天天去接送你。你还是想想自己到底怎么惹着人了?是不是你之前故意给了他希望,不然他为什么老是纠缠你?”

周海明的这番言论让我既失望又震惊,我被人骚扰就是自己故意处处留情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被缠上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我没法子,只好选择报警。

民警把赵磊和我一同带去警局,赵磊说他是真心喜欢我才想接近我。

民警查到赵磊有精神障碍治疗史,而且他除了跟踪,并没有其他过激行为。民警只能将他教育一番,又放回来了。

出了警局,赵磊盯着我说:“我喜欢了你十几年,我一定会得到你。你别想摆脱我,也别想着报警,我有精神病,警察也不敢抓我。”

他的眼神阴沉而执拗,就像黑暗中的幽灵,我被他那样的表情吓得腿软。

周海明得知这件事后更是口不择言地责怪我:“你到底是怎么招惹上一个神经病的?亏你还闹着让我调回去跟你同住,要是那神经病发疯把我们俩一起砍死怎么办?你一个人受罪还不够,非得拉我一起下地狱吗?你怎么那么自私?调动工作的事就算了,我短期内不作打算,你好自为之吧。”

他的指责让我心如刀割,我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冷血无情的话,明明不是我的错!

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赵磊有精神障碍,更没想过让周海明跟我一起对抗一个精神病人。

虽然知道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但周海明的自私冷漠还是让我觉得心都凉透了。但凡他说几句贴心话,也不至于这样伤人。

我实在受不了赵磊,更怕他哪天会发疯伤害我,法律都治不了他,我找谁说理去?

周末,我拎着礼品去赵磊家,恳求赵家父母管管赵磊。

赵父蹲在门口抽烟,一声不吭。赵母愁苦地说,赵磊平时看着挺正常的,他们也没想到赵磊竟然骚扰我。

我恳求道:“伯父伯母,我已经结婚了,不可能跟赵磊处对象的,求求你们管管他吧。我听说你们也有女儿,如果你们的女儿被这样纠缠,你们心里也不会好受吧?”

赵母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答应会尽量看管好赵磊,不让他再去纠缠我。

从那之后赵磊果然不再在我眼前出现,我以为日子终于恢复正常了。

没想到好景不长,两个月后赵磊又出现了,这次他更加变本加厉地骚扰我。

他不但跟踪我,还经常大半夜跑到我家拍门吵嚷,或者在深夜连环电话轰炸我。

我吓得半死,报警后,民警除了教育赵磊一番,也拿他没办法。

我不堪其扰,休了年假躲回娘家父母家。没想到赵磊竟然也跟着我回去,还跟踪我爸去市场买菜,跟踪我妈去跳广场舞。

赵磊甚至在我父母所住的那个小区里胡编乱造,说他是我的男朋友,两人很快就要结婚了。

我的父母很吃惊,问我跟赵磊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父母解释清楚后,生怕赵磊在邻居亲戚们面前继续胡说八道,我赶紧逃离了家乡。

赵磊的行为越来越出格,以前他只是在楼下等我,现在他只要看到我跟异性同事说话,就会冲出来打人,大骂那些男同事想撬他的墙脚。

他的疯狂和不可理喻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公司为了息事宁人,让我先把私事处理好再去上班。

我欲哭无泪,这等于是架空我的职权了。

更让我难过的是,自从上次周海明说暂时不考虑调动工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给过我一个电话。他让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别连累他也被赵磊这个神经病盯上。

赵磊得知我被公司要求暂停职务,皮笑肉不笑地对我说:“我说过你逃不开我的,你就嫁给我吧。我暗恋你整整十二年了,本来我没想过找你,谁让你又出现在我眼前呢?”

他疯狂而执着的眼神,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走投无路,只好又去找赵磊的父母,求他们管管赵磊。

赵父面无表情地说,赵磊是一个大活人,他们总不能二十四小时绑着他吧?

赵母也说,赵磊得这种病已经把全家拖累得不行,又不是他们教唆赵磊胡搅蛮缠。他们已经尽力阻止了,赵磊不愿意听,那能怪谁?

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只要真心想管,哪会管不住?无论关着、绑着还是送进精神病院,总会有办法的,说到底是他们不愿意管!

摊上这样的神经病,被他搅弄得失恋又失业,还天天处于被跟踪、被威胁、被伤害的危险中,我就活该倒霉吗?

在赵磊又一次跑到我的父母面前胡说八道时,我心里那根绷得极紧的弦终于承受不住,断了。

我被逼到极致,也对赵磊恨到极致。

我仔细观察过,赵磊跟父母住在一个老小区的家属院里,赵磊平日里看着人模狗样的,一般人看不出他有精神障碍。

这种事他父母肯定也瞒得很紧,羞于对外说。

我买了个手持扩音器,跑到赵家所在的小区哭诉赵磊对我的纠缠,说他有精神病,快要把我逼死了。

赵家父母气急败坏地赶来让我闭嘴,不要再胡说八道。

看着邻居们惊疑不定的眼神,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总会有人能抽丝剥茧,发现赵磊的不对劲。

就算一次不成功,我还可以多来几次。

赵家父母恼羞成怒,对着我怒声骂道:“你敢败坏我儿子的名声,活该你被他缠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不招惹他,他怎么会缠着你不放?”

我气得脸色涨红,这种受害者有罪论简直太恶心了!

他们没有尽力看管赵磊,不但让这个危险人物四处害人,还要倒打一耙污蔑我!

我打听到赵磊还有一个弟弟住在城西,我打印了一大沓海报,把赵磊纠缠我的前因后果都写上去,跑到赵磊弟弟家所在的小区去张贴。

说我被他的神经病哥哥纠缠得实在没有办法正常生活了,就算同归于尽我也要出这口恶气。

不过半天,赵母主动联系我,恐吓说要去告我泄露赵磊的隐私。

我冷笑道:“你去!你尽管去告!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你大儿子是神经病,我倒要看看你小儿子和你女儿要怎么做人?”

“如果你儿媳和女婿的家人知道这事,你小儿子和女儿还有好日子过吗?说不定人家觉得你们家有神经病基因,躲都来不及呢!过不了多久,你家的亲戚朋友全都会知道这事。”

“我明天就去你孙子的幼儿园那儿贴海报,好让大家看看他有一个多么可怕的伯父!过几天再去你女儿婆家闹一闹。既然你们不想管赵磊,那就让社会替你管!”

赵母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赵母主动找上我,哀求我别闹事了。她说她的小儿媳和女婿正在因为这事闹离婚。她保证会带赵磊搬去外地,不会再让他骚扰我。

我心里略松了一些,嗤笑道:“你的保证还有用吗?你骗过我一次,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跟你客气。不过我现在也不怕赵磊了。他敢来,我就毁了他的弟弟妹妹,毁了你们赵家的子孙后代。他不让我好过,我也豁出去了,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赵母变了脸色,又气又恨瞪我,最终还是无奈离去。

过了一阵子,我听说赵磊一家老小都搬去外地生活,赵磊也被他父母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看管了。

我觉得挺讽刺的,家属要是真心想管,哪会管不了?说到底还是自私罢了。

他们不知道赵磊的行为会给我造成多大的伤害吗?他们当然知道,他们不过是觉得只要不影响自己,他们就不在乎!针扎在谁身上,谁才知道疼!

我还是觉得不够保险,我也说服父母举家外迁,远离这个危险之地。万一哪天赵磊又偷跑回来伤害我怎么办?我可不想再冒险。

我在新城市找了新工作,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我起草了离婚协议书寄给周海明。

当晚,周海明给我打视频电话,说他的工作调动成功了,他要回来陪我。

我看着他笑道:“怎么?偷人老婆被打了一顿,就想回头找我了?” 

周海明脸色大变,眼神慌张又狼狈。

我欣赏够了他的脸色变幻,才觉得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那时我忙着应付赵磊,周海明冷漠的反应让我觉得不对劲。

我一打听,才知道周海明在异地耐不住寂寞,跟一个已婚女人勾搭上了。他很享受这种家外有家的刺激生活,压根儿不想调动回来。

我气不过,悄悄将这事通知了那女人的老公。周海明再次去找那女人时,被女人的老公堵在屋里,狠狠揍了一顿。

周海明声名狼藉,在那里待不下去了,就想回来扮演深情丈夫,当谁是傻子呢!

周海明这段时间的做法伤透了我的心,在我遇到难事时,他不但冷眼旁观,还冷嘲热讽。

这些年,我身边不是没有其他诱惑,但我一直忠于婚姻,心无旁骛地等着周海明攒够钱回来。

如今周海明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坚守就像是一个笑话。

赵磊这场意外虽然让我备受折磨,但也让我看清了周海明这个人不值得托付终身。往后我得擦亮眼睛,不要再受蒙蔽。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