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我在人间当鬼差的那些年

作者:惊池故事
2021-12-29 20:22

我叫稚川,是郯县的一个小捕快,不管是偷鸡摸狗,还是偷香窃玉,郯县大大小小的拘捕缉盗之事都归我管。
但是,其实我是一个鬼差,来自开满彼岸花的九幽地府
……


记得有一年,地府造册上的生魂骤减,人死之后灵魂不入地府,又能去哪里?地府决定委派我来到人间调查这件事,不过地府不得干预人间之事,于是将我投入轮回,转世为人,来到了人间。
我生而知之,从小就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不过我的鬼差之力要到我年满十八这一年才能觉醒,所以到现在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毛头小子。

最近郯县出现了一件怪事儿,常常有青年男子昏睡不醒,一睡就是整整十天,不过醒来之后行动照旧,只是什么也记不得了。他们周围都有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香,是沉香的味道。

上次我差一点就要抓住它了,它像是一阵雾气,倏忽出现在我面前,片刻又来到我身后,青色的雾气里面生出手脚,一只手在我脑壳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像是在嘲笑我。

我有些生气,我可是地府最厉害的鬼差!

“总能抓住的!”

还是像以前那样,孟柳在他的屋子里面制作浮生坛,这会儿正在捏造泥胚。

孟柳的浮生坛可以圆那些破碎的梦。每一个坛子里面都是一个世界,装着永远都不会醒的美梦。

每一个浮生坛都不一样,有的落满了花瓣,有的散发着酒香,还有的回响出乐声……

在纸条上写下愿望,放到坛子中烧尽。等到人死之后,将骨灰放到坛子当中,埋在地下,灵魂便可以沉睡在自己编织的美梦当中。

我曾经问过孟柳为什么要做成坛子的模样,他说,只是看上去像是坛子,其实这是世界的模样——有容乃大。

当镇子上出现怪事之后,人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孟柳,但是我知道不是他。

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绝对不是凡人。凡人有七情八欲,可是他的眼睛中没有一丝尘埃。

他就是那个我一直想要找的人!那些消失的灵魂被他藏在了浮生坛中。

可惜当时我还年幼,没办法立即将他捉拿归案。

七八岁时,我常常来到孟柳处。

“人死后魂归黄泉,你不知道私藏灵魂是违反世界秩序的吗?”我努力装作很严肃的样子。

“我的每一个坛子里面都是一个世界,都有它自己的秩序。”每一次他都毫不在乎。

“我是鬼差,你不害怕吗?”

孟柳笑了笑,将我赶到一边,继续烧制坛子。

“你既然不愿意跟我回去投案,我便将这些坛子敲碎。”我气势汹汹地砸碎了一架子的坛子。

孟柳也没有生气,只是摇了摇头后将我拎了出:“这些只是空坛子而已!”

后来有一年,天下大灾,郯县饿殍遍野,我的父母也在灾荒中去世。在他们死去的时候,我留下了眼泪,我是一个鬼差,按道理说是不会流泪的。

孟柳捡到了我,将我带了回去。我看见他把那些因为饥饿而死去的人堆在一起,一把火烧掉之后,将他们的骨灰收在一起,放进一个很大的坛子里面。我记得,那个坛子散发的味道是稻米的清香。

后来,孟柳让我看坛中的世界,我看见那些死去的人丰衣足食地生活在坛中的世界,那里没有苛政,没有灾荒,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笑容。

他扔进坛子烧掉的纸条上只写了三个字—仓廪实。

孟柳递给我一个锤子,“你不是想砸碎所有的坛子吗?现在锤子就在你的手中。”

我手中拿着锤子直发抖,我冲到前面,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我只是拥有鬼差的记忆而已,但这一世我只是一个凡人。

如果他们没有被孟柳藏入坛子,会怎么样?作为一个鬼差,我清楚知道,饿死的人要承受百年的地狱之苦才能重新投胎,然而重新投胎之后也不过是重复之前的痛苦罢了!

那一刻,我动摇了!让人们永远生活在美好中难道不好吗?从那以后,我见过许多人来到孟柳处,带着凄惨的经历还有卑微的愿望,就是为了一个在真实的世界中永远不会实现的愿望。

我想在人间安安稳稳普普通通地过完这一世,等到我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回到地府,我会告诉他们,我没有找到那个将灵魂藏起来的人。

如果,我只是稚川就好了,可惜的是,我原本就来自九幽之下。

“要不要我给你做一个浮生坛?你是鬼差没有灵魂,也没有记忆,坛子里面就写‘问前世’吧!”孟柳常常问我这个问题。

问前世?

这的确很有诱惑,鬼差都是由犯了大错的人担任的,没有前世记忆,永远沉沦地狱。也许我的从前罪恶滔天,我想了很久,没有回答他。
 

“孟柳,你知不知最近在附近出没的是个什么东西?”我打了一角梨花酒,送到孟柳的手中。

孟柳略微抬了抬头,只抿了一小口酒,“也许是个精怪,不过它没有伤人性命,应当没有恶意。你若是抓到了它,告诫它以后不要再犯便是。”

“现在的问题是,我根本抓不到它。”

看到我焦头烂额的样子,孟柳递给我一个小瓶子:“这里面酿着美梦,要看看一眼,就会被吸引到瓶子中。你拿去试一试!”

透过瓶口,我看见里面是一团云彩版的颜色,变幻莫测。

“不对呀!我怎么没事儿?”

“你是鬼差,原本就是无魂之人。”

人当久了,都快要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了。

“好!下次我试一试。

我发现那个妖精下手的对象都是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从这一点看来,孟柳应当也是它的下手对象,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中招吧!

于是我决定在附近一位美男子家守株待兔,果不其然,它来了。

空中突然弥漫开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沉香味儿,一团青色的雾从树上窜了下来,从窗子的缝隙中溜进了屋中。

我随即跟了上去,我看到一个人形从雾气中显现了出来,穿着一身青衣,披散着头发。

“妖怪!”

我大喊一声,从怀里面掏出孟柳的瓶子,她受惊回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如同黑曜石。

瓶子中流出彩霞一般的颜色,她看到之后,不为所动。孟柳与我说过,除了无魂之人,只有真正心底澄澈之人才不会被瓶中的美梦诱惑。

看来这个妖精道法不低!

不过,她似乎对这个瓶子很感兴趣,一直盯着看。

就在她出神之际,我念出束缚咒,将她擒住,这束缚咒只对鬼怪有用。既然见到了她的真身,自然不能让她逃脱。

已经接近十八年的年限了,我被封住的鬼差之力正在慢慢觉醒,但是,我一直在压制它。

我将这个小妖扭送到孟柳处,我到要看看她是个什么妖精。

“孟柳,你看我抓到了个什么东西!”

我将那小妖扔到孟柳面前,刚刚松手,一阵青色的雾气从我的束缚咒中逃出,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珠出现在雾气当中。

她死死地盯着孟柳,只一眼,孟柳似乎已经认出她来。

“是你!”孟柳疑惑道。

霎时间,青色的雾气聚拢成一团,变成一只狸猫的模样,浓郁的沉香味儿中传来一声猫叫,她猛地扑到孟柳身上,钻进了他的身体中。

孟柳的反应很奇怪,他明明可以躲开的。只见他身体摇晃了几下后,昏昏沉沉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你醒醒呀!”我扑到孟柳身上拼命地摇晃他,看来这个妖精是故意跟我回来的,她的目的就是孟柳。

难道是那个瓶子?

我将孟柳搬到床上,如果只是昏睡十天后醒过来的话倒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担心这期间会出现变数。

在孟柳昏迷的这几天里面,空气中的沉香味道越来越浓郁,而那只小妖一直没有从孟柳身体中出来。

我看见睡梦中的孟柳流下眼泪,也许他在睡梦经历从前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似乎他从有天地以来就一直在这个小屋子里面制作浮生坛。

从前孟柳在的时候,我在他身边总是能感觉到心很静,心中的戾气也一扫而空。

自从孟柳昏睡过去,这几天我总是难以安眠,只要晚上一闭上眼睛,我就能听见地狱里面万鬼嘶嚎,还有那红成一片的彼岸花。十八年之期快到了,我身上的鬼差之力快要觉醒了。

也许等到那一天,我就不再是稚川了。

“孟柳可是住在此处?”一天一群凶神恶煞的士兵砸开了家门,询问孟柳的去处,他们砸光了所有的空坛。

“本县频出怪事,有人举报是孟柳所为。”

果然出了麻烦!一直没有破案,县官害怕上头问责,将一切推到了孟柳头上。

我一个人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很快就被制服。直到最后一个空坛落在地上的时候,孟柳醒了过来。看着满地的狼藉,他面不改色,站到众人面前:“我便是孟柳。”

为首的一名士兵将孟柳按倒地上,我死命地挣扎,想去救他,可是却被人牢牢地控制住。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下一秒来自地狱的怒火便会爆发。

孟柳被押送到了官府,被当成妖邪,即将被烧死。

就在孟柳被绑上桃木桩的时候,我看见一只狸猫从孟柳的怀里面钻出来,它变成一阵青雾在那些士兵之间来回穿梭着,将他们弄得很是头疼,但没有实际的杀伤力。

它最后变成一只狸猫重新钻到孟柳怀中,只在空气中留下沉香的清香。
“孟柳,你真的不反抗吗!”我冲他大叫。

“浮生梦尽而已!你不要为我,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和戾气,安安稳稳做一世凡人吧!”

“来不及了!”一瞬间,我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声音,仿佛是天地之间传来空旷之声。

我感觉身上的血肉正在一点一点剥落,身体被缠绕着黑色的戾气填充。
一霎那,天昏地暗,万鬼嚎叫。

我挣脱了绳索,当我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看向周围时,所有人都吓得连忙后退。

我救下了孟柳,将他带回家中。倒是孟柳突然发疯,他拼命地摇晃着我 似乎要把我身体中什么东西剥除出去,“你醒醒啊!”

我的确有些甚至恍惚,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很快便无声无息地昏了过去。

我是忘川使,是地府中最厉害的鬼差,掌管忘川的所有生魂。我杀过无数恶鬼,一挥刀,便是鬼哭狼嚎。

我来到人间就是为了查清地府生魂减少之事,眼前这个叫孟柳的男人便是我要缉捕的罪犯。

我从混沌中醒来,看到孟柳第一眼,我被压制的欲望一下充斥了全身——我想捉他很久了!

“你已经不是稚川了!”孟柳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是来自九幽的忘川使,我来到人间的使命就是找到你!你砸了所有的浮生坛,将里面的灵魂交给我,我会放你一条生路。”我尽量语气平静地与他说话。

“不可能!我早与你说过,我的每一个坛子便是一个世界,不受你们地府的管束!”孟柳变得疾言厉色起来,在稚川的记忆里面,他很少这样。

就在我逐渐向孟柳走过去时,一只狸猫从孟柳怀中钻了出来,化作人形,挡在他面前。

“大人,我愿跟你回到地府,还请您放过他。”

回到地府?难道她是从地府逃出来的?我看着她,端详了很久,终于想起一件往事。

大概几百年前,一个成精的狸猫勾引一位高僧,狸猫与那个和尚最后都被世人烧死。狸猫的魂魄被罚下地府受苦,可她的三魂六魄中竟然有一魂一魄从地府中逃出。

我其实对孟柳的身份更感兴趣,这么多年我只知道他不是凡人,但是具体是妖是仙我也不清楚。

“所以,你便是那个和尚吗?”我饶有趣味地问孟柳。

他并不看我,而是望向那只小狸猫,“我并不是他。”

“不可能,我逃出地府,潜入那么多男子身中,探寻他们的魂魄,就是为了找你。直到看到那个瓶子,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你就是他。”

“当初你们被烧死,骨灰埋在我的脚下,我受他的执念的影响,化身成人。可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人。”

“不,你身上有他的气息,你就是他!”

“不要再吵了,你们都要跟我回地府,这地底下的坛子一个都不能留。”我知道,所有的装着灵魂的浮生坛,都埋在孟柳家后面的地里面。

就在我开始施法时,孟柳站起了身,他将小狸猫护在身后。

我感受到大地振动的声音,一股蓬勃之力正要破土而出。

“刚刚人们要烧死你,你不为所动,现在为了保护这些浮生坛,你终于要显露真身了吗?”

我听到了根茎钻动泥土的声音,一棵菩提树拔地而起,生出许多条柔软的茎条,如迅疾的鞭子一般抽过来。

我们俩互相僵持着,菩提树的清香肆无忌惮地在流窜,这就是这么多年让我闻了心静的味道。

“轮回之路如同生生不息的河流,所有人灵魂投入河流当中,奔涌向前,循环往复。非人力可以截断!”我冲着孟柳说道。

“众生皆苦,这是我渡众生的方式,是非对错与你无干!”

孟柳大喊一声,无数根茎齐齐向下,将每一个浮生坛紧紧地包裹着。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向孟柳全力一击,将他从高空打落在地。

孟柳认命般苦笑了一声,坐在地上不停地吐血,此时他看向我时还是从前那样平静的神情:“稚川,鬼差都是犯过大罪之人,被消除记忆,抹去灵魂,有今生无来世。这是我的一片叶子,它或许可以帮你。”

我的手掌心忽然出现一片湿热的菩提叶,我心中一动,有眼泪落下。

重伤的孟柳很快便与菩提树融为一体,大树不再生长,只是枝叶仍然葱郁。

我尝试着将浮生坛从地底下挖出来,但是每一个坛子都被紧紧包裹着,动弹不得。

我将刀插入地下,很快大地振动,这是幽冥的怒吼之声。浮生坛一个接一个地被震碎,成百上万的灵魂从坛子中出来。看着那些大梦初醒的灵魂,很多都是我熟悉的面容。

“尔等耽于美梦,罔顾轮回之道,现将尔等带回地府,听候处置。”

我面不改色地将这些灵魂带回地府,投入幽冥。在回地府之前,我将手中的菩提叶捏碎,空气中弥漫出叶子的清香,我亲手毁掉了他对我最后的牵挂。

重新回到暗无天日的地府,我又变成了从前执法严明冷漠无情的忘川使。稚川已经彻底从我生命中抹去,一同抹去的还有很多人很多事。

我常常会到那棵菩提树下休息,我知道孟柳就在看着我。那只小狸猫还团在树上,我放了她一马,她认定孟柳就是她的爱人,在树上爬上爬下。

每次走的时候,我都会打上一角梨花酒留在那里。孟柳走后,我只留下当初他烧制的瓶子,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美梦,我是无魂之人,永远只能在瓶外一窥其中变幻莫测的颜色。

我知道这么多年,他将我留在身边,是想渡我,至少安安稳稳做一世普通人。可惜,我不是稚川,我两手血腥、恶鬼缠身,根本渡不得。

传说,西方净土有一种菩提树,用数百年生根,数百年扬枝,它的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世界。

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