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短篇故事

如果没有人承认他所犯的罪,那么所有人,都要死在这

作者:秋尾
2021-12-31 23:24


“唔……这是哪里?”一个青年揉着头,从地上坐起来,看向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是个相当空旷的屋子,但里面确有一扇窗户,窗户紧闭着,所射进的光亮微弱且有限,在屋子的顶棚上有一个小小的换气扇,维持着他们的呼吸,在他的身边,早已有几个人已经醒来,此刻他们正在警惕又好奇的打量着彼此,听到青年的话,几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
 
青年一边揉着头,边向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几个陌生人边说道:“我叫刘浩,你们呢?”
 
听到他自报姓名,几人犹豫了一会,其中一个短发女孩首先说道:“我叫杨雯。”
 
另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汉紧接着说道:“我叫李彻。”
 
最后一个神情妩媚的女人说道:“我叫王媚。”
 
四人简短的介绍完自己后,狭小的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想说点什么,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最终,刘浩打破了沉默:
 
“呃……那个各位…这是哪啊?”
 
另外三人看着他,皆沉默的摇摇头,不置一词刘浩自知无趣,换了个问题,说道:“那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啊?”
 
李彻挠了挠头,有些羞涩说道:“我本来是个搬家公司的员工,但老板觉得我吃的太多,干事效率不高,就把我给辞了。现在,我是无业游民。”
 
“噗嗤…哈哈哈哈哈…”听完李彻的介绍,刘浩等人不禁笑出声来,看着李彻越来越涨红的脸,刘浩忙停了下来,摆摆手,示意杨雯和王媚也停下来,二人也识趣,见刘浩摆手,就停止了笑容。
 
接着,刘浩说道:“我是一家公司的小员工,公司不景气,老板裁员,我也失业了。所以,我也是无业游民。”听到他的介绍,几人都了然的点点头。
 
王媚开口道:“我?我是个网红,平时也就开开直播,谈不上失不失业。小姑娘,到你了。”
 
杨雯点点头,说道:“我是个学生,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
 
在她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忽然又响起一道声音:“我叫乔里,是一家公司的总裁秘书,因为搞砸了一个很重要的合同,被辞退了。”
 
她突如其来的话让四人吓得不轻,几人忙寻找声音的主人,最终,在距离他们最远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蜷缩着的女人。
 
“刚才就是你说的话?”王媚问道。
 
“是,我叫乔里。”女人说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突然说话很吓人的知道吗!”王媚大声地斥责。
 
“对不起,我刚醒,所以才……我下次注意。”女人唯唯诺诺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即使刚才那么生气的王媚也喊不出来了,只好走到一边,不再说话。顿时间,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僵持了一会,屋子的门忽然被人推开,门外却没有人,只有一个录音娃娃,几人呆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刘浩壮着胆子,将那个娃娃拿到屋里来。
 
见刘浩没什么事,几人才都凑了上来,刘浩拆开录音娃娃,发现了里面的录音笔,打开录音笔,传来一道用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你们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最不愿意想起来的场景,我将带你们回忆,直到该场景的罪人承认了自己的错我,你们才能离开,否则,你们将全部死在这里…祝你们玩的愉快!”
 
听完录音笔的录音,几人都陷入了沉默,“那个,你们都犯了什么罪?”乔里缩在角落里,小声的问道,好像很害怕他们似的。
 
“……”杨雯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而其他几人则是沉默不语。
 
“要不,咱们先出去吧,先看看外面再说。”乔里又提议到,垂着的眼中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芒,“好。”刘浩想了想,说道,随后就让王媚走在前面,自己第二,接着是杨雯,乔里,最后是李彻。几人沿着过道,向前走去。
 
过道的尽头,是一间屋子,推开门,几人走了进去。

那是一间布置温馨的婴儿房,墙壁刷着淡粉色的漆,靠窗边放着一张米白色的婴儿床,床头还挂着一个小小的捕梦网,婴儿床的正上方挂着一串海螺风铃,此时阳光顺着窗户上面照进来,一切都是美好且安祥的。地上铺着软软的羊毛地毯。婴儿床的附近布满玩具。在房间的矮柜上,放着一个相框,乔里拿起相框,看了一眼,惊讶的叫了一声:“啊,这是我之前公司的总裁和他夫人……我早听说他夫人怀孕了,这……就是他为还没出生的孩子准备的小房间吧。”
 
她话音刚落,房间里突然响起了婴孩的笑声,只是这笑声,听起来十分诡异,即使是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几人还是觉得十分瘆人,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而杨雯,更是直接捂着耳朵尖叫起来:“快!快让他停!啊啊啊啊啊啊,别叫了,求求你了!我错了!”听着她刺耳的尖叫声,几人更觉瘆人,刘浩忙去寻找笑声的来源——那张婴儿床,在婴儿床上,躺着的不是个孩子,而是一个录音娃娃。
 
刘浩一把拽出娃娃,扯下它的衣服,取出里面的录音笔,想要将它关掉,但他按了半天,却还是没有关掉。气的他用力将录音笔摔在地毯上,录音笔完好无损,刘浩又猛的踩了几脚,直到录音笔碎的再也拼不上才停下来。
 
笑声消失了,但杨雯却瘫软在地上,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众人又好奇又怜悯的看着她。等到她稍稍平静了一点,王媚问道:“小妹妹,你哭什么?虽然有点吓人,但也不至于哭吧?”杨雯嗫嚅着,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开口。
 
还没等她决定好又有一道声音响起:“欢迎来到这里,你们中有一个人,在这里,是有罪的,如果,没有人承认,那么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那声音跟他们拿到的第一个录音笔的声音是一样的,都是用变声器处理好的声音。几人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却因为没有任何发现,只好放弃。
 
“他说咱们出不去?都要死在这里?”一直沉默的李彻此时开口了。
 
“对。”刘浩点点头,突然,他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了然的点了点头,跟李彻交换了一个眼神,跟他一起走到婴儿床边,拽开婴儿床,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一……二……冲!”随着他的口令,二人一起向窗户冲去,“哐”的一声,二人疼的呲牙咧嘴,但窗户却毫发无伤,乔里站在角落,讥讽的笑了笑,随即,她又低下头,表现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王媚则一脸担心的说道:“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没事。”李彻看向刘浩,确定他只是撞疼了,才说道。他的话音刚落,婴儿房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关上了,乔里和王媚连忙跑过去,不停的拍打着门,但门却纹丝未动,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忽然,那个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是对你们不守规则的惩罚。”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听到这个声音,杨雯瘫坐在地上,捂着脸,歇斯底里的叫喊到。
 
“我是规则的制定者,是能决定你们生死的人,我再给你们十分钟,如果没有人承认的话,就会死一个人,直到你们全部死光。”制定者说道。说完,无论其他人再喊些什么,制定者都不再说话。
 
半晌,婴儿房里再次陷入了安静。没有人再说话,但恐惧,已经笼罩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是谁,自己说吧,别连累其他人。”刘浩坐在柜子边,平静的说道。
 
突然,李彻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指着乔里大声喊道:“是不是你!你是那个什么秘书,是不是你跟你老板混在一起,然后有了孩子!对,就是你!”
 
“不是我!我是秘书,但我不是靠那种方式当上的秘书!难道你们就没有没可能吗?”乔里红着眼眶喊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啊!!!”杨雯瘫坐在地上,大声的喊道,“好了,我承认!是我!是我干的!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几人都震惊的望向她,李彻一会看看杨雯,一会又看看乔里,许久,才愧疚的说道:“那个……乔里,我……对不起。”
 
乔里别回头,闷闷的说道:“我是秘书,但不是所有的秘书都是靠身体来干活的,我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们搬家公司的员工,你们凭什么看不起秘书?”
 
“我……对不起。”李彻低下头,不再说话。
 
见他们二人不再争吵,王媚看着杨雯,问道:“小妹妹,你不是刚毕业吗?怎么会……”
 
 
杨雯看着他们,眼泪止不住的留着,抱着自己,缩 在角落里,似是解脱般的说道:“我四个月之前毕了业,在各大公司之间投简历,找工作,忙来忙去,却一无所获,他们都嫌弃我学历低,不肯要我。而我父母为了供我上学,已经付出了很多,我不想,也不愿再去麻烦他们。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这个男人找到了我,说要给我一份工作,问我做不做。当时我都留宿街头了,饭都吃不起,还谈什么愿不愿意,当即就跟他走了。他带我去了一个很豪华的别墅,他让我在那里住下,给我安排了最好的衣食住行,对我也很好,我们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他其实有老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意外,他长得不错,又有钱,肯定会有家室,我也明白我的位置,但那又如何呢?我一没钱二没工作,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靠的全是他。所以我心甘情愿的做他的情人。
 
可是,有一天,他老婆来了,当时她已经怀孕了,看起来得有三四个月的样子,她当时一边哭一边怒气冲冲的喊道:‘就是因为你!他才要跟我离婚!你这个狐狸精!’我当时也是糊涂,没来得及想就跟她说:‘对,就是因为我,怎么,你都成黄脸婆了还占着位置干嘛?’,后来我再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男人根本没说过要娶我。但当时她听了之后特别生气,就扑过来打我,我也不可能就呆在那里叫她打,我就推了她一下,我也没想到,她的身后是桌角,孩子没保住,大人现在还在医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杨雯顿了顿,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我现在特别自责,真的,刚才在那个密室里乔里问谁犯过罪的时候,我就想说,但我不敢,加上之前我害死了一个孩子,所以刚才在听到孩子笑声的时候,我才那么害怕。我真的知道错了。等出去之后,我就去自首。”
 
听完杨雯的话,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沉默着,只有呆在角落里的乔里轻蔑的笑了。这时,制定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杨雯,过失伤人,已承认,接下来,我们要到下一个地方了哦……”

他的话音刚落,几人就感觉到一阵眩晕,接着就一个一个的晕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几人再醒来时,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平房里,而杨雯,已经消失不见了。“这……又是哪?”乔里好奇的打量着平房里的一切,王媚和刘浩相视一眼,都摇了摇头。而李彻,则抿着唇,一言不发。
 
“欢迎来到这里,你们中有一个人,在这里,是有罪的,如果,没有人承认,那么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制定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这次是谁呢?”乔里看着其他人,怯怯的问道。
 
“……是我。”李彻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你?你干什么了?”王媚手插着腰,气势汹汹的问道。但这次,李彻没再说话。
 
“喂!那个什么制定者!已经有人承认了!你可以放我们走了吧?”刘浩对着空气喊道。
 
“唉,这么快就承认了?那也太无趣了吧,不然这样吧,这次咱们再加一项,你们要猜到他做了什么,并且要他亲口承认才能走。”制定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你耍我们?不行,我现在就要走!”刘浩一边说着,一边向大门走去。乔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唇边挂着讥讽的笑容。果然,刘浩走到大门边,用力的拉扯着大门,却纹丝未动,见此,他只好作罢,转身回来跟乔里和王媚一起寻找着线索。
 
“唉!你们快来看!这女人是谁啊?你女朋友么?”王媚拿着相框,指着相框里的女人对李彻说道。
 
李彻抬头瞟了一眼,点了点头。
 
“啊,我明白了,你的事跟你女朋友有关,对吗?”王媚继续说道。
 
“……是。”李彻沉默了一会,还是说道。王媚了然的点点头,继续低头寻找。
 
“王媚!乔里!你们快来!看这里!”突然,刘浩喊了起来。王媚和乔里连忙向他那里走去,待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的时候,二人都不禁停下了脚步。
 
“那是……血?”乔里颤着声音问道。
 
“是,是血。”李彻说道。在刘浩的手里,拿着一件带血的格子衬衫。
 
“所以你杀了你女朋友?”王媚看着李彻,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是,我杀了她。”李彻平静的说道,说完,他拿起刚刚王媚放在一边的相框,抚摸着相片里的女人。
 
 
听了他的话,几人连忙离他远了一点。李彻好像是没看到他们的动作一般,继续说道:“我跟她都是乡下来的,都是高中学历,我去当了搬家公司的员工,而她去做了酒店的服务员,她在那里,遇见了刚才那个总裁,那天晚上,她一夜未归,回来之后告诉我说,她去同事家住了,我也没当回事,后来,她经常夜不归宿,我起了疑心,跟着她,这才发现她跟那个总裁私混在一起。后来,在我的逼问下,她才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包括刚才杨雯说的总裁要跟他老婆离婚,其实是因为我女朋友,不是因为杨雯。
 
 
在我知道所有事情之后,她要跟我分手,说我给不了她想要的,那天晚上,我心都碎了。我喝了好多酒,喝的醉醺醺的,我也是疯了,喝完酒之后还开车出去,恰巧碰到了站在路旁等车的她,我去看着她,越想越气,最后竟然把车开了过去,我听到了她的尖叫,还有被撞时的喊叫,但我被仇恨麻痹了,仍然撞了过去,她死了。被我埋在了山坡上。”李彻说完了,泪水也从他的眼角滑落,滴在相片上,将油墨晕染开来,掩盖了她灿烂的笑容。
 
平房里,空气都在沉默,制定者的声音如利剑一般,劈开了沉默:“李彻,故意杀人,已承认,接下来,我们要到下一个地方了哦……”

他的话音刚落,几人就都晕了过去,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再醒来时,几人已经到了一个收拾的干净整洁的房子里,当然,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
 
接着,制定人熟悉的话语再次响起:“欢迎来到这里,你们中有一个人,在这里,是有罪的,如果,没有人承认,那么所有人,都要死在这。”
 
“现在,这里是谁的房子?”乔里问道。
 
“是谁的就赶紧承认啊!省的还要再找东西,累死了。”王媚掐着腰,相当不耐烦的看向两人。
 
刘浩看着她们,眸子闪了闪,转身走向厨房,王媚和乔里相视一眼,都警惕起来,果然,等到刘浩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握着菜刀,刘浩目露凶光的看着她们,突然向她们砍去,好在二人都有准备,一下子躲了过去,刘浩看着两个女人,觉得还是一个一个解决比较好,然后就举着菜刀,向乔里砍去,王媚看准时机,在刘浩即将砍到乔里的时候抬起腿踹掉了他的菜刀。在刘浩失去武器之后,乔里将他打到在地。一脚踩在刘浩的脖子上。
 
王媚蹲下身子,看着他,问道:“你是自己说,还是我打到你说?”
 
“我自己说!”刘浩忙说道,“我是公司的小职员,我的女朋友是公司的会计,在我们的计划下,公司的许多钱都转移到了我们的账户下,后来,在我们分钱的时候起了争执,我把她打死了。”
 
听到他说完,王媚和乔里相视一笑,王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带有麻醉剂的针管,对着刘浩打了下去,刘浩挣扎了几下,就晕了过去。

几天后—-
 
某个房间里,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据悉,上周警方接到报案,证据确凿,涉案嫌疑人已被抓捕……”
 
听着电视里的新闻,乔里轻蔑一笑,身体向后靠去,目光看向王媚,笑道:“小媚,咱们又维护了正义呢。”
 
“是啊,总有一些人,认为死无对证,法律没有办法制裁,不过这次多亏了你弟弟乔方,要不是他在录音,他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就进去了。”王媚笑吟吟的看着乔里说到。
 
“嗯,也对,乔方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要不是他找的那个什么催眠师让他们忘了这一切,那事情就麻烦了。”乔里双眼盯着电视说道。
 
“嗯……”王媚刚要说话,这时,乔里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王媚和乔里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