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住在水缸下的调皮鬼 竟是他亲生儿子

作者:静爷爷
2022-01-08 11:37


过去,无妄村有个人叫郭六,是个二愣子。

在我老家,男女订婚之后,农历六月,男方要带礼物去女方家里拜访,叫做逛热,一般去了之后,都会在丈人家住上几天。

这郭六的老丈人家在三十里外的刘家楼,老丈人家六朵金花,郭六媳妇是老小。五个姐姐嫁得都不远,得知妹夫来逛热,五个姐姐和姐夫也都拖家带口来了,说是怕妹夫认生,来陪妹夫,其实就是来陪吃陪喝的。

几个女婿聚齐,大的欺负小的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吃饭的时候他们逼着郭六喝酒,后晌,又约着他一起去骑驴,千方百计要他出丑。

等到晚上要入睡的时候,家里房子不够住了,得有人去二婶家借宿。老丈人兄弟两个,弟弟家就在隔壁,都是一样的三间正房加东西厢房。过去,在农村,家里来了客人借被子、借枕头、借宿都很正常。

照说,新姑爷就出去借宿不像话,但由于二叔家也不是外人,这几个姐夫又癞皮狗一样不肯去住二婶家厢房,郭六就主动去了。

二婶热情地给郭六找了被褥,郭六刚躺下,五姐夫就被大家赶到了二婶家,家里实在太挤了,五姐夫人老实木讷,还有点口吃,说不过他们,又最小,自然被轰出来。郭六是新姑爷,也不好问大伙为啥都不愿意住东厢房,五姐夫也不爱聊天,两个人就沉默地躺在炕上闷着。

六月天气热得人透不过气来,郭六索性起来想去院子里凉快一会儿。一出门,和媳妇碰了个满怀,媳妇赶紧拉着他到后院说话。媳妇红着脸告诉他,之所以几个姐夫都不愿意住二婶家,是因为他们都吃过亏,不管是谁住在二婶家东厢房,半夜都会尿炕,第二天起来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

“几个姐夫都丢过这个人,所以这次拉着架子等着看你丢脸呢,你自己千万小心点啊!”

郭六听了哭笑不得,大小伙子尿床,的确是件难为情的事情,还是新姑爷,可这事怎么小心得了啊!

郭六回屋看到五姐夫已经躺在炕上睡了,一个人坐了会儿,琢磨了半天如何才能不尿炕。想来想去只有醒着才会比较保险,郭六打量了一下东厢房的地形,索性和五姐夫反着躺在了炕上,脑袋朝着窗户,也没有脱鞋,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方便跳窗逃走。

郭六就这么一直醒到半夜,果然听见门外有动静,接着阴风阵阵,吓得他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得门吱扭一声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闪了进来,拿起五姐夫脱在地上的鞋敲着地说:“起来吧,你该起来撒尿啦!”五姐夫竟真的闻声撒了一泡尿,这情景简直把郭六给看呆了。

这小人看五姐夫已经尿炕,心满意足地走了,郭六悄悄从窗口盯着他,发现他竟然走到了院子里的水缸下面。直到那小人消失不见,郭六才抹抹额头上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也不敢睡觉,生怕那小人再来捣乱。

第二天早上,五姐夫自然尴尬不已,更让他尴尬的事情是和他睡在一间屋的郭六居然没有尿炕。等着看热闹的几个姐夫也都很惊奇郭六居然没有尿炕这件事,都来问郭六是咋回事。

郭六便把昨天晚上的经过讲了一遍,丈人赶紧去找自家弟弟,让大家挪开水缸,往下挖,果然,挖着挖着便挖出了一副小小的骸骨。

二叔扒拉了又扒拉,捡到了一只小镯子,二叔看了又看,嚎啕大哭起来,断定是他那苦命的儿子,二叔本来有个儿子,和郭六媳妇一般大,五岁的时候被拐子拐走了。

二叔找过很久,都没找到,只道是被拐子拐到外地去了,哪曾想孩子居然早就丧了命。

郭六丈人匆忙去报官,郭六环视了一圈都没发现二婶,赶紧满院子找,居然真让他在后院找到了夹着包袱正要逃走的二婶。

郭六大喊一声,几个姐夫闻声跑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二婶按在那了。

没用怎么审,二婶就招了。



原来,二婶是填房,她嫁过来的时候,二叔先头那老婆剩下了个儿子。

这二婶是个笑面虎,其实特别膈应这孩子,二叔出去做活,她就在家里琢磨着怎么整治这孩子。

也不知道她听谁说的,说给孩子吃饱了,就搔孩子的痒,孩子就能把肠子笑断。

那一阵她就天天给孩子做好吃的,等孩子吃饱了就来搔孩子的痒,让孩子笑。

可这孩子没事不说,还长胖了不少,把二婶气得七窍冒烟。

后来,她终于等不及了,趁着二叔和郭六丈人去几十里外做活那阵子,悄悄把孩子掐死了,连夜挖了个深坑把孩子埋在了院里一口废水缸下面。

然后,披头散发呼天抢地地跑到街上说带孩子去赶集,孩子丢了。

大家伙帮着找了一阵,没啥消息也就作罢了。

由于二婶之前一直对孩子很好,所以,从来没人怀疑到她头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二婶已经生了自己的孩子,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她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曾想还是阴沟里翻了船。

古人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诚不欺我。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